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五十三章你们想干嘛

炼器长老急的就要去捂清虚的嘴,小心传音:“灵剑宗还没有少掌门呢,小心有少掌门的时候他们日后报复。”

炼器长老扭头对柳凌云笑着:“少掌门不要介意,我师兄只是太过担心师侄了。”

柳凌云见状哭笑不得,“凌云不介意,确实没有秋道友长的好。”

清虚一把扯下:“干嘛呢,我才没有担心我大徒弟呢,我只是馋了。”他不是不懂炼器长老的苦心,他怕的是这群小辈到时候比他们这群老家伙先一步飞升,在上界没有人护着乌秋实。

但是他这准备要去上界的人才不怕呢,他可是定了要跟着徒儿走的人。

不过还是给了炼器长老面子,不再怼柳凌云了。

航行了大半天才回到那一战的附近,那些修士也恢复了一些灵气,小心查探了一番,确实没有在附近找到妖物。

便三三两两结伴搜寻起来,也不敢用神识肆意搜查,就怕惊动了那群吞噬神识的妖兽。

一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无人结伴的戚如风并没有出去寻找,反而是留在船上,看着那飞来飞去的众人,甚至有一种想将这最后一艘灵舟毁去的冲动。

只是那念头一闪而过便放弃了,毕竟他也是要靠着灵舟才能在无尽海行走。

盯着他们的戚如风突然发现那后方的海面突然飘着一团生物,随着海浪起起浮浮。

这颜色不就是那霄剑真人身上穿的那道袍吗?

戚如风大喜,四处看了看,见大家都在搜寻,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手腕一番,唤出他的本命法器紫笛。

其实柳凌云说错了,这并不是海族赠送与他,而是他这柄长笛是用海族高阶妖王的其中一根肋骨制成。

材料是它们赠的,但法器是他找人炼制的。

除了能迷幻他人的作用,还能沟通海族,甚至运用本命法器的他,还能发出驭音阁的第四层心法内含的音刃。

不管司逸他是死是活,反正他马上就要*屏蔽的关键字*。

戚如风正准备下手,身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嗨,你们大家快来看,霄剑真人在这里呢,驭音阁的戚道友发现他了!”

戚如风下意识的将本命法器收了回去,一脸漆黑的扭头,只见先前跟在秋道友身边的那猪头和十一个孩子站在一块,笑嘻嘻的看着他。

其中一个手里还捏着一张扩音符,刚刚那震动海面的话,便是他传出去的。

拿着符咒的自然是乌冬实,他们因为修为太低便跟着柳凌云待在这船上。

本来柳凌云也想出海找寻,奈何炼器长老拜托他盯着这几个孩子,不要让他们乱跑,他只好留了下来。

却是意外的发现戚如风没有离开,便暗搓搓的盯着他。

没想到他这专注的行为被那十一个孩子发现了,也观察起了戚如风,甚至还先一步的发现了霄剑真人的踪迹。

然后便看到戚如风要动手的迹象,他们便冲了出来,门派跟名字是他告诉那群小子的。

本来急的,他们现在合起来都打不过一个戚如风,却不想这小子告诉他,有办法,但是要知道那人是谁。

乌冬实这出头的一幕,怕是让戚如风记恨上他了。柳凌云暗道不好,看着乌冬实,觉得乌秋实这师兄弟是真傻!

直接告诉他办法,他来出头不好吗?总比他们这群小菜鸡被盯上好吧!

此时的柳凌云也忘记了,实力还没有恢复的他,此时也是个菜鸡。

听到那传音,外出搜寻的人纷纷赶回,找到人便好。

戚如风一脸漆黑:“你们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不下海去找?”

乌冬实歪着脑袋,无辜的说着:“因为我们实力低啊。”

戚如风目光看着乌冬实好一会,突然笑了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柳凌云心生不安,下意识的挡在了乌冬实的面前。

“你与秋道友什么关系?”戚如风笑的亲切,他突然发现这十一个小孩竟意外的都长的不错,而且有几个少年模样的,模样很是俊俏,也不是不能下手。

乌冬实不傻,其实经过那一次妖修之后,他对不认识的修士都有一些防备,更何况刚刚还见到这人似乎想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所以乌冬实并没有说话,戚如风见柳凌云护小鸡崽般的动作也没有什么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声,转身回了他那客房。

柳凌云一声冷汗,就怕戚如风突然动手抢了人就跑,他现在怕是拦不住。

“若是知道是这种办法,你应该先一步告诉我,何必出头?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柳凌云出言教训这乌冬实,这孩子长的太抢眼了。稍微活跃一点,别人的注意力便能盯着他。“若他心怀不轨,你第一个下手对付的就是你。”

清虚他们也赶了回来,便听到柳凌云的训斥,清虚无脑护的只有乌秋实,对这些男徒弟还是比较严格一些。

所以理智的问了一下原因,便站到了柳凌云那边,质问乌冬实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刚刚还告诉他死道友不死贫道!转身就记不住了!是不是傻!

清虚直白的训话,听的柳凌云嘴角直抽!我说大长老,你说这话就不用顾忌一下他这位‘道友’还在身边吗?

乌冬实支支吾吾的说着,“看…霄剑真人…不顺眼,所以…想让他欠我一个人情。”说着说着就顺畅了起来,一脸认真:“总觉得若是他欠了我人情有大用!”

听的众人无言以对,只是重重的训这乌冬实。

可怜的司逸即使被人发现,也没有人去将他捞起,还是等后续的修士过来,才将重伤昏迷不醒的他弄上船。

船家看着灵剑宗的人一脸欲言又止,很想问上一问,你们先一步发现霄剑真人那么久,为什么非要等所有人回来,才反应过来,真人还泡在水里,没人救呢!

也幸好船家没有问,不然肯定会得到那非常令人无奈的回答,还是*12的那种。

哼!抢大师兄/大徒弟的小婊砸不救!

炼器长老表示他只是想看看师兄是怎么教徒弟的,他们的进步比他徒儿快多了!一下子都忘记那霄剑真人了。

修士们忙着准备抢救霄剑真人,热心的掏着仅存的灵药,甚至还有修士想用灵力帮霄剑真人修复伤势,只盼着他快一些醒来,这一分救命恩泽,消掉一些。

而然他们的眼睛盯了许久,都没有盯出一个所以然来,咦?伤呢?

他们倒是探查了几番,惊讶的发现,这霄剑真人连修炼时留下的暗疾都没有。

外伤更是一点点疤痕都看不见,皮肤光滑细嫩,瞧的众人望眼欲穿,就差把司逸身上的衣服扒了,好找出一个伤口,他们赶紧‘修复’一下。

昏迷的司逸一醒来便是那么面对一大波修士虎视眈眈的目光,好似下一刻就要把他扒光了一般,下意识的抱住胸口:“你们想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