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8 章

第18章

“你先悠着点别说,我怕受不住惊吓瘫了,慢慢来,等我坐下再讲。”张克然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搁到椅子上,一点点慢慢爬上椅子,“不瞒你说,我这两腿现在是软的。”

“没尿裤子就行。”

“你能不能说点好话?”张克然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道:“不管怎么说,离开车站就好,就算这趟车回不了现实,跳车的话,也能在某个时空落地,好歹有饭吃,不至于饿死。”

薛斐解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士力架,甩给张克然,直接打到了他脸上,“还你的。”

“谢谢,如果你能撇准确一点,我会更谢谢你。”张克然吭哧咬了一口,“你就算背一兜子士力架,也不活不了几天,毕竟没水,三天准死。”

“是啊,我没想到如月车站是那个样子,没水没电什么都没有。”薛斐也取了一个士力架,一边拆一边道:“你想没明白点什么没有?”

“没想明白,按照你说的孟聪是创始人的话,他的目的是什么啊?”

薛斐冷幽幽的道:“他处心积虑招募了冯宇并操纵他,将想进行空间穿越的人聚集到一起,并一步步吸引到如月车站,最后遗弃在那里。”

“遗弃?”张克然打了个冷颤,想起墙后面的骸骨,他隐隐觉得这或许这就是真相。

“我也是看到墙后面的骸骨,冒出来的想法。”薛斐道:“据说平州这种类型的俱乐部,在海外引发了多起失踪事件,跟蓝鲸游戏一样,臭名昭著了。看来失踪的人,都是被遗弃在了如月车站,在没水没食物的情况下,走向了死亡。”

“孟聪就是创始人?证据是什么?就凭这个胸卡?”

薛斐把孟聪的胸卡晃了晃,“这个还不够吗?创始人是能进行空间跳跃的人,咱们这些里面,还有谁有这个能力?你也见识到了,胸卡能进站能召来火车。”

话音刚落,就听隔壁的座位上,传来一阵鼓掌声,“分析的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男人。

薛斐腾地坐了起来,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咳,咳!”张克然惊吓过度,差点被嘴里的士力架噎着,咳了半晌,才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惊恐的看向男人,“你、你是谁啊?”

男人一摊手,“孟聪的上司。”又朝薛斐伸出手,“胸卡补办起来很麻烦,请交给我,让我还给孟聪。”

薛斐摇头,“别想。我还给你,岂不是任你宰割?”

“你们在如月车站才能任人宰割,你们现在都跑出来了,没必要再怕了。”男人道:“如果我们在外面也能任意妄为,何必还要处心积虑的把人骗过去呢,直接绑来就行了。”

“你看,你也承认你是个骗子,我怎么会相信你。”薛斐紧紧握着胸卡,“我留着这玩意也没用,等我回到自己的世界,我一定还给你。”

“你不想留着胸卡,再回到如月车站吗?”男人眼里有一种戏谑的光。

“然后被遗弃在那里吗?”薛斐眯起眼睛,憎恶的道:“你们到底图什么呢?”

“图什么?我们能图什么?你以为我们乐意这样做吗?我们只是个修复工,任务就是把发生空间跳跃,不属于该世界的人清除掉而已。”

“清除掉?”张克然愕然,“把不属于原本世界的人清除掉?”

“是的,像张成木槿都是发生过平行宇宙跳跃的人,他们是别的世界来的,我们要把他们找出来清除掉。至于冯宇,他其实也是,情况和木槿差不多。孟聪应该是看中了他的营销背景,在网上联络他,让他成立了平州俱乐部,他组建这个俱乐部赚到了钱,心里不知多高兴,我们正好利用他,将发生过平行宇宙跳跃和打算进行跳跃的人,一一找出来。可以说是引蛇出洞吧。”

薛斐无语了,“……你也太他妈坏了吧,张成和木槿只是想回家而已,你竟然骗他们。”

以为是回家之旅,其实是赴死之旅,一心寄予希望的创始人,其实正是幕后黑手。

“那我们要怎么办?磁场不稳定,进行了时空跳跃的人不在少数,不过,他们中间的多数人要么没发觉,要么选择稀里糊涂的过。但总有一拨人,特别不安分,想跳出来搞事情。到处宣扬自己进行过跳跃,引发恐慌。对了,记得王莽吧,我们当初等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篡汉了,真要命。不得已,只能给刘秀狂送装备,好不容修正了轨道。所以,那个想穿越的叫李薇的女孩,也是特别不安分的,她虽然不是时空跳跃过的人,也只能把她一锅烩了。”

薛斐心口堵了一口气,“就不能把他们送回到原来的世界去吗?”

“谁知道他们从哪个空间来的?太麻烦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查不到了。”男人道:“把所发现的另外平行宇宙来的家伙引到如月车站遗弃是最简单有效的。”

张克然一拍脑袋,“所以如月车站根本就不是进行时空跳跃的中转站,而是遗弃站点,对吗?”

