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复慈医院 (10)

三个人望着黑掉了的视频窗口,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楚央忽然低声说了句,“五级观测者,他说的是……”我吗?

话没有敢说全,因为他不确定萧逸泉到底知道多少。虽然他怀疑他们会相遇,而且医生主动同他说话这件事,并非巧合。

林奇心中也颇为震惊。楚央目前来看,观测力确实很强,而且只看过黄衣之王第一幕的情况下就可以写出死神之歌,很可能是个尚未被完全开发出全部能力的四级观测者。但五级和四级之间有一道近乎不可逾越的断层,如果说四级观测者是巫师,五级就是如同半神般的存在。那是由天赋决定,很少有能够靠后天努力达到的。

萧逸泉抱起手臂,转过头来看着楚央,用温和但坚定的声音说,“我看我们也不要打哑谜了。楚央,我知道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是平行现实中的另一个你,所以我才会成为陈旖的医生,等着你出现。不过看起来,我们这个现实的你不过是个三级左右的观测者。观测能力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不应该有三级到五级这么大的区别。”

楚央皱眉,“我已经不再碰大提琴了,对于你们这些乱事我更是一知半解。做出这一切的那个我……很明显跟我很不一样。根本不是同一个人的那种不一样。”他说完,转向林奇,“你是故意带我来这儿的么?想通过我抓住那个人?”

“拜托,是你自己要回国探病的啊。”林奇一副无辜的表情。

这样说好像也有些道理……但楚央总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线,在牵引他的所有行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操偶师,拎着隐形命运之线,将他们这些玩偶操纵于股掌之间。

“而且他刚才提到死灵之书第三卷,不会是阿拉伯语原文的第三卷吧?”林奇伸手翻了翻桌上杂乱的文件,“萧逸泉,你手中到底有没有?可不要在这种时候骗人。你放心,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抢的。那种烫手山芋,给我我也不要。”

“我手里根本没有,显然是这个现实的我负责看管的。”萧逸泉叹了口气,眼睛里弥漫着浓浓的忧虑,“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死灵之书,麻烦就大了……”

林奇和萧逸泉都是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楚央不知道那个死灵之书是什么东西,不过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八成是跟黄衣之王类似的所谓封闭现实里出来的邪恶之物。他感觉他已经在这个恐怖的医院里待得够久了,而且他真的一点也不想见到另一个自己,而且很可能是一个非常邪恶变态的自己。于是他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他不是说不要试图抓住那些人,赶紧回去切断和这个现实的联系吗?”

话音刚落,忽然一阵幽幽的琴音再次如幽灵一般,在空气里飘荡开来。这一次的旋律,不仅仅是楚央,就算林奇也认得出来。

死神之歌。

孤寂的月下深海,在寂寞中缓缓窒息死去的孤独蓝鲸,无穷无尽的绝望如海潮一波一波冲刷过来。这音乐仿佛是有实体的,可以探入你的脑海,将短短人生中那些你以为终于过去了的噩梦重新编织,将你犯过的所有错误穿成锁链。你会看到在你天真的童年时,你如何跟着班里其他的人一起孤立欺负那个坐在靠墙那一排的瘦弱男生,如何在看着班里最壮的孩子将他的书包从三楼扔下去的时候在旁边跟着哄笑。你会看到在八岁的时候你学着你父亲打你母亲的样子在班里扇女同学的耳光,然后被老师找家长批评的时候竟还满心委屈。你会看到十六岁的时候你悄悄勾引闺蜜的男友,在闺蜜和男友吵架的时候给那个男生发短信,你也会看见在你三十岁的时候你看着怀里自己刚刚生下的孩子,心里没有一丝爱意,甚至想要将他掐死在襁褓里。你还会在四十岁的时候守在得了老年痴呆症器官衰竭的母亲跟前装出悲伤的样子,心里却不耐烦地想着为什么她还不咽气。

你以为自己是个好人,你以为很多困难痛苦愧疚羞耻忍一忍就会过去了,你不知道的是,你也不过和其他芸芸众生一样满心人性的卑劣,在制造仇恨和痛苦的时候同时也在忍受,你的未来永远不会变得更好。那些所谓的不惑之年的豁达,不过是习惯了生活的折磨。

就是这样的悲哀和绝望,生而为人的绝望,被那琴声无限放大,成了宛如□□一般的冲动。促使着你结束这一切无用的挣扎,

“楚央!快关掉直播!”林奇忽然大叫道,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萧逸泉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楚央忙切断直播,抬头却见即使用手死死堵住耳朵的二人,渐渐地神色也略略不妥,眼神渐渐飘向空茫。能看得出来,林奇在努力抗拒那音乐的影响,但是他不能松懈,稍有不慎,让那隐约影响了神智,便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楚央没有捂住耳朵。他听得有些入神。

这琴声,比他拉得还要动人,仿佛每一个动作同时兼顾了完美的控制和游刃有余的自由,明明是他写出的旋律,听着却比自己任何一次演奏都还要完美。他挪动脚步走向大门,身后却传来林奇的声音,“楚央!别去!”

