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3章 是男朋友吗?不算吧!

因为晚上还要赶去咖啡店上班,丁洛妙将花房里的花摆放好之后,便向蔺学致申请离开了。翟天玉因自己还有实验要做,也随即提出和丁洛妙一起离开。

蔺学致看着已然形影不离的二人背影,摇头叹息,他的这个室友呀,为了追女朋友还真舍得下功夫,竟然愿意干他最讨厌的又脏又累的农活,还伪装出一副热火朝天的派头。

翟天玉将丁洛妙送到她打工的咖啡店,便回到宿舍拿出换洗衣物,跑到澡堂一阵狂洗,再出来时,他又恢复了谦谦君子如玉的风格。

丁洛妙从咖啡店出来,便看到店门口站着一人,看身形很像翟天玉,她走向前,果不其然,确实是他,她有一瞬的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来接你下班。”翟天玉笑道,他转身走向停车场,推出一辆自行车,他跨坐到车上,转头冲丁洛妙喊道:“快点儿上来,我送你回宿舍。”

原来他这是特意来接自己呢!

丁洛妙欢快地应了一声:“哎,来了。”

接着小跑几步,抬臀坐上自行车后座,她小心翼翼试探性地抓住他身上的衣服,以稳住自己的身体。

夜色深沉,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也都行色匆匆,毕竟北京的冬夜是相当冷的,丁洛妙坐在后面,翟天玉就像一堵墙挡住了迎面而刮的风,她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心中的暖流稀释了外界的寒流,她从未觉得冬寒的夜竟是如此温暖。

短短十五分钟的车程,似是一瞬间的事情,又似在心中划下了一道永恒的画卷,以至于在多年后,她想起今夜平静的心湖都会微微泛起波澜。

在女生宿舍楼下,丁洛妙跳下车,看着眼前推车的男孩,在泛黄的路灯下,他通红的鼻尖、脸颊、耳朵,无不说明他这一路为她挡下了多少风霜。

“好冷,早点回去吧!”丁洛妙强忍下伸手触摸的冲动,干硬地说了这么一句干话。

翟天玉点点头,在他骑车要走时,丁洛妙喊住他,她跑过去取下自己的围脖,围在了翟天玉的脖颈上,然后说了句:“路上小心!”便逃也似的跑回了宿舍楼。

翟天玉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知道她这是害羞了,他闭目闻了闻围脖上的味道,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没有香水浓烈,淡淡的却又及其固执地萦绕在鼻腔内,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少女的体香吧!

他重新骑上车,嘴里哼着歌,一路奔驰回到自己的宿舍,将自己摔倒在床上,丁洛妙的一笑一颦就像电影一般,一格格一幕幕倒映在脑海中,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对一个女孩魂牵梦绕,不得闲。

曾经自己的高中语文老师长篇累牍地解析李清照的诗“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那时无论老师怎么解释,他都无法理解诗中的蕴涵,如今才算真真切切、切身体会到这种意境。

明明刚刚才相见,一个转身便开始想念,他觉得自己开始为一个女孩疯癫痴傻。

蔺学致看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自是明白其中意涵,都说女孩投入到一段爱情中会变得痴傻,男孩同样中了女色之后智商下滑。

看他这种表现,似是有所进展,他甚是为他高兴,进入大学一年多,从未见他与哪个女孩走近过,总是摆出一副傲娇少年的模样,不得女孩亲近,他还以为整个大学翟天玉都会铁树不开花呢,如今看来枯木逢春的日子不远矣。

第二天一早,还躺在被窝里的丁洛妙便接到电话,说等一下给她送早餐过来,她一个骨碌坐起身,慌忙穿衣洗漱,趴在窗户上向下看,就见一少年站在宿舍楼下的槐树下,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不畏寒冷笔挺地站在风霜中,只为她能吃一口热乎饭。

她的反常引起宿舍里其他成员的注意,也随着她趴在窗户上向下看,看到楼下的情景,均会心一笑。

钟丽娟调侃道:“还是我们家妙子魅力大,短短的时间竟引得男生为你送早餐来了。”

胡安娜眯着眼睛看了又看,“虽然这么高,看不清样子,看那身条和气质,定不是俗物!”

王语妍看着楼下沉默不语。

丁洛妙跑下楼,接过他手里的早餐,看他嘴里冒出阵阵白色哈气,心疼道:“天这么冷,以后别送了。”

“没事儿,我们课业重,本来就会很早起床背书的。”翟天玉无所谓地耸耸肩。

“学医确实挺累,听社长说你是硕博连读,岂不是要连上八年。”丁洛妙一脸佩服地看向翟天玉。

“是呀,八年,你们可能都已经上班了,我还在做书虫呢!”翟天玉做了个苦瓜脸,以示他的苦恼。

“我这个专业,若不往科研方向走,走向社会也不会有前途。”丁洛妙对未来显现出一抹担忧。

“女孩就爱想得多,想走科研这条路就继续考呗,没啥烦恼的,看你读书能静下心来,又很聪明,是块读书的料,就一直读下去,未来有很多可能性。”翟天玉捏了捏她的脸蛋,老早就想下手捏一捏那处柔软,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手感比他想象的还要好,滑滑嫩嫩犹如刚出锅的豆腐,让人爱不释手。

丁洛妙没想到他会做此动作,一把拂开在脸蛋上作祟的手,睁大了杏眼儿,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眼波中流漾着几分无辜的可怜,看得翟天玉心都酥了。

完了,自己彻底完蛋了,一颗心陷入那片芳泽再也出不来了。

翟天玉没有觉得惶恐,反而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他即便在最恼人的寒冬里都感觉到了春意。

丁洛妙捧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见翟天玉只是盯着她看,边吃边问道:“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特意给你带的,你吃吧!”翟天玉温柔地说道,眼神里的宠溺似无边的大海,丁洛妙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快要沉溺在那片*屏蔽的关键字*里。

自此之后,翟天玉早上送早餐,晚上接她下班,社团里有活动,只要丁洛妙参加,翟天玉就会紧随而至。

他们是男女朋友吗?身边所有的人都认为:“是的!”

丁洛妙却不敢以女朋友自居,因为翟天玉从未向她说过“做我女朋友吧!”

女人的矜持让她只能等待他那句话的问出,才敢把真心交托出去,她需要这种仪式感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