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戏精们的无间道

Chapter19 戏精们的无间道

由圆子牵桥搭线,新子和上野卓的会面被安排在了一天下午,在一家茶餐厅是包间里。

上野卓要求新子一个人前来,对于处于这种社会地位的人不希望别人窥视到自己身上太多东西这种心理,新子倒也能够理解。

此刻包厢里只有她和上野卓,以及上野卓的两个贴身保镖。

“您是说,您怀疑自己家中被安装了窃听器?希望我能够帮您把那些窃听器都找出来并最好再揪出是安置窃听器的人?”一番交谈后,新子大致也明白了对方的聘请自己的目的。

上野卓有些为难又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去,“啊,是的。因为……我想工藤小姐你应该也能理解,像我这样的人,因为一些原因,许多事情不能直白地交给警察来处理,所以才想到聘请私家*屏蔽的关键字*来解决。我对工藤小姐你的实力是绝对有信心的,用什么方法随便你,怎样都可以,只要能完成就行。当然,酬劳肯定也是不会少的。”

虽然新子很想来上句“我看起来像是那种缺钱的人吗?”“不知道本玛丽苏绰号米花活雷锋吗?”……但是自从手边所有银行卡都被大洋彼岸的老爸冻结了后,最近手头,还真,有那么点儿紧。

新子一本正经地问道:“您打算给多少?”

上野卓:“……”,第一次见这么不客气的人。

……

很快,上野卓便让人带着新子去了他的别墅。

上野卓的别墅很安静,家里佣人也不多。主人不在家的时候,佣人们也都安安静静干着自己的活。

新子进屋后也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并且示意正准备问候她的管家也不要出声。毕竟那个监听者现在可能还在听着,一旦她现在整出点动静对方自然就会知道有情况了,而一会儿她拆除了窃听器,对方一听动静突然消失了,岂不是就等于告诉对方“哈哈,你布下的窃听器已经被老子毁了”。所以还不如从始至终都这样安安静静的,混淆对方的判断。

新子当即开工干活,拿着阿笠博士的黑科技仪器,对整栋别墅进行地毯式的搜索,那些最有容易被藏窃听器的角落尤其不放过。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终于把整栋别墅的窃听器全部清理干净,足足有将就二十个!

而且在检查主卧的时候,她还发现了……咳咳,两条被凌乱地堆叠在一起的女式透明蕾丝内裤。

上野卓自从原配*屏蔽的关键字*五年前去世后就一直未再娶,因此外界也一直盛赞他长情又专情,只不过现在看来……老爷子那方面的生活其实挺滋润的嘛。

更要命的是,那两条内裤的型号大小还不一样。因此当从床头的电话机里取出被安装的相当隐蔽的窃听器时,她很想知道那个监听者听到那夜夜双飞的销魂之音时是个什么感受……甚至都有点怀疑,那人该不会就是为了听这个才装窃听器的吧?

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屏蔽的关键字*,只要不违反法律,她也无权去评价什么,她干好自己该干的活就行。

清除完窃听器后,新子想着那个窃听者如果超过二十四小时后还是发现自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话,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窃听器已经被发现了。如果那人是真的要针对上野卓、找上野卓的*屏蔽的关键字*烦,那么肯定不会轻易就此放弃,一定会想办法再次潜入别墅一探究竟并装上新的窃听器。

想到这儿,再加上上野卓也说过用什么方法都行,新子也就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经上野卓同意后,新子瞒着别墅里所有的人悄悄把自己随身带着的几个窃听器安了上去……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别墅里的这些人就肯定没问题。

这次就由她来利用窃听器找找对方的蛛丝马迹吧。

就在新子刚刚将一切布置好时,一伙穿着统一工作服的人进入了别墅。

管家低声解释道:“先生不喜欢家里常驻的外人太多,所以都是定期请保洁公司的人员来打扫的。并且为了防止*屏蔽的关键字*被窥探,每次也都是聘用不同保洁公司的人。”

“这样啊……”新子打量着那十多个保洁工,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下,有电话打进来,新子走出屋外去接。

而就在新子转身走出的那一刻,她所不知道的是这几个保洁公司的人员中,其中一个压低了下头上戴着的帽子,不动声色地转回身看了她一眼,灰蓝色的眼眸中含着份耐人寻味的意味。

