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二十四章

今日,是锦妤和锦觅晋仙的日子。九霄云霄殿上,各路仙家齐聚殿内。场面十分肃穆。

只听那大殿之上,看不清神色的小仙侍高声喊道“花界精灵锦妤、锦觅,天资敏慧,明心见性,皈依太上无极大道,特晋为一品上仙,望尔行合于道,保清修于懈,固磐石于千秋。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锦妤微微抬眼瞅了眼荼姚,面色不佳,但似乎也没发难的样子,甚好!和锦觅整整齐齐的行了套礼。

天帝行至俩人面前,撒了撒瓶中净水,锦妤微微感受了下,觉得自己轻快许多,似乎身体比起以前更加无垢,吸收灵力也更加迅速,不由感叹晋仙还是有好处的,这净水着实是个好东西。

“天帝陛下授青莲冠。”

“仙子锦妤,锦觅。乃先花神之遗脉,长女锦妤,对水系法术颇有研究,宜追封司水元君,掌管天下河川!次女锦觅宜承继花神之衣钵。如今花界群芳无首,便加封锦觅为花界新任...”

“且慢!”老君一口打断

月下仙人简直是想一脚踹死老君这个老顽固,都快结束了,打什么岔。

“老君,有何高见哪!”

“启禀陛下,精灵飞升直授上神,天界尚无此例,与道统法统皆不合,望陛下还要三思啊!”

荼姚见此,远远的朝着锦妤示威一笑,转头对着天帝又做出一副担心孩子的慈母表情“陛下,缘机仙子,有要事启奏。陛下不妨听听再做决断,免得误了孩子的前程。”

锦妤面容微微僵硬,合着前面顺顺利利的,在这等着呢?这荼姚果然是越老越爱计较,小气吧啦的紧。

缘机仙子小心翼翼的道“启禀天帝陛下,近日天象异常,六界生灵各族恐降灾祸,小仙反复推算星象,方追溯到源头,此番缘由皆因二位仙子。”

被这缘机仙子一说,整的她和锦觅倒像两个灾星似的,锦妤不由反驳“缘机仙子此言过于荒谬!我和锦觅刚刚晋仙,哪来这能耐影响天象,我等更不过是一介精灵,许是仙子推衍有误?”

“小仙已推算了百遍,否则岂敢奏明天帝,二位仙子本性善良,可当初偏就是个元神寂灭的天命之理,此事斗姆元神也是知晓的。”

锦妤无奈...锦觅的命理,她和阿爹自然知晓,可你缘机仙子带上她是什么意思,这掐算也委实太不准了。

缘机又道“虽说眼下灵力已经提升,但二位仙子从一介精灵修炼,先天灵力不足,后天又历练不够,神元尚未修练纯净,便晋升上仙或上神,恐怕有损六界神本,故而生出了天象异兆之警示。”

这话真是越说越离谱,锦妤无言,这种大帽子,她可不敢随意去接,看了眼润玉,用眼神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无奈。

润玉沉吟片刻,道“既如此,缘机仙子可有何解法?”

“解法嘛,自然是有,自然是历了劫,也就解了。六界之中凡人最苦,所谓人,生来就是吃苦的。只需要二位仙子洗去在天界的记忆,去凡间历劫数十载,于天界来说也就是数十天。这番走一遭便可。”

“原来这么简单啊!”锦觅拍手道,刚才这群人七嘴八舌可把她吓了个够呛。

“既然两位仙子都愿意历劫,那么为了俩位的仙元,也为着天界的神本。尔等便准备一番,三日后下凡,待二位历劫归来,便可正式晋升。”

“是”“是”

回来再继续晋升。锦妤想了想也不过就十几日的光景,便也懒得再生事端。不过因为信不过这荼姚,恐她暗地出手搞事,决定回去还是细细部署一番。

荼姚速来与锦妤不合,也知这次下凡,是对付她最好的机会,岂会放过,于是喊来缘机,让她给锦妤排一个最苦的命数,至于那锦觅,敢勾引旭凤凰,这次下界,她也不会放过,定要这两个小贱人神形俱灭!

