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交心

且莫说三修般若在发完宏愿之后,这些佛者对她的态度如何。单论自己,百年日精月华在这场‘佛迹’上全部消耗殆尽——

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然而楼至韦驮并不想给三修般若一个安慰的抱抱。

他在生气——可为什么生气,却说不出来。

可最后——万般无奈,也只能是运转功体恢复三修般若现在糟糕的状态,也化作一句:

“何苦——”

“小哥哥。”

这个只能私下的称呼,让楼至韦驮和三修般若都有些觉着有些不是滋味。

前者恍然明悟自己庇佑的孩童已然长大——而后者,却明白了长大之后,世间有多少无奈。

一路上只能称呼楼至韦驮为至佛的三修般若,自己环抱上了楼至韦驮。

小哥哥现在在生气——三修般若是知道的,甚至他生什么气,自己也明白。

无非是这三个宏愿——

宏愿,佛者的宏愿……无论是地藏菩萨的,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还是其它佛的宏愿——基本上不是没实现,就是死了才实现。

但不管怎么说,发了宏愿,就得去做,而做………

只能用一个字形容:

苦。

佛者完成宏愿的道路上,布满了荆棘,楼至韦驮想让三修般若修佛为善。但一点也不想她选择这么一个道路!

因为前路太累,太苦。

这和很多当医生,老师的父母,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一样的职业一样,因为太累……也太苦。

明晓这一点的三修般若讲脑袋靠在楼至韦驮的怀里,双臂环绕在对方的腰身,试图晃动对方。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三修般若要是能晃动就有鬼了。

看这招没用——三修般若只能抬头,笑盈盈的对着楼至韦驮:

“别生气啊小哥哥~~”

声音甜度五颗星!笑容甜度五颗星!

嗯——

然而楼至韦驮并不想理你。

“小哥哥~~~”

这下子,是真没办法糊弄过去了。

三修般若心里叹了一口气,也清楚自己这宏愿发的的确作死。

可不这样……

唉。

三修般若扯了扯楼至韦驮的衣袖——楼至韦驮这样什么都不说她也很害怕的啊。

不解释清楚——小哥哥不原谅自己没事,自己气坏了怎么办?

从楼至韦驮身上爬下来的三修般若,转身坐到楼至韦驮对面,眉宇间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

“从当年地下密室把我带出来,到现在,四舍五入一下都算得上三百年了,小哥哥,这么多年,您真的没发现我不是人,也不是妖族,甚至可能不属于苦境吗………”

楼至韦驮沉默不语。

这个问题——两个人其实都在回避。

只是现在,三修般若直接说出来,让这个问题无法再躲避下去。

楼至韦驮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可这并不是代表着对方是修了闭口禅,而什么都不说。小哥哥念经的时候可好听了,讲悟禅的时候也是——

所以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更吓人啊!

三修般若有点慌——她不畏惧任何危险与艰难,但是来自于楼至韦驮的否认对她来说,无疑是最恐怖的惩罚——

“小哥哥——你听我解释啊。”

三修般若伸手,将自己还没有对方一半大的手掌附在对方手中。而后,却是彻底的把自己的识海。准确的说,应该是自己观看世界的‘视角’——

这无疑是极其危险的行为——楼至韦驮只要在她的识海中做点什么,三修般若直接痴傻都是正常的,死掉都不意外,

不过楼至韦驮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惊讶于三修般若眼中的世界——

三修般若观看世界的视角……无疑与楼至韦驮,或者是说人类,完全不同。

怎么说呢,在遇到楼至韦驮之前,三修般若的眼中世界,就像是带了一层黑白滤镜——可生灵,又或者说活物,却是红色的。而越红,越代表力量的强大。

这其实是苦境对她的排斥,直到楼至韦驮在地下密室,抱起来三修般若那一刻,世间万物方才有了色彩。

“其实现在想想,当初地下密室被囚禁十余年的时间。倒真不一件坏事——”

回忆过去,三修般若只觉着世态变化真是无常,谁能想到十余年地下密室不见天日的生活,其实还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我的治疗能力,的确很是危险,却不致命,毕竟养一个大夫,也不算什么。可当发现这一身血肉能提升武者功体之后——知道的人怎么不会对此癫狂?更何况——这并不是真正一具人体。”

