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2 章

如果是周末陪戚麟出一次门,哪怕只是买早餐然后去自习室,也如同过五关斩六将一样。

那真的一路都像在打副本,要搞定无数的小怪和BOSS。

平时大家都忙,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加上晨功都出的颇早还有老师盯着,没人敢闹太大动静,生怕被轰出学校去。

可只要一到周末,什么私生不私生的,他但凡走出这个寝室,就绝不得安宁。

江绝一开始只是想顺路去吃早餐再自习看书,没想到这舍友的人生会艰难成这样。

餐厅里会有各种学长学姐在认出他来之后热情打招呼顺带抢着买单,去超市或者书店老板们全都能跟变魔术一样,掏出一摞本子来笑容可掬地拜托他签名或者合影,甚至每周末都有不同的人蹲在那等着合照。

江绝自己跟着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吃完一碗面,全程感觉自己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旁边的戚麟倒是早就习惯了这一切,起身时还不忘给特意坐在旁边的小女生递纸巾。

平日里去学校的任何店里想要买单,老板也多半是不让的——

有的粉丝已经抢先在那垫了成百上千块,哪里舍得自己偶像花钱。

这些事情显得荒谬又奇异,但更超脱逻辑的,是各种私生粉。

江绝就是在这些人身上收集反派行为特征并加以总结的。

不管他们在哪里,做任何事情,总会有不同年龄的人冒充是他们的学姐学长、其他院系的老师,甚至是舍管阿姨,就为了近距离的骚扰戚麟。

他们大多眼神狂热,望着戚麟时如同捉到了传说中的独角兽,甚至不顾他自己的反抗都要伸手过去摸摸衣角袖子。

戚麟被各个手机摄像头怼着脸,连哀嚎声都不能发出来,只强行绷着笑容找逃跑路线。

江绝一般在这个时候会灵活卡位帮他掩护,顺便快速记忆这些人的微表情声调和眼神变化。

那是一种近乎陷入邪/教般的失控神情。

不谈私生粉的偏执和疯狂,校内师生对他的态度也颇为复杂。

老师们都是成年人,总会把自己心里的鄙夷与审视略作掩饰,表面上大多露出友好温和的样子。

可学生们就不一样了。

不管戚麟顶着他的这张脸走到哪里,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都不在少数。

而江绝便安静地陪伴在他的身边,如同来观察众生的编剧一般,把无数人的反应和动作尽收眼底。

他只要站在戚麟身边,就可以看到教科书般的无数市侩神情。

讨好、谄媚、厌恶、轻蔑……

甚至比去菜市场还要素材丰富。

有时候江绝甚至会看着随时随地和大家合影签名的戚麟,思考自家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以及未来自己是不是也要面对这些。

如果说江绝神奇的专业能力,是深入揣摩角色并快速入戏,那戚麟恐怕可以算有超能力了。

只要他在外面,可以面不改色的从食堂签名到图书馆,无论是学生是路人还是保安过来骚扰,全都报之以温暖微笑与礼貌问候,就算被私生粗鲁的抢走刚买的本子或者书,一转头也不会在镜头或者眼睛前发作脾气,至始至终都干净温柔,满足所有爱他的人的想象。

这种涵养和自我控制能力简直是神仙作法一样。

“这些——全都是素材吗?”戚麟窝在懒人沙发上,竖起耳朵来好奇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观察他们?”

“学表演要理解很多东西,”江绝耐心地解释道:“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人,做每件事的动机和原因,以及各种串联起来的小动作和表情。”

从前有个脑筋急转弯。

把大象放进冰箱里,需要几步?

开冰箱门,放大象,关冰箱门。

江绝对生活中的一切都习惯性观察与理解,就如同在认知无数个‘冰箱’,了解每一个打开和关闭的方式,这样才能在进入角色时把他自己放进去。

“如果这么比喻的话,你不像大象。”戚麟中肯的评价道:“像狐狸。”

江绝皱起眉,对此不太理解:“我哪里像狐狸了?”

