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八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他害怕唐岩手里的针剂不是治伤良药,是致命毒药。

收割者的面具透着一股邪恶气息,眼眶闪烁的光芒让人头皮发麻。

看看左手攥着的95式突击*屏蔽的关键字*,德子决定赌一把。

他接过唐岩手里的针剂咬牙扎进右臂,将整整一管绿色药液推入体内。

“时候不早了,走吧。”眼见日影西斜,就要到尸鬼出来活动的时间,唐岩把枪放好,向着皮卡车停泊的地方走去。

三炮没有跟上去,落在德子与孙先科后面。

这番动作看似殿后举动……只是看似。

一开始德子还很虚弱,需要孙先科搀着他行走,但是当他们接近皮卡车停泊地点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孙先科搀扶,苍白的脸也变得红润起来。

德子望着先行者的目光有很多变化。

唐岩对身后事漠不关心,右手握着P-38电磁*屏蔽的关键字*在前开道,每一次枪响都伴随着街道两侧游荡的活尸被打爆身体。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黑色血液洒满土地。

“你们上车,我在后面。”

三炮负责开车,孙先科与德子进了后厢,唐岩翻身跳至尾部货厢。

黑色战甲过于臃肿,他没有办法钻进副驾驶位。

当然,三炮很清楚这只是原因之一。

“不得不说,曾华这次押对了宝。”在踩下油门的前一刻,三炮说了这样一句话。

后面坐着的两个人脸色微变。

皮卡车迎着夕阳驶向西方,两侧的破败建筑向后飞退。

斑驳陆离的改装皮卡,收割者的冷酷外装,前方的夕阳西落,还有两侧的末世街景,如果用艺术片的手法表现出来,兴许会成为一组经典镜头。

唐岩没有艺术细胞,也没有艺术欣赏力,他收起了P-38电磁枪,一手握着一把95式突击*屏蔽的关键字*,随着不断颠簸的车身,迎着天边的夕阳与晚霞,将一发又一发*屏蔽的关键字*送入道路两侧从建筑废墟里爬出来的活尸体内。

孙先科从后视镜里看着那个异常凶悍的男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熊猫人军团只管接赏金任务,不会过问委托人的来历,但是他没有向雷老二隐瞒自己作为宝石城科研人员的身份。

宝石城是一座城市,也是半岛东部最大的势力,总督手下有多个研究小组,每个研究小组因为课题不同,获得的支持度也不一样。

他还记得在战前书籍上看到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

乌云遮住月光的时候皮卡车停在熊猫人军团基地外面,好几道探照光束照在唐岩身上,哨卡后面的人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

门口当值的人还是大刘,确认三炮与德子的情况后告诉里面的人开门,放皮卡车驶入厂区。

车子还没有停稳,唐岩还没有从货厢下来,办公大楼里便跑出十多个人,看着收割者套装的目光有好奇,有嫉妒,有羡慕,有惊叹。

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出它的不凡。

黑手佣兵团有几套机械外骨骼就可以在宝石城横着走了,梅林那家伙向来看不起熊猫人军团,认为他们是一群只能拣黑手佣兵团剩下的残羹冷炙吃的乞丐佣兵。

不知道那个家伙看到皮卡车货厢的人有何感想,会不会嫉妒他口中的乞丐佣兵。

“这东西……真酷。”

“后面那对翅膀一样的东西是喷射背包吧?”

“早知道物理研究所里有这么好的东西上午就跟着一道去了。”有人对于上午没有跟去后悔不迭。

不只办公大楼里值勤的士兵跑出来,几位还没入睡的女佣兵也跑出房间,满脸好奇地看着唐岩从车厢跳下。

“雷老二死了?整个小队的人都没了?凶手是剃刀人魔的人?!”这时一道惊呼声从人群里传出,骚动在皮卡车周围蔓延。

雷老二可是熊猫人军团三巨头之一,可以想象他的死会对周围的人带来怎样的思想冲击。

三去其一,以后只剩烈手与田虎两个,之前依附雷老二的人必然要为自己的出路着想,寻找新的靠山。

“让开,让开。”在沉闷的低吼声中,田虎在几名士兵簇拥下走入人群,来到唐岩四人面前。

“雷老二跟他的小队都死了?”

手电的光芒刺痛德子的眼,不过还是认真回答道:“都死了,是剃刀人魔那群人干的。”

“真可怜。”田虎嘴上说着可怜,眼睛却有着毫不掩饰的得意与兴奋。

派人赶往物理实验所调查雷老二的情况,原本便是为确认那个家伙的死活,给自己一枚定心丸,顺便……还可以处理掉那个叫李想的新兵,将曾华三人搞来的军用越野车据为己有。

他是真的很喜欢那辆拉风又大气的军用越野车。

田虎眼睛里的得意与兴奋来得快,去的同样迅速。

那边唐岩摘掉面罩,露出一张清瘦脸庞。

田虎一直以为穿着收割者战甲的人是马桥,没有想到手电往旁边一晃,照见的不是挚友的脸,是本该死去的人的脸。

“怎么会是你?”

唐岩没有说话,对着旁边负责厨房事务的人说:“还有没有卤变异双头牛肉,帮我去拿一些。”

那人呆了一下,转身往厨房走去。

“我在问你话呢,马桥在什么地方?”

唐岩用十分轻蔑的语调回了句:“死了。”

“死了?马桥怎么死的?”

“孟德胜是被剃刀人魔的人杀害,马桥是在物理实验室五楼遭遇活尸围攻身亡。”做出解释的人是三炮。

“你看到了?”

手电光芒左移,再一次闪痛德子的眼。

“我……是,我看到了。”

三炮微笑着看了那个小子一眼,心说干得漂亮。

“你也看到了?”

孙先科点点头。

那边唐岩接过一块卤变异双头牛肉,自己咬下一块,将剩下的一股脑丢给狗肉。

与早上不同,系统没有提示奖励点进账。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田虎的指派没安好心,然而唐岩平安归来,马桥与孟德胜反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丧命。

无论背后真相是什么,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强者,在废土上从来都是受尊敬的一方。

到了这步田地,田虎仍然不肯罢休,带着两名精壮汉子走到唐岩身边,用极阴冷的眼神看着他的脸说道:“把你的战甲脱下来,对你完成任务的奖励是准入军团,而这套战甲……理应归为军团资源。”

现场一片哗然,瞎子也看得出田虎是在故意刁难那个叫李想的新人。

按照军团内部潜规则,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发现的东西只要不是以伤害同伴手段获取便属于个人合理所得。

这种相对宽松的竞争规则也是熊猫人军团能够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唐岩揉了揉狗肉的头站起身来,看着田虎微笑:“我在想……如果现在杀了你,旁边的人是会拍手叫好呢,还是与我为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