楚央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对于见到另一个自己十分抵触,可是现在,听着这世上最悲哀的音乐,他认为他需要见到他。毕竟造成了那些可怜的受害者变异的人是另一个自己,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去做点什么。

楚央回头看了林奇一眼,说了句,“没事,我不怕这音乐。你们捂好耳朵。”然后便关上了门。

走廊里乐声回荡,除此之外却什么人影也没有。楚央寻着声音快步跑向转角,可那乐声却总像是飘在更远的地方,怎样都触及不到。

忽然,他在一段走廊里停住了脚步。

在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强健,一身黑色的西装,脸上却戴着一张惨白的面具。女人曲线玲珑窈窕,身着帅气的皮衣和紧身牛仔裤,一头丝绸般的长发,脸也同样被日本的曾女面具遮住。

而在他们身后破旧的医院轮椅上,坐着一个正在投入地拉着大提琴的人。他全身都被黑色的礼服西装包裹,脖子上也戴着黑色的领结,脸上戴着宛如黑死病时期的医生戴的黑色鸟首面具,只有手腕和一截露出的脖颈显得愈发苍白,比楚央自己的皮肤还要白上一些,仿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了。

他投入地摆动手臂,随着音乐轻柔地摇晃着身体,他怀里抱着的大提琴楚央也再熟悉不过。克雷莫纳的SC-500,是他的第二把大提琴,在他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他爷爷的姐姐,也就是他的大奶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是她送他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三个月后她就过世了。那琴箱的侧面还有一道刮痕,是他不小心在门框上蹭的。

拉着琴的男人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接近,他投入地沉浸在音乐中,只是那份沉醉却带着股莫名的黑暗、忧郁,还有一丝令人畏惧的邪恶。

楚央忽然感觉到,自己和对面的自己之间,差着一道天堑。

“停下!!!”楚央冲着那个男人,冲着自己,大喊道,“不要再继续了!你害死的人还不够多吗?!”

几乎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个男人竟然真的停了下来。弓弦悬在半空中,面具上硕大鸟嘴沉默的侧影弥漫着未开口的威压感。

一瞬间,世间所有声音仿佛都消失了。整个空间寂静到令人窒息,楚央唯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因为一路跑来尚未平复的呼吸声。戴鸟首面具的男人缓缓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相对的瞬间,楚央忽然感觉头脑里迅速地涌入了很多很多模糊的记忆,但也只有一瞬,那些记忆便如烟雾一般迅速消散。遗留下来的,只是一种悬在心上的感觉。

一种荒漠般的冷寂和悲凉,还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炙热到可怕的执着。

戴面具的楚央缓缓站了起来,转过身去,不再看他。最后留给他的一眼中,似乎带着些轻蔑。

另一个楚央用他再熟悉不过的和他一模一样却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道,“杀了他。”

说完,他的琴弓在空中划下,原本连续的景象像是被撕扯开一道裂口,甚至还有未断的粘腻游丝粘连。裂口后面是一片令人眩晕的不见一丝光亮的黑暗。戴面具的楚央就这样踏入那黑洞般的裂缝中,在他的身体被黑暗吞没的瞬间,裂缝便再次黏在了一起,仿佛那走廊里一开始就只有一把轮椅,并没有过一个戴着鸟首面具的男人。

就在裂缝消失的瞬间,那两个一直如雕塑一般静立不动的一男一女,忽然开始有了动静。从他们的面具之后,骤然如烟花炸裂一般迸射出无数黑色的条状物,宛如成千上万条细细的触手,铺天盖地在他面前如两张巨网一般张开,然后向着他倾泻而下。他甚至没有时间逃跑,只来得及举起手来护住自己的头,脑子里甚至没有时间惊惶害怕。

