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 血清

“放开他。”罗浮生已经从楼梯上跳了下去,“我才是你们要找的人。”

女军官一只手卡着许唯舟的脖子,一只手举枪对着靠近她的人,“退后。”

罗浮生举起双手,“你把我朋友放了,我就跟你回去。”

女军官并没有见过许唯舟,所以她弄不清楚罗浮生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警觉地抓住手里的人,维持着这个对她有利的姿势。

外面日本兵和洪帮的人正激烈地交火中,她一时间还搞不清楚自己的情势,虽然上面的命令是活捉许唯舟,但在连她自己都处于危险的时候杀了他是最好的选择。

“我可以先杀了你,然后再杀他。”

“你并不想要我的命。”罗浮生看出了对方的犹豫,继续扮演着许唯舟的角色,“我的实验结果才是你们最想要的东西。”

颜如梦知道她再不开枪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可是许唯舟就在她的手上,她利用许唯舟挡住自己,而她的枪口正指着罗浮生,稍稍不留神他们两个就会有生命之忧,而颜如梦的位置并不利于狙击,但眼下并没有时间让她犹豫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克制住疯狂的心跳,扣动手中的扳机,剩下的就要看运气了。

*屏蔽的关键字*射向女军官拿枪的那只手,但是距离太远目标太小,颜如梦的*屏蔽的关键字*只是擦着她的手腕,并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她立刻对着罗浮生开出了一枪。

洪帮的二当家当然不会站在那里让她打,他在颜如梦开出那一枪的时候就做出了防御动作,可是离得太近了,他还是被*屏蔽的关键字*擦伤了手臂,找到机会的许唯舟一个过肩摔将她摔倒在地,并且用锁喉将她勒晕。

“不错嘛。”罗浮生没想到这个文弱书生身手还不错。

许唯舟看到他手臂上的伤,“你受伤了。”

“小伤,没事。”罗浮生和他去找颜如梦会合,然后一起逃出了仓库。

罗诚开车先送他们走,剩下的帮里的兄弟负责断后。

“我先帮你包扎一下吧。”坐进车里颜如梦见他的伤口还在流血有点不放心。

“没事,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罗浮生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可没过几秒他就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难道是因为最近缺少锻炼,这么小的伤就抗不住了?

“血流的速度变快了。”坐在另一边的许唯舟不止发现了这一个情况,而且血的颜色偏暗,是中毒的症状。

“怎么会这样?”听他这么说颜如梦更担心了。

罗浮生瞪了那个多嘴的男孩一眼,便安慰她,“可能是刚刚运动量比较大,心跳快的原因。”

“那颗*屏蔽的关键字*上有毒。”做了这么久的病理实验,许唯舟很容易便能对他的情况下诊断。

“什么毒?”

“现在还确定不了,要看进一步的症状。”

“哥?你怎么样了?”开车的罗诚听到他中毒,便紧张了起来。

“我没事,你专心开车。”罗浮生说这句话时视线已经变得模糊了起来。

许唯舟仔细地观察着他,皮肤苍白眼睛周围一圈呈现深红色,脖子上的血管颜色变得明显,皮肤有迸裂的现象。

“越来越严重了。”颜如梦被这样的症状吓到了。

“日本人的细菌病毒。”他中了日本人一枪,许唯舟猜想肯定是日本人的*屏蔽的关键字*上有细菌病毒,他在霍夫曼教授的实验室里就是在研制对抗日本人细菌实验的血清,便对罗诚说,“去崇光医院,现在只有崇光医院的血清才能救他的命。”

罗诚开车飞快地往崇光医院赶,可是罗浮生毒发的速度却比许唯舟料想的要快的多。

“太快了,这种类型的病毒一般三天才会致人于死地。”许唯舟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忘了他是O型RH阴性血,这种血型对细菌性病毒天生没有抵抗能力。”

“怎么办?”罗浮生已经失去了意识,颜如梦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与死神赛跑。”

一进医院,罗浮生就被从另一个秘密入口直接推进了实验室,除了颜如梦其他人都不能进去。

“我需要从你的血液里面提取2hco加到血清里。”许唯舟对颜如梦说。

颜如梦撸起袖子,“抽吧。”

实验室里霍夫曼教授与马修得到消息后很快赶来,马修正从罗浮生手臂的伤口上切下组织进行化验。

颜如梦看不下去,可她又不舍得将目光从罗浮生的身上移开,只能看着他的脸,因为病毒的侵蚀他身上的水份迅速流失,嘴唇已经开裂了好几道口子,皮肤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窝深深地陷了下去。

“如梦,别看了。”

颜如梦转头就看到完好无缺人罗浮生站在她的身边,而床上的人依然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便知道他们之间的脑电波交流不是单向的。

“答应我,你不许有事。”她想抓住他,可是手却穿过他的身体。

罗浮生给了她一个微笑,“我不会有事的。”

