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五十八章 你该自杀(求支持)

阴暗的巷道,无形的力量封锁光线和声音,无数的人交错厮杀,不断变化着各种形态,兵刃,野兽。

利爪撕裂人体,飞溅的鲜血中出现金属的光泽,随即,被撕裂的人倒下,变作折断的兵刃,而紧跟着,它的同伴斩杀手掌化作利爪的对手,尸体落地变作半人半兽的存在。

自己躲在角落,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邻居带着从未见过的狰狞神态不断的化作半人半兵刃的怪物在厮杀着,并且不时的有人死去变作断裂而破碎的兵刃残骸。

“这孩子,属于我们了……”

狰狞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带着热气的腥臭凌空落下,巨大的嘴巴几乎覆盖整个世界,同样,带着温柔笑容的脸,将自己揽进怀抱,然后被一口吞下,腐蚀性的口水淋下,沾染了肌肤,很痛,怀抱着自己的人蓦然间伸手划开表皮,一丝鲜血流出,沾染上去,随即,绚烂的光芒闪烁。

如同一道流光洞穿了巨大的嘴巴,甚至折断了一根足足半人高的牙齿。

“这个孩子和你们的存在还是会泄露出去的,秘密藏不住的……”

狰狞而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巨大而恐怖的尸体倒下,大片的建筑被压塌,然而,被怀抱的自己只是带着感激和恐惧的目光看着怀抱自己的人。

那个住在自己隔壁的中年妇女,那个父母死亡后照顾自己的中年妇女,只是,此时这个妇女已经只剩下半个脑袋,身上也已经露出无数被洞穿的地方。

“莫姐……你用了他的血……”

关心的声音从周围其他邻居的口中响起,怀抱着自己的妇人却没做丝毫理会。

冰冷的手掌抹过脑门,将早已经被吓傻的自己拍晕过去,从头到尾没有半句言语,待醒来,中年妇人已经变作苍老的李奶奶,而自己居住的那个区域又死去了不少人,只是,在自己脑海内所有关于那场战斗的记忆早已经消失。

所以,李奶奶从来不是李奶奶,更不是什么鬼怪,这世界的确存在鬼怪,但,却也有并非鬼怪的非人类,李奶奶,是一柄兵刃。

记忆完全恢复,那居住的区域,那些邻居,连带着李奶奶的确是非人类,只不过,并非是邪恶的非人类,而是守护自己的。

烂俗的剧情居然当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哪怕那个自己只不过是前身,但也似乎并不太好受。

所有的异样感觉消失,眼前的世界变作无尽的漆黑,仅有身周三寸之地还能隐约看出一点痕迹,脚边,张岩身体半蹲着苦苦支撑着,面前,李奶奶脸上带着慈祥的神色,原本张开的怀抱收起,手掌却已经竖起来,一丝丝寒芒开始闪现。

熟悉的动作,失去那段记忆之前,在那张巨大的嘴巴里,便是这样沾染了自己的血,然后爆发了巨大的力量,随后根据那些邻居关心的声音判断,应该是留下了极大的后遗症。

“没有那个必要,您,可还能化作兵刃……”

宁步奇摆了摆手,以往的记忆已经清晰,曾经属于前身的那些记忆,这些邻居一个个可都是真正的神兵利器,不,应该说是真正的法器。

记忆中,那场残酷的战斗,宁步奇亲眼看到有哪怕死去的邻居化作的尸体都曾经被用力的掷出去,钉*屏蔽的关键字*一个身体虚幻的鬼怪。

“打不过,幽暗的力量很特殊,而且可以化身千万,虽然现在归于一,但我依旧无法找到它的真身所在……”

淡然的声音从李奶奶口中吐出,宁步奇却能听出这淡然中有着一丝轻微的失落,记忆中,十来年前李奶奶强盛时候的姿态,想来是瞧不上眼前这幽暗的吧。

“相信我……”

宁步奇缓缓伸出手,漆黑中存在鬼怪,漆黑遮掩了鬼怪的踪迹,甚至,这漆黑还带着某种克制一切的力量,然而,万法自然的天地伟力却是唯一不被这漆黑克制的,哪怕现在宁步奇的万法自然依旧不够强,但也足以他暂时完全摆脱这漆黑的束缚。

“好……”

李奶奶看了看宁步奇,微微犹豫了下随即点了点头,一道流光消散,李奶奶的身影消失,随即,一柄极为古朴的青铜长剑出现在宁步奇的面前。

这是一柄带着明显春秋战国时期风格的青铜古剑,锈迹斑斑的剑身上隐约可以在靠近剑柄的地方看到两个模糊的字迹,可惜宁步奇完全看不懂那两个字的构造,否则倒是可以猜测出李奶奶的身份。

“宁步奇,我如果是你,会立即*屏蔽的关键字*,以你的血脉,一旦被那些东西抓走,以后会变成被他们挤血的‘奶牛’,相信我,到时候你绝对会后悔没有早点*屏蔽的关键字*的……”

宁步奇一把握住青铜长剑的剑柄,旁边,半蹲在地上看起来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张岩猛的大声吼叫起来。

“话说,这会儿你应该祈祷我能打赢吧,否则,就算我*屏蔽的关键字*那东西也一样能拿到我的血啊……”

宁步奇冷冷的看了眼张岩,他大致已经明白这次的事情究竟存在什么奥妙,从公交上,吕松和那卢布似乎是想要借助他引出屠杀巡查的那鬼怪背后的玩意,而随后,张岩带着那群锦衣卫也同样有这个目的,所以,引出现在这玩意的确是锦衣卫的目的。

但当那屠杀巡查的鬼怪背后的玩意终于被引出来,张岩带着这些锦衣卫攻击之下,一发现无法战胜立即转而准备弄死他,这又说明张岩是害怕这东西真的得到他的血脉的。

“得到你的血,最多出现一个怪物,但抓走你,却会孕育一大批的怪物……”

张岩艰难的扭过头看向宁步奇,“你的血液制造出的怪物最起码能够毁灭一座城,所以,不管是于公于私,你都应该立即*屏蔽的关键字*……”

“我还以为我的血液最起码能够有毁灭世界的危害,原来只是一座城啊……”

宁步奇握着长剑,嘴角带着冷笑缓缓瞥视了张岩一眼,万法自然的感知全力散开,随即,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快速的冲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