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 圣约翰大学

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努力,许唯舟最终因为各科成绩优异,被上海圣约翰大学生物工程系录取。

“没想到我居然有机会和贝聿铭、林语堂、张爱玲这些名人成为校友。”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废,许唯舟也是相当惊喜和意外的。

“我就知道你会成功的。”看到她的好朋友拿到这个时代中国最好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颜如梦更加确定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还要再等四年,这四年你都要为我吃苦。”一想到这里,许唯舟的心情不免沉重了起来。

颜如梦为他的付出是为了他们两个人的将来打算,所以她最不想看到他内疚的样子,“唱歌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不管在二十一世纪还是现在,就算没有你,我也要靠这个生活下去。”

“可是……”许唯舟总觉得欠她太多。

“我唱歌又不能唱一辈子,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以后毕业了才可以照顾我啊。”来到这个时代就一直对外宣称是姐弟,不知不觉中颜如梦已经把这个男孩当成了她的亲弟弟。

见他还是有所顾虑,颜如梦跟他开玩笑,“以后你不会把我当成累赘吧?”

“我是那种人吗?”一瞬间许唯舟有些生气,看到她的表情之后才发现这是她为了缓和气氛的玩笑话。可是在这方面他却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这个世界,我们只有彼此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颜如梦欣慰地说,“我就知道,我可以相信你。”

他们在外百渡桥附近一家有名的西餐厅庆祝这个喜讯,那个时候和平饭店还没有建好,这家西餐厅是附近最有名气的。

“还有两个月就要入学了,这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颜如梦卖力地切着盘子里的菲力牛排,这个时代在上海的外国人比二十一世纪还要多,牛排做得很地道。

“有家报社招实习生,我打算去那里学点东西。”

“报社?跟你的专业完全不同哎。”

“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而且那家报社有几个香港人,正好可以学点粤语。”许唯舟把盘子里的西兰花沾了番茄酱放进嘴巴里。

“你学粤语做什么?”颜如梦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让红酒充分与空气接触。

“不是你说的嘛,说不定战争会比我们找到时空之门还要早,到时候我们可以离开上海,去没有战事打扰的香港或者国外。”虽然那个时候许唯舟并不接受她的安排,对她于未来的分析印象却很深刻,在那样混乱的情况下,她却比自己要理智得多,十分令他佩服。

“你还居然记得。”他不止记得,还当真要为了他们的未来去做各种准备,颜如梦感动致挚。

“当然,这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未来,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未来。”许唯舟举杯与她碰杯庆祝。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年代,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也会有更好的未来可以期待,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祝呢。

颜如梦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全都落在了两桌之外另一个人的眼里,这已经不是罗浮生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笑容了,却是对着同一个人,他好奇这个人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肯定不是对外宣称的姐弟关系,难道是情侣吗?

“阿福哥,你看什么呢?”因为出嫁日期的临近,即使和自己心上人来她最喜欢的西餐厅吃饭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洪澜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人比她还要心不在焉。

顺着他的目光,她看到了坐在西南角那桌的一对养眼的男女,他们相谈盛欢就像是在热恋中的情人。

罗浮生轻描淡写地说:“她在美高美唱歌。”

“就是那个把叛逃到百乐门的白玫瑰都比下去的颜如梦吗?”洪澜觉得长得这么漂亮又脱俗的女孩,不用想也知道她便是盛名在外的颜如梦了。

“不会吧,她已经这么红了吗?”听到这样的形容,罗浮生忍不住勾起嘴角。

洪澜白了他一眼,“你自己是老板还不清楚吗?”

“我感觉也就一般吧。”罗浮生口不对心。

“都说她的嗓音全上海滩无人可比。”洪澜很少去美高美这样的地方,“阿福哥,今晚我想去听她唱歌,看看是不是像那些人形容的那样。”

“好啊,不过听一两首就要回去了,不然义父会担心。”从小洪老大对他唯一的女儿管教就很严格,罗浮生不想她回去晚了挨骂。

“他现在忙着和林大局长商讨合作,才没那闲功夫管我呢。”

“他也是为了洪帮的未来,你就多体谅他一点。”

“我还不够体谅他啊?我……”洪澜后面半句话没有说出口,她想说她已经为了洪帮的未来搭上了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能在罗浮生面前说,那不是拿刀子捅他的心窝吗?

