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八十五章 逃命

群山巍峨,湛蓝的天幕之下,两道流光一划而过。

“陆道友,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陆凤揩去嘴角的血渍,看向身旁和她并肩而行的男子,“不知道友为何在此?”

“道友不要误会。”看到她眼中的怀疑,男子道,“明慧正是舍妹。”

陆凤一愣,接着眼中防备更甚,这个人从望仙城开始,就对自己十分亲近,可是,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何况,既然他是跟着张明慧而来,就该知道妹妹已经陨落,而她还好生生地在这里,就绝不该对她毫无怨恨!更不可能出手营救!

“在下一片赤城,还请道友莫要猜疑。”张凡苦笑,如果他处在陆凤的角度,恐怕也不会相信自己没有企图吧?何况,他确有所求,只是,不是现在……

“不管道友信不信我,秋水真人修为太高,我那阵盘只能困住她一刻,她很快就会追来,还请道友早做打算!”

他说的对,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陆凤想了想道:“她的目标是我,道友实在不必一起犯险,还请替我去找丹符宗乐渺渺,她应该还在那附近,找到后,烦请把她送回宗门。”

“这……好吧。”张凡眼中闪过一抹踌躇,还是痛快答应下来。

“道友保重!”

拿定了主意,张凡说走就走,换了个方向,和陆凤分道扬镳。

倒是个干脆之人!

陆凤眼中闪过一丝欣赏。

不过,此人跟着张明慧而来,应该早知师徒俩的阴谋,可他早不露面晚不露面,偏偏等到危急关头再来救她,这明显是想要施恩,只怕所图甚大!以后再遇上了,可要小心应对才是!

而眼前,首先要应对的是秋水的追杀,拼速度,她绝对不会是这位结丹后期的对手,只能另想他法。

不能回真水宫和华清门,只怕还没等她走出多远就会被追上!这里离魔界颇近,不如就先往西走,秋水应该想不到她会往这个方向去,等到避开她再换条路回宗门去!

想到这里,陆凤换了方向,快速往西而去。

三天三夜以后,她终于停下了飞行,在她前面,是一条湍急的大河,河水纯黑,上面弥漫着淡淡的魔气,河的两岸几乎寸草不生。

这是罗刹河?

不能再走了,越过这条河就是魔界了。

陆凤刚想转身,谁知,一股结丹后期的威压从她身后猛然袭来,“轰!”地一声,将她击落在地。

“贱人!哪里逃!”

秋水真人也落到地面,“轰!”又是一掌!陆凤翻滚出老远,浑身上下鲜血淋淋,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你倒聪明,知道往魔界这边跑!可惜了,我早就叫明慧在乐渺渺身上洒了追魂香!此香无色无味,只有一种专门的玉蝶能够分辨,你和她一起那么久,早就沾染上了,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追得上你!”

“原来如此!呵呵!”陆凤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来前辈是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了。”

“没错!”

看到她伤痕累累依然倔强起身的样子,秋水眼中忌恨更甚,“轰!”又是一掌。

“呵呵!你这个疯女人,难怪师兄不喜欢你!”法光散尽,陆凤再一次跌跌撞撞地站起。

“你说什么!”秋水真人气急败坏地吼着。

“我说——师兄永远不可能喜欢你!”陆凤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着,一脸轻蔑。

“你去死!”

秋水又是一掌!

“轰!”

法光散尽,那个倔强的身影又一次从地上爬起。

“疯女人!”

“轰!”

“疯女人!”

“轰!”

“疯女人!”

“轰!”

……

渐渐地,秋水的眼中只剩下漫天的法光和在她打击下不断站起的女子,看着她一次比一次更加衰弱,她居然享受到了一种凌虐的快感,全身都在战栗着,一种奇异的愉悦席卷了她的身心,使她忍不住想走上前去,好好欣赏女子的惨状……

就是现在了!

陆凤唇角绽放出微笑:“小火!”

“来了!主人!”

冰蓝的异火从她体内应声而出,霎时笼罩在秋水身上。

“啊——”

秋水惨叫着捂住了头脸,她感到一股极致的寒冷正在烧灼着她的肌肤,让它们不断坏死!

“不——你去死!”

她发出凄厉的惨叫,击出致命的一招……

“轰!”

强烈的冲击波将陆凤打中,结丹后期的疯狂一击几乎将她的丹田全部震碎,她像一张破碎的纸片一样飘向空中,“扑通”一声,掉进罗刹河中。

在她掉落的一刹那,小火扔下正在挣扎的秋水,飞速钻回她的体内,与她一起随着汹涌的罗刹河水漂向远方……

一个月后。

清晨,曙光微露,丹符宗内一片轻雾缭绕,弟子们安静而从容地穿行在各峰之间,空气中四处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

“咚!咚!咚!咚——”然而,激荡的钟声突然而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三短一长,这是——敌袭!

弟子们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匆忙向主殿奔去。

是谁?这么大胆?敢攻上五大宗门之一的丹符宗!不想活了么?

这可是多少万年不曾有过之事!

而负责宗门警戒的戍卫堂居然还敲响了警钟!

这说明什么?

来者很强!

弟子们的脚步一片杂乱,再不复先前的从容镇定……

主殿上空,防御罩已然破碎,风云变色,一个青衣男子长身玉立,四位丹符宗元婴正和他对峙着。

“无崖子!你想干什么?”一位长须布袍的元婴质问道,“你可知按照北地成规,擅入他宗者,杀无赦!”

然而,他微微不自然的神色出卖了他的色厉内荏。

对方可是无崖子,不仅仅是能以元初打败元中的人物,更是北地唯一的元婴大圆满无怏真君的大弟子!谁人不知,几个月前,无怏真君一人一招就打得三个元后魔尊落荒而逃!

说真的,他还真不敢把他怎么样!只希望这事情能够善了了。

那元婴一边在心中思量着,见无崖子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对他的质问理也不理,一边拿眼神去示意一旁的沧海真君,这两人一起在人魔战场驻守多年,应该比较熟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