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回城

知道了泉奈酒原子的身份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放了吧,明显不可能,别的不说,就单单倭人在大夏土地的为所以为这件事情就不能轻易地揭过;杀了把,那也不符合现实,虽然倭人作恶多端,但是拿一个女人出气似乎又有点不太人道。不过话说回来,最懂女人的还是女人,雪莲儿看出了慕青峰的为难之处,于是上前对泉奈说到:“我说尊敬的皇女,你要是不想死在外边那一群群情激愤的男人手里,最好乖乖的和我配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救下的一个大夏的普通女子,目前来说,只好委屈你做我的侍女了,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吧?”

面对着雪莲儿的好意,泉奈除了接受还有什么办法呢?她自己也知道,让慕青峰他们放了自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在眼前的这个漂亮女子给自己一个出路,不过有选择的话,泉奈更希望做慕青峰的婢女,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应该可以让眼前的男人臣服,但是自己只是偷偷的看了慕青峰一眼,就感到身上传来阵阵凉意,回头一看,一支冰冷的箭头不知道何时放到了自己的脸颊旁边。

“不该干的事情千万别干,要不然我一激动划伤这如花似玉的脸,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雪莲儿何等的敏锐,泉奈才露出一分意思,她就掐断了这苗头,她可不想这个有几分姿色的倭人女子出现在慕青峰的床榻之上。

既然雪莲儿愿意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药,慕青峰自然是求之不得,另外房间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自己还是赶紧离开的好,要不然神仙打架伤及凡人可就不好了。

看着慕青峰有些狼狈,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房间,雪莲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慕青峰看似滑稽,实际上把自己看的极重,她相信就是让慕青峰和这个倭人女人独处一室也不会出什么意外,刚刚的样子只是为了装出来迷惑泉奈的而已,但是就算这样,雪莲儿也不打算用“美男计”,因为不管怎么算,吃亏的都是自己。

“我今年已经二十岁了,按照你们大夏的规矩来说,现在应该为*为人母了,只可惜倭*屏蔽的关键字*多都是一些好吃懒做之徒,要么就是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武夫,没有人入得我的眼,不过看样子妹妹倒是找到了如意郎君,对了,不知道妹妹今年多少芳华了?”泉奈看着雪莲儿痴痴的盯着门口,于是开口问道,看情况自己要和这个女人待不短的时间,还是先打好关系再说,省的日子过得很难受。

虽然被称作妹妹雪莲儿有些不大乐意,可是事实上自己就是比她小,所以雪莲儿开口:“比你小点,我今年刚刚十八岁,不过这个呆子也没说的那么好,你别看他长得还不错,其实他一肚子花花肠子,才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呢。”

看到雪莲儿的口是心非,泉奈无奈的摇摇头:“妹妹无需担心,虽然你的郎君是个人中之龙,但是他是个夏人,我是不会有非分之想的,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帮我振兴皇族的人,他必须能够加入倭国,成为我们泉奈皇族的入赘女婿!”

雪莲儿听到这句话才稍微放心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身为大夏人的慕青峰对于这片土地是多么的执着,当年陪着她去草原避难都心系大夏,想要他加入倭人绝无可能。

就在两个女人的状况有所缓和的时候,慕青峰再度来到了甲板上,不远处的慕重山看到慕青峰一个人上来,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没想到雪莲儿帮自己的公子解决了大问题,慕重山是旁观者清,慕青峰有个最大缺点就是对女人有些不够坚决,当年的雪莲儿是这样,聂莺儿也是这样,棋仙子卓弄月还是这样,不过好在雪莲儿和卓弄月都是自己人,而聂莺儿被南宫瑾瑜收为妾室以后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所以有人能接受这个倭国的女人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慕统领,我们还有多久能达到通博城?”慕青峰看了看海面,发觉还是一望无垠的大海,不过慕青峰这次可是问错了人了,对*屏蔽的关键字*,慕重山的认识可不比他熟悉多少。

“英王殿下莫急,按照现在的船速,估计最多中午我们就可以回到通博城了。”回答问题的是沙通天,自从他上了这艘平凉丸以后就对它爱不释手,经过了整整一个晚上和一个清晨,他的那只大手始终没有离开船舵,看样子他对倭人的手艺是极为满意的。

