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89章 第 189 章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

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

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 事情也没那么顺遂,但她始终坚信自己是特别的。

仿佛这个世界她才是女主角一样,在这一刻之前她一直这么认为的。

可陡然漂浮*屏蔽的关键字*的汽车, 抬手便是人力不可能的破坏力, 以及对她能力了然于心。

何意绘才陡然意识到, 她根本不是特殊的。

她那点筹码,和人对比起来,简直把戏一样不值一提, 对方不但早已知晓, 甚至能洞悉她是否发动过能力。

虽然范围不大, 但这确实是客观范围内的时间逆转, 对方也确实受到了影响。

但这影响在她的洞察和强势面前, 如同一场笑话。

何意绘抬头怔怔的看着祝央,她妹妹何意涵怕得往她这边拼命挤。

换做平时她和她妹妹碰一下都嫌脏,但这会儿却像是旁边没这人一样。

巨大的打击让她彻底没了施展时间回溯逃跑的自信。

祝央这才露出笑:“很好,心平静气的聊气氛多好?我也不想非得拧断你的手脚才能正常对话。”

两姐妹听她说话轻飘飘的,学生时代不是没见过吹牛逼的人, 甚至她们自己或许都线上线下的威胁过类似的话。

但说到底没人会觉得是真的, 即便她们自己。

可现在听祝央笑嘻嘻的这么说, 她们却毫不怀疑这家伙真的会干出这种事来。

便听她接着道:“我刚刚回家的路上,被几个哥们儿招待一番,说是我得罪了他的女朋友,所以今儿不得好死。”

“索性对方还是没那么无可救药的,打一顿之后就会说人话了。”

她看向何意涵:“我觉得同为姐妹会的成员,按理说咱们是一伙儿的,却不知你对我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所以迫不及待来找你聊聊了。”

何意涵心里其实早就想过如果事后那帮家伙被查出来,她该用什么说辞推脱。

她心里编造了完美的借口,更是模拟到时候跟人对峙。

但是现在,她脑子一片空白,思维混乱,人尚且没有从这超自然的现象中回过神来。

哪里还记得自己曾经模拟过的每个字?

她闭上眼睛惊恐的尖叫:“不是我,不是我,我被*屏蔽的关键字*了,就跟论坛帖子一样,都是这贱人偷了我的号干的。”

“她装成我的口气,联系了我以前的同学,我也是放学没多久才知道,正想打电话通知你的。”

“不信你可以查,我知道你能查出来真不关我的事。”

何意绘一听她妹妹这么推脱,哪里还不知道这贱人原来已经知道自己背后搞鬼。

只不过装作不知情甚至推波助澜而已,一向脑子不甚精明的她,这会儿却奇异的想到了一个关键。

连忙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的账号,你当我算命大仙吗?你回来才不到一个星期,我俩什么时候好到可以分享账号了?”

“我压根不知道这件事,知道你们拦上来我都是懵的。”

“我之所以逃跑,只是因为上一次你们的车子直接撞过来而已,我以为碰到了怀疑想*屏蔽的关键字*我们。”

“而且这贱人绝对不是刚刚知道这事的,她上车开始压根没碰过手机,肯定是自己联系的,不信可以查她的手机。”

两姐妹估计是上辈子也这么撕得一地鸡毛过,不对,应该说着才是她们原本的常态。

没了何意绘的刻意伪装,这会儿两人相互的恶意暴露出来,均是对对方恨得要死。

一方面是因为行事败落被找上门来的互相推诿,另一方面便是新仇旧恨的迁怒。

眼看两人都快打起来,祝央拍了拍车盖:“可不可以尊重一下老子?”

