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初战

运送粮食的车队只有五千精兵,但是征发的民夫将近一万人,这些民夫推着独轮车,车上装着粮食,从早走到晚,最疲累的还是他们,如果有敌军来袭,这些民夫很多时候只会丢下粮食,到处逃命,他们的任务只是运送粮食,很多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夫,甚至有些是一些老弱病残。这个时候保护粮草的责任还是要落在精兵身上。

大猫所带的一千人,作为先锋军负责在前方探路,并为大军扫清障碍,任峻的这个决定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冒险行为。大猫的年纪小,没有经历过大战,若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也只是有力气而已。

大猫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对待任峻如此信任,打心眼里是感激涕零的。

只是大家都是男子汉,大猫觉得记在心里就行,不必哭哭啼啼的表达出来。

车队出了许昌,到了汴梁地界,眼看再有五六天的时间就能走完汴梁,遇到了第一股来抢劫粮草的敌军。

黄河实在是太长了,没办法阻止袁军渡过黄河,那只能占据其中一个有利的位置,等待他们的主力过河之后再决一死战。

所以说现在这个时候,先行渡河的袁军把大河南岸的土地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地盘,已经有人开始跑马圈地。

大猫遇到的敌军并非是正规军,而是豪族家里面的部曲,也就是私兵。

对方人多势众众,个个骑着快马,耀武扬威,人数并没有比大猫这里多出来多少,但是有骑兵都会犯的毛病,那就是不把步兵放在眼里。

这是大猫第一次在没有人指挥的状态下进行的一仗。

“列阵,迎接敌军。”

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精兵。在大猫喊出命令的时候,已经迅速结成方阵,长矛在手,长矛与地面呈现四十五度,向上斜,身体微微下蹲,这是对付骑兵惯用的手段。

张狼在大猫的脑海里飞快运算起来,大猫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块虚拟屏幕,屏幕上的人物呈现出虚拟的形象向这边冲了过来,他的视角开始变化,就如一只鹰飞在天空中俯瞰着大地。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把两方形态看的清清楚楚,屏幕一分为二,除了继续俯瞰大地,把短兵相接之后的场景也演示了出来。

大猫来不及询问张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从内心里特别的信任张狼,根据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命令士兵们立刻变换阵型。

实际上这种操作是军中大忌,在士兵们已经结成阵型之后,仓促让他们改变阵型,只会让他们的信心动摇,但是大猫顾不了这么多,他只想在减少战损。

骑兵眨眼就到了跟前,这边的士兵刚刚变幻完战阵之后,狼狈的面对敌人,还没站稳就开始厮杀。大猫的耳边全是兵器入肉的响声和惨叫声。

他面前那块虚拟的屏幕始终没有关上,大猫这个时候看着屏幕,不停的把靠近自己的人杀掉,并且还大声的向自己的士兵下达新命令。

最后大猫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等他面前的那块虚拟屏幕关上之后,他身边倒了无数的实体,大部分都是敌军的。

大猫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虚脱了。一个百夫长走过来,扶着大猫,“大人,咱们是不是应该给任将军送信?”

“先把那些还活着的马牵过来,挑选几匹,让咱们的人骑着给任将军报信。其他人先把伤病安置好,弄辆车,把他们拖回去。”

这个时候军士们什么开始打扫战场,从一些刚刚死去的敌军身上拔下他们的盔甲,拿走他们的武器,如果有粮食,那就更好。金银这种东西才是最后考虑要不要拿走的,这些部曲,身上也没带多少粮食和金银,但是盔甲和武器却非常不错。

“生活需要一种仪式感,战争之后打扫战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战争胜利的仪式。”张狼通过大猫的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迅速的把自己看到的记录在自己的服务器里。

尽管张狼说的大猫听不懂,然而这个时候大猫也知道刚刚是两个人配合才有了这一次的胜仗。

“阿狼好样的,你说我上辈子是豹子是真的吗?要不然咱们怎么能从天上看到地上发生了什么呢?”

“其实并不是我看到的,而是我通过你的眼睛,耳朵收集到的信息,模拟出来的数据。在我所在的时代,大家都会看到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你也应该体会一把从天空俯视战场的感觉,要是觉得能接受,我们下次还这样。抱歉,我下次不会先斩后奏了。”

“阿狼,下次再说这种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你一定要说人话。”

一个军士跑到大猫前面下跪,举起一面小小的三角旗帜,“大人,请看这个,就是这批部曲打出来的旗号。”

这面旗帜,并非是军旗,写了一个碗大的甄字。

这是不是一个姓?

