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四章

龚寒辞突如其来的话,让顾绮尔不由看了书斋一眼。

燕康白在此处,跟她有什么关系?

龚寒辞对顾绮尔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拱了下手就离开了。旁边的迎双凑上来,小声地问:“郡主,我们还进去吗?”

顾绮尔沉吟道:“算了,今日先不去了。”龚寒辞说这一句话,必是有深意的。她现在明面上是跟燕子澜订婚的人,跟燕康白走得太近的确不大好,而且他上回跟她说的话有些逾越了。

她转身欲上马车,只是还没上,就被喊住了。

“郡主。”

顾绮尔动作一顿,叹了口气,只好又转过身。

燕康白站在书斋门口,往日俊朗的脸此时却带着几分苍白,他定定地看着顾绮尔,仿佛视线能射.穿顾绮尔头上的帷帽一般。

“三皇子殿下安好。”顾绮尔笑了一下,“没想到能在宫外遇见三皇子。”

燕康白抿了下唇,睫毛微颤,那双总是情意绵绵的桃花眼此时却是黯淡无光,“外面天寒地冻,前面不远处便是知味楼,那里的点心还不错,郡主要不要一同去?”

顾绮尔虽想拒绝,但看着自己这个皇孙一脸脆弱的样子,突然心下不忍,“那边麻烦殿下了。”

燕康白勾了下唇角,欲笑非笑。他转身率先往前走,顾绮尔只好跟上去,她让马车停去前面的知味楼。

燕康白在知味楼有个常年包下来的雅间。

二人坐在雅间,顾绮尔身后站着迎双。酒楼的伙计动作很快,立刻就上了茶水和点心,顾绮尔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点心,不由笑了一下,“这里的点心倒挺别致,都是做成花的样子。”

燕康白替顾绮尔斟茶,“这里的厨子前几代都是在宫里伺候的,所以手艺还不错。”他放下茶壶,看了下顾绮尔,“郡主进了雅间还要戴着帷帽吗?”

顾绮尔抬起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故意说:“实不相瞒,我脸上近日长了一颗痘,所以才戴着帷帽,如有冒犯,还望殿下见谅。”

燕康白看着她,眼神复杂,而后他便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仆人说:“你先出去吧。”又对站在顾绮尔身后的迎双说,“你也出去。”

迎双为难地看了顾绮尔一眼,顾绮尔猜到燕康白定是有什么私密的话跟她说,如果她不让迎双出去,他估计就跟上次一样了,他上次当着初双的面都敢说些乱七八糟的,估计也不会怕迎双在场。

想到这里,顾绮尔只好对迎双说:“你站在门口吧,若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

迎双福了个身,答了是,便转身离开了。

等雅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燕康白放在桌子上的手猛地握紧,他目光灼灼地看着顾绮尔,“父皇赐婚,郡主可心甘情愿?若心不甘情不愿,我愿意帮一帮郡主。”

顾绮尔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这个皇孙,哪里都好,就是眼光不好,“殿下,事已至此。”

燕康白站了起来,神色激动,“之前的确是我太心急,才让父皇为了避免纷争干脆赐婚,但是五皇弟跟郡主并不相配,我……我对郡主之心,日月可昭,若能得到郡主下嫁,我定是把郡主当成如珠如宝,此生不负。”他说这话,甚至走到了顾绮尔这边。

顾绮尔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殿下!”

燕康白的脚步生生顿住,他眼神哀伤,“郡主,我并非唐突之徒,上次在岐山,郡主舍身救我,难道对我没有半点情意吗?”

顾绮尔只觉得头疼,“我那时只是一时情急,任何人在那时候都可能做出那种反应,就像我去救二公主一样。我对殿下并没有男女之情。”

燕康白闻言脸色大白,他还欲说什么,雅间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燕康白大怒,正欲发火,但看到在门口的人时,火却发不出了。

顾绮尔惊讶地站起来,“五皇子殿下?”

燕子澜今日穿了件青色裘衣,顾绮尔发现燕子澜真的是生得白,明明脸上什么都没涂,但他站在雅间门口,面上却看上去却像是涂了粉,她似乎有些明白燕子澜为什么总是穿着深色衣物了,怕是太浅的颜色压不住他这一身白,让旁人越发注意他的容貌之俊美。燕子澜并不是一个喜欢引起注意的人。

燕子澜看向燕康白,眼里的情绪并无波动,“三皇兄,好巧。”

顾绮尔轻咳一声,她为什么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一个皇孙捉她跟另外一个皇孙的奸,这奇怪的感觉……

燕康白眼神微动,然后退开了两步,“五皇弟怎么也来了?”

燕子澜说:“我在下面看到了郡主的马车,所以上来了。”他说完看向了顾绮尔,那瞬间,顾绮尔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快步走到了燕子澜身边,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我们走吧。”

燕子澜点了下头,让了下位置,让顾绮尔先下去。

燕康白并没有阻止顾绮尔离开,他只是站在雅间之内看着她离开。燕子澜见顾绮尔走下楼梯,才对燕康白说:“三皇兄,我先走了。”

“五皇弟,我原以为你是最不争的人,现在想来,怕是我看走眼了。”燕康白轻笑一声,“不过,你放心,有些东西,我会抢回来的。”

燕子澜回了下头,眼神清澈而沉静,片刻后,他对燕康白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燕康白看到燕子澜的笑容,气得更是握紧了手。

……

顾绮尔在知味楼下等了一会才看到燕子澜,燕子澜走到她前方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身后站出来一个仆人,那仆人手里拿着一个红漆雕花食盒。

“我扰了你吃点心了,这算我赔给你的。”燕子澜说。

顾绮尔刚才还有些后悔没吃到那一桌点心,没想到燕子澜居然如此善解人意,不由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假夫君更满意。她让迎双把食盒接过来,“谢谢殿下了,那我回府了。”

她转身上了马车,上马车之后,她撩开车帘看了下外面,燕子澜还站在原地,他正看着她。

顾绮尔笑了一下,但想到自己戴着帷帽,对方看不见,但干脆放下了车帘。

“郡主,这点心是刚做的,五皇子殿下身边的奴才说趁热吃比较好吃。”迎双轻声道。

“那我尝尝吧。”

迎双将食盒打开,一打开就诶了一声。

顾绮尔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迎双把里面的东西端出来,“郡主,这点心跟刚刚的不一样呢。”

顾绮尔一瞧,发现燕子澜送来的点心并不是她先前见到的样子,这些点心都被做成了小动物的样子,一个个娇态可掬。她数了一下,发现这些点心凑起来正好是十二生肖。

“五皇子殿下真是用心。”迎双笑着说。

顾绮尔拿筷子夹起一块做成猪模样的点心咬了一口,点心甜而不腻,果然手艺不错。她吃了一块,剩下的就让迎双带回去给府里的小姑娘分了。

迎双知道自己可以吃着点心,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顾绮尔不由打趣她,“吃个点心也那么开心?”

“郡主有所不知,这知味楼可不是人人都能消费得起了,都是王公侯爵才吃得起,这倒也罢了,尤其是这点心,好多人有钱都吃不到,更没办法打包了。”

顾绮尔笑了一下,“两位殿下是皇子,自然是吃得的。”

迎双点点头,她跟顾绮尔跟久了,也会露出一点小女孩的娇态,“日后等郡主成亲了,更是有吃不完的点心了。”

几日后,顾绮尔得到一封信,初双说是一个小孩子送过来的,送了信就跑了。

顾绮尔打开信封一看,发现信上说,梁国已经听闻她被赐婚的事情,梁帝震怒,派了使者前来燕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