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4. 开业典礼

林启凯为洪澜开的电影公司在这个周末举行开业典礼,也有邀请美高美的人去参加,颜如梦也在受邀之列。

为了显示尊重,颜如梦在去之前打扮了一番,穿着依然是她喜欢的淡雅的风格,今天的主角是洪澜,她只不过是片不起眼的绿叶,应该有当绿叶的自觉性。

电影公司的开业典礼在刚刚落成不久的和平饭店举行,因为洪林两家的面子,不仅来了不少导演和演员这些业内人士,也不乏政商界的精英。

颜如梦并不认识其他人,与林氏夫妻打过招呼之后便在人群中寻找罗浮生的身影。

这么重要的场合洪澜肯定会邀请他,都已经过了剪彩这个人怎么还没到,真不靠谱。

“如梦?”霜姐在点心台边看到了百无聊赖的颜如梦,便走了过来。

“霜姐。”颜如梦正在考虑哪种点心好吃,不过按她的经验这个年代的蛋糕口味都不是她喜欢的,饼干还可以尝试一下。

“怎么也不去和大家聊聊。”霜姐觉得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浪费。

“我也不认识他们。”颜如梦觉得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到了人多的地方连说话都有些紧张。

霜姐觉得这个女孩什么都好,就是不怎么喜欢跟人打交道,“这个派对就是给你认识的机会啊,好好利用一下。”

“算了,这种事情不适合我。”跟那些不认识的人,颜如梦不知道说什么好,政治和生意她都不懂。

“去吧。”霜姐觉得她这个美高美的管理者有必要让他们的歌手更受欢迎,便将她手上的盘子拿下来,揽住她的肩膀,“我帮你介绍。”

霜姐给她介绍的第一个人是一个穿军装的男人,看上去应该有五十来岁了,人却相当地精神,站在那里腰杆笔直,削瘦的脸上带着一种不怒自危的严肃。

“这是陆军部刘参谋长。”

“刘参,这是我们美高美的头牌歌手颜如梦。”

“你好。”虽然颜如梦觉得介绍的方式有点像某种特定的场所,还是客气地跟那个看上去有点吓人的军人打了招呼。

“颜小姐会跳舞吗?”

“不、不太会。”上一次跳舞还是几个月她受伤之前罗浮生教她的,根本就没有学什么。

“没关系的,多跳跳就会了。”霜姐鼓励她去跳舞。

一和陌生异性接触就紧张的颜如梦虽然不想跟这个人跳舞,却有点害怕惹怒他,毕竟这个人看上去就很凶狠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邀请。

到了舞池里,意料中的紧张与僵硬却没有,除了舞步生疏与不协调之外,颜如梦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奇怪,难道这个毛病到了上世纪就不药而愈了吗?可是第一次和罗浮生肢体接触的时候明明还是有很强烈的感觉啊。

颜如梦心不在焉地跟着对方的舞步,脑子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抵触与异性的接触,好像就是那次罗浮生喝醉了在他的房间里,让他在自己的腿上睡了一晚上。

难道是罗浮生治好了她的心病?可他并没有做什么呀,颜如梦决定多找几个人试试。

一曲结束刘参谋长很快对这个虽然长得很漂亮,却好像满脑子心事,又不怎么会跳舞的女孩失去了兴趣。

这正合颜如梦的心意,她决定找下一个目标试试,便来到一个长得还挺顺眼的年轻男人身边,“先生,请问我可以和你跳支舞吗?”

美女的邀请是没有人可以拒绝的,更何况在这样一个大型的社交场合,男士礼貌地牵着颜如梦来到舞池里。

“不好意思,我跳的不怎么好,你可以教我吗?”同样与这个陌生异性接触也没有之前的紧张,这让颜如梦心情大好。

“没问题。”男士一边带着她在舞池里缓缓滑行,一边问:“请问小姐芳名。”

“我叫颜如梦。”颜如梦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

“在下黄兴晗。”

“黄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心情好的颜如梦不禁也变得健谈起来。

“我是一个演员。”黄兴晗非常谦虚。

“哦。”颜如梦觉得这个时候她应该说出自己的职业才会显得有礼貌,便说:“我在美高美唱歌。”

“颜小姐有没有考虑往电影方面发展。”

颜如梦立刻摇头,“我不太喜欢娱乐圈。”

“娱乐圈?”这个词令黄兴晗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演戏,一看到摄像机就会不自觉地紧张。”颜如梦赶紧解释。

“颜小姐登台唱歌的时候会紧张吗?”

“不会。”

“其实我们的工作和颜小姐差不多,颜小姐是演绎歌曲,我们是演绎故事,你可以把摄像机当成是观众的眼睛,这样就不会紧张了。”

这个人真会说话,而且他的解释令颜如梦觉得还挺有趣的,可惜她并不想去尝试其他的东西,在美高美唱歌就已经很开心了。

“还是算了吧,我只喜欢唱歌。”

游说不成功,黄兴晗并没有气馁,“颜小姐真是一个专一的人。”

“我只是比较懒罢了,不喜欢去尝试我不擅长的东西。”颜如梦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罗浮生说的一点都没错,她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歌唱好。

一支曲子结束,黄兴晗并没有立刻与颜如梦分别,而是和她坐在场边的沙发里聊了一会儿,期间两人都喝了一些红酒。

颜如梦虽然不太喜欢娱乐圈的一些乱象,对上世纪的电影业却并没有什么反感之处,毕竟这个时候中国的电影才刚刚发展起来,出了不少耳熟成详的明星,有一个圈内人在做讲解,她听得津津有味。

