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42章 第六章

第六章

海神号的船长最近很倒霉。

本来,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船长,他的海神号也不是一艘普通的船。

在看似“普通”的背后,还隐藏着对某些人来说至关重要的秘密。

——他可是今年这届猎人考试正式开场前,针对天南海北的无数考生们的隐性测试的负责人。

猎人考试的严酷之处就在这里。

每年在网上报名参加猎人考试的人数如此之多,但等到考试当天, 到达考场的实际人数可能只剩下报名人数的几十分之一,几百分之一,乃至于更小。

正式考试的淘汰机制另算, 真实的情况是, 早在考试尚未到时间时, 隐藏的测验就已经开始了。

就比如海神号。

登上海神号的乘客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猎人考试,而猎人考试的考场具体地点是严格保密的。

船长掌握有关于考场地点的线索,他会在暗中观察考生们面临危机时的反应, 到最后, 只给他看得顺眼的考生进行下一步的提示。

没有错, 暴风雨包括在了这一次隐藏测试的内容里面, 是船长早就预料好的, 就等着看考生们面临狂风骤雨的表现了。

“……”

“所以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可怕小朋友是怎么回事啊!”

船长揪着自己的胡子哭得不能自已,不知道内情的人,可能以为他是在哭自己心爱的已经变成木渣渣随水流而散的海神号。

考前测试和本应大展神威的暴风雨一起消失了,随它们一同咔擦破碎的还有船长那颗火热的心。

“没有了……没有!没有了!”

“跟预料的完全不一样啊!为什么不按计划来啊!哦!啊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船长哭得可伤心了。

这一幕着实激起了部分心地善良的人内心的同情, 最开始和轰焦冻搭话的那个叫酷拉皮卡的少年先过去安慰他。

下一个, 和亲爸的大哥开心聊天的小杰也过去了,这孩子似乎特别热心肠。

最后没想到的是,因为一不小心说出大实话而被埃利克挂在墙上的那个社会人——不,事后才知道他其实只有十九岁——也过去了。

那三个人凑过去,没过多久就聊得火热,好像颇为投契。

同时,年轻人们的关怀,也在一定程度上抚慰了老船长受伤的心……

——哼!想得太简单了,没那么轻松!

出现了,原来这才是船长的真实想法!

对于破坏这场测试、还破坏了他的爱船的“罪人”,他果然不会那么容易就释怀。

——呼呼呼,哈哈哈!

在无人察觉的角落里,船长看似迷糊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明的光芒,其中充满了愤愤和狡猾。

这个受到了几重重创的男人下定了决心。

他听见了,以银发小朋友为首的小朋友们打算去参加猎人考试。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掌握有考场线索的他,绝对不会将信息透露给他们!就让这些(可怕的)小鬼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目的地,最后失望而归吧!

以飞速前行的冰船用半天的时间赶了平常需要三天的海路,已经能够看到海岸边缘的港口缩影。

一行人实在是命途多舛,但好歹没有出事,这会儿总算可以安全地靠岸了。

然而。

船上唯一一个心情不好也不满意的人,还在耿耿于怀。

“哈哈!哈哈哈!”

船长大笑无数声,却像是为了以此来掩饰心底里对某银发少年一行人的心虚。

又是火又是冰还会*屏蔽的关键字*什么的,这几个小朋友也太太太吓人了。

所以这样就行了,就是不告诉他们最重要的信息!

心有想法的船长很是暗爽又很是傲娇地想着,又心想,除非……

“唔,这个,是我弄坏了你的船。”

船长(冷不防):“!”

他耿耿于怀偏又(下意识)不想接近的罪魁祸首,居然说话了。

不能怪船长会如此震惊。

颇带偏见的观点是,银发小朋友看起来,就像是他干了什么祸及池鱼的事情都不会负责任收拾烂摊子的人。

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可能是……他全程几乎没跟同行者和小杰以外的人说过话,把人家的船轰成渣之后,也没提出任何补偿方案。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可能还是——气质吧。

可现如今。

船长愣了好几秒,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冷冰冰的银发小朋友了。

“这个世界的货币跟我身上有的不一样,我也没有黄金,用金钱来补偿行不通了。”

“埃利克老师他,什么时候去搞清楚的货币问题的?”

