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7. 寻药

沈尧最烦别人平白无故给他扣帽子。

正好,九师兄的身影出现了。沈尧赶忙上前,拉住九师兄,问道:“昨晚上魔教的那帮人都在做什么?闹到后半夜没停,也不晓得歇一歇。”

九师兄揶揄一笑:“还能干什么,不就是打扫房间吗?他们那些屋子多脏啊,全是浮尘和蜘蛛网,不打扫根本不能住人。”

此话一出,众多师兄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等等,失望?

没错,就是失望。

沈尧抓了一把发带,再扭头,潇洒地一甩,站在诸位师兄的正中央,对他们谆谆教诲道:“我们行医问药之人,更应该注重修身养性,克己复礼。哪怕那帮人来自魔教,我们也不能听风就是雨,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家……”

许兴修笑道:“小师弟,你这般作风和谈吐,颇有些大师兄的真传。”

他捻着一根草药,叼在嘴中,走过来拍一拍沈尧的后背:“但你千万记住,江湖凶险,外面那些人……不比咱们这些门派里的兄弟。”

另一位师兄接话:“可不是吗?尤其那一帮魔教走狗,都是刀口舔血,踩过浮尸的歹徒。我要是师父,拼了这把老命,我也不给那妖女治病!”

最后一句话拖了长音。

沈尧却没有吱声。

他搬了个板凳,坐在一旁分拣草药,暗忖:云棠的名声太臭了。瞧她那样真不像是杀人不见血的疯婆子,她自己不也养了一只雪貂?按理说,她该知道人命关天吧……武林高手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

无人为他答疑解惑。

日上三竿之际,沈尧跟着众位师兄去厨房吃饭。

在这里,他见到了卫凌风。

卫凌风忙碌不已,甚至没空坐在椅子上吃一顿好饭。他端着瓷碗,站在墙根处,与一个负责煎药的厨娘说话——那厨娘是楚开容手底下的人,沈尧见过她好几次。

卫凌风嘱咐道:“你家公子大病初愈,仍需养伤,近期药方以温补为主,饮食切忌大鱼大肉,更忌菰笋冬笋,以防催发之相。”

厨娘诺诺点头,连连称是。

卫凌风筷子一搅,扒了两口饭,还没咀嚼,那一厢的魔教左护法又缓步行来。

左护法年纪轻轻,内力深厚,鞋底不沾尘、不留痕,被他踏过的树叶没有一丝一毫的摇动,仿佛静止了一般。

他腰间佩剑,眉目冷肃,对卫凌风还算有礼有节:“卫大夫,可否借一步说话?”

卫凌风爽快应好。

旁观这一幕的沈尧却跳脚了。

沈尧非要探听左护法与卫凌风的谈话内容。但他的吐息与脚步哪里瞒得过一个武功高手,还没靠近墙侧,一把未出鞘的长剑就横在了沈尧面前。

“左护法大人请息怒,”沈尧赔笑道,“我并无恶意,手无寸铁,你杀我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何必如此草木皆兵?”

长剑回旋,竖立于左护法手中。

他抱剑而立:“我家主人命我前来,请一位合适的大夫,回房诊脉。”

沈尧追问:“你家主人是云棠教主……今天早上,为云棠诊脉的人。乃是我师父。全门派上下,没有比我师父更好的大夫。那你现在来这边找人,是不是因为,你们之中又有一个同伴身体抱恙了?”

左护法点了点头,却不详说。

卫凌风沉思片刻,面露难色:“午时之后,我须得去一趟东厢房,楚家的人都在等我。”

从小到大,沈尧最看不得卫凌风为难。所以,即便他对西厢房的魔教众人心存戒备,他也忍不住自告奋勇,在左护法的面前卖弄医术,希望他能带着自己去给那一位生病的魔教人士诊脉。

然而,左护法是相当墨守成规的一个人。他表示,沈尧年纪太小,且举止轻浮,油嘴滑舌,他信不过。

沈尧逼不得已,只好又拽过了师兄许兴修。

最后来到西厢房的三个人,就分别是沈尧、许兴修、以及那位几乎没有表情的左护法大人。

进了院门,许兴修方才开口:“敢问病人在哪儿?”

左护法为他们指了一条路。

小路的尽头,门扉半掩,杂花生树,一位光着膀子的壮汉静坐于台阶之上,身侧摆了一壶酒,背后是一堵墙,交叉叠放着两把银光闪闪的镶环大弯刀。

许兴修不愧是闯荡过江湖的人。他一眼瞧见那把刀,脱口而出道:“黑面判官萧淮山!”

那壮汉爽朗笑道:“正是在下!”