聊到新鲜的事物,颜如梦不知不觉中多喝了些酒,与黄兴晗分开的时候才感觉到脸上有些烧,这才想起来自己不盛酒力。

颜如梦来到点心区,想吃点东西缓解一下酒劲。

“没想到我们美高美的头牌歌手这么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舞也跳得这么好,看来我之前是多虑了。”

颜如梦还在犹豫着要吃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他熟悉的讽刺。

“你终于来啦。”张嘴就没好话的除了罗浮生还有谁,颜如梦看到他却有些开心,“我找了你好久。”

“找我干嘛,你有那么多裙下之臣,我在这里不是影响你交际吗?”从她和刘参谋长跳舞开始,罗浮生就看到了,拿不会跳舞搪塞自己,却不介意和别人跳,居然还主动去邀请了一个靠脸吃饭的男人跳舞,看来她不是不会,而是有选择性的。

“什么裙下之臣?”颜如梦很不喜欢这个词,不知道谁又得罪了这位阎罗王,跑来拿她出气,“罗浮生,你吃错药了吧。”

“颜如梦,你除了跟我横还会干什么?”一想到她刚刚跟别的陌生男人聊得很开心的样子,罗浮生就觉得心里有根刺,越扎越深。

“你什么时候能对我客气一点,我肯定不会凶你了。”颜如梦也不想他们之间总是这样交流,像两个幼稚的小孩子。

罗浮生本来是想好好跟她交流,可是一张嘴就不自觉地说出这些伤人的话,“我就这脾气,反正还有其他男人对你客气,你去找他们聊天好了。”

“你别太过分啊。”颜如梦心里委屈得不行,一张笑脸迎上去却被这样奚落。

看到她眼圈有点红了,不知道是刚刚喝了酒还是他话说重了,罗浮生心里有些不忍,“你喝够了没有,没有酒量还非要喝,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管我,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我是你老板。”罗浮生除了这个身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拜托,老板,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颜如梦脾气上来了也是相当的暴躁。

“我、”她这么说罗浮生还真找不反驳的话,是啊,他又不是她什么人,除了上班时间,对她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像是要气他般,颜如梦又从侍者的盘子里拿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用一种你奈我何的表情看着他。

管又管不了,骂又骂不得,罗浮生被她气得转身就走。

本来想着就这样离开吧,却在门口遇到了洪澜,两个人许久未见,便聊了起来。

在不远处的颜如梦正好看到这一幕,他和洪澜说话总是那么温柔有耐性,不像对待自己,永远都那么刻薄。

罗浮生脸上和煦的笑容刺伤了颜如梦的心,得不到疏解的负面情绪让她开始借酒浇愁,反正这里多的是酒,有谁会关心她喝了多少。

霜姐发现她的时候,颜如梦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各种颜色的酒,她本来酒量就不好,又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闷酒,醉得更快。

“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喝那么多酒?”霜姐是让她多去认识人,而不是把自己灌醉。

“霜姐,我有那么讨人厌吗?”看到熟悉的人颜如梦赶紧抓着她问。

“没有啊,你很好。”霜姐不知道这个女孩有什么心事。

“可是为什么他总是针对我。”是啊,别人都说她好,可偏偏颜如梦最在意的那个人不这么想。

“谁啊?”霜姐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的对话,根本就不知道她说的就是他们的老板。

“我想回家。”内心受到伤害的颜如梦想远远地逃离这里,回到她二十一世纪的家。

“好,我找人送你,你就坐在这里别动啊。”

霜姐把她扶到旁边的沙发里,打算去找人送她,转身就遇到了罗浮生,“浮生?”

罗浮生和洪澜聊完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却看到颜如梦喝醉酒的样子,又不会喝酒还喝成这副烂醉如泥的样子,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她怎么了?”

“喝多了,我找人把她送回去。”

“我来吧。”

“好。”霜姐只当他是担心自己员工的安全,便把颜如梦交给了他。

罗浮生从沙发里轻柔地将醉猫抱了起来,百分之八十的意识都已经被酒精占领的颜如梦直到被放进车里都还不知道此刻对自己无比温柔耐心的人,就是那个让她伤心的人。

罗浮生坐进车里,让她半躺在自己的怀里,“你是不是傻,又不会喝酒,喝那么多也不怕遇到坏人?”

醉猫当然是不会回答他的,可是罗浮生就这么坐在车里看着她,眉间带着隐隐的哀愁,像是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如何宣之于口。

过了一会儿司机问:“生哥,是去颜小姐的家吗?”

“回美高美吧,开得慢一点。”她醉成这样,罗浮生不放心让她单独和许唯舟待在一起,这个异姓’弟弟’的某些行为总是不那么让人痛快。

虽然半夜将一个醉酒的异性带回自己的住处有点让人浮想联翩,可司机却一个字都没有说,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该问的别问,这样才能干得长久。

“罗浮生。”过了一会儿颜如梦口齿不清地唤他的名字。

“什么?”罗浮生低下头想听她说什么。

这时颜如梦忽然睁开了眼睛,美丽的大眼睛里还带着眼泪,悲伤地说:“我这么爱你,你爱回我一点好不好?”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白地向他索爱,罗浮生的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之前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跑得到处都是拦都拦不住。

他看着这个为他喝醉的女孩,表白完之后闭上眼睛,两颗泪珠便从眼角滑落了下来,美得就像划过夜空的流星。

罗浮生就着刚刚的姿势轻吻在女孩忧伤的眼睛上,轻轻地说:“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