“我人还在这儿呢?要对咬等我的事情了了你们有的是机会。”

说着冷笑道:“一个借刀*屏蔽的关键字*包藏祸心,一个推波助澜浑水摸鱼。”

“你们两姐妹还好意思互相嫌弃?在我看来你俩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有事情只会怨恨他人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小小年纪没有半点人性和同理心,就你们这黑心烂肺的嘴脸,都一样。”

祝央揪着两姐妹的头发一手一个将她们拉出去,抓着脑袋往车盖上一撞。

两姐妹顿时脑如针刺,痛苦的想呕吐。

祝央冰冷的声音在她们耳边响起:“今天遇到这事的是我,要换了另一个人,最后会怎么样?”

“是不是要让你们亲身体会一下,你们才能对自己干的事感同身受?”

两人正疼得要命,闻言却瑟瑟发抖,祝央恶心到了极点:“嚯?原来你们也是知道怕的啊?”

“我错了,我真错了,我没想那么多。”何意绘知道自己估计干的什么都被看在眼里,也就没了蒙混狡辩的侥幸。

“我只是让人给顿教训而已,他们都是学生,家里也都有钱有势,不会做什么的。”

祝央冷笑:“我要不知道那些混混的前科呢,还真相信你心思就这么简单呢。”

路休辞走了过来,看着两人,眼里冷漠的像在看两只阴沟里的臭虫。

他对祝央道:“用不着脏你的手,我会处理的。”

何意涵对这话抱有期待,觉得好歹路学长不会像祝央这疯子一样。

但何意绘是从上辈子经历过来的,闻言顿时瑟瑟发抖。

是,路休辞平时并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人,待人也随和,可知道对方一旦出手,那便是让人永无翻身之地。

以他家的权势,让她整个家庭顷刻落败是很简单的事,她又会落到上辈子那样穷困潦倒人人可欺的地步。

何意绘脸上惨白惊恐,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

祝央拦下路休辞:“诶!别这么生气嘛,实际上我有件事需要她帮忙。”

“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如果她帮了忙,今天这事算一笔勾销,就放过她吧。”

路休辞闻言很不乐意,但何意绘却知道这是自己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祝央可能需要她的能力帮忙,她连忙点头:“可以可以,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你放过——”

话没说完,一根汽车金属物件拧成的螺旋刺猛然扎进何意绘的身体中。

别说是何意绘,就连路休辞都对这事的发展有些反应不过来。

另一边的何意涵已经被溅在脸上的鲜血吓得尖叫,被分离出去的驾驶室里的司机逃出来看到这一幕后,也是惊骇无比。

下意识想要报警,却被路家的司机按住了。

祝央笑眯眯的看着何意绘:“现在,开始发动你的能力吧,这就是帮我的忙了。”

“啊也不对,主要还是帮你自己,毕竟肺被扎穿了,再耽搁就*屏蔽的关键字*。”

何意绘什么感觉呢?一开始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感觉身体被猛烈一撞。

就像肚子磕到桌角一样,然后温热的血液溅了出来,巨大的痛苦和恐慌疯狂的淹没她。

她看着祝央的脸,倒映在血泊中像是一个魔鬼。

何意绘终于发出一声尖叫:“啊————”

周围的事物开始*屏蔽的关键字*,像电影被按了回放键,金属螺旋刺从她身体里出来,血液倒流,伤口愈合。

那被祝央用念动力操控的螺旋刺甚至也恢复了本来的面貌,那是汽车旁边一块铁皮,就这么凭空被拧成了凶器。

“实际上我有件事需要她帮忙——”回溯定格在祝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何意绘没了刚才的天真了,连忙往旁边一躲,以汽车的后半个车厢作为掩护。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肩膀瑟瑟发抖。

她这突然的动作,让何意涵不解其意,路休辞惊讶之后,想到她的能力,便立马猜到对方又让时间回溯了。

没得说,明显是祝央对她做了什么,逼得她不能不回溯。

但祝央话说一半见她这样作态,却半点没有意外,甚至没有理会何意绘的逃避。

而是看了看手里的计时器,又开口问道:“现在的时间是多久?”

