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天灾(二)

沈尧一句话骂遍了南城所有大夫,自然引起旁人的不满。

南城最出名的大夫,莫过于那位“黄仙医”。

黄仙医为人正派,德高望重,与“庸医”二字完全沾不上边。是以,沈尧话刚出口,就有人问他:“兄台,你家住南城还是北城?”

沈尧轻笑,并未答话。

那人自顾自地说:“我瞧你似乎是从外乡来的。”

“是又如何?”沈尧漫步走远,“我这怪病,进城之后才患上的。”

他轻飘飘甩下一句:“你们一个个侠义之士,都不怕死,我与你们不同,我怕得很呢……依我之见,不出两日,这怪病就要闹死人。”

沈尧一语成谶。

当天晚上,南城武馆传来消息,两位武林高手咳嗽吐血,暴毙而亡。尸体发紫,滞留于屋内,武馆主人连夜找来附近一座寺庙的和尚,替死者超度亡魂。

武林高手注重调理内息,体魄强健,远胜于一般人。

而那两位高手,病因成谜,死得蹊跷,次日一早,死讯传遍安江城,立时人心惶惶。

当天正午,武馆门口聚集了一帮江湖侠士,来找武馆主人讨要说法。

众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随后,有人发现毗邻武馆的一户宅邸内传来强烈恶臭。

春末夏初,阳光晴朗,风中的气味难以言说,飘散至各个角落。

沈尧得知此事,立刻追问道:“那户人家还好吗?”

客栈的小二告诉他:“不好喽,要出*屏蔽的关键字*烦!”

沈尧已经猜到结果。他半是疑问,半是肯定道:“绝户了?”

小二摇头叹息:“死光了,死光了。”

沈尧只想探查蛛丝马迹,小二却很避讳这个话题。

官府派出衙役封锁了武馆和宅邸,也带走了武馆主人,此案交由本地的知县大人定夺。尚未水落石出,武馆主人就死在了监狱里。

前后不过一天,城中已有十余人丧命。

沈尧原本以为,到了这个份上,男女老少们都能清醒一些。哪知他才从菜市走一圈,便听人说:武馆那地方,闹鬼,邪得很,男人的阳气镇不住。于是,恶鬼们昼伏夜出,带走了十几条命。

起初,这个荒诞的理由,慰藉了大部分人的心。

可是到了夜里,又有几户人家遭难。

更夫在街上逡巡时,能听见哀泣声、尖叫声、恸哭声混作一团。

沈尧和卫凌风等人都住在客栈的偏房,位置正好临街,纸糊的窗户破破烂烂,外面的响动清清楚楚,沈尧哪里还能睡得着?他翻身坐起,吐出一口浊气。

许兴修师兄也醒了。

许兴修点燃一盏油灯,以手护住灯芯。飘摇的夜风中,他说:“出师未捷身先死。”

沈尧骂道:“呸,晦气。”

许兴修坦然一笑:“我逗你玩呢。”

“那也不尽然,”沈尧昂首,露出一颗虎牙,“瘟疫来势汹汹,咱们躲不掉的。要拼,就只能拼运气,倘若小爷我的运气不好……说不定,客死异乡,正是我的下场。”

黯淡朦胧的月色中,许兴修似乎闭了闭眼。

卫凌风打来半盆冰冷的井水,搁置在桌上。他拿起一块粗布,沾水,打湿,洗了一把脸。

沈尧不由得打趣:“大师兄,你还有心思洗脸呢?”

卫凌风唤他:“你来,我给你也擦擦。”

沈尧吊儿郎当地晃了过去。

卫凌风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湿透的粗布往他脸上一蒙,像是洗盘子一样,仔细搓了他的面颊,搓得还挺干净,像是驱散了郁结于心的怨气。

在这么一瞬间,沈尧神清气爽,换发生机。

卫凌风又打开柜子,取出三个私藏的馒头,以及一碗凉透的剩菜。他招呼两位师弟:“我们先吃一顿宵夜,吃快些,还有一堆要紧事等着我们。”

沈尧掰着馒头,边吃边问:“何事?”

卫凌风双手负后,应道:“验尸。”

*

丹医派的弟子们,首先要过的第一关,便是验尸。

丹医派的北厢房常年无人居住。房舍紧靠着深山洞窟,那洞窟是天然而成,一年四季都往外冒着寒气,洞中藏着百年寒冰,还有几具无名氏的尸身。

想当年,沈尧尚不满十岁,便由三位师兄带进洞窟,研习一具尸体的筋脉和骨骼。

师兄告诫他:丹医派的弟子们,不仅要记诵上千种药材,也要熟知各种筋骨、穴位、脏器。

话虽这么说吧,沈尧还从没见过暴死之人的残骸。他和卫凌风、许兴修三人遮着面巾,戴好斗笠,悄然潜入深夜的长街。

很快,他们发现街边枉死的乞丐。

卫凌风随身携带一把锋利*屏蔽的关键字*。

出鞘之后,*屏蔽的关键字*寒光乍现。

卫凌风抬手轻轻挥袖,搬动乞丐的尸身,将其横置于台阶。他剥开乞丐的褴褛衣衫,*屏蔽的关键字*沿着死者的喉管一路缓缓切割至胸膛,霎时污血横流。

许兴修感慨道:“果然,他们说得没错。死者皆是浑身发紫。”

卫凌风补充道:“死前体弱无力,反复高烧,咳血,水肿……”

刺鼻的恶臭迎面扑来,卫凌风等人纹丝不动。

沈尧从袖中取出另一把*屏蔽的关键字*。他切开尸身的腰部,劈断肋骨,呼吸逐渐急促。他正要说话,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纷繁踏响的马蹄声。

“走!”卫凌风当机立断。

他冲进了夜色更深的角落里。

沈尧身手敏捷,紧随其后。

许兴修正在沉思,反应慢了一拍。他提起袖摆,还没来得及逃跑,前方已经传来一声怒喝:“何人在此?”