然而预期中难以名状的触感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却惊见林奇和萧逸泉一左一右挡在他身前。林奇左手的手套已经摘了下来,变形的左手举在半空中,一大片神秘而炫目的幻彩弥漫在空中,将那些黑水一般倾盆而下的触手挡在半空。那些黑色的蚯蚓般的东西不停翻滚扭动,而被林奇操控的星之彩也在以极为迅速的方式流动变换,与黑色的触手搅在一起,仿佛极为焦虑。

另一边的萧逸泉面前却奇异地出现了一道烈火的屏障,只是那火焰却是冰冷的蓝色。

双方的交手其实只有短暂的几秒,随即黑色的触手之潮顷刻间褪去,那两个人向后连退几步,似有不敌之态。他们互相对视,仿佛在犹豫是否要继续执行命令。当此机会,林奇口中用极快的速度念出一串咒文,更多的幻彩源源不绝从左手崩裂的皮肤中涌出,瞬间整个走廊似乎都被那种既恶心又美丽,炫目中带着一种莫测和邪恶的奇异光彩填满。那两人见状,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楚央却奇异地能嗅到他们身上的某种惧怕。此时的林奇与平日判若两人,他幽深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种冰冷却又嗜血的、兽类的光芒。那是一种脱离了人类道德的、深植于人类动物本性中的杀戮欲望。

“尽量抓活的!”萧逸泉在旁边对他喊。

“啰嗦!”林奇抱怨了一句,手忽然狠狠一抓,那漫天的色彩就像是听到了某种号令,宛如一张巨网,倏忽向着那两个黑衣人收拢过去。两人无处可逃,却在危急之时,半空中再次撕裂出一道黑色的伤口,如一张嘴吞掉了两个黑衣爪牙,又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Fuck!!!!”林奇大骂一声,这还是楚央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沮丧气愤。

萧逸泉忙冲去那两人消失的地方,发现地上有几滴黑色的东西。他蹲下身,用手指沾了一点那种有些像是浆糊的黑色液体,凑到鼻间闻了闻,“混沌神殿。”

“你没事吧?”将所有星之彩收回手中的林奇一边戴上手套一边关切地看着楚央,他的脸色明显憔悴了不少,甚至仿佛稍稍……衰老了一点?

楚央道,“我看到他了。”

林奇道,“我知道,否则琴声也不会停。”如果琴声不停的话,他们也没办法行动,更加不可能及时赶到救下楚央。

林奇莫名有种直觉,或许那个危险的五级观测者楚央的目标,就是各个现实里的楚央……当视频里的萧逸泉说造成感染的楚央并不属于这个坍缩中的现实,而是从别的现实进入的,并且已经将这个现实的楚央消灭了之后,他就有这种猜测。当楚央被那音乐吸引而去的时候,林奇也强烈地感觉到危险,聚集在楚央身上的危险。

当时他捂着耳朵跌跌撞撞想要追上楚央,可是那琴音的力量太强,比他在酒吧听过的他的楚央拉出的曲子还要强大很多很多倍,就算是他也难以承受。那个样子的他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他的楚央。

好在楚央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音乐停了下来。

混沌神殿的信徒和他们长老会不一样,他们没有选择寄生的方式接纳圣痕,而是直接变异自己的身体。可是用音乐来影响人的神智却又明明白白是长老会的成员才会使用的。楚央是个大提琴天才,他的爷爷也是音乐老师,怎么看都应该是长老会的后裔。可为什么那个五级观测者楚央会成为那两个混沌神殿信徒的领导者?

“他用的琴和我是一样的。但是……我不明白……”楚央伸手撑住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我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我说过,经历和记忆给一个人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林奇的声音低沉而温柔,隔着手套,他的手轻轻抬起楚央的脸,认真地凝望着他的双眼,“我不知道那个现实的你经历了什么。不过在我们的现实,我保证不会让你变成那样。”

“不变成那样的话……我在他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楚央低声说着,那种被某个超出自己太多的存在碾压的感觉,令他整个人都有些压抑窒息之感,“如果他要入侵感染我们的现实怎么办?”

他现在能活着的唯一原因,恐怕就是另一个楚央最后给他的轻蔑目光。因为知道他太弱,所以只是把他交给了两个手下,而没有亲自动手。

他有种强烈的直觉,他和那个楚央还会相遇的。当那个人要伤害感染陈旖、祝鹤泽和苏钰他们,甚至是想要伤害林奇的时候,现在的自己有能力保护他们么?

“他们不会得手的。”萧逸泉从他们身后走来,坚定地说道,“回去以后我会将这件事上报,绝不会让他们继续这样放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