大猫握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会,也想不出来敌军里面有什么将军姓甄。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面旗子就是自己缴获的东西,大猫吩咐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把东西收好,到时候一块儿给任将军送去,让行军文书记下来,这些都是功劳。”

说到军工的时候大家都非常高兴,不用大猫催促,刚刚那些溃逃士兵遗留的战马早被大家收拢起来,就有不少士兵骑着战马四处查看,其中几个人兴奋地跑了回来,“大人,快来看,刚才那些人也在押运粮草,他们把粮草扔下之后已经逃走了。”

这年头,粮食比黄金值钱,大猫赶快带着人去查看,果然在路边发现了六车粮食。

缴获的兵器盔甲可以据为己有,但是粮食却不能,粮草是要充公的。

大猫把自己的一个士兵叫过来,让他带人押运这批粮草送到任将军那里。

就在押运的小队启程的时候,大猫特别坏心眼的把其中一车粮食留下来,让跟随的火头军把这批粮食赶快做成饭。

剩余的七百多人放开肚子,饱饱的吃了一顿。

*

“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河北巨富甄家的人。”

任将军拿着大猫缴获的那面小旗,翻来覆去的看了一回,把小旗递给了曹彰。

“人家有钱,能筹集到粮食与马匹,我听说甄家把女儿许配给了袁绍的儿子,听张豹的士卒说他们遇到的那些部曲在圈地,想来他们两家结亲这件事儿是真的。”任峻摇了摇头,“士农工商,袁家的人以前眼睛长在头顶上,我听说当年关羽斩华雄的时候,袁氏兄弟看不起他是个马弓手,不令他出战,觉得会被人耻笑,还是令尊出面,那兄弟才不甘不愿的同意了。他们家以前这么重视门第,现在愿意和商家女联姻,可见袁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主公打败袁绍就在此时。”

这些话让等在大帐里面的军士们听到之后非常有信心。曹彰坚信自己家最后能赢得胜利,不需要任峻这么鼓励就信心满满。

但是从内心来讲,曹彰并不觉得河北甄家和其他商户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所以,大家都在笑的时候,曹彰也在微笑。

对于一个押运粮草的将军来说。有富商巨贾支持的诸侯总比其他人多了几分胜算,任峻虽然在嘴上很不屑,但是还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件大事,准备报告给曹老板。

任峻想要把这件事情写成信,送到官渡军中,然而想了想到底没写这封信,他担心这封信到了官渡泄露了出去反而动摇军心。

犹豫了许久,任峻提笔把信写在竹简上,让人火速送往许昌交给荀令君。

荀彧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把信看完把曹丕请来。

“二公子,看一看博达从汴梁送来的信。”

说完这句话之后做出送客的姿态,曹丕在荀彧跟前向来不敢放肆。虽然不明白把这封信给他看的原因,但是也只好捧着这封信退回了自己房间。

要说曹丕的年纪比张虎也就大了一两岁,把信读了几遍之后眼光死死地钉在了“甄家与袁绍结亲”几个字上面。

“原来荀先生是这个意思。”曹丕在屋子里面想了一会儿,当即让仆从准备自己的铠甲兵器,天一亮就去想向丁夫人辞行。

曹丕离开许昌毫无缘由,丁夫人只是对着他看了几眼,“你这么做也说的过去,老子在阵前拼命做,儿子的,自当该去帮忙。”

这个意思就是允许曹丕前往官渡。

许昌的算计和大猫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这个时候正在检查从后方给他补充的三百人。

大猫第一仗就干的比较漂亮,并且缴获五车粮食,将近二百匹骏马,这件事让任峻非常常高兴,私下里任峻和曹彰说,“丞相看人的眼光令人佩服。张豹确实是天生将种。这个时候他缺什么,给他送什么?务必让大猫这一路走到官渡之后能受到几分打磨?”

为此曹彰对大猫心生羡慕,他是曹操的儿子,就算他自己想身先士卒,在没有公开身份前,任峻也不会放他离开中军大营,就算有一天他公布了身份,自己做不了主将,还是要被留在后边。

大包还不知道自己被曹彰羡慕嫉妒,他的人手也只有一千人,在距离大猫打过第一仗之后,在第二天的傍晚,他遇到了劫粮的主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