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十一章

钩吻藏身的小院外,陈瞳正用木棍串着一条小鱼放在篝火前烤着,见到钩吻回来便笑问道:

“回来了,都解决好了?”

钩吻点点头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那个孩子呢?”

“杀了。”

钩吻的语气平淡而冷漠,陈瞳满意的摸了摸身边趴着的大黄狗笑道:“那看来不用加餐了呢。”

“你要是想吃,我就杀了。”钩吻瞥了一眼说道。

“诶吖,算了算了,这肉太老了不好吃,去收拾一下吧。”

“嗯。”

钩吻起身返回院内,她从自己的房间内取出那只陶罐埋在了院中央,而后提起一个包袱举着火把走出了小院。

“姑娘可是要烧毁这小院?”

青年看着自己面前的*屏蔽的关键字*向后退了退笑道:“姑娘若是不用这小院了,不妨借于在下如何?”

“凭什么?”

“我与姑娘有缘。”

钩吻紧紧的盯着他,片刻后,她收回*屏蔽的关键字*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青年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朝着她的背影深深的拜了下去。

“你是那个人?”钩吻看着眼前这位发须花白的老居士保持怀疑。

“没错,我与姑娘有缘,先承了姑娘的因,此番便来报果。”老居士和蔼的笑道。

“那你怎会变得如此衰老?”

“这说来话长...”

“等等!”一旁的古言突然打断二人,她奇怪的看着钩吻问道:“你以前是跟白浅一样的那种?”

钩吻点点头。

“那现在怎么变的蠢萌蠢萌了?”

“我!”

钩吻为之气结,她伸出小手使劲揉搓着古言的脸蛋。

“师父,我们接下来去哪?”

寂静的夜里,一叶孤舟漂划在漆黑诡异的江水上,钩吻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问道。

“哦,回家。”

“师父你成家了?”钩吻好奇的问道,她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漂亮师父还不是很熟悉。

陈瞳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躺在船舱内说道:“没呢,我说的是杀堂,师父创建的,里面多是和你一样之人。”

“这样吗...那杀堂在哪?”

陈瞳伸出食指向船外随意指了指。

钩吻扭头看去,只见陈瞳所指之处只是远处临江的一片寂静的树林,她不禁问道:“在那片林子里?”

陈瞳摇了摇头:“杀堂存于江湖,而江湖,无处不是。”

钩吻懵逼的点点头,而后仔细思索一番后兴奋道:“那就是说我们要浪迹天涯咯?”

“当然不是!我们...嗯?”

陈瞳坐起身眯着眼睛看向从前面峡谷内飞出的无数盏灯火。

“我记得这附近是没有人居住的吧?”

钩吻点头:“嗯,最近的村镇距此还有百里。师父,这是?”

“不知道,过去看看。”

陈瞳说完跃起站至船顶,她右脚微点,内气四散,小船激射而去。

而驶至峡口,二人发现不光天上飞着的万盏灯火,这谷中水面之上也漂浮着甚多。

钩吻探手捞起一盏仔细检查一番后摇头道:“只是普通的油纸孔明灯,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花纹标记。“

陈瞳点头并未答话,而是放慢小舟的速度将四散的内气紧缩护在了钩吻的身上。

“师父,前面那好像是个竹篮?”

钩吻指着一顶莲花形状的竹篮说道,陈瞳定睛一看连忙调转船头向那边驶去,却见那竹篮之中竟是一个熟睡之中的男童...

“那是我?”古言想象着那幅神秘美丽的场面问道。

“不是,是不归。”钩吻无情的粉碎了他的想象。

“那我呢?师父是怎么找到我的?”

“她说是去倒垃圾的时候的在垃圾堆里捡到的。”

古言的小脸顿时耸拉下来。

钩吻掩嘴偷笑,旋即向老居士问道:“你说来报我的果,怎么个报法?”

“姑娘请看。”

老居士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将盒子打开,其内静静躺伏着一柄还镶嵌着几枚珠宝却锈迹斑斑的*屏蔽的关键字*。

“*屏蔽的关键字*?还挺好看的。”钩吻取出*屏蔽的关键字*把玩起来“不过,这似乎也不能使用了吧。”

“非也,这柄*屏蔽的关键字*可不是凡物,而是......”

“嗯?”古言疑惑的看去,就见老居士的嘴唇微动但自己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传音入密吗?这个老居士看来也不简单啊,就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能回去问问钩吻了。

“你说的是真的?”钩吻皱起眉头问道。

老居士严肃的点头道:“我从不骗人,为了取得这柄*屏蔽的关键字*我付出的代价可不少。”

“但我觉得自己似乎并不需要这东西吖。”钩吻想了想又轻笑道。

“我曾请老友算过姑娘的命,这*屏蔽的关键字*姑娘以后会有大用。”

钩吻沉默片刻笑道:“行吧,估计我不收下你也不舒服,那现在我们两情了?”

老居士点点头合掌向钩吻施了一礼后便慢步离去了。

“阿吻,这到底是什么?”古言伸手准备去抢钩吻手中的*屏蔽的关键字*。

钩吻眼疾手快躲开古言的手将*屏蔽的关键字*小心翼翼的放回锦盒内而后收好对他说道:“这东西你别碰,等回去我问问师父看。”

“好吧。”古言撇了撇嘴说道,但眼睛却不住的往钩吻的腰间剽去。

“师姐,师兄。”

不归轻轻的将禅房的木门合上而后向古言二人招手。

“师弟,怎么样?”

不归摸着脑袋笑道:“缘空方丈果然很厉害,我受益匪浅。”

“嗯,那就行,天色不早了,回去吧。”钩吻说道。

“嗯嗯,回去的路上再买点吃的。”古言摸了摸肚子。

“你又饿了?”

“昂!”

“真拿你没办法...“

待三人慢慢走去,老居士轻轻敲了敲禅房的木门推开走了进去。

“方丈。”老居士合掌向禅房内打坐的那位宝相庄严的老僧行礼道。

“嗯,你的因果已了。”

老居士笑了笑:“劳烦方丈这段时间的照顾了。”

“你还是要离去?”

“没办法,天天吃素受不了了。”

缘空点了点头闭目不再多言。

“那个大和尚怎么样?”老居士似乎觉得有些尴尬随意的问道。

缘空闻言睁眼向一旁墙上悬挂着的一张地藏菩萨像看去。

“阿弥陀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