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七章

那天医院闹剧几个人差点打起来,就连刚来什么也不知道的岑鹤之也被迫加入了队伍,要不是最后主治医生来的及时估计都要上社会头条了。

陆俏最后听从医生建议,将谢翡与孟劲西赶回去,留了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男主。

病房里静悄悄地,被那通吵闹后傅砚生也有些累,微闭着眼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秘书回家去拿换洗的衣物,陆俏则认命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直到这时她才不得不承认,剧情真的和原来彻底不一样了。男主居然失忆了,这样以后和女主的感情线发展起来恐怕更加艰难。

陆俏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倒霉的穿书者了。她一不想逆袭二不想搞破坏,只想乖乖做个好妹妹,怎么就那么难呢?!

女孩蜷着腿缩在椅子上可怜的像朵萎靡的小水仙,连花骨朵也软了下去。岑鹤之返回后就看见这副场景,心中微微动了动,忽然出声:“还没吃饭吧,我去楼下买了些热菜,过来吃点。”他一手提着饭菜,一手拿着保温桶,显然也给睡着的傅砚生准备了一份。

陆俏被声音惊到,回过头去就看见穿着白衬衣的青年弯腰将食盒摆放好,眉眼温和。

岑鹤之的手很好看,指节修长,根骨分明。陆俏垂眸看了会儿,小声问:“你怎么没走?”这时候无论是谁都会有些尴尬,毕竟那会儿才刚拿他当挡箭牌,这会儿就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即使陆俏脸皮再厚,这时候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岑鹤之听了这话动作微微顿了顿:“我看着今天下午情况有些混乱,担心你一个在医院,所以就返回来看看。”

青年语气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听起来真的像哥哥关心妹妹一样。陆俏一时也觉得是自己多想了,慢慢放下戒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岑大哥,今天的事其实是我乱说的,就是为了叫谢翡和孟劲西不要再闹,你不要介意啊。”

女孩道歉时语气软软的,听到岑鹤之心里却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即使自己心里也明白当时可能只是随口瞎说,但这时候正主自己承认,感觉却还是不一样。

他就这么差,比不上那两个人?

青年眉头紧皱,在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时脸色微变。他对俏俏又不是那种喜欢,为什么要跟谢翡和孟劲西比?

陆俏不知道岑鹤之心里的想法,只看他脸色一会儿一变,心里有些奇怪。以为他是对今天的情况有些接受不了,于是乖乖低头喝着粥。

暖暖的白粥下肚,瞬间舒服了很多。陆俏喝完一碗后,就见岑鹤之不由自主地递过来一块巧克力,和她之前吃的一模一样。

女孩弯了弯眼睛:“谢谢岑大哥。”

‘撒、撒娇起来就跟小猫似的。’

突然间岑鹤之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想法。青年表情顿了顿,在微凉的指尖划过手心时耳朵有些红,但幸好病房昏暗没有人看的清楚。

熟悉岑影帝的人最近这几天都发现岑鹤之有些不对。总是莫名其妙盯着手机傻笑,在拍完戏后也不回家,每天按时按点的不知道去哪儿报道。

孟劲西在剧组看在眼里,气的水杯差点捏碎。

“孟导?”女演员有些疑惑,看见青年神色阴郁,放下水杯思考了会儿问:“你等会儿有没有事,方不方便再加拍一场?”

都是住在剧组里随召随到的,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女演员点了点头,就看见孟劲西给场务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拿着大喇叭喊:“都准备着,等会儿再加拍一场,今天散会晚些。”

岑鹤之正准备脱戏服离开,听见这句话动作顿了顿。助理也被这突然一出弄的有些懵:“岑哥,要不我们也晚点?”

女主演都留下了,他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助理这话也就是给个台阶下。岑鹤之垂眸又穿回衣服,只是表情却不怎么好。临时加拍本来也没什么,但这种时候,又是在孟劲西的剧组里,难免不让人多想。

助理心惊胆颤地看着一向脾气还不错的岑影帝黑了脸,不紧不慢去前面集合。众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今天的戏份,就看见孟导眼神忽然看向了一个方向。

孟劲西弹了弹指尖烟灰,掩下眸中嘲讽。

“我还以为岑影帝不会来了呢。”他语气里讽刺的意味格外明显,大家都一脸不明所以,想着是不是最近岑鹤之有哪里惹到了孟导。但对面人下一句话就让他们知道自己想多了,哪里是惹到了,分明是彼此看对方不顺眼。

“我来不来还不是看孟导。”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孟导情场失意,事业上也肯定要抓紧些。”

惊天大瓜突然爆出,众人都有些惊呆。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索性他和孟劲西早已经撕破脸,也不必再忍耐。岑鹤之压下心底怒火,说了前面的话还尤嫌不够,半感叹地接了句:“迟点就迟点,我大不了半夜再过去,你说呢孟导?”

