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九章 真巧啊,你也在!

“我说你小子是故意吧,居然跟何春娇老子请客的地方凑在一起?说,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在后面走着的许洛,拉了拉叶青云坏笑道。

“我去,怎么可能,她根本不是我的菜。”

叶青云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怎么可能看上她那种势利眼?她也就是小模样有点料儿,其他还有啥优势,要不是有个好老子,她算个毛啊。”

“嘿嘿,那你是想拔毛吗?”

“算了吧,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哥也是有品位的人好不好?”

看到许洛还想要调侃,叶青云直截了当的说道:“这地方我是几天前就订了,过来后才知道何春娇他老子也在这里请客,刚才那个男的你看到了吧?那才是何春娇的菜。”

“哦,你认识?”许洛顺口问道。

“嗨,你没来之前,这家伙就过来打过招呼,名字还挺有意思,黄螺,黄是金黄的黄,螺是海螺的螺。因为何春娇老爹现在开的公司,有黄螺家的投资,两人老爸合伙儿做买卖,儿女就凑到了一块。”叶青云直接说道。

“不过我估计何春娇等会应该没心情吃饭了,你也看到了那小子的脸色多难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事情没谈妥。何春娇刚刚不是说,医生不让她老爹喝酒,可现在却要拼命喝,这不就是因为没戏,所以想努力争取嘛?”叶青云煞有其事地分析道。

撇撇嘴,许洛根本无所谓,成与不成都和他没一毛钱关系。

要不是叶青云拉着来看热闹,他根本都不高兴过来。

……

大槐树,牡丹包厢。

这家饭店的所有包厢都是以花来命名,国色天香说的就是牡丹,花中帝王,自然代表着的包厢也是尊贵华丽的。

包厢里面人不少,但焦点只有两个。

一个是头发秃顶,身材发福,长得肥头大耳,满脸通红的男人,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的同时,手里举着一瓶窖藏茅台,滔滔不绝的说道。

“郑兄,刚才说的事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下,我们远大公司可是一家非常有实力有规模的大公司,非常有诚意和你们合作。”

他就是远大公司的老总,何春娇的老爹何规制。

“何总,您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多了。”

“医生交代过,何总您不能喝酒啊。”

“郑先生,你看我们何总多有诚意,要不咱们这事今晚就定了吧?”

“是呀,您要是愿意拍板,我也干一瓶!”

桌上那些远大的职员,都在围绕着另外一个焦点旋转。

他就是郑先生。

被这样恭维迎合,郑先生并没有忘乎所以,依然保持着清醒,看向何规制的眼神流露出几分淡然。

“何总,我刚才说的很清楚,这事是公司其他人负责,我呢,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你要是有意愿和我们公司合作的话,没问题,明天到公司再好好谈谈,至于现在,你最好别喝了,喝酒伤身哦。”何先生平静说道。

身为一个生意人,何规制哪里会不清楚这些话都是敷衍人的套路,今晚自己好不容易才逮住机会,能邀请这位过来,岂能无功而返呢。

“嗨,郑兄,你就不用谦虚了,谁不清楚你在南屏山的别墅项目中绝对是有话语权,只要你愿意帮忙递话,整个别墅区的精装修就能落到我们远大手中。你放心,只要我们能和贵公司签了合同,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何规制递过来一个你懂的眼神。

对于何规则的别有用意,郑先生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从随身带来的皮包中拿出来一块木板放在桌上,

木板只有乒乓球拍大小,采用的是镂空雕刻,一枝腊梅在上面怒然绽放。

“郑兄,这是什么意思?”何规制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何总,我也不和你藏着掖着,你不是想要拿下南屏山别墅区的精装修项目吗?没问题,我可以帮你递话,但前提是你能够拿出来这样的样品来。”

“你应该知道,我们那里是要走中式古典装修风格,所以你先看看,只要你能保证可以做到这种程度,那合作好说。”郑先生脸色安然,指了指木雕说道。

木雕?只要能搞定木雕,就能拿下整个合同项目,就这么简单?

何规制急忙将酒瓶放下,拿起那块木雕仔细翻看起来。

可是不看则罢,越看脸色越难看。

他也算在这行沉浸多年,自然能看出来这块木雕的不同寻常,别说是他们公司的木工师傅,就算是整个宿水市也没几个人能轻轻松松雕出来。

在他眼里,木工活儿就是纯粹的订制衣柜床柜,即便是稍微讲究点,也只是简单的普通造型,不能保证可以雕得如此栩栩如生。

这不是诚心难为他们吗?这哪里是普通装潢公司能干得了的活,得找专业的木艺工匠或者订制才成吧!

“郑兄,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觉得咱们宿水市没有哪家装潢公司能揽下这活儿来?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交给我们的话,我会重金聘请优秀的雕刻师父来干,你看怎么样?”何规制以退为进后拍着胸脯许诺道。

管他木工活儿多优秀,先拿下订单再说。

“我看不怎么样。”郑先生摇了摇头。

“郑兄,还是那句话,咱们一切都在杯中,我先干为敬,你看我的诚意够不够?”何规制说着就抓起来酒瓶,仰起脖子就开始喝起来。

咕咚咕咚,两大口下去,何规制脸色仿若猪肝,刚想要继续的时候,包厢房门猛地被推开了。

何春娇从外面冲进来,看到这幕后,脸色骤变,几步冲上前来,直接夺下来酒瓶,怒气冲冲地喊道:“爸,您疯了吗?忘了医生怎么说的,还敢这样喝,不想要命了是吧?”

想要说话,却被一口酒劲顶着,何规制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桌上其他人都略带几分尴尬地站起身来,看向何春娇这个大小姐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忐忑。

“郑先生,我爸以前做过心脏手术,医生说不能喝酒,他今天为了这事喝成这样,够有诚意了吧,你干脆直说,到底能不能跟我们公司合作吧?”何春娇狠狠瞪了一眼何规制后,转身看向郑先生毫不客气地问道。

“春娇,你这丫头跑来干什么,怎么说话呢!”何规则有些恼火道。

刚要开口的郑先生,抬起头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许洛时,先是一愣,随后就将何春娇忽视,扬手笑着招呼道。

“咦,许老板,真巧啊,你也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