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 生死之交

因为还要再住一个星期医院,许唯舟和罗浮生商量好他们两个人分别担任晚班和白班来陪她。

许唯舟因为白天要在报社上班,就晚上来陪,反正有小蝶在也不用担心不方便,而罗浮生晚上要在美高美看场子,就白天过来照顾。

经过几天的恢复,颜如梦已经可以坐在床上吃饭了,但因为伤口在靠右边的胸膛上,为了不扯到伤口,她的右手是不让动的,所以罗浮生便承担了喂饭的责任。

“听说那天是你给我输的血?”吃早饭的时候颜如梦问,这事是她昨晚从许唯舟那里听来的。

“对啊。”罗浮生往她嘴里喂了一口红豆粥,“你的血型那么罕见,你弟弟说是几百万人里才会出现一例的什么熊猫血,我不给你输血难道看着你失血过多而死吗?”

“你输了血都没有休息,就一直在病房里陪我?”想到这里颜如梦有些感动。

“我身体好,抽点血没什么,到是你居然敢冲过来挡枪,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不要命了吗?”虽然她现在已经渡过了危险,罗浮生还是有些后怕的。

他们是同一种血型百万分之一的机会本来就已经很有缘份了,颜如梦开心地想:“我替你挨*屏蔽的关键字*,你输血救我,这算不算生死之交呢?”

“什么生死之交,你又不是男人,难道你还想跟我拜把子称兄道弟吗?”罗浮生嘴贱的毛病又开始了。

被泼了冷水的颜如梦一点都不沮丧,她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天我受伤之后,是不是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她说的是她灵魂出窍,指导罗浮生对自己进行急救,罗浮生本来以为这只是他自己情急之下产生的幻觉,没想到她却提了起来,就说明这件事确实是发生过的。

“你是说你让我把你平放在地下,帮止血这件事吗?”

“原来这是真的,我还以为是我在做梦。”颜如梦抓住他的手,本来她还以为是自己快死的时候产生的幻觉。

罗浮生活到这么大,见过的古怪事情不少,而这样的事情不要说见,他连听都没听说过,“本来我也以为这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原来你也经历过。”

“这是怎么回事?”颜如梦显得有些兴奋,这简直就是在科幻片中才会出现的情节。

“大概那个时候你伤得比较重,有一瞬间灵魂出窍了。”罗浮生只能用他自己理解的来猜想。

“你以前也见过灵魂吗?”颜如梦有点不太相信。

罗浮生摇了摇头,他杀过那么多人,如果每个人的灵魂他都能看到还不早就被吓死了,“没有。”

“在场其他人有没有看到我灵魂出窍的场面?”如果那真的是颜如梦的灵魂,在场肯定不止他一个人看到。

“应该没有。”当时比较混乱,罗浮生也没注意到别人有没有看到,但如果有其他人看到的话应该早就传开了,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只字片语。

颜如梦忽然灵光一闪,“你说是不是我们的脑电波产生了某种共鸣?”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词语太专业罗浮生听不懂。

“就是我能感受到你想的,即便不说话我们之间也可以进行交流。”

罗浮生忽然勾起唇角,“那你知道我现在想的是什么吗?”

“我试试哦。”颜如梦闭上眼睛很认真地感受了一会儿,却没有任何收获,有些失望地说:“不知道。”

“我想的是,你这个病人废话怎么这么多,还不赶紧把早饭吃完。”说着罗浮生塞了一大勺粥在她的嘴里。

“一点都没有追求真相的好奇心。”颜如梦不满地吞下粥。

“我哪有空想那些,我现在只想你的身体赶紧恢复,然后回美高美去替我赚钱。”明明是关心她的身体,罗浮生说出的话却变成了这样。

真是无良老板,都伤成这样了他还只想着靠她赚钱,颜如梦忽然想到,“对了,我这次肯定能算是工伤了吧,这几天的工资你不能少给哦。”

“我有这么刻薄吗?”罗浮生把粥碗放回盒子里,让小蝶拿回去洗。

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久了,颜如梦也被他传染了口不对心的毛病,“那可说不准。”

两个人就这样一来一回地逗闷子,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中午颜如梦睡午觉的时候罗浮生就悄悄地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她。

不化妆的她显得年龄更小了,再加上这次意外又瘦了不少,看上去就像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再加上脸色苍白就更令人心疼了。

罗浮生除了打理美高美的生意,还有码头、赌场这样的好几处场子要看,宁愿晚上忙得没有时间睡觉也不忍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里。

很多次罗浮生都想问她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去挡*屏蔽的关键字*,可是话说出来之后就变成了责备,好像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正常地跟这个女孩交流。

下午打好吊针的颜如梦已经不想再睡觉了,她的精神已经随着身体状况蛮好恢复了很多,白天睡多了晚上就会睡不着,今天外面的天气又不错,罗浮生去找来一辆轮椅推她去医院的花园里透透气。

一路上罗浮生一句话也不说,将她推到一处树荫下,自己便走到旁边去抽烟。

颜如梦知道他是什么原因突然情绪低落,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讨论因为洪澜喜欢电影,她的先生林启凯就特意为她开了一家电影公司以示宠爱,那些无聊的人没事就凑在一起八卦人家的夫妻感情。

虽说他们都希望彼此过得好,可亲耳听到总是会让人不舒服的,毕竟洪小姐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罗浮生却还在原地。

“罗浮生!”颜如梦不想看到他皱眉。

罗浮生把香烟息灭走了过来,“干嘛?”