孟劲西吐了口烟,表情有些冷峻,就在大家以为他下一秒就会揍上去的时候,青年只是按灭了烟头,不咸不淡道:“我确实比不上岑影帝,光明正大地抢了兄弟女朋友。”

岑鹤之被戳中软肋,眼神更冷。

那天之后谢翡果然和他在医院外打了一架,他本来是想解释自己和陆俏其实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关系,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低着头沉默。

谢翡见状更气,第一次明白‘我拿你当朋友,你见我女朋友和别人在一起不跟我说也就算了,居然自己也还想插一脚。’这种感受。

在医院里不欢而散,岑鹤之后来想打电话解释但最终还是放弃,只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孟劲西话出口后气氛就冷滞了下来。两人这种不分场合的互怼简直要让众人怀疑会不会被灭口,但因为剧组的保密性还有两人各自的身份背景,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话不能被传出去。

副导尴尬地咳嗽了声,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们直接商量一下后面戏份怎么拍吧。”周围人连忙跟着附和,孟劲西眯了眯眼,不再说话。

那边傅砚生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看着陆俏在睡也就没吵醒她,从助理手中接过电脑来工作。作为一个霸道总裁,即使失忆也不能忘记工作可是标配。

陆俏是被键盘声敲醒的,女孩子揉了揉眼睛,有些迷糊:“哥哥,你在干什么呀?”

傅砚生应了声回过头去却被女孩睡醒的样子萌到,青年侧脸清峻,眸光却柔和了下来。

“吵到你了吗?”即使几天前已经被妹妹乖巧外表下的风流债吓到,但傅砚生对她却还是生不起气来。甚至他心里隐约觉得,没有失忆前的自己好像在这方面受过更大的刺激呢。

头顶上的灯被打开,陆俏摇了摇头:“没有,是我自己睡醒了。”

她这时才记起拿出保温杯里的白粥递给傅砚生。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比她做的好,但傅砚生心里却觉得只有陆俏最让他感动。

‘在妹妹心里,他果然要比外面那些野男人重要多了。’傅砚生想着,之前不舒服的情绪也淡了很多。

陆俏有些奇怪地看着男主表情动容的接过碗来,似乎她做了什么让人激动无比的事来。兴许是脸上表情太明显,傅砚生轻咳了声,不动声色转移话题:“俏俏,之前来医院那几个年轻人你都是什么想法?”

“趁着现在没人,可以跟哥哥先说一下。”

可话一出口,就尴尬了下来。

在傅砚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俏莫脑海中最先想到的是这场景好像有些熟悉啊。

她再回忆了一遍终于记起,这不就是那次酒店外第一次遇见孟劲西和谢翡后男主问她的话吗?只不过这次还多了个岑鹤之。

病房里两人大眼瞪小眼,陆俏想了想,之前她回答什么来着:说自己的话都是骗人的,她和那些人没关系,结果男主反而趁机跟她告白了。

女孩想到这儿意识到这或许是个拨乱反正的好机会,或许让傅砚生知道她是一个坏女孩的话他就不会瞎想了。

于是在傅砚生鼓励的目光下陆俏鼓起勇气选择了另一种说法:“他们都是我*屏蔽的关键字*友,我很爱他们,不过最后来的那个是真爱而已。”

她特地强调了“真爱”两个字,傅砚生脸果然黑了。

甚至比上一次脸色还要差,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只是在听到陆俏有了真爱,心底的火气就压抑不住。

青年忽略心里的刺痛感,紧握着的掌心慢慢松开,努力做到若无其事:“俏俏,谈恋爱可不是小事,以后可是要*屏蔽的关键字*的。那位岑先生工作性质特殊,你们恐怕不太合适。”

傅砚生表情一本正经劝说,陆俏却摇了摇头:“没事哥哥,我们说好了的,等我毕业就*屏蔽的关键字*,不叫别人知道。”

她这句话刚落,就听见“咔嚓”一声。在上次被当面拒绝后留下心理阴影,发誓自己这次只是准备来当面和陆俏断干净,明天就准备回瑞士的谢翡突然踩断了门口遗留下来的温度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