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5章 血帘

追魂山顶, 炼神楼前。十八楼矗立天地,青色檐角下缀着红色的丝带。随过山峦的风,扬起血色的弧。窗门漆黑,石柱斑驳,远看就一股萧瑟沉郁之气。

裴景御剑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炼神楼前,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滋生在地底下。湿寒,阴冷, 仿佛来自极深之渊, 无尽之海。

“炼神楼, 这名字取的就那么张狂,里面肯定有秘密。”

他收剑,皱起眉, 仰望巍然立在前方的高楼。

抬头, 看不到尽头。

“不过, 早晚我要把你这里搞的天翻地覆。”

裴景轻声说着, 笑了一下, 淡淡收回视线。

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瀛洲神女的本体,浮世青莲。

他把困怏怏的胖青虫弄醒,弹了下它的触角,说:“快点。带我去找那片湖。”

青虫极不情愿睁开眼, 缩了下触角, 缓慢挪动身体, 从裴景的手指上滚落,到旁边一片还沾着露水的叶子上。虫身和叶子连在一起,浮空中,凭着嗅觉,边闻边走。比蜗牛还慢。

裴景也不急。跟着它在这野草杂树丛生的追魂山上行走,用剑劈开一条路来。

最后,他们穿越曲折的黑树林,看到了一片湖。湖是黑色的,纯黑如寂夜,风过没有一丝水纹,平静的像是面镜子,只是映不出影子。

“就是这儿吗?”

裴景往前一步,鞋底踩过一片枯叶,发出清脆碎裂的声音。

而就这一声响动。

整片湖的旁边!

瞬间一个暗紫色的阵法现形!

这在裴景意料之中,他握着凌尘剑,已经做好了对战准备。但那只胖青虫往前,站到阵法边缘,阵法令空气都凝结的杀意便淡了。不止淡了,还自行转动,八方互换,整片地落叶飞扬。

同时。

正中央漆黑的湖中心处,出现一个漩涡。

“你用处倒是还挺大的。”

裴景跟着虫子往前走。

胖青虫脱离叶子,爬到了湖面上,水是固态胶状的。

裴景停了下,也紧随其后。

青虫入了漩涡之内。

他的脚步踏上去,身体也开始下陷。过程非常慢,黑色慢慢侵蚀四周,光一点一点被吸收。

黑色的水漫过腰、漫过肩、漫过眉眼,漫过发顶。

最后他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异世界,周遭一片漆黑,青色的虫子浑身通透,发出柔和碧色的光,为他指引前路。

裴景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这里五感被剥夺。声音也散在虚空。若不是青虫迎路,他说不定会被困在这里。

这就是浮世青莲所在的地方吗?

等等。

裴景身体一愣,眼眸慢慢变冷。

万年前诸神之战,如瀛洲神女所说,她是把自己封印在了天魔之域的入口处。

她与本体分离,苏醒在那片莲花池里,那么本体,就该还在原地。

所以……其实这是通往天魔之域的路?

裴景瞬间神色严肃起来。

黑暗尽头,是片纯白。

他以为穿过去,会看到尸山血海、白骨成山,凄惶地狱。只是,脚步迈出第一步,迎面而来的先是珠帘相碰发出的悦耳清脆之声。

光渐暗,眼前的场景也清清楚楚落在裴景眼中。

脚下延展开的是一条冰晶做的路,宽可供三人行,冰蓝色,冒寒气,光滑可鉴,低头隐约能看到自己的模样。

路在前方一处分叉三道,而后分支又分叉,再分叉,一眼望去,如细网般错综复杂。

蓝色冰道上。是一粒一粒血色珠子串成的珠帘,从顶部的岩壁上垂下来,美丽又惊悚。

而冰道铺成岩浆上,暗红色的岩浆如沉睡猛兽,此地有风,把珠帘吹动,挤挨叮咚清脆响。

也让岩浆活动,漫过边缘,炙热之气烫在脚底。

青虫一到这里,整只虫都严肃起来。触角笔直着,胖胖的身体半立起,有一种诡异的庄重感。它一路向前,在冰道上流下了层淡白液体。

珠帘越到尽头越密,甚至到了阻碍人视线的地步。血色的如泪滴形状,森森冰冷。

裴景用手扶开,那一滴一滴滚过手腕,如同真的泪水,红尘苦痛烧灼皮肤。

风吹叮铃响,清脆悦耳。

背后却有人千面千口在咒骂在哭嚎在尖叫。

裴景面无表情,视线却渐冷。

胖青虫又遇到阵法。它是活过来的息壤之虫,与浮世青莲双生双伴,自然有破解的办法。但是似乎也有些困难,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圈,在那里僵持了很久。

裴景在它后面等的也有些闲。

旁边是一条一条从天壁垂下的珠链,太多了,叠在一起,把他四周的视线隔绝。血蒙蒙一片。

裴景心里就觉得这帘子不详,现在兴趣更大的,反而是脚下的岩浆。

他这是到了地心吗?