“18点12分35秒。”那边谢奕的声音又传过来。

“我计时器上的时间是18点11分42秒。”祝央道。

接着抬头,手指一掀,何意绘藏身的车厢后半截顿时飞上天,离得近的何意涵失声尖叫。

被祝央揪住头发一把扔地上:“吼个锤子,实验时间,给我保持安静。”

没了车厢掩护的何意绘浑身一抖,接着就被一只脚踩着脑袋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不给力啊。”祝央道:“这时间还不如上次呢,上次好歹两分钟,这次一分钟都没有。”

“我要看的是你的极限啊,连逃命的本事都吃不透,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下次再这点本事,我干脆直接送你上西天。”

祝央笑眯眯的,脸色陡然一冷:“一瞬间拧断你的脖子,活着打烂你的大脑,就算你有这能力,也没法救自己的命了吧?”

何意绘是真的怕了,她瞳孔针缩,惊恐无比,*屏蔽的关键字*的,却如同置身黑暗中的魔鬼深渊一样。

“啊————”她又惨叫出身,魔鬼并没有放过她。

时间回溯发动,她不想再面对这家伙了,无论如何也不想再面对她了。

拼命的,拼命的将时间往回拨,榨干净的了精力,突破了自己尝试过的极限,如果能回到昨晚,做下那个愚蠢的决定之前,那该有多好。

但显然她的能力并不足以为她的愚蠢完全扫尾。

“敢回溯时间,下次追上你的时候,就宰了你。”世界定格在这句话上。

恶魔还在她面前,刚刚把车子切成两半的时候。

何意绘的眼神里透出绝望,她以往觉得她的能力够用了,可现在却觉得是如此短暂渺茫。

果然祝央对于她能力发动与否是有感应的,只是无法真正确认时间。

但没关系,她有同伙,这对于她来说只是个不值一提的问题。

“现在时间是多少?”

“18点12分35秒。”

“计时器上是18点6分51秒。”祝央回答那边道:“不错,将近六分钟,看来这才是她能力的极限。”

“算不错了,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的话。”那边谢奕道:“如果接受一定的训练,凭这个能力在现实世界已经可以有所作为。”

“可惜是个蠢货。”祝央毫不掩饰自己的轻鄙。

“算了,不知道能力的极限是一定的还是会根据持有人的不同有所改变,我的话,应该能将回溯时间和范围还有因果逻辑处理得更完美。”

“但要如果仍旧保持如此的话,勉强也够用了。”

那边谢奕表示赞同,但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这个魔鬼的何意绘,听了祝央这话却是彻底疯了。

“哈哈哈……,我倒为什么,原来你看中了我的能力。哈哈哈——”

她头发蓬乱,表情疯癫,像个疯子一样,倒是把何意涵突然吓一跳。

何意绘指着祝央,语气里是幸灾乐祸的快意:“我的能力很好用吧?”

“是了,或许在你这样的人手里,一定能发挥更大的用处,让你强大无敌。”

“但可惜啊,这玩意儿我说了也不算,就算我想转让给你,你也没法拿,哈哈哈哈……,你就眼睁睁的看得到得不到——”

“都说了一无所知的蠢货就别对事情下定论了。”终于不耐烦的挥挥手,接着冷笑道:“不然你以为我一身能力怎么来的?”

何意绘的笑声戛然而止,像被踩着脖子的鸭子。

这话什么意思?潜台词就好像在说,她的能力就是从别人那里夺取过来的一样。

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能力跟身体又没关系,又不可能通过血液或者身体组织传递。

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相关的研究机构,即便这家伙也是超能力者,她是怎么?

