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32 章

出现的少年穿的不是明石记忆中的短裤军装,而是墨蓝色的束口和服。模样倒是没什么不同,短发、淡紫色的眼眸、少年老成的表情。

药研藤四郎还是那个药研藤四郎,只是没有过多的时政人为设定,看起来更符合这个时代。

完全显形后,少年模样的新付丧神就单膝跪地,表示臣服:“药研藤四郎,参上!”

原本只是一把看起来并没有多特殊的短刀,但是现在却被召唤出了付丧神?!

神乐和杀生丸的视线都落到了玖兰夙夜的手上。不过是人类锻造的短刀而已,他们认为能召唤出付丧神主要靠的应该不是刀,而是玖兰夙夜的血。

将刀刃重新收回刀鞘。玖兰夙夜手心的伤口只一瞬就自动愈合了。

挽救性命、召唤力、强治愈力。神乐觉得玖兰夙夜的身体简直就是奈落最喜欢的大餐。如果被奈落知道了,肯定会很想将他融合进自己的身体。

“药研藤四郎。”

“是。”

“你以后的主人就是我。”

“乐意为您效命。”药研一直都是有意识的,从刀身到现在人身,跟随在主人身边所看到的事情他都记得,包括自己是怎么从织田信长手中到达现任主人手中。

不是所谓赏赐,也并非巧取豪夺。

“药研,接你的人来了。”仅此而已。

他跟在织田信长身边,经常听到主人的自语,主人来历不凡,主人知道自己的归宿,同时也知道他的归宿!所以即便留恋旧主,他也早已做好了服侍新主人的准备。

让他意外的是,他能够拥有身体,以后能够主动自发性的保护主人,而不是单纯的被使用。而且,他的新主人也来历不凡,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他是一把保护主人听从主令的刀,他只要牢记这点就好了。

血族的血在作为召唤媒介的时候具有一定的约束效用,那就是如同转化血族的“父代”和“子代”一样,被召唤出来的人不能伤害召唤者的性命。但也单纯只有这一个效用,不像玖兰夙夜和明石的契约,有主令即言灵的效果。

仅仅是这种程度的限制还不够,玖兰夙夜将短刀还给药研,随后咬住了药研的脖子吸食着药研的鲜血。他现在不知道其他的契约方法,那么就将对方转化成血族,这样的话,至少他还能对对方有天然的压制。

药研毫不反抗的任由吸食着,也丝毫不意外。从看到玖兰夙夜吸食织田信长的血的时候,他就知道新主人对血液有非同常人的需求。那么他拥有身体后会被吸血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

队伍里增加了一个人,气氛就不同多了,作为仆从,药研明显比明石合格。

明石百无聊赖的跟着队伍走的时候,药研主动到前方先行探路了。

明石想着找一个地方躺下来休息的时候,药研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叠好铺在石头上,让玖兰夙夜坐的更舒服。

明石想着怎么能让小主人回到怀里做抱枕的时候,药研割开自己的手腕接了一碗血给玖兰夙夜当夜宵,并以良好的休息能加速身体的恢复为由,成功的劝说玖兰夙夜松开斗鬼神正常入睡。

一路下来,药研成功的衬托出明石的不合格,并刺激得邪见一日哭三回。

因为不想同作为仆人却被比下去。邪见看到药研去探路,他也去探路,然而每次都比药研慢一步。

药研给玖兰夙夜铺坐垫,邪见也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杀生丸铺,然而他的衣服一叠好只能垫住巴掌大的地方。

药研给玖兰夙夜做夜宵、哄睡觉。邪见、邪见达成三哭成就。

“呜······杀生丸大人,邪见、邪见太没用了,呜······”

“别哭呀,邪见大人。”小玲拍着邪见的肩膀安抚:“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你是真心的安慰我吗?”邪见挂着两颗大眼泪,越发心塞。

相比邪见的痛苦。明石由衷的表示,有个同僚真好啊!先不说能不能养废主人,至少他已经要被养废了。刃生真是完美。

拍了拍身边的草地,明石冲成功哄玖兰夙夜入睡的药研勾了勾手指。

“把主人抱到这边来,他喜欢有人抱着睡觉。”

仗着没有人会戳穿他,明石睁眼说瞎话。药研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其他人的脸色,并没有得到可参考的信息,邪见还在自顾自的伤心,小玲在安慰他,杀生丸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毫不在意,而神乐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在走神。