这时正在做2hco提取的许唯舟听到声音也看向他们,病房里霍夫曼教授和马修都看不到罗浮生的影像,这段离奇的脑电波交流仅限于他们三个人之间。

为了能让另外两个人专心救人,许唯舟便用英语给他的导师和师兄解释这个现象,手里还在不停地忙碌着。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都是因为我。”颜如梦处在深深地自责中,如果那一枪她没有打偏罗浮生就不会受伤,也不会感染这种致命的细菌病毒,如果她再谨慎一点、手再稳一点那一枪就能射中那个日本女人的手,为什么她会那么不小心。

“这跟你没有关系。”罗浮生最不想看到她自责,那个时候情况那么危急,怎么可能保证百发百中,“谁也不能保证每一枪都正中靶心,不要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

“可是……”

“危急时刻没有那么多可是。”罗浮生不想让她沉溺在自责中继续悲伤下去,便找了个事由转移话题,“还记得你说起过吉它吗?我已经托人在欧洲找到了,不久便会运到上海。”

“我不要吉它,只要你。”只要他好好地活着颜如梦愿意拿她所有的东西来交换。

罗浮生想把她拥入怀中,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个无法触摸的影像,并不是实质的,只能用语言来安慰她,“你会有吉它,也会有我。”

这时一直在观察罗浮生病情的霍夫曼教授对他的两个学生说,“他的情况恶化得太快了,你们要加快速度。”

只见他用一块白色的手帕擦了擦罗浮生的额头上的汗水,手帕上便出现了微红色的血迹,“他的凝血功能越来越差。”

“切片化验最快也要半个小时。”马修说。

霍夫曼教授可以断定,“血压越来越低,他可能撑不了半小时了。”

“怎么办?”颜如梦焦急地看着他们。

许唯舟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的症状和3号4号病毒极为相似,我们必须赌一把。”

“3号还是4号?”霍夫曼教授知道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没有人能百分之百确定,但现在的情况这样危急,他愿意给他这个优秀的学生一次机会。

许唯舟想了一会儿,“4号。”

霍夫曼教授把4号病毒的血清交到他的手里,毕竟人命关天,许唯舟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颜如梦。

颜如梦则将目光看向他身边的罗浮生。

罗浮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的命会落到这个男孩的手上,便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相信你还不至于想要我的命。”

许唯舟点了点头,将4号血清注入罗浮生手臂的肌肉里。

十分钟之后,情况变得稳定了一些,他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看上去是血清起了作用。霍夫曼教授嘱咐马修继续他的化验,他则观察着病人身上的细微变化。

就在颜如梦和许唯舟都感到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床上的罗浮生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接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为了防止他被吐出来的血呛到,霍夫曼教授用手将他的头抬起来一些,旁边的医护人员擦掉他脸上的血渍,并换上一个干净的枕头。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用错药了。”颜如梦急得浑身颤抖。

“我也不知道。”许唯舟无法回答她,单单就从吐血的症状无法判断是不是用错血清。

此刻的颜如梦已经失去了理智,“人命关天,你不能回答不知道。”

“颜小姐,你需要耐心一点。”霍夫曼教授愿意相信他的学生没有判断错误,“你还是出去等吧。”

旁边的护士想过来将颜如梦拉出去,却被她挥开了,“我不出去,我要在这里陪着他。”

“让她留在这里吧。”许唯舟知道现在就算九头牛也不可能将她拉出这个房间。

“如梦,要相信你的朋友。”她几近奔溃的样子让罗浮生心疼,“如果现在连他都救不了我,那就没人能救我了。”

“对不起。”颜如梦向许唯舟道歉。

“关心则乱,你不会怪你。”身为好友的许唯舟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强心针,心内注射一毫克。”血管痉挛,心率越来越低,霍夫曼教授亲自实施抢救。

“罗浮生,你不可以死,你答应过要保护我的。”颜如梦握着他的手哭着说,“你还没有听过我用吉它给你弹唱那首你最爱的不了情,曲谱我已经写好了,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几分钟后,罗浮生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霍夫曼教授说:“心率加快、血压回升,舟,你继续。”

许唯舟将他从颜如梦血液里提取出来的2hco加到血清里,“4号血清五毫克剂量第二次肌肉注射。”

这次的血清注射进去十分钟后,罗浮生的中毒情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皮肤上深色的血管也有变淡的迹象。

“他的血管收缩了。”霍夫曼教授欣喜地看着他的学生,这说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不久马修的切片化验再一次证实了许唯舟的判断,“他感染的病毒与4号匹配,你赌对了。”

毒解对了,可是病毒对罗浮生身体造成的侵害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他还要在医院里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颜如梦一刻不离地留在医院照顾他,白天负责他的饮食起居,晚上就和他一起挤在病床上,对于热恋中的两个人来说倒也甜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