缘机仙子只觉得自己可怜的很,先是被天后找一番,又被火神找一番,最后还被夜神找一番。最后决定都听一半,剩下的全看天帝的意思。颇为感慨神仙难做。

晚间,锦妤喊了锦觅,一起在月下仙人处聚餐。谁料这月下仙人还认识那缘机仙子,把这缘机也叫了来,锦妤一开始倒也怕这缘机是荼姚的人,转眼一想,虽说这月下仙人糊涂,可认人倒还尚可。

于是几人把酒言欢,唠嗑家常,不过几杯酒的来回,锦妤就已经喊上缘机为机机了。

套路了一番下凡后的命格,锦妤那是连杯子也给抓爆了,心里狠狠的给荼姚记了一笔。转而又想到了锦觅的情劫一事,也不知道此劫是否会应验在这一遭。想来概率极大。

月下仙人的酒量着实不是很好,偏偏今日要非要给她和锦觅来个送别宴,结果是哭着哭着把自己给喝趴了,缘机仙子亦是被迫的灌了不少酒水,此时已然是呼呼大睡。

至于锦觅,见两人一个喝趴了,一个睡的香,也泛起困来,揉了揉眼睛,靠着桌子便睡了下来。

锦妤摇头轻笑,掐了个仙决,变化出几床被子,替几人盖上,走前,关上了姻缘府的门。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凡间飞去。

此时,凡间正值冬季,落雪飘零。整个山脉皆是银装素裹。

锦妤立身与一湖畔,身影在这满天大雪中,略显单薄。掐决召唤,口中念念不绝。

噗嗤----!

湖畔传来一道水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抱怨道“小锦妤,这大冬天的,见到你我固然高兴,可怎么把我招到湖里来了,阿切~!嘶~这湖水可真冷!”彦佑抱着自己哆嗦个不停。

“彦佑,你好歹是个神仙,哪有那么夸张。”

彦佑扇了扇衣襟“诶,自从被这天界通缉以后啊,我是上天也不敢上了,每日就在洞庭修身养性,无趣的很呐,对了,小锦妤,你如今不应该在天上继续当你的水神长女嘛?”继而挑眉一笑“莫非是觉着,那润玉比不上我彦佑万分,才来找的我呀~”

锦妤顿了顿,劝道“彦佑,做人还是要低调谦虚些才好。”

彦佑摇了摇头,甚是不以为然,将手往背后一负,语重心长“谦虚使人发胖。”

“甚好甚好,你果然还是一副没脸没皮的模样。”锦妤颔了颔首

“诶,说正经的,你这次下来是什么事啊?莫非是跟我一样,也被通缉了?”彦佑有些发愣

锦妤摇摇头“哪里会,水神阿爹的薄面谁会不给?我这次,是被迫晋仙呐!”

“晋仙有何不好?是个喜讯啊,我先提前恭喜了!”彦佑笑嘻嘻道

“我可还没说完呢,这一番晋升,并没有那么顺利,为了巩固仙元,还需在凡间历劫一番呢,我呀,实在是怕那天后荼姚插手我和觅儿历劫一事,到时候,你记得看着点。出了什么事也好防备一番。”

彦佑一怔,继而,泫然欲泣道“我这一两下修为,哪能和那天后荼姚干上啊。”

敲了敲彦佑的头“谁让你和天后打了,你是不是傻呀,这事儿我估摸上头也会注意的,毕竟也不是一件小事儿,这荼姚就算为了脸面,也不会自己亲自下来,也就下面这些小兵小将,这些你还打不过嘛?”

闻言,彦佑拍了拍胸,豪言壮语道“没问题!你和锦觅的事儿就放在我身上了!”

“到时候遇见了荼姚的人,你是见一个给她捆一个,待我回天,我慢慢磋磨!若是遇见个硬茬子,你就去寻我那未来夫君润玉,联手对付。”说完,锦妤觉得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至于情劫,大约是这荼姚给她和润玉添堵,想了想还是对彦佑道“若是我和锦觅遇见情劫了,你先提前一步,把对方拍晕或者掰弯!明白?”

“放心!我明白着呢~”

区区三日,不过一眨眼的事儿,脚下幽幽的风掠过锦妤的衣摆,天边流雾云舒云卷。今日是她和锦觅下凡历劫的日子,阿爹,临秀姨,润玉,月下仙人,都很是不舍。

锦妤从那因果天机□□向下望去,只觉得深的很,一点都不想体验当日润玉带她的那一跳。心凉的很,不由苦着脸转头,看向润玉。面上一片凄凉。

机机见状更是毫不留情“时辰已到,两位仙子快请吧,入这因果天机□□转一转,眨眼的功夫就回来了。”

见时辰到了,锦觅先一步给她这个做姐姐鼓了个劲,跳了下去。

锦妤踌躇片刻,深吸一口气,终究纵深一跳。怎料旁边突然窜出个旭凤,跟着她一起跳了下去......?小叔子?你这?算是个什么意思?还没放弃她家觅儿嘛?失重间,锦妤只来得及看清润玉的脸色似乎不大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