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 极司菲尔路

各种不同颜色的光波在颜如梦和许唯舟身边不断地变化,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他们俩个才被一股力量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许唯舟到底是个身体健康的男人,很快爬了起来去扶离她不远的颜如梦,“快起来,看看有没有摔伤。”

颜如梦在他的帮助下站了起来,这一跤摔得虽然很痛,却并没有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他们恢复了一会儿便行动自如了。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这里哪里?”颜如梦记得他们被奇怪的光波吸进去之前还在一家咖啡馆里。

“不知道。”许唯舟打量着四周的情形,难道是留声机爆炸将他们从咖啡馆里炸了出来,来到了一条小弄堂里。

上海的弄堂对于从小土生土长的许唯舟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可是这里却透着一股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古怪。

“怎么了?”颜如梦感觉到他的眼神里的困惑越来越浓。

“也许这只是咖啡馆后面的小路,我们出去吧,走到大路上就认识了。”对于自己也不确定的事,许唯舟不敢冒然说出来让她担心。

他们绕了很久,才找到大路。可是当他们看到弄堂外面这条繁华的大马路时,两个人都傻眼了。

出来的弄堂口的门牌上写着极司菲尔路56号,这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路名。街景和路上行人的装扮都是电影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样子,难道咖啡馆的外面通往一个影视城?

“你还记得我们被那道奇怪的光吸进去多久了吗?”颜如梦咽了口吐沫问。

许唯舟摇了摇头呆呆地说,“应该很久很久很久了。”

他用了三个很久,但是应该也没有久到让他们一下子从市区来到位于外环以外的车墩影视城吧。

一眼望不到头的马路上没有导演和摄像机,周围只有或是行色匆匆,或是闲庭信步的路人,黄包车、自行车、老爷车和那个年代特有的有轨电车在熙攘的马路上和谐相处,种种毫不想干的个体组成了一个令他们费解的整体。

“如果我现在喊卡,他们会不会停下来?”许唯舟知道她的疑惑和自己一样。

“试试。”

许唯舟先是试探地说了声卡,没有反应,颜如梦提高声音也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理会他们。

他们一声比一声响,可是除了身边路过的人向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之外,他们看到的一切丝毫不受影响。

他们两个像疯子一样,不停地在这个世界寻找任何恶作剧的痕迹,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仍然没有丝毫收获。

“我们被那台留声机困在了上个世纪。”颜如梦的声音在上世纪的寒风中有些颤抖。

许唯舟抓住她的手,“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我们一定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什么办法呢?”颜如梦并不是不想相信他,但是人在又饿又冷的时候总是容易绝望。

“咖啡馆的留声机!”许唯舟忽然想起了问题的关键,“那一定是打开时空之门的钥匙。”

已经一个多月了,他们两个人跑偏了三十年代上海滩的各家咖啡馆,时空之门都没有任何起动的迹像。

许唯舟卖手表的钱也快用的差不多了,颜如梦身上的首饰也全都当完了,如果再不作打算他们两个一定会饿死在他们曾经向往的上世纪三十年代。

“我们要好好地规划一下在这个时代的未来了。”颜如梦对她的好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把所有能考虑的东西都考虑了一遍。

“我去找工作。”许唯舟坐在她的对面,“你放心,就算回不去我也能养活你。”

“这不是长久之计。”颜如梦虽然对这个年代的历史并不是很了解,但他们至少知道时代洪流的大方向。

“我们来到这里也许就不会是长久的,现在才过去一个月,也许我们不久之后就能找到打开时空之门的方式了,我们在这里并不需要做长久的打算,或许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颜如梦突然有了一种预感,他们会留在这个时代很久很久,久到他们自己都预料不到。

“你得去读书。”她认真地看着男孩明亮的眼镜。

“读书?”许唯舟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

“去考大学。”颜如梦把心中的计划合盘托出,“只有读这个时代的大学,这样在四年后,你才有可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养活我们两个人。”

“你没发烧吧?”许唯舟抬手试了试她的额头,“让我在这个时代读大学,还要花四年的时间,我们哪来的钱,还没等我大学毕业我们就饿死在街头了。”

“也许……我有能力供你到大学毕业。”

“你怎么供?这里没有酒吧,你想唱歌也没有地方。”

“有。”

“你什么意思?你要去哪里唱歌?”许唯舟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这个年代还是有许多风月场所,他怎么可以让他的好朋友去那种地方。

“前天我在霞飞路看到一家俱乐部的招聘启示,他们那里正缺歌手。”在颜如梦看来,那个俱乐部就像电影里的百乐门这些地方。

“你知道那些俱乐部都是什么人开的吗?你知道这个年代帮派之间的斗争有多激烈吗,我怎么放心让你去那种地方唱歌,如果这就是你供我读大学的方式,那我宁愿饿死在街头。”

“我只是去唱歌,而且四年的时间过得很快的。”颜如梦考虑的还不止这些,“你知道的,战争就快要来了,我们的未来谁都无法预料,但是这个年代你应该比我记得清楚,你不会不知道这场战争有多可怕,只有你拿到文凭,我们才有可能在战争到来之前逃离这里。”

“逃?逃到哪里?”许唯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永远留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年代,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远。

“香港,或者更远的地方,只要你读了大学,我们就一定会有出路的。”颜如梦抓住他的手,就像抓住了希望。

许唯舟摇头挣脱她的束缚,他不明白她怎么会考虑的这么久远,怎么会这么镇定地做这些规划,镇定的就好像在解释故事中别人的人生一样

颜如梦知道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要在这个时代长久地生活下去,她自己也是过了好久才接受的,那个关于他们在这个时代的梦,她并没有打算说出来,因为她知道就算说出来许唯舟也不一定会相信。

她朋友的愿望是回到二十一世纪,然而那一天并不会比战争到来的早。这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要么在绝望中爆发,要么在绝望中死亡,这就是人类的天性。

不管许唯舟是否能接受,颜如梦在这个世界的路都必须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