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一百九十五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钟离粟拿手在余梦烟的眼前晃了几下,余梦烟回回神,见到钟离粟站在她的面前,问道。

“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你在这儿啊。”钟离粟笑着说道。

每次见到钟离粟这样没皮没脸的冲着她笑,余梦烟就很反感。直接给了钟离粟一个白眼,继续往前走。可钟离粟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很开心跟在余梦烟的身后,才不管余梦烟是否讨厌他。

早上没吃饭就出门了,这晌午都快过了还没吃上饭,余梦烟的肚子有些撑不住了,难得搭理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钟离粟,加紧了脚步想快些找到一家客栈,歇息下来然后吃上一顿饱饭。

见着余梦烟去订房间,钟离粟就找了地方坐下来叫来小二定了一些菜,余梦烟看了一眼找了另一处坐下来,钟离粟只好让小二将饭菜端到余梦烟的桌子上。

“你想做什么?”余梦烟忍不住生气的问道。

“没做什么啊,就想与你一起吃个饭,不行啊?”

“怎么你是这样的人?”

“是啊,你从未想过要了解我,当然不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为何要了解你?”余梦烟不屑的说道。

“你当然要了解我。”钟离粟看着余梦烟认真的说道,“你若没有好好的了解我,就这样拒绝,是不是不太好呢?”

“笑话,你不是已经成为了状元郎了吗?此时应该春风十里,策马观尽长安花,饮尽长安富贵酒,却在这里与我这小女子调侃,难道不有损身份?”

“人生得意二三事,为是佳人排头名。”钟离粟望着余梦烟媚笑道。

余梦烟听了钟离粟的话,顿时感到自己就这样被调戏,当她是什么呢,于是站起来生气的说道。

“一直以你读书人才敬你,没想到竟是小人!”

余梦烟说完欲要离去,却被钟离粟给拉住了。

“每次见你都是肺腑之言,尔却如此谨慎,真是伤心。”

没想到这钟离粟现在空闲的时间却比从前多了,余梦烟挣开他的手,直径上楼去了客房里。刚坐下来倒杯茶水先喝着,没想到就有人来敲门,打开门,原是小二端着饭菜送上来,可自己也没说要这些了,小二就说了是隔壁的公子定的,说是送到这间房来。隔壁的公子?余梦烟何时认识隔壁的人是谁,正要拒绝时,隔壁的房门开了,没想到这钟离粟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本是应着父母的意思出来转转,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真是一个头有三个大了。

“你到底想怎样?”余梦烟无可奈何的问道。

“难道你不饿吗?为了和我置气,不能不吃饭吧。”

天呐,谁能将他带走啊!余梦烟顿时好无语啊,也就见过那么几次而已,为什么每次见他都要缠着她不放呢?

余梦烟退回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睡会儿应该不会太饿。一直到了晚上,余梦烟见四处安静,瞧瞧的关上房门下楼让小二做了几道菜,总算可以吃个饱饭了,端到房门前时,就看到钟离粟站在自个房门面带谜之微笑的看着她,怎么办?想要回到房间就必须从他的房前经过,想了想,走自己的路,关他什么事!

钟离粟却伸出一只脚不给她走过去。

“让开!”

“今夜夜色尚好,怎能没酒呢?”钟离粟促近余梦烟的脸魅惑的笑着说道。

今天一天已经喝了几壶茶水了,睡着了都能给饿醒了,好不容易现在端上饭菜了,口水都流了几丈远,没想到你却在这里谈笑风生,诗酒浑话连篇。余梦烟想想就来气,一脚狠狠的跺在钟离粟的脚上,疼得钟离粟惨叫连连抱腿在那儿蹦跶,余梦烟一脚踹开房门后猛的关上房门,今日就是世界最后一天,也要将独自填饱了再说。

没想到这余梦烟的脾气还真是一点没变,就算遇到再伤心的事情,在面对其他的事情上也是丝毫不客气。钟离粟越想越觉得如果能拿下余梦烟的话,此生已无所求了。

终于吃饱饭了!余梦烟倒了一杯茶水之后,不禁想起当年母亲把饭做好等她回来吃,见到桌子上的粗茶淡饭感觉已是人间美味,狼吞虎咽吃了一通,被母亲温柔的责备她没有一个正经样,当时就说了一句话什么话来着,仔细想起这个的时候却忘了,不过,世上再难的事都要先填饱肚子,这样才有力气面对嘛。

在这里住了几天,没想到钟离粟居然一直跟着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余梦烟感到甚是新奇。

一日,余梦烟终于偷得闲空想出去逛逛,打扮成男儿的装扮,锁好房门,临下楼时还特意回头看了看,确定今天钟离粟不会跟着来,或者早已出门去了,反正只要没被他缠上就好。

来到街市上,她努力的让自己回到第一次来到京城时的模样,对什么都要以好奇的心态去看待,每一个新事物她都要高兴的凑个热闹。

见到卖扇子的摊位前,看到中年的老板正在画着精致的扇面,好奇的凑过去,少爷公子们不都应该是拿着一把扇子吗,这样才能显出一种别样的气质,余梦烟看了几把扇子之后,唯有一把扇子上绘制的是梅花,梅花下还有一个人在水边抚琴,看了很久,总觉得这人与琴还有水将扇面显得很拥挤,那梅花的气质都没完全展现出来,难怪只有这一把,要是都这样,估计这扇子都没人买了。可是这梅花不禁让她想起了那晚的梅花灯,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看得老板有些不明白了。

“这位公子何时举棋不定?唯一把而已,不与类同。”

老板的话让余梦烟尴尬的笑了笑。

“为何这扇面画得如此复杂?不似其他的简单不失韵味。”

“这位公子说的是,本是只想画梅花的,可是太靠边上画了,后来觉得其他的都是空白,想都没想就画了一个抚琴的人,后来觉得应该画水就好,我觉得最适合画水了,可是却又擦不到,又想将水画上去,最后经过挣扎一番,只好觉得全画上好了,最后每一人买它,没办法,等我修葺一下,留着自己用好了。”

这老板倒是一个直爽干脆的人,很多事情只能是鱼和熊掌,没想到这小小的扇面满足了所有的想法。

“这把扇子我要了。”余梦烟拿出银子说道。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不过我还要写几句话在上面。”

“这个……”

老板面露难色,这还有一点空白的地方,拿去写字的话,整个扇面岂不一点余地都没有?

“无妨,反正都沾满了,留着这点地方也无用。”

余梦烟拿了笔在扇面上写道:

新叶向春朝,留蕊意念香。

总是要留一点空白的地方,余梦烟只好写了两句就放下了笔。

“公子……”

“就这样吧,再写也是徒劳,梅花虽好,春日更繁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