“好,大海上的事情我不清楚,多多仰仗沙老哥了。”慕青峰也好不断架子,自己虽然战场的经验丰富,但是抡起操舟,是个自己绑一块也赶不上沙通天一只手,其实在慕青峰的心里,这艘战船的船长的内定人物就是沙通天。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沉淀,战云翼的情绪好了很多,他总算是从钱不同牺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个时候的他脱下了厚重的铠甲,只是坐在船舷边呆呆的看着海面,一言不发。

“战掌门你何时克服了晕船,这可让我惊讶无比,要知道你上次上船的狼狈样子我可是打算告诉师父,让他好好的笑话你一下。”能够这样和战云翼说话的也只有慕青峰了。

战云翼回过头来,笑了一下,声音沙哑的说到:“你小子要是敢吐露半个字,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到海里喂鱼,我老战事天生的海战行家,大海之上如履平地,就这么和你师父那个老杂毛说,记住了没有?”

“是是是!您是天生的水手,玄甲门建立在大山上可真是委屈你了,我一定和师父这么说,您老满意了不?”难得战云翼能和自己开玩笑,慕青峰知道怎么缓和气氛。

“说起来,这次是我对不起老钱和几百个弟兄们啊,要不是你小子机灵,恐怕这次玄甲门打扮要交代在这里,对了,那些先走的人不会有事吧?他们可没有我们这么大的船保驾护航啊?”战云翼突然想起这个问题,那些幸存的门人不会在大海中走丢把。

“放心吧,战掌门。提前走的那些人不会有事的,我问过沙通天了,他说这两天风和日丽,海面上没有多大的风浪,那些小船应该会比我们先到通博城,那些操舟的人都是常年和风浪斗争的好手,他们对大海的熟悉就像你们队即翼关的熟悉,不会有问题的。”慕青峰早早的就打探了其他人的下落,既然战云翼提出来,自己正好告诉他。

“那就好,只要他们还在,我们玄甲门就没有大碍,我一定要找个机会把昨天的场子找回来,贤侄,有件事情我要拜托你,虽然可能很难,但是请你看在我和你师父相交莫逆的份上,一定要帮我办到。”战云翼用他布满血丝的双眼直勾勾的瞅着慕青峰。

“可是让我帮忙抢回将士们的遗体?”慕青峰聪明过人,自然知道战云翼现在最为记挂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确实非常的困难,尤其是在给倭人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之后。

战云翼不在说话,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自己出击去抢回来,但是事实证明对面的武田原郎是个有头有脑的人物,不是靠蛮力就可以打发的对手。

“我一定竭尽全力,让英魂们回归故乡!”慕青峰重重的许下承诺。

听到慕青峰的话,战云翼转过身去,沙哑的说到:“拜托了!贤侄!”慕青峰不敢再打扰战云翼了,因为现在的他想起了昨天牺牲的勇士,现在一定是泪流满面,自己还是专注于自己的承诺更好一些。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船上的慕青峰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通博城的港口标志,绕了一个超级大圈子,终于回到了大夏的地界,整个码头人山人海,翘首期待,就连重伤初愈的狗蛋也在人群之中,他听先回来的门人说了昨晚的战事,心里无比焦急的等待自己师父的到来。

随着一声巨响,平凉丸靠了岸,刚刚放下船锚的水手们跳着涌入欢呼的人群,尤其是沙通天,只听大喊一句“老子海鲨队的沙通天,我又回来了!”直接蹦到了跳板上。

“海鲨”的成员们都是兴高采烈的接受人们的欢呼,毕竟他们把平凉丸这样的好船成功的从倭人的手中抢了回来,不多一会,已经重新穿戴好好的玄甲门人也开始下船了。

尽管他们昨天晚上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但是这丝毫不妨碍通博城人民对他们的尊敬,毕竟通博城能坚持到今天,他们功不可没。

看着他们放下面甲,一步一步从船上走下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些勇士需要时间也需要时间去抚平自己受伤的心理。

狗蛋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师父战云翼的位置,因为他的铠甲与众不同,与一般的黑色不同,战云翼的黑色显得格外的浓重,看到师父放下了从来没有放下的面甲,狗蛋就知道,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钱不同的离去,给自己铁塔一样的是师父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打击。

“呆子,我先带着她回去了,你找个时间来一下。”雪莲儿也放下了自己的面甲,走到慕青峰身边的时候轻轻的说了一句。

慕青峰扭头一看泉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了大夏的衣服,正紧紧的跟在雪莲儿后边。

泉奈酒原子的事情也得及早处理,慕青峰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富品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