罗浮生看着她,即使她不说,他也知道后半句话是什么,虽然他们已经约定了要向前看,做一对异姓的好兄妹,可毕竟坐在对面的是他曾经放在心尖上的人。

“我吃饱了,阿福哥,我们回去吧。”往前走比洪澜想像得要困难许多。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下起了濛濛细雨,他们在西餐厅门口遇到了被雨水挡住了去路颜如梦和许唯舟。

“可能再喝杯咖啡雨就会停了。”这么小的雨许唯舟自己一个人骑车倒也没什么,只是要送她去美高美,前阵子她感冒刚刚好,怕她淋了雨会生病。

“这么晚喝什么咖啡,你早点回去睡觉。”这几个月复习考试他都睡得很少,成绩终于下来可以睡个好觉,颜如梦希望他可以好好休息。

“这么兴奋,反正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着的了。”

“差不多时间该回去上班了吧。”罗浮生走过去打断他们的对话。

“你是?”许唯舟被打扰有点不开心,却没有表露在脸上。

“这是美高美的老板,罗浮生。”

“这是我弟弟。”

颜如梦没想到会遇到罗浮生,只能给他们介绍,可她并不认识洪澜,“这位是?”

“我是洪澜。”洪大小姐向她伸出友谊之手。

“你好,我叫颜如梦。”原来这就是令硬汉罗浮生百炼刚化作绕指柔的洪大小姐,比颜如梦想像中的还要明艳大气。

“正好我们也要去美高美,你搭我们的车一起走吧。”

颜如梦看向许唯舟,“我要去工作了,等雨停了你就回去吧,路上小心哦。”

“嗯,你也是,晚上回家路上小心。”许唯舟听说是她上班的方的人也就放心了,“这点雨没什么,我先走了。”

颜如梦目送他骑车离开,才走向罗浮生的车子。

“你和你弟弟感情真好。”洪澜没有兄弟姐妹,同龄朋友又很少,不禁羡慕起’颜家姐弟’的关系。

“嗯。”颜如梦点头。

“他在哪里工作?”洪澜拉着她坐在车子的后座上,罗浮生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他还是学生。”提起这个颜如梦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刚刚收到圣约翰大学建筑系的录取通知书。”

“哇…圣约翰大学?好厉害啊!”洪澜怎么会不知道这所上海乃至全中国最好的大学。

“对啊,他读书一直都很好。”心情好颜如梦不禁多说了几句,在二十一世纪他就是名校的高材生。

“所以你们就来上海最贵的西餐厅庆祝。”罗浮生还记得几个月前他们还要靠当首饰来维持生计。

“不过是一顿西餐而已。”颜如梦遗憾地想,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她一定会在自己的酒吧给他开一个庆祝派对,不过若是在二十一世纪哪里有圣约翰大学要考呢。

不过是一顿西餐而已。

怎么听也不像是逃难到上海,几个月前还流落街头为了填饱肚子而烦恼的人,居然随口说出这样的话,罗浮生对她的来历更加好奇了。

这天晚上颜如梦选得都一些欢快的歌曲,甚至还唱了《jambalaya》(英文版的小冤家),惹得台下的老外非要跟她跳舞。

其实歌女陪客人跳舞在夜总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小费到位,只要她们愿意。

只是颜如梦不喜欢与陌生异性肢体接触,所以她便以不会跳舞来拒绝。

“没想到你的英文还挺好。”罗浮生再一次出现在她的化妆间,“你不会也是圣约翰大学毕业的吧?”

“我没有读过大学。”这点颜如梦没有骗她,在二十一世纪她的最高学历也只有高中。

“高中也已经很不错啦,而且可以嫁一户不错的人家,也不用这么辛苦地出来工作。”罗浮生当然清楚时下从女子高中毕业出来的女孩子大多都是直接找一户好人家嫁了。

“我还不想嫁人。”颜如梦听得出他又在试探自己了。

罗浮生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为了供你弟弟读书?你们的父母呢,不管你们吗?”

“为了自己的理想。”颜如梦的理想在二十一世纪已经实现了,她拥有自己的酒吧,虽然不完全是她的,可是在那里唱她喜欢的歌,每天忙到很晚回家倒头就睡,没有任何心事。

这个回答再一次令罗浮生意外,“颜小姐的理想是什么?”

“赚足够多的钱,开一家像美高美这样的夜总汇。”颜如梦是在说笑,她知道在这个年*屏蔽的关键字*夜总会除了钱还要有势力的维护,就像美高美依靠的是洪帮的势力。

“原来颜小姐想做美高美的老板娘。”罗浮生点燃一支烟,透过烟雾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她。

颜如梦知道他在和自己逗闷子,只要他不再打听她和许唯舟的来历怎么样都好,便笑着说:“生哥你这样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嫁,不过我只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思,唱我自己喜欢的歌罢了。”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罗浮生这样的硬汉也不例外,更何况好话出自一个长得漂亮、唱歌好听的女孩的口中,那就更美妙了。

见她已经卸了妆换好衣服,便起身说:“太晚了,坐我的车走吧。”

“你这么忙,怎么好意思老是麻烦你。”颜如梦与他维持着老板与员工的距离。

“今晚没事,正好顺路。”

颜如梦没有拆穿他,什么顺路,他明明就住在美高美的楼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