何意绘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却见祝央摆了摆手:“行了,你已经帮上我的忙了,刚才的事就一笔勾销,走吧走吧。”

她话说得好听,像是现在何意绘他们的车还能走一样。

毕竟精神力已经消耗一空,她没法再短时间内继续使用了。

祝央却不管她,拉着路休辞转身准备回到他们的车上。

但在转身的一瞬间,时候何意绘的眼睛里却闪过一阵腥红,接着她整个人的气场一变。

上一秒还懦弱愚蠢的高中生少女,这一刻却充满了让人不可直视的邪妄气势。

她看着祝央的背影,阴险的咧嘴一笑。

然后祝央似有所感,回头就是一根冰刃甩过来。

何意绘竟然轻松的偏头躲过,接着祝央他们的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漆黑黑洞。

这个能力,在谢奕那一场中,祝央是看到吴建军使用过的。

当时他为了挑衅试探谢奕,将晚上宴席那片所有人都抛进了一个黑洞里,瞬间那些人尸骨无存。

只不过谢奕那个副本的构筑本来就是虚幻的,所以他的伤害无效。

但怎么也是经验丰富的高级玩家了,换祝央自己来体验这个能力的时候,才发现远远比看着要恐怖。

这黑洞伴随着巨大的吸力,如同要把人吸引到地狱的彼端,并且这周围散发中让人不适的气氛。

祝央尚且觉得不适,那么就更不是路休辞他们能够承受的了。

她连忙利用念动力将路休辞抛得远远的,远离这个黑洞的距离,一直隐身的龙龙也现出身形。

没有变回本体大小,但也是一米左右粗细的身子,盘在路休辞和司机边缘,对着‘何意绘’就是一阵恫吓的咆哮。

路休辞和司机都是懵的,龙啊,这他妈是龙啊。

关键是龙还跟他说话:“爸爸,别怕,我保护你。”

谁,谁能生出龙儿子?路休辞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祖籍也不对。

‘何意绘’笑了笑,舔了舔嘴唇:“哟!居然随身带着巨龙,不错。”

这表情和与其,仿佛已经把龙龙当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祝央笑了:“哪里,还是你大方,自己有那么逆天的能力让我抢不够,还特意帮我捎带了吴建军的。”

“这吞噬黑洞也确实不错呢,和我的能力集合起来,想必又可以上一层楼。”

‘何意绘’脸上的表情缓了缓,看着祝央道:“嚯,你居然不怀疑我就是吴建军。”

祝央道:“知道没办法对付谢奕,还有谢奕旁边的我,所以选择先吞噬一个高级玩家再说。”

“一个高级玩家的生命力,够你修为恢复到一定程度了,就算没法和谢奕拼,至少对付我还是有一二把握的是吧?”

“你处处是破绽,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平行世界,吴建军也不会上你的当。”

但现在吴建军的能力已经被‘他’摄取,那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祝央摇了摇头:“看来吴建军现实中有心结比较重的事啊,一不小心内心的软弱就被钻了空子。”

‘何意绘’嘿嘿直笑:“你倒是让我挺意外的,看着这么沾因果的面相,毕生履历竟然干干净净,稍有执念也不值一提。”

“我一开始选择吴建军那边是正确的,不过现在嘛,硬对上你也没关系了。”

说罢不再多言,两人战到一处,路休辞远远的看着祝央跟那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女生打在一起,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若说祝央刚才的念动力已经让他大开眼界了,在不过数分钟的现在,却让他看见那只是她的冰山一角。

或许是考虑到波及范围,展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但每一样都让人震撼心惊。

凭空出现的冰天雪地,密密麻麻的蟑螂,毁天灭地的破坏能力。

路休辞甚至看到祝央就这么掀开了半座山,冲‘何意绘’砸过去。

但对方不遑多让,与祝央的战斗目前看来还算游刃有余,但祝央这边看起来却有些吃力的样子。

那‘何意绘’便露出一抹得意的笑,这让路休辞尤为担心。

但此刻他却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祝央那边已经开始频频后退,显然本事就修为高深,现在又吞噬一个高等玩家的‘何意绘’又或者说是‘周龙’不是现在的她应付得了的。

祝央道:“现在时间过去多久了?谢奕离这里并不远,那还在这里耽误真的好吗?”