无法判断出明石的话是真是假,药研索性按他所说的将睡着的主人抱过去,放到了明石的臂弯中。

不管是真是假,总归到了第二天主人醒来的时候,他就会知道,而且,如果是假的,会被主人惩罚的也不会是他。

“抱枕”入怀。明石立马感觉到的婴儿和六岁孩童的体型区别。婴儿的时候,他刚刚好抱在胸口,现在的主人,完全就是让人抱了个满怀。特别是柔顺的长发和蓬松的尾巴,抱着又暖和又舒服的。嗯,很助眠。

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玖兰夙夜整个白天都沉睡着。血族可以不睡但不是不需要睡眠。他之前逼得自己太紧,最初是防备着神乐他们,后来是专注于让自己变强,一直没有真正的入睡休息过。久违的放松自己后,积累的疲惫自然就释放了出来。

而且,血族本身就是昼伏夜出的生物,享受着明石温暖的怀抱,再被阳光一照。沉睡中的玖兰夙夜更是本能的陷入了更深的睡眠。直到傍晚才重新睁开眼睛。然后发现自己一觉醒来就到了明石怀里,而且周围的环境还换了一个模样!

“醒了?”明石此刻背靠着石头坐着,抱着小孩走了一天,他才知道之前婴儿状态的主人是有多轻了。今天一天他的手都快断了,然而睡梦中的孩子揪着他的衣襟,让他别说把人换了让药研抱,就连让孩子的重心换到另一只手上都没法。

刚睡醒的玖兰夙夜并不是非常清醒,表情迷迷蒙蒙的,魅紫色的眼睛微微泛着红色荧光,下意识的寻找着眼前人的血线脉络。

这个状态所代表的意思太明显。这是睡饱后肚子饿了。

迷蒙懵懂的表情不要太犯规了啊。双手托着小孩正面坐在自己身上,明石微微偏头将小孩的脑袋扣到脖间:“轻点咬哦。”

诱人的香味流淌于鼻息间,驱散了吸血鬼的最后一丝睡意。玖兰夙夜扒着明石的肩膀,张嘴露出尖牙咬了下去。

饱食之后,玖兰夙夜也就没有去纠结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会在明石怀里这件事。既然温度正好,懒惰的仆人正适合做一块合格的床板,哼!

明石对床板一职一无所知,不过就算知道了估计也毫无异议。

玖兰夙夜对新收的仆人——药研很满意。也许因为之前是人类王者的护身短刀,见得多。药研很懂得上位者会需要什么要的服侍。

虽然有很多会因为条件限制无法做到,但药研还是尽可能的改善着玖兰夙夜所能得到的服务。

比如说取血的时候。药研有特意找来一只微透的白色琉璃盏盛装,鲜红的血盛装在盈透的白琉璃中,更显美味。

比如说沐浴时,以前玖兰夙夜都是在河流中泡浴,而有了药研之后,药研会专门分辟出一片水池,用火焰将水烧温之后再请玖兰夙夜入浴。同时奉上全套洗浴服侍。

“啊~真舒服。”明石坐在宛如温泉一样的池水中,喟叹。自从时政倒台后,本丸也萧索了下来,他都好多年没有享受过这种温水泡浴的滋味了。呀~还是要暖暖的泡一泡才舒服啊。

“明石君,下次请在主人出浴后再进来。”药研轻柔细致的用毛巾给玖兰夙夜擦洗着手臂,语气平淡的对明石的行为表示不满。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也下了水不是吗?”明石满不在乎的往脸上泼了一捧水,顺便抹了一把刘海,头发上撩后,平时的慵懒感少了几分,倒是多出了几分认真战斗时才会有的侵略感。只不过这种变化也是一瞬的,松开手,刘海重新落下后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反正都要下水,一起洗了多好,小主人也不会喜欢自己出浴后还要等待仆人们沐浴吧。”

又叫小主人!玖兰夙夜一度怀疑明石是在戏弄他,但又不能否认他会感到羞恼主要还是因为那种莫名的亲昵感。没有否认明石的话,玖兰夙夜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羞,又或是因为热水的蒸汽烘笼的。

“那么下次我会注意把主人和仆人的浴池分开。”特意加重了“仆人”两个字的读音。药研对明石露出和善的微笑:“请明石君下次记得不要走错浴池了。”

为什么这么在意一个浴池的事情?明石默默的回想以前本丸的药研露出和善微笑的情况。虽然不是同一个药研,但总归还是有些地方会相像的。

结合药研这些天的一系列行为······所以,这是粟田口家族的单骑争宠已经开始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