那个高中生名*屏蔽的关键字*工藤新子吗……波本心中默念着。

他今天是以“保洁人员”的身份来回收窃听器的,想要得到的情报通过这几天的监听已经得到了。

只不过如今看来,那些窃听器怕是收不回来了呢……悄悄盯着手中握着的特殊探测仪器,他布下的窃听器已经全部被集中在一个地方了,很有可能是已经全都被那个*屏蔽的关键字*小姐拆了。

而此刻在屋外的新子接到的却是一通……推销电话。

没心情听电话那头哔哔下去的新子直接掐断了电话,看了看天色也不算早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反正监听器都已经安置好了。

同别墅的管家打了声招呼后,新子便告辞了。

而差不多在又过了一个小时后,一众保洁人员也完成了对别墅的清理,有条不紊地离开。

波本站在队伍的最后,就在他即将出别墅门的时候,一个黏糊糊的东西从二楼窗户口附近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掉了下来。

一下刻,正好走出别墅门的波本一脚踩上了那个东西。

波本微怔了一下后,便又继续向前走,神色并未出现什么异常。

……

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已经换好了常服的波本静静地站在马路边等待着,手中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他刚刚那身保洁员的行头。

终于,与约好的时间一分不差,一辆红色的丰田Supra跑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在驾驶座上坐着的玛尔戈转过头来看向他时,波本走近并将手中的那个袋子顺着窗户丢到了后座上:

“抱歉,特地让你跑了一趟,没办法,毕竟我最近手头的任务比较多,现在我又得立刻切换成私家*屏蔽的关键字*的身份了。”

玛尔戈对波本差使自己的这点倒是并不怎么在意,顶多就是多跑一圈……反正汽油费和汽车保养费都是上司琴酒的血汗钱,她又不会亏什么。

“哼,我倒是很好奇,每天都在扮演这么多角色的你……真的不会哪天精分了吗?”玛尔戈慵懒地身体后仰靠着椅背,似笑非笑地说道。

波本也回敬了一个同款的皮笑肉不笑,“就算是一百种身份,我也能完美地演出来。”

就在此刻,事实上相隔不过一公里的另一个街区,新子没想到这么快布下的窃听器居然就有回馈了!

虽然信号不是很清楚,但是新子还是努力地去听能接收到的每一个信息……她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好像在和其他人说话。

互嘲的废话讲完后,波本也提到了正事:“关于这件事情我所收集到的情报,我都已经邮件发给琴酒了。”

“啊,琴酒已经把任务布置下来了,等芯片拿到手后,在HIV解决掉上野卓。对了,听说你还会把这个任务跟到底吧?”玛尔戈回道。

波本:“虽然并不想跟你们这个行动小组有什么牵连,不过毕竟是那位先生的命令啊,那位先生对这次的任务很重视。”

正在努力监听着的新子在听清那个女人说要在HIV解决掉上野卓的话时,瞬间震惊并提高了万分戒备。

HIV?那是什么地方?是他们之间的暗语吗?

还有,那个女人的话中有提到一个名字“琴酒”——Gin,杜松子酒?

……

与波本结束交头后,玛尔戈继续开车向目的地驶去,不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是琴酒打来的——

“十五分钟后,雪莉的研究所见。”

手机那头传来琴酒万年不变的低气压声音,对这种语气早已习惯的玛尔戈平静地回道:

“放心,不会迟到的。”

就在琴酒正准备接着说什么时,却发现信号不太好,“玛尔戈,你那边噪音怎么那么大?”

“噪音?”玛尔戈皱了皱眉头。

依旧在锲而不舍监听着的新子心下一惊,浑身汗毛倒竖……糟了!被发现了!

与此同时,玛尔戈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相当平缓地停下了车,使手机那头的琴酒并没察觉出她的动作。

接着转回身轻手轻脚地拿起波本换下来的那袋衣服,果然在鞋底发现了异样……一枚小小的窃听器连着泡泡糖被黏在了鞋底。

呵,波本那家伙,去回收窃听器,反被上野卓的窃听器给黏上了吗。

然而下一秒,玛尔戈对琴酒汇报的却是——

“我刚刚在地下停车场,信号不太好。”说话间,玛尔戈已经用空着的那只手隔着纸巾碾碎了这个窃听器,“现在我开出停车场了,怎么样,信号正常了吧?”

听到手机里刚刚那阵噪音已经没有了的琴酒也并未多想,继续交代工作:

“跟雪莉一起行动的时候,全程盯紧她,毕竟她和她姐姐可是曾经把那个FBI的走狗给引入了组织。”

玛尔戈:“了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