‘何意绘’嘎嘎一笑,声音粗粝如同磨砂纸刮锅,哪里有十几岁少女的清脆?

她道:“我又不是瞎子,可你别忘了我的看见本领是什么。”

祝央脸色一沉,何意绘被她放置了一点能力,便可做到回溯一定范围的时间。

这家伙要使用的话,只会范围更广,更不着痕迹。

对方并不是全盛时期,可能不敢跟谢奕硬碰硬,但做点手脚瞒过他对于时间的感知,拖延一下时间还是办得到的。

祝央脸色一狠,一副再不隐藏压箱底功夫的决绝,紫色的烟雾散播开来。

何意绘连连后退:“好险,想不到你个女娃年纪不大,本事倒是不少。”

“正好,吸收了你之后,指不定剩下那个也可以一举拿下了。”

祝央冷笑:“休想。”

然而在她视线的死角,甚至是龙龙的警戒死角外,正是路休辞和司机站立的地方,突然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

里面无数刀剑叉戟冲着路休辞射过去,因就在龙龙包裹范围内,一时间龙龙立马做出反应,但要顾及到路休辞常人的体质,依旧束手束脚。

祝央抬手要利用念动力将那些武器操作开,但‘何意绘’却立马加紧攻势,让她一丝也无法分心。

祝央脸上冷汗直流,表情明显闪过慌乱。

突然,一声锐物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祝央明显整个人一颤。

猛地发力不惜代价的将‘何意绘’一拳揍出去,因为这是平行世界的祝央,普通人的身体强度其实是无法承当祝央的力量的。

她先前动手的时候都用灵力包裹住全身,以免带来损失,但现在却是完全顾不得了。

整只手臂显然受了上,无力的垂下来,但她没有在乎,瞬间来到了路休辞的面前。

路休辞的*屏蔽的关键字*已经被戳穿,嘴角留下鲜红的血液,龙龙发出嘶声的悲鸣。

“不不不!”祝央连忙接住他:“不会的,不该是这样的。”

但即便如此,流在地上的血液也越来越多,路休辞看着自己的血,又看了眼祝央,抬手摸了摸她的眼泪:“别,别哭!”

被打进山体中的‘何意绘’站了出来,祝央似有所觉,回过头,眼神阴沉仇恨的看着她。

然后抬手一吸,那家伙就直接来到了祝央面前,被祝央直接掐住脖子拎到了手里。

但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跟祝央战的虎虎生风的‘何意绘’这时候却不见了踪影。

对方见眼前的状况,又被祝央掐着,顿时吓得瑟瑟发抖。

祝央冷声道:“利用你的能力,把时间回溯到一分钟前。”

“咳咳!你,你松开。”掐着她让她无法集中精力,怎么回溯。

然而就在祝央快要松手的时候,旁边却冷不丁出现一人,对方食指一戳,戳在何意绘额心上,对方立马晕了过去。

谢奕道:“不能回溯。”

祝央看着他,不可置信的怒吼:“为什么不可以,别告诉我因果那套,刚刚这家伙已经被我做过实验了。”

谢奕苦口婆心道:“我也说不上来,那家伙特意把人伤成这样,现在又突然消失,明显有问题。”

“我顾不了这么多了,难道你要看着他死吗?”祝央怀里的路休辞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嘿!别闭上眼睛,马上就救你。”

谢奕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而此时,被他弄晕的何意绘又醒了过来,祝央连忙将何意绘拉出谢奕的伸手范围,防备的看着他。

“快,现在吧时间回溯到——”

随着祝央这话说出,何意绘的眼神里渐渐露出了期待和一闪而过的得意。

“回溯到你还在你妈肚子里的时候吧。”那焦急的声音突然急转直下,变得讽刺又冰凉。

何意绘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祝央。

便听祝央讥讽道:“那估计至少得上千年前,这还是把你的天赋往高了算,不过看你这蠢样,估计一万年都不打止。”

何意绘脸色难看的变幻,最终又定格在了和祝央开战时那样。

她冷笑:“怎么?不要这家伙的命了吗?也是,到底不是本人,区区平行世界的一个替代品而已,真心找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祝央却笑:“你好像很希望我凭自己的意志想要回溯时间,也是,和刚刚的试探不一样,现在是我真实迫切的需要。”

“一旦交涉成立,那么我至少得付出点什么吧?”