“是,也不是。”男人道。

薛斐道:“对你们这样有胸卡的人,是中转站,对广大被骗来,尤其被骗出站台的人来说,就是遗弃站,对吗?”

出了站台,没胸卡再进不来,所以冯宇他们一开始得到的所谓的创始人让他们出站台静候的指示,就是错的。

男人没有否认,微笑点头,“每年世界失踪的人何其多,不要太过担心,清除这些人,不会引起任何注意的。况且他们可是自愿来的,想必已经跟家人有所交代,或许连遗书都写了,那就更不会引起什么波澜了。”

薛斐明白他的意思,发现进行了时空跳跃的人,如果谋杀的话会引发关注,于是设计一步步诱导他们自投罗网。

男人道:“你放心,孟聪说,冯宇他们开车去鼓声那边了,那边有个大的聚集地,生活着各种各样被我们引导来的人,有山有水有食物,空气清新,好好在那里过完余生罢,当然基础设施是差了点。”

张克然道:“不对吧,那墙壁里的骸骨是怎么回事?”

“哦,那些啊。你要知道,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有的人见周围没人,会自动去寻找鼓声所在地,有的人,疑心病太重,宁可渴死饿死,就是不去有鼓声的地方,唉,我们也没办法。”

薛斐道:“那个传出鼓声的地点,不会像车站一样诡异,进去就出不来吧?”

男人耸肩一笑,算是默认了。

难怪把冯宇他们扔在路上,用鼓声引导他们自己过去,或许那个地方连孟聪跟眼前的男人进去了都出不来。

张克然嚷道:“可你们还是害死人了,*屏蔽的关键字*犯。”

男人撇撇嘴,“我更喜欢清理者这个称呼。我们在世界各地组建这种俱乐部,让他们自投罗网。等时间差不多,该收网的时候,我们就过去。”

张克然想通了,“我们第一次碰到孟聪那次,其实他是坐着火车来到我们城市收网的吧?”

“是的,毕竟要收网了,我让他过来看看冯宇的工作成果,那趟列车本来就是要这座城市停下来的,谁知道你们两个却跳上来了。孟聪该下车,就算你们两个在,也不能不停吧,于是他让幽灵火车跟现实火车间建立了联系,把你们三个都移了过去。”

“江户川乱步有部小说叫做《恶魔吹着笛子来》,你们是恶魔坐着火车来。”薛斐嘴角一勾,自嘲的笑道。

张克然追问道:“那么杜诺佐夫的日记……”

“没错,也是我们投放出去的。毕竟像冯宇木槿这帮人都谨慎得很,只有让他们自己一步步寻找真相,一步步掉进陷阱,他们才会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前仆后继。”

“你真他妈是个坏种!”张克然齿冷,虽然冯宇和张成他们把他们赶下来车,但他在这一瞬间,想到他们的结局,还是觉得恐怖。

“我们并没有那么坏,只是工作而已,至少经过查证你们两个不是时空跳跃过的人,你们到如月车站,只是因为好奇,严格来说,你们并不是需要处置的人,所以我们会放过你们的。”

“谁信啊。”张克然气道:“所谓放过我们,只是离开如月车站,你害不了我们,加上薛斐手里有孟聪的胸卡罢了。”

薛斐低头沉默须臾,才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孟聪是真名吗?他为什么要打扮的像个中学生?你又是谁?”

“那就是另外一个长长的故事了,不过那个故事和你们没关系,所以就别打听了。”男人道。

这时,薛斐发现窗外出现了光亮,列车缓缓开进了一个站台,停下后,走进来不少上班族打扮的人,纷纷找到座位坐了下来。

“你们回来了,好了,胸卡还给我吧。”孟聪起身到薛斐跟前,一伸手。

张克然看着窗外,兴奋的大喊:“是11号线,我认得这里,咱们回来了!”

薛斐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已经回来了,不把胸卡还给他们,他也落不得好。

“你得保证以后不找我们的麻烦,比如再把我们弄过去。”

男人笑道:“放心吧,我们忙得很,没必要主动找一个非目标的麻烦。”

“你收好。”他把胸卡递到男人手里。

张克然不服的道:“你跟我们说了这么多,不怕我们说出去吗?”

“你们把孟聪的胸卡搞到手了,我有点赏识你们才说了这么多。如果你们乱说,也太叫我失望了。不过,我不觉得有人会信你们的话。”男人自信的笑。

薛斐和张克然不置可否,这些话,谁说谁是精神病。

“如果非要说的话……”男人竖起一根手指在嘴前,笑道:“那告诉你的朋友,如果发现自己进行了空间跳跃,也不要声张,否则会被我们带走,遗弃在死寂的如月车站。”

“妈呀,好吓人。”张克然赶紧把双脚拿到椅子上,搂着膝盖瑟瑟发抖。

周围的旅客对他送来异样的目光。

男人拿好胸卡,趁车门关闭前,下了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