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秦楼

自从沈尧立下了学武的志向,每天都会抽出一个时辰,专门阅读一些粗浅的武学杂论。他还将书中的内容摘抄出来,反复背诵。

楚开容却告诉他:“沈大夫,习武之人,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沈尧轻嗤:“我与你自是不同。”

他抖动着一沓白纸:“我这叫厚积薄发,融会贯通!”

车队临近安江城,楚开容推开马车的侧门,宽长的袖摆迎风而动。途径城楼不久,楚开容跳下了车,这一去就是两个时辰,直到天黑月明,街头的更夫开始敲钟,楚开容也没有回来。

楚开容的母亲丝毫不担心儿子。他们一行人下榻在安江城最好的客栈。楚夫人与一众亲信随从都住在“天字一号间”,而沈尧、卫凌风、许兴修三人合住在一楼的窄小房舍。

沈尧颇有怨言:“不像话!楚家不是富得流油吗?怎能这般对待他们的救命恩人?”

许兴修捂住沈尧的嘴:“嘘,你小点儿声。”

沈尧支吾着说:“跑堂的伙计告诉我,掌柜给天字一号房的客人送了五只烧鹅。其实吧,我住哪儿都无所谓,住柴房也行,只要他们愿意分我一块烧鹅翅膀。”

许兴修敲了沈尧的脑袋瓜:“吃吃吃,他娘的一天到晚尽想着吃。”

沈尧嬉皮笑脸道:“唉,许师兄?你可别对着我骂娘,我娘早死了,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沈尧和许兴修说话时,卫凌风正在一盏昏暗的油灯边看书。他看的不是医书,而是沈尧在路边买的一本《武义杂谈》。

卫凌风一目十行,审视完毕,正要说话,却见沈尧披衣而起,走向门外。

卫凌风问道:“阿尧?”

他一般都唤他“小师弟”。今次,他忽然改口叫他阿尧,沈尧的脚步不由得颠了颠:“我闻到了烧鹅的香味,想出去转转。”

卫凌风宽衣解带,脱下外袍,从罩衫的口袋里取出一包黄纸,再将黄纸打开,抖出一吊铜钱:“问下掌柜的,烧鹅怎么卖?”

沈尧不假思索道:“三十文铜钱。”

卫凌风对着灯,手指点开铜钱,一枚又一枚地盘算一会儿。沈尧已是双手负后,踱步而来:“大师兄,这是师父攒给我们的钱,留着救急用的。我们拿来买烧鹅,仅能填满一时的口腹之欲,辜负了师父的一片好心啊。”

卫凌风整理了一下衣衫:“穷家富路。出门在外,该花的钱,还是要花的。”

许兴修咬开一瓶烧酒的盖子,笑道:“别惦记着烧鹅了,来跟我喝酒吧。这酒是楚开容给我的,好酒,酱香醇厚。”

许兴修提到楚开容,沈尧才蓦然想起这个人:“楚开容上哪儿去了?我打从刚才就没见到他。”

沈尧语气温然,态度诚恳,而许兴修促狭一笑,拢衣卧在床榻的最里头,一边饮酒一边说:“楚公子倒是跟我讲了。”

沈尧凑近,洗耳恭听。

许兴修晃了晃酒壶:“人不风流枉少年。楚公子憋了几个月,这会儿已经寻花问柳去了。”

沈尧大惊失色:“你没告诉他,他那病尚未好全,应当戒色吗?”

许兴修微有醉意,神态赧然:“楚夫人和楚公子二人,都认为毒已解全。你此时跟他们说,毒性尚存,病症未愈,楚公子必须戒色、戒辛辣、忌食荤腥……人家会怎么想?他们会觉得我们丹医派名不副实,医术不精。”

他说话的声音极低沉,极细微,沈尧几乎是趴在他嘴边,才听清他的气音。他还说:“武林高手能察觉你的吐息,我跟你讲话时,打乱气脉,以免被人发现。”

沈尧双手握拳道:“师兄,我们不能这样吧?”

许兴修感叹:“你还年轻啊。”

他竖起食指,挡在唇边:“为什么你今晚吃不到烧鹅?因为楚夫人觉得我们暂时无用了。你别管楚一斩今晚去了哪里,明晚,师兄向你保证,少不了你的那一只烧鹅。”

药草的气息萦绕在两人之间,他清朗俊秀的面容在摇晃的灯影中愈显清晰。

沈尧指骨发白,呼吸渐急。

许兴修揽住他的后背:“小师弟,这就是江湖。”

沈尧扒开他的手,猛然冲出了房间。

*

安江城最负盛名的烟花之地名为“秦楼”,聚集着各色美人,胭脂豆蔻,衣带香风。沈尧连夜奔向秦楼,刚一进门,就有娇俏鲜嫩的姑娘们缠上了他。

姑娘穿一身烟桃色纱衣,罗扇倾垂掩面,巧笑倩兮:“公子好急切啊,可是来找人的?忘了那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妹妹,由我来伺候公子吧。”