“我看看,吴建军是不是也因为碰到类似的事,关心则乱所以慌不择路的做出自己都不知道的契约,以至于被你吸收的?”

“我就说,一个高级玩家,即便不敌,也不可能就这么被吸收,甚至连能力也被继承,原来如此。”

‘何意绘’见她门儿清,刚刚又明显那副演戏做派,终于知道这家伙已经明白这一关的本质了。

【千万不能陷入轮回。】这是伴娘给祝央的提示。

但这句话没头没尾,别说如何做到,就连轮回到底怎么定义都不确定。

原本这个世界同时存在何意绘重生体和她的女鬼体就是提示,但这个提示,显然比伴娘的提示要薄弱得多。

吴建军那边应该也有相关的提示,但很可惜他忽略了。

于是在类似的场景,至亲之人‘意外’身亡的时候,冲‘npc’发出了回溯时间的要求。

吴志军那边估计也有类似于何意绘的人物,这种特意安插的‘npc’存在感鲜明,身上的能力稍微注意就能感知得到。

平时‘npc’再怎么回溯时间也与玩家五官,因为动机上和玩家不存在因果。

比如之前祝央杀了何意绘,让她回溯时间自救,虽说祝央在做实验,但到底何意绘发动能力的根本是为了自救。

但要祝央要求对方回溯时间救路休辞的话,那她便被卷入因果,签订了契约,救下自己重要之人的代价,就是被‘周龙’吞噬生命力了。

祝央咧嘴一笑:“不过很可惜呢,我们并不需要回溯时间,就蹭破点皮而已,去医院都会被医生直接撵出来,就更不好意思让您大材小用了。”

她这话说完,连龙龙都是一懵,然后迅速变回了平常在家里的大小,冲着路休辞拱来拱去。

“噗!别,痒——”路休辞被龙龙拱得坐起来。

那一把尖刺还捅穿他的*屏蔽的关键字*呢,后面没入,前面伸出一大截,但他整个人却一扫刚刚的虚弱无力,哪里像个将死之人?

“怎么做到的?”‘何意绘’又或者说‘周龙’喃喃道。

此时谢奕来到他身后,他自知踏入陷阱想逃,但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何意绘的身体里,无法自由剥离了。

接着看见祝央一前一后抓住路休辞前胸后背的尖刺,往下一撇,那玩意儿便两截出现在祝央手里。

不是她掰断的,就像是贴在路休辞皮肤上做的假象而已,实际他的身体压根没被贯穿。

两根尖刺在祝央手里,然后手心那小小一片空间开始扭曲,瞬间尖刺消失不见。

‘何意绘’瞳孔骤缩:“空间扭曲。”

是了,这女人如果提前在他的身体里布下准备,区区物理伤害直接可以无视。至于流血和生命力看似流逝的小把戏,多的是办法可以*屏蔽的关键字*。

但她战斗的时候不露痕迹,并且故意示弱,谁会想到她这种等级的人身上,拥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是他大意了。

如今局面既然已破,他又被谢奕控制,已经没了翻身的机会。

谢奕自然也不会好心到这会儿还留手,他伸手往何意绘的脑子里一掏。

和他当初在蛤/蟆村直接将鬼菩萨从石像里掏出来一样,何意绘分毫无伤,但从她脑子里却掏出来一个人形的黑雾。

那黑雾原本无形,但就是逃不出谢奕的手心,他直接将那玩意儿收起来。

“按照游戏的算法,他的能力应该归你了,我没怎么出力,不过这家伙就算修为大损,底子还在的,收获不算小。”

祝央心道也是,当初她吞噬万毒老祖的修为,直接实力上一台阶,这个家伙只会比万毒老祖更强得多。

即便是谢奕,也会有好处的。

这么说起来,其实他俩和对方,也说不上谁更邪恶。

路休辞把一个劲往他身上蹭的龙龙扒下来:“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吧?”