“弄坏你的船是我的失误,所以,为了把失误弥补回来——”

“哦,原来那家伙拖了这么半天,就是在想这个事情。”

船长还没来得及说话。

已经够凶了的银发小朋友眼神变得更凶:“话太多了!”

他训起了多话,以至于揭穿了他的些许内心活动的小弟。

好的,并不重要的插曲在此省略。

重新来。

“看这样行不行吧。我弄坏了你的一艘船,就再还你一艘船。”

“……啊?”

“就这个。”

等其他人颤巍巍从冻屁股的冰船上下来之后,银发小朋友抬手,指了指视野范围内仅有的那艘“船”。

虽然是冰做的,还比较简陋,也没有商船上都有的种种设施,但——船就是船,没有问题吧?

“我的冰,可不会像笨蛋徒弟弄出来的冰那样容易化,你用个十年二十年根本没问题。”

“什么!”

“哦,遇到再大的暴风雨也不会翻,更不会碎。”

“哦哦哦!!!”

“……反正就是这样。”

银发小朋友……划掉。埃利克说了这么多,自己都——感觉极其不好意思了。

可以这么说。

要不是表情绷得住,他早就要羞恼得不行了。

因为自己身无分文,想赔偿也赔不出来,只能厚着脸皮跟人家商量以船换船!

对埃利克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耻辱。

金钱的问题,以前他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和好友们在一起到处打发时间的时候,又因为大家都是没什么钱只有能力的“普通人”,更没有对钱的实质感……

全世界最强的三个男人都这么穷!有钱难道很重要吗?!

答案当然是,不——

有时候还是挺重要的!

埃利克:“靠。”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绝对干不出拿是冰做的也只有冰的船,去给受害者做赔偿。

所以,(表面看不出来)很勉强地说到这里,埃利克还有最关键的后半句:

“这艘船你先凑合一下,等我赚到了钱,再——”

“喔喔喔哦哦哦!太好了,我要了!”

埃利克:“……?”

简直震撼人心。

话还没说完,死气沉沉了一路的胡子船长突然激动万分地跳起来,一口答应了。

“小伙子,说定了就不能反悔了啊!”

“你真要?!”

“要!我要定了!”

一瞬间复活,失去爱船的船长重新容光焕发,甚至生怕当事人反悔,忙不迭地抛出能把这些人迅速支使走的讯息。

“你们要想找到猎人考试的考场的话,接下来就要抓紧时间找到xxx,到了xxx后往xxx走……”

少年们:“???”

“去吧!还磨蹭什么,你们难道想要迟到吗?去去去,快去吧!”

“……呃?!”

一脸懵逼着,埃利克就得到了那什么猎人考试的后续情报。

然后,就被不耐烦的船长轰走了。

“这样就完了?居然……居然!”

“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该怎么去参加考试了,你们——可以启程了!”

从这个“你们”中嗅到了某种暗示的他的徒弟和小弟:“嗯?!”

质疑和询问的目光投去。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也的确没有猜错。

好似才对他们增加了不少关心的埃利克,此时又恢复了“本性”。

银发少年对质疑目光毫不在意,不仅如此,还理所当然。

“你们的考验已经开始了。现在出发,说不定还能赶上小杰他们——他们都出发好一阵了,难道,你们俩打算慢他们一步吗?”

没错,在船上搭上伙的小杰、酷拉皮卡、雷欧力这三人,也得到了船长的提示。

他们已经积极无比地离开好一阵儿了。

徒弟和小弟:“…………”

该说不愧是埃利克,还是果然是埃利克比较好呢。

这意想不到、好像又在意料之中的感觉,真是微妙。

“可恶——给我看着!”

爆豪胜己最先气冲冲地走了。

“老师你不参加吗?”

轰焦冻没有那么急,也不生气,十分平静地问了一声。

问了的结果也不意外,埃利克对“考试”没有多少兴趣,自然没想过跟小鬼们一起去参加。

盯是要盯着的,他这次不会再把人一扔,就放心地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办。”

话虽然这么说,等到小鬼们全部从眼前消失,留下的银发少年托起腮,打算过一阵儿就远远地跟上去。

只是。

在这个想法落为实践之前。

少年的目光微微向旁倾斜,视线范围的角落,出现了一个竟然能让他在第一时间注意到的“路人”。

“……”

“……”

无声之中,那个浑身包括脸都扎满钉子的“路人”,也注意到了他。 161小说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