另一位姑娘也开口道:“我头一回见到公子这般俊俏的人……”

她们说着,白腻的香肩裸露,兀自靠上沈尧的胸膛,指尖挑开他的衣襟,狂放地往里画圈。

沈尧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吓都要吓死了。他紧紧拉住自己的衣服,发疯般冲向秦楼的更深处,一路上撞到不少姑娘和恩客。几位龟公很快注意到了他,要将他抓住。

龟公们膀大腰圆,轻功了得,眼看就要逮到沈尧。

沈尧急中生智,连忙冲着楼梯狂喊:“啊,快出来!阿斩!”

他不敢直呼楚开容的名号。

万一他叫出“楚开容”三字,明日就有人放出消息:武林名门楚家公子,宿眠妓馆寻欢作乐……楚夫人一定会气急败坏,再用一百种方式毒打沈尧。

是以,沈尧又吼了一嗓子:“阿斩!阿斩!”

楼上无人应声。

他娘的!楚开容怎么还不出来?沈尧暗忖:难道他正在与美人缠绵春宵,挥汗如雨,忘乎所以?连裤子都来不及提上。

沈尧绝望时,忽有一翩翩佳公子倚靠栏杆,朗声笑道:“这位弟弟是我的朋友,将他带上来吧。”

沈尧抬头,果然望见了楚开容。

楚开容搂着一位轻衫薄裙的姑娘。那美人肤如白雪,明眸皓齿,艳丽不可方物。她头戴一枚灿烂闪耀的石榴钗,据说,这就是秦楼的头牌——绮兰姑娘。

沈尧不用别人搀扶,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

他跟着楚开容,走进他们的包间,嘿,好家伙!那门一打开,屋里还坐着四名侍从,六位唱曲的姑娘。她们弹得一□□词艳曲,沈尧听完,只觉得脸上臊得慌。

楚开容左拥右抱,还有一人为他斟酒。

“你找我何事?”楚开容饮下一口酒,温文尔雅道,“还是你晓得我在寻乐子,便也来图个快活?”

沈尧刚从打击中恢复,撩起衣摆坐在床边:“楚公子,我来,是想告诉你……”

楚开容听得一乐:“何事?你吞吞吐吐,不像个男人。”

沈尧心道:他这时告诉楚开容,你大病初愈,必须戒色。周围的姑娘们会不会以为,楚开容隐疾在身,中看不中用。那楚开容失了男人的面子,倒头来,会不会迁怒自己和两位师兄?

一定会的!沈尧十分肯定——楚开容睚眦必报,气量狭隘。

沈尧拧眉。他走到楚开容身侧,弯腰,附耳贴近,悄悄地说:“楚兄,你要清心寡欲,按时服药。否则你那个病,还会复发的。”

楚开容的酒杯掉落在地面。

他闭眼,自嘲道:“你让我当一个活太监?”

沈尧轻拍他一下,嬉笑道:“唉,你的那个东西还在,好得很呢,不要这么悲伤嘛。”

楚开容仍然垂头丧气。

绮兰姑娘挽着袖摆,微露一截雪白皓腕,柔声细语道:“公子为何事而烦心?”

沈尧差点就说漏了嘴,话到唇边,连忙改口:“没事没事,大家吃好玩好,吃好玩好。”他站在包间之中,双臂高举,成为了备受全场关注的人。

绮兰嫣然一笑:“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你呢?”

沈尧道:“我姓沈,单名一个尧。”

绮兰立刻唤他:“阿尧。”尾音百转千回,娇娇怯怯。

沈尧偷吃几块糕点,看也没看她一眼。并非他不想理人,只是这里的糕点太好吃了,他从未尝过这么精细的食物。那莲花糕被做成一小块,酥滑软糯,香味无穷,沈尧一口一个,连吃一盘。

绮兰从未遇见过哪个男人,对糕点的兴趣……远大于对她的兴趣。她被楚开容包了一夜,眼下,楚开容沉郁焦躁一言不发,他的侍卫们面无表情朝向墙壁,他的友人沈尧又在一个劲地吃……绮兰遭遇了从业以来最大的挫败感。

沈尧还问:“楚兄,你用过晚膳了吗?”

楚开容叹息:“尚未。”

沈尧一下来劲:“那我们点些小菜吧。”

楚开容点头:“也好。”

沈尧推开房门,唤来龟公:“你们上一盘烧鹅,八宝田鸡,红豆粥,四甜蜜饯……”他不忘回头喊一声:“绮兰,你们姑娘想吃什么啊?那个谁很有钱,咱们不宰白不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