“还有这孩子怎么回事?为什么叫我爸爸?”

祝央和谢奕互相看了一眼:“回去吧,这儿也不方便。”

至于何家姐妹和那早被破坏的车,三人不负责任的完全没有要收拾烂摊子的意思。

谢奕更是一个响指过去,两姐妹加司机便忘了刚刚发生的大部分,多少留点记忆,在不泄露游戏的前提,也给了这俩无法无天的黑心姐妹一个警告和教训。

回到家,祝央还在寻思怎么解释,倒是谢奕先一步和盘托出。

祝央道:“就这么说出来没问题?”

谢奕道:“一般情况下,游戏的存在肯定是不能给局外人知道的。”

“但这次副本特殊,他们已经不能算是局外人了,但又不是玩家,这种游离在几种身份之外的人,整个游戏也没有多少,所以保密制度没有规定他们不能知道。”

祝央早猜到路休辞他们应该不会全然受保密条令限制,也尽可能的希望他们多掌握一些信息自保。

这会儿听谢奕确定,倒是松口气。

路休辞在之前的对话中就猜中了五六分,但亲耳听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抬头,看向祝央:“也就是说,你是平行世界的央央?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

祝央点头,然后身形开始变化,路休辞眼睁睁的看着她褪去少女的青涩,变成一个让人惊叹的成熟大美人。

脸上一红:“那,那我的央央呢。”

祝央笑了:“在呢,我只是暂时接过身体的主导权,你们之间的事基本上都是她出场,那家伙很吃醋的。连自己都防着。”

路休辞松了口气,脸上闪过甜蜜和喜意,接着又摸了摸扒在他身上不肯下来的龙龙——

“这是我们,不,你们的儿子?”

“爸爸!”龙龙亲密的用长着飘逸美须的脸蹭他。

祝央笑了笑,笑容多了分释然:“我的阿辞比我先三年进入游戏,他很强,你放心吧。”

路休辞撇嘴:“我才不在乎他怎么样,要这点能耐都没有,也不配和你在一起了。”

“哎哟!这可真是稀罕。”谢奕笑道:“合着自个儿还没有*屏蔽的关键字*了对吧?”

祝央却拉过路休辞的手,严肃道:“这次的觊觎者虽然让我们弄走了,但你们这里没有足以震慑宵小的高级玩家,始终对整个世界不利。”

“对不起,因为我们的关系,你们已经不可能成为玩家了,但你得到的信息也并不是毫无作用。”

“既然作为高等次元,那么肯定有它的独到之处,如果可以的话,利用这些信息自保吧。”

路休辞严肃的点点头,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谢奕却又劝她道:“你弟弟适合成为玩家的,他的资质与你不遑多让,一旦他成为高等玩家,这个世界才高枕无忧了。”

祝央烦躁的挥了挥手:“这个世界的路由他们自己走。”

话又说回来,她不成为玩家,祝未辛也不见得乐意进游戏,而这个世界的祝央,自然也不会愿意弟弟涉险的。

谢奕也无奈,眼看游戏时间快结束,他开口道:“游戏,登出副本。”

但过了片刻却没有反应,谢奕心里立马起了疑。

然后他偷偷在脑海里,以自己的最高权限问了游戏一句话——

“游戏,游戏玩家里有没有祝未辛这个人?” 161小说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