“哦你见过北极狐吗,就那种看起来超级精明,但偶尔会一个猛子栽进雪里,跟胡萝卜似的拔都拔不出来——”戚麟一本正经道:“你就是那种狐狸。”

江绝沉默了几秒钟:“我没有。”

绝对——没有。

“但是,为什么你要一直这样?”江老干部平时不玩手机,对某些人们约定俗成的事情迷惑不解:“为什么要给所有人签名?对每个过来骚扰的人都那么客气?”

这样活着该有多累啊。

当初有个私生饭装成宿管老师冲进他们宿舍,江绝直接动手报警,还是被戚麟给死活拦了下来。

因为只要这事传出去,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私生粉发现有机可乘,将来这宿舍楼他都住不下去。

“这就是我来学表演的原因啊。”戚麟伸了个懒腰,笑的无奈而坦然:“我和你现在的职业是截然相反的,你是演员,我是偶像。”

偶像的工作,就是经营魅力与梦想。

不可以恋爱,不可以破坏形象,哪怕手机怼到脸上或者被强行索吻了,也绝不可以被镜头拍下一张臭脸。

他必须做一个精致而完美无缺的存在,保持二十四小时营业。

戚麟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完全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

他温和,坦率,又带着几分微微的疏离。

“你也知道我爸爸是谁了,”他慢慢道:“这个秘密一旦公开出来,人们都会说,看啊,戚麟果然是靠后台这么红的。”

“咬着牙一直坚持,甚至不是为了红或者不红。”

“只是想告诉自己,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应得的。”

我应该拥有为自己骄傲的权利。

他的作品,是深夜里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写出来的。

演唱会全场半开麦连唱带跳,十五套舞蹈全程不出错。

小提琴钢琴还有木笛都信手拈来,文化课成绩还算合格。

他的面容和身材,是连续多年长期健身塑形与节食来保持的。

有关他的一切,放在业内望去,没有多少同龄人能对自己狠到这个地步。

在江绝未曾接触过的世界里,这个男孩拥有引领万千宠爱的光芒,却也在试图摆脱这些少年时期的战利品,去博取一场新生。

江绝静静地听着这些话,忍住拿本子做笔记的冲动,只凑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你今天的表演很优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从小到大极少有的主动碰触别人:“人物诠释的非常细腻,我很喜欢。”

“是吗!”戚麟猛地坐了起来,两眼发光:“你在主动夸我!”

下一秒,两人的电话同时响了起来。

他们各自默契的偏了偏头,一个去了阳台,一个去了走廊。

“秦老师?”江绝站在走廊旁的窗口,注视着往来的人流。

“是这样的,”秦以竹的语气显然有些犹豫:“今天有个副导演来观摩演出……对你非常感兴趣,想邀请你去参加一个试镜。”

“你现在方便来我办公室一趟吗?”

“试镜?”江绝略有些惊讶,很快道:“我这就下来。”

另一边,戚麟站在阳台上吹风,不出意外的又看见了对准自己窗口的摄像头。

“嗨,爸?”

“你又又又上热搜了。”戚鼎翻着微博网页,语气颇为赞许:“虽然大部分人说你靠脸就能赢,但确实演的还挺像——你在家里也这么打喷嚏的,丑死了。”

“是!吗!”戚麟下意识地看了眼时间,心想这回上热搜的速度也太快了,下意识道:“我下铺说我演的特!别!好!”

他一提起江绝来,笑容都有些蠢乎乎的。

“你……下铺?”戚鼎顿了一下,半试探半引导的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小伙儿有点眼熟?”

“那当然了,”戚麟利落道:“爸,他是我们上回看话剧的那个男主角儿,这几个月我进步这么大都是他帮忙补的课。”

啥?戚总裁愣了半天,心想有这么一回事吗。

他端起咖啡杯,试图继续循循善诱之:“你就没发现……他跟谁长得有点像?”

当初要不是他查到这一层关系,才不会跟学校打招呼把两人放一块认识认识。

“像……谁?”戚麟茫然道:“柏原崇?”

戚鼎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被呛到,差点喷到屏幕上面。

“麟麟啊。”

“哈?”

“你有时候这缺根筋的劲,是真的随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