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渊源

从地牢出来时,天幕漆黑,星盏漫空。卫凌风在花园里多走了几步路,像是偷闲散心。

附近的亭台临水而建,翠竹菁葱,灯光犹亮。

段无痕站在卫凌风的背后,旁观他捡起一块石子,扔向远方,那石头在湖面连跳几次,最终无声地沉入水底。

卫凌风似乎知道段无痕正在看他。他对段无痕说:“你也来试试。”

段无痕却道:“无聊。”

卫凌风直接将一块石头递给他。

段无痕随手一挥,石子如疾风般飞驰,擦着水面,蹦跃无数次,彻底搅碎了月影星光。

卫凌风称赞道:“段少侠内功深湛。”

卫凌风照例穿着白色的宽松长袍,仪容干净整洁,清逸俊美不似凡人。但是,倘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他的衣裳料子都很粗糙,周身无佩剑、无暗器,哪怕普通门派的大弟子也不至于这般潦倒。

四周一片沉寂时,段无痕直言不讳道:“迄今为止,你不该在我面前装样子。”

卫凌风依旧悠然:“装什么样子?”

段无痕拂开一根挡在眼前的树枝:“你总说自己不会武功,毫无内力。”

他转身朝向卫凌风。他每往前走一步,卫凌风就往后退一步。终于,段无痕丧失耐心,长剑出鞘,刹那间风声四起,横扫千军如卷席,天地内的一切杂音都被藏匿。

这是卫凌风第一次见到段无痕拔剑。

段无痕的剑气极为刚猛凌厉,收放自如。他对卫凌风步步紧逼:“要么跟我说实话,要么死在我的剑下。”

近旁的楼台雕栏玉砌,被暴涨的剑风冲击,隐有丝丝缕缕的裂纹。卫凌风定睛一看,那裂纹又无踪可循了。他疑心段无痕的剑法早已出神入化,无论如何,他不能也不该正面回应。

但是段无痕势不可挡。他劈剑而向,一如劲雷捶地,狂风倒灌,他的决心不可动摇,铁定要试出卫凌风的深浅。

卫凌风叹道:“我的武功高不高强,与你何干呢?”

他与段无痕的间隔仅有六尺。

藤萝掩映屋檐,凋零于台阶前。卫凌风踩着一束落地的藤萝,转瞬避开段无痕的锋芒,但他的衣袍被切掉了一角,剑气将那块布料碾为粉末。

段无痕脚步稍停:“你在地牢第二层,唯独关注了魔教的人……”

卫凌风被剑气的罡风所伤,不得不擦去嘴角的血迹。

他先是说:“巧合而已。段家地牢中的囚犯众多,十之五六,来自魔教。”而后又道:“我丹医派是江湖上的小门小派,不问世事,无功无过。令尊也曾见过我师父,我作为丹医派的大弟子,会些武功防身,又远不及你。段少侠,何必把我当做仇人?非要取我性命?”

如果段无痕真想杀他,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方才段无痕出招时,尚且留有余地,而卫凌风凭借轻功躲闪,步法玄妙如行云流水,但他久久不愿反击。段无痕只能收剑回鞘,密布的杀气立即消散。

卫凌风慨叹道:“多谢段少侠,饶我一命。”

段无痕却说:“武林中的几位隐士和宗师,实力皆在我之上。普通人会被你蒙蔽,但是那些人不会,你好自为之。”

他讲完,刚准备离开,又被卫凌风拦住。

“药房在哪儿?”卫凌风问他。

段无痕换了个方向,一边走一边说:“你随我来。”

*

深夜时分,卫凌风带着一包药,回到了沈尧的房间。

黄半夏靠在屏风边打盹。他手里拿着一个蒲扇,时不时给沈尧扇点儿冷风,桌上摆着丫鬟送来的晚膳,清一色的美酒佳肴,囊括了时令蔬果和山珍海味。

黄半夏没吃几口,沈尧昏迷未醒,更不可能爬起来进食。

卫凌风将药材装入石臼,但他没用木槌,直接上手,几味药都化作烟尘粉末。他将这些东西拌匀,又拿起一把匕首,割开拇指,往石臼挤了一茶匙的鲜血。

卫凌风并未发出半点响动。不过黄半夏迷糊中睁眼,瞧见卫凌风,就跟闻到了薄荷脑一样,霎时清醒许多,他喊道:“卫大夫,你终于回来了!”

他踉踉跄跄,跑了过来。

他瞥见了石臼里的血迹,惊骇道:“谁的血?”

卫凌风左手被衣袍遮挡,语调郑重道:“用来给沈尧解毒的血。”

黄半夏挠了挠头,坚持追问:“谁的血?”

卫凌风捧着石臼,加入最后一味药材:“你姑且把它当做一条蛇的血。这条蛇,自小被拿来试药,百毒不侵……”

黄半夏肚子饿得咕咕叫。他抄起一碗白米饭,握着筷子,连续扒了两口饭,才说:“这么好的一条药蛇?段家养的吗?”

卫凌风没做声。他弯腰靠近沈尧,熟练地上药,又拿来十三根银针,封闭了沈尧的气门。

沈尧原本处在昏厥的幻境中。他被摧心剖肝的痛楚唤醒,差点跌倒,碎碎念道:“我还活着吗?痛死老子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胃里又在翻江倒海。沈尧扶着椅子,跪在地上,喉咙刺痛酸涩,涌起铁锈般的腥味。

他听见卫凌风说:“很疼吗?要不你哭一哭。”

沈尧唾弃道:“不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卫凌风劝诫道:“你在外人的面前,应当做个假样子。但是在师兄的面前,你不用顾忌世道的虚名。”

沈尧实在难受,抽了下鼻子:“是吗?我要是痛哭,你嫌不嫌我丢人?”

卫凌风扶住他的肩膀:“从小到大,我见过你多少丢人事?不在乎多一件,或者少一件。”

沈尧被卫凌风说动,扑进他的怀中,嚎啕道:“老子都快要断气了!日他个苏红叶!”

沈尧因为神志恍惚,忘记了黄半夏还在这间屋子里。黄半夏愣愣地望着沈尧与卫凌风抱作一团,当然也不敢说什么,过了好半晌,他还在埋头吃饭。

*

次日辰时,沈尧依旧在睡觉。

黄半夏要去看他,但被卫凌风阻挠。卫凌风说:“让他睡到自然醒。”

黄半夏心想也是。他跟着卫凌风去了药房,路上遇到楚开容和他娘,几人还打了个招呼……楚开容他娘亲的身边,站着一位殊丽绝伦的美妇,清艳水俏,顾盼生姿,直让黄半夏当场看呆。

他结结巴巴道:“妹、妹妹好。”

那美妇笑道:“我儿子比你更年长些。”

黄半夏掐指一算,那美妇至少三十五岁了,他年纪小阅历浅,何曾见过这种女人?登时害臊脸红,舌头像是被人割走,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搪塞语调。

楚开容圆场道:“这位是段夫人,她儿子是段少侠,你见过的。”

黄半夏瞪大双眼,心道:这位瞧不出年纪的美人,竟然是段无痕他老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