他起身抱拳:“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正是东灵教的萧淮山!”

若不是他提起了“东灵教”的名头,沈尧都快忘了他们这个魔教的大名。

萧淮山其人,也与传闻中有差别。据传萧淮山十恶不赦,力大无穷,平素一贯以杀戮为乐,喝人血,食人肉,真像地府阎王爷的走狗,因此被称为“黑面判官”。

但据沈尧亲眼所见,萧淮山这人……有点儿晕血。

而他所患之病,更是让人惭愧——原是他此前受过一次重伤,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调养好了,但是每次如厕时,总会滴滴漏漏,尿不干净,沾到自己的裤子上。

男人嘛,最恨自己的那根东西出了问题,而一旦出了问题,他们又总是讳疾忌医,闭口无言,只字不提,巴不得一辈子保守这个秘密。

萧淮山之所以愿意吐露心声,则是因为,他听说丹医派的大夫们专攻隐疾,妙手回春。

这个“春”字,是别有深意的“春”。

是以,他将情况禀明了云棠……

沈尧听完前因后果,第一反应是:“你把自己那地方的毛病说给云棠听了?哎呀,你也是,这种事情还要告诉一个姑娘家,羞不羞。”

萧淮山涨红了一张黑脸,说话结巴起来:“没、没……没。我没有同教主说具体的病因,只盼着能从你们丹医派随便找个管用的大夫来。”

“随便?这种事可不能随便。”沈尧奉劝道。

他打开药箱,端正地坐在萧淮山面前,敛了面上的笑,仿佛一瞬间沉稳了十岁:“左手给我,我替你搭脉。”

萧淮山道:“只要搭脉?”

沈尧反问:“不然还要怎么?”

萧淮山嘟哝:“不用我脱裤子吗?”

“暂时不必,”沈尧道,“我先瞧完你的脉相,你再同我说一说你的饮食与作息。此后,你去床上躺好,我来为你验伤。”

萧淮山一脸难为情,捂紧了自己的裤绳,仿佛一位不愿屈从恶霸的贞洁烈女。

沈尧马上握住他的手,温和体贴,语重心长道:“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寻常的病患,我从十二岁起跟着师兄们望闻问切,见过的病人数不胜数……你何必同我扭扭捏捏?若是耽误了病情,反倒害了你自己。”

萧淮山紧抿的嘴唇有所松动。

沈尧再接再厉道:“你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武功高手,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想必知晓其中道理!你姑且掂量掂量,是面子要紧,还是身体要紧?”

萧淮山沉重地点了点头。

*

沈尧在屋内忙活时,许兴修与左护法都站在外面。

微风荡漾,枝头鸟雀清啼,树下的两人却闷不吭声。

还是沉默寡言的左护法率先开了口:“沈尧年仅十八,是你们丹医派最小的弟子……”

许兴修笑着回话:“平日里,我师父常说,沈尧有些天赋,假以时日,定能成大器。”

左护法重复一句:“假以时日?”

语气上扬,似是不信。

恰好,沈尧背着药箱,跨过门槛,从屋内出来了。

许兴修问他:“小师弟,你诊治得如何?”

沈尧道:“我开了两副药方,一副药用于内服,一副药用于坐浴。坐浴的药方子是,鱼腥草、马齿苋、丹参、灵芝草、白花蛇舌草……”

“灵芝草用光了,”许兴修笑道,“今天早上,我检查库房的存药,发现那装着灵芝草的盒子已经空了。”

沈尧蹙眉:“真的吗?”

许兴修敲了他的头:“你这是什么话?师兄还能骗你不成。”

沈尧负手背后,来回踱步。

须臾,他便说:“我现在要去深山采药。脚程快些,今晚便能回来。”

许兴修脸色一变,扯着沈尧的袖子,把他拽到了院子的角落里,压下声线警告他:“你的脑子里装了浆糊吗?深山是豺狼虎豹聚居之地,你一个人去就是送命!”

话音未落,左护法闪身而至。

“豺狼虎豹并无可怕之处,”左护法道,“我陪你一同前往。”

沈尧随口应道:“好啊好啊。”

许兴修却在气头上。他挽起袖子,不假思索:“我还是不放心。沈尧,你去厢房里等我,待我回房拿上叉子和火.药……”

他们几人站在草木繁盛的墙角,一只绿色翅膀的飞虫“嗡嗡”地经过,飞得极快,几乎只是一瞬间,左护法折下了一片叶子。

沈尧没看清左护法是如何出招的,他只看到,那只飞虫被一片叶子钉死在了围墙上。

沈尧浑身一冷,仿佛自己就是那只飞虫。

左护法依然波澜不惊:“你还要带上叉子和火.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