“晚上吃什么呀?”

“我让小蝶回去炖鸽子汤了。”这几天罗浮生只要一听说什么对伤口愈合好,就让买什么。

“我想吃火锅。”住院以来颜如梦就以各种鸡汤、鱼汤、排骨汤为食,吃得她现在一听到汤这个字就反胃。

“你开什么玩笑,伤成这样还吃火锅?而且现在是夏天,你想热死啊?”不知道她脑袋里装的是什么,罗浮生觉得她有的时候相当异想天开。

“谁告诉你吃火锅只能在冬天了,喝着冰镇酸梅汤吃着火锅,不知道有多惬意。”颜如梦在嘲笑他老土的同时却忘了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空调这种神器。

罗浮生指着她说:“你省省吧,给我把伤养好了再作妖。”

“那……天这么热,我可不可以吃一根冰棍。”颜如梦刚刚还看到两个小朋友开心地舔着一根冰棍,馋得要命。

“不行,热了就回房间去。”就算罗浮生再没常识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给她吃冰的东西。

“才刚出来五分钟都不到。”颜如梦才不想这么早就回病房里,连电视、电脑都没有,回去有什么意思。

“那你想干嘛。”罗浮生已经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作妖的前兆。

“在医院被关了这么久,好闷啊,要不……出去逛逛马路吧。”颜如梦讨好地看着他。

“你让我推着一个病人满大街跑?”罗浮生又一次败给了她。

“就一小会儿嘛,实在是太闷了,心情不好对伤口的恢复肯定没有帮助。”颜如梦眨着无辜的眼睛卖惨,“一会儿就回来,好不好嘛。”

果然眼睛大卖萌还是有点用的,罗浮生终究没忍把她赶回病房,“只能逛两条马路。”

“好。”两条马路已经很好的,哪怕只让颜如梦在医院大门口逛一圈,对于已经在病房里躺了快一个星期的她来说也是好的。

医院后面的这条小路在下午时分相当幽静,罗浮生怕她晒着,推着她在有阴凉的那边走。

“那个推车是干嘛的?”

罗浮生奇怪向来见多识广的颜小姐竟然连卖棉花糖的车子都不认识,“卖棉花糖的。”

“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里棉花糖,你可不可以买一个给我?”颜如梦的意思是她从来都没有吃过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棉花糖。

“你怎么可能连棉花糖都没吃过,嘴馋就直说。”罗浮生才不会相信她。

“是真的。”颜如梦认真地看着她。

没办法,这个时候不管她说什么罗浮生也只能给她买,“只能吃两口,糖吃多了会咳嗽,影响伤口恢复。”

“我知道,医生早就说过了。”颜如梦嫌他唠叨,用左手接过那串如同云彩一样轻柔的棉花糖。

“我们那边的棉花糖都是一小块一小块装在袋子里的,不是这个样子,没有这里的好看。”拿在手里颜如梦有点舍不得吃了,馋了就把鼻子凑过去闻闻味道,奇怪明明只有糖的味道,样子却可以这么梦幻。

罗浮生对她生活的地方好奇到了极点,却又不敢问得太明显,只能用调侃的语气问:“你们那边的人是不是长得跟我们不一样。”

“空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时间不一样,就什么都不一样了。”颜如梦忽然想明白了,她和许唯舟的来历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信,干嘛那么辛苦地隐藏。

罗浮生依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两条马路很快就逛完了,他便推着颜如梦按原路返回医院。

快到医院的时候,走在他们前面的外国人包里掉出一些东西,罗浮生提醒他,“你掉东西了。”

可是那人却没有回头,颜如梦猜想他可能听不懂中文,便用英文说:“Sir, you dropped something.”(先生,你东西掉了。)

外国人果然停了下来,并回头看了一眼,他拣起自己的东西后,来到颜如梦的身边向她道谢,“That’s my project , which is very important to me. Thank you.”(那是我的科研项目,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你。)

“You’re welcome.”(不客气)颜如梦接受他的谢意。

外国人忽然觉得这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孩有点面熟,“Are you a singer”(你是一个歌手吗?)

“Do you know me”(你认识我?)

“I went to that club. Called……”(我去过那家夜总会,名字叫……)外国人一时间想不起来美高美的名字。

“美高美。”颜如梦提醒他。

“Yes,美高美。”外国人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I love your song.”(我喜欢听你唱歌。)

“Thank you.”(谢谢。)颜如梦有些哭笑不得,在医院门口都能遇到粉丝。

“My name is Mathew. Nice to meet you.”(我叫马修,很高兴认识你。)

“Eleanor.”(埃莉诺)颜如梦在酒吧唱歌也一直用这个名字。

外国人离开之后,还没等罗浮生开口,颜如梦便向他解释,“他说那是他的研究成果对他来说很重要,他在美高美听过我唱歌,并且很喜欢。”

“居然有这么巧的事?”这个巧合令罗浮生不怎么舒服。

“会比同样拥有百万分之一的血型还要巧吗?”颜如梦若无其事地把观赏着手中的棉花糖。

“哪有那么悬乎。”在她背后的罗浮生笑了起来,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