明月当空,许兴修一袭黑衣,倚风而立。

骑马的那些人都是官府的衙役。为首的衙役年过三十,浓眉大眼,正气凛然。他一手提刀,一手握着马背缰绳,朗声道:“半夜三更,你独自一人在街上鬼鬼祟祟,所为何事?你若是不出声,我必要将你按重罪论处!”

沈尧旁观这一幕,心神不宁,躁动不安。他几次三番要跑回去,都被卫凌风拉住了。

沈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瞧瞧许兴修,平时嘴皮子利索得很,这会儿一句话都讲不出口。我不出去帮帮他,他那脑袋瓜子都要让人削了。”

卫凌风嘱咐四个字:“静观其变。”

两人话音刚落,许兴修掏出一块木牌:“大人明察。我是楚夫人的亲随,做过大夫,也做过仵作。”

那衙役果然降低声调,态度客气不少:“楚夫人?”

许兴修朝他抱拳,微微弯腰道:“正是京城楚氏。我家公子楚开容……前几日造访安江城,大人若不嫌弃,可与我回一趟客栈,我家公子尚未歇息。”

衙役挥手,猛然抽响马鞭:“楚公子深夜不眠不休,所为何事?”

许兴修腰杆挺直,与他直视:“楚公子宅心仁厚,听不得街上的哭声。”

衙役没再接话。他带领众多随从,策马而去,许兴修远望他们背影消失的方向,似乎是……通往安江城的城门?

他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顷刻间,他不寒而栗。

天还没亮,南城的青苔巷里,几位出身草莽的武夫们收拾包袱,打算尽快离开安江城。

武夫们洞察先机,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而且,他们大多是穷得叮当响的孤家寡人,早就习惯了风餐露宿,行囊一背,即可上路。

他们紧赶慢赶,奔向出城的路,只见城门紧闭,戒备森严。

守卫是一帮提刀的衙役,戴着官帽,穿着玄色长衣。光看他们的气息吐纳、站姿步法,并不算是武林高手。

武夫们仗着高强技艺,勒令衙役开门,放自己出去。而衙役们忠于职守,自然不肯,两拨人立刻拔刀相向,血溅当场。

阵势越闹越大,双方都像是见了死敌,刀剑碰撞,身如血衣。

少顷,弓箭手立于城楼,齐刷刷放箭。

武夫们无一幸免,尸身横卧于城门之内,显得壮烈而凄怆。

*

直到第二天清晨,沈尧方才得知,安江城已经被封了。外人不得入内,百姓不得出城。

卫凌风煮开一壶水,轻描淡写道:“不能怪官府的人。疫病突发,难以遏制,大夫们查不清病因,药师们开不出单子。敌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除了封城,别无他法。”

许兴修端起一杯开水泡茶。他似乎很不怕死,笑得畅快:“你们说那知县是不是一位青天大老爷?他明知自己封城是死路一条,还是派出了衙役和弓箭手。”

“不派不行啊,”沈尧敲响棋盘,“安江城距离凉州那么近,倘若让瘟疫蔓延到凉州,给他十个脑袋都不够砍。所以啊,他跪着是死,不跪也是死,自然要站着等死。”

许兴修放下杯子,问他:“小师弟,你可有对策?”

沈尧双手握拳:“上次在那个狗屁黄仙医的药铺里,大师兄留下了一张药方。我不晓得那个狗屁黄仙医有没有把药方扔掉,要是他们没扔,拿来用了,至少能缓上几天,死得慢些。”

沈尧生平第一次领教“说曹操,曹操到”,正是在今日。他刚讲完这句话,走廊外一阵喧哗,他依稀听见黄半夏的声音。那人吼道:“沈大夫!”

许兴修叹气:“一报还一报。”

黄半夏见不到沈尧,不愿放弃,连喊了好几遍:“沈大夫!”

卫凌风走过去开门。

两日不见,黄半夏就被磨灭了嚣张气焰。他见到卫凌风,只能低下头道:“卫大夫……”

卫凌风问他:“你父亲今天在药铺吗?”

黄半夏拂开袖摆,正要跪下,沈尧从卫凌风的背后冒出来,气定神闲道:“行了行了,别守在我们屋门口。你不来找我,我也自然会去找你。全城上下,就属你家的药材最多。”

黄半夏心弦一松,恭维道:“沈公子气度宽宏。”

沈尧耸肩:“啊,对了,阿黄,你先叫我几声大哥。”

黄半夏神色一僵。

“怎么?”沈尧给他扣帽子,“做生意的黄家,和一个外乡人盟誓,还能言而无信不成?”

黄半夏到底年轻。他被沈尧的一句话击中,艰难地吞咽口水。他背对着他们走在前面,途径一条曾经热闹繁华而现在萧瑟冷清的长街,最终,他一共喊了三声:“大哥!”

“唉?”沈尧笑着应道,“瞧瞧看,从今天起,小爷我多收了个弟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