没那么深的距离吧。

暗红色、金色、黑色,各种鲜明滚烫的液体,相互交融相互侵蚀。

裴景稍微一弯身,就感觉热气烤着发稍。

“这岩浆从哪儿冒出来的……天魔之域不是已经被摧毁了吗。而师祖说天魔一族隐隐有复苏的痕迹。难不成现在,天魔之域又重建了?”

他心生疑惑,半蹲下身子。

突然!

一直看起来平静无波的岩浆,扭曲成一张人的脸,砰,滚烫岩浆化成人的手,伸手要把他拖下去。

裴景神色不变,笑了声:“可真沉不住气呢弟弟。”

手腕一翻,凌尘剑卷动紫光,自上至下,就要把这只手砍断。

但是他被阻止了。

三千珠帘清脆响动,有人的衣袍轻软扶过地面,沙沙像落雪。

裴景愣住,他的手半空中,被人紧握住手腕,不能动。

但那试图攻击他的岩浆,也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恐惧的东西,人面模糊,哀嚎一声滚了回去。

裴景听到了那人冷淡嘲弄的嗓音,“可真沉不住气。”

明明是讥讽的语气,但裴景这一刻,偌大的狂喜过后,心间都溢满了温柔。霍然回头,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

“楚君誉!”

裴景笑了起来,少年眼中都似乎带着亮光。

楚君誉神色却不是很好,讥诮说:“你挥出去那一剑,被捕捉到气息,就等着葬身岩浆底吧。”

裴景好久不见他,恨不得把他每一分眉眼都细细描摹。

懒得去解释刚才自己的意图,不想让夫人操心。

本来兴致勃勃,想问一堆。可是一回忆到他那一日把自己拒在屏障外的举动,瞬间又萎了。

他还是有点恼的,这混蛋什么都不告诉他。

于是裴景把狂喜压下,哼了声,故作高冷道:“你看你躲着我,闭门不见有什么用呢。我随随便便进片湖,不就又见到你了。缘分这事根本挡不住,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不是,他说的啥?!

他本意是想表示愤怒的。

操。裴景悔的肠子都青了。

楚君誉对他的了解,远超裴景想象。他唇角勾起丝笑意,血色的眼眸暗了暗:“你还真是什么都能扯到缘分上。”

裴景恼羞都顾不上了,更开心:“不是缘?所以你是特意寻我而来?我等了那么久,你终于承认了……唔……”

楚君誉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他还要喋喋不休的嘴上。青年阴郁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冷淡道,“裴御之,你能不能正常点。”

裴景抬手,握住他的手腕,眼眸是无比的清澈温柔。

楚君誉手指微顿,眼一眯。

裴景说:“这不是不正常,我喜欢你,要我说多少遍?我没什么爱人的经验,但是看他们,好像都是这么追人的。男人要面子的话,媳妇就走了。”

楚君誉垂眸看他,似笑非笑:“你还要面子,花钱给自己买个丈夫的面子?夫人,你的夫君呢,一口一个乔乔叫的可真亲切。”

他最后一句话,从夫人开始,带了点轻佻的色彩。纯粹血玉般的眼眸波光流转,轻笑一下时,仿佛真是人间鬼魅,只是话语里寒意森森。

裴景不喜欢一个人时,觉得那人处处都可疑,比如第一次红叶山林初遇,他就觉得楚君誉是个三观扭曲还试图带歪他的变态。

现在,看他银色的发血色的眼,只觉得心软成一块。

声音也不由自主温柔。

“那是特殊情况!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叫他乔乔,显得太亲昵了,像是爱人之间的称呼。那我不叫了,好不好,楚楚?”

楚楚……

明明是一个极其可笑的称呼。但从少年刻意放软的嗓中说出,却像春三月的风扶过青色山峦。

楚君誉收回手,静静看他一眼,转身往前走。

又是这样!

裴景一愣,抱着剑上去:“楚楚挺好听的啊,你觉得这名字如何。我也不建议你叫我阿裴的。”咳,能叫老公最好了。不过修真界应该还是相公居多?

“或者你想我喊你什么。”

楚君誉把挡道的珠帘全部扯下。

珠子一路噼里啪啦掉了一路,滚到光滑的地上。

他视线一顿,突然想起裴景甚至能在青桥上摔跤,在这,估计就是跌入岩浆。

楚君誉停了脚步。

同时目光望了眼尽头,青虫蜷缩破阵处。

心中漠然想:单单依靠这虫,怕是得三天三夜。

裴景见他停下,也就不急了,看到一路滚到自己脚下的珠子,当即庆幸。在这里摔一跤可不是好玩的。

他嘴上还道:“你说啊。想让我叫你什么。”

楚君誉心中涌起一丝自己都不知道的情绪。

“你不如喊我……”

他笑了下,意味不明:“……哥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