说到这儿,三修般若也不想继续隐瞒,她回忆起了和野狐禅一起前往善恶归源边界清理盗匪,在野狐禅杀死盗匪之后,自己恢复的情况让楼至韦驮看的清清楚楚。

“武者无法拒绝的身体——再加上弑杀之后得到恢复的情况,又或者说,刚刚死去的生灵被我掠夺走的能量——小哥哥,如果,如果当时我没有遇到你。那么,迟早有一天,我肯定会暴露在世人面前,不管那是是不是我的主观意愿——”

直视着楼至韦驮,三修般若深吸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的说着最恐怖的可能:

“一定会有一个人,会弑杀同类供养我成长,用来提升他的功体。而那时,无论是我还是控制我的人,也一定会被整个武林群起而攻之,后果……也自然是必死无疑。”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囚禁的我终于逃了出去——可对完全不分‘善恶’的我来说,这救人的行为——肯定会为我招来杀身之祸,而对于我那时的认知来说,为了生存的杀伐不属于‘恶’行——”

三修般若没有拒绝自己的手被楼至韦驮攥紧,但自己的话却没有停止:

“灾祸的体质和吸收亡者而成长的能力,小哥哥,我推演了无数个可能,都是死亡,死亡和死亡。”

“除了你。”

楼至韦驮抚上三修般若的头发,将三修般若重新抱回自己怀中——他知道这样的动作能给三修般若很大的安全感。

“现在,我想你若没有这般聪慧,多好。”

怎么可能呢——

顺势把头埋在楼至韦驮怀中的三修般若,露出一个苦笑。

苦境啊,只要踏入武林,就没有人能够干净。

三教在武林当中,佛门又极有敢为天下先的自觉——小哥哥,从你离开善恶归源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要去斩妖除魔,要为苦境的百姓奔走——

无论这个当要到来的那天还有多久,我都得用最快的速度,追上你,那样,我才能帮助你。

我知道自己一个人玩乐岁月静好很美,可这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我的小哥哥,我不想你那么累。

再次抬头,三修般若变的更加坚定。

“小哥哥,我不能修习人的佛法,一身佛法看着通透,其实不过是通读佛经养出来的佛气,只要是杀生,就必然会被污染堕落。我不会做任何恶事,相信我,小哥哥。”

听完的楼至韦驮,此刻充满了无奈,他想打,却下不了手,想罚,也说不出口——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份信任竟然如此沉重。

千言万句,最后只是:

“我知道……我信你。”

不过——

认真说完这句话的楼至韦驮突然威严起来——

“你还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非要发下三大宏愿,甚至百年的日精月华都为了这场‘佛迹’全部散尽!”

三修般若……………

……………

………

宏愿——肯定是有用的,不然三修般若也不会发——

但是却绝对不能解释为什么。

毕竟发宏愿修行的——

还是那句话,要么成功了,要么死后成功了。

更何况她这法门是自创,以画中花妖,彼岸花,桃花树三体修三琉璃日月三相。现在也不过是起了个头,能修行到什么地步都不知道——

所以,坚决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嗯——最后三修般若究竟说没说,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只是这宏愿兼‘佛迹’一出,天佛原乡的佛者终于注视到了三修般若。

奥,这时候他们也不称呼三修般若的名字了,而是叫她法号药菩提。

三修般若只有小哥哥一个人叫,多好。

咳。

天佛原乡的佛者潜修方式有很多种。

闭关的,出关的,修行武僧,一起练习剑道的等等非常多。不过,不管修行怎么样,一个月还是聚集在一起做一次早课。

当然,闭关的出行的就算了。

早课,三修般若也是必去,而且次次必到。诵经更加认真——

毕竟其它佛修修佛靠功法顿悟,她靠读经——

不认真读能行?!

咳咳。

这些佛者倒是不知道三修般若的修行法门是怎么回事,虽然知道三修般若不属于人族而是妖族。但一身佛气通透,且并不半分杀生所带的血气。再加上对方颇有慧根,和宏愿所带的‘异象’,所以也将她当成了未来同修的一员。

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只要不死,肯定能成为正道栋梁的必备役。

嗯——

不知道为啥感觉很危险呢?

咳,不多说了,为什么提到早课呢。因为未来的正——啊呸,三修般若,突然在早课无缘无故的口吐鲜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