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2:【走位走位】

席应龙茫然扫视四周,营地内安静异常,唯有照明灯发出柔和的光线,大家或休息或在安静修炼。视野之外是一片黑暗,但刚才一瞬间,他明显有一种被什么恐怖的东西注视的感觉。

一股浓烈的森寒之意从身上扫过,似乎某个藏在黑暗中的恐怖怪物刚刚苏醒。仔细去听,洞外魔兽咆哮此起彼伏,较之白天更甚。同时,黑暗中还有一些密集的嗒嗒嗒的声音传来,似是什么部队在大规模急行军。

苏妲可睁开眼,看向做出防御姿态的席应龙,发出一个疑问眼神,“?”

席应龙摇摇头,心有余悸的擦擦冷汗,道:“我不清楚怎么了,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们这边扫了过去,像是一道超级恐怖的眼神。”

“又出现了?”

却是楚河坐了起来,跳到洞顶扒开一道石窟窗口,看向头顶天空。平日里一轮青幽、一轮银白的两轮皓月当空,今晚却只现出一轮青幽圆月。与之形影不离的银白月亮,今晚被层层阴云覆盖,已经不见踪影。

“幽月当空,情况不妙啊。鬼族无时无刻不在壮大着,只希望这次不要太凶猛。”

一转头看向懵逼脸的某胖,道:“你既然睡不着,就出去狩猎吧。”

“哈?”

“现在?”

洞外阴风阵阵,彻骨的寒冷。

出来的一瞬间,席应龙就后悔了。尽管楚河说的天花乱坠,什么“双瞳可以看见虚化鬼族,敛息能力也不错,是鬼族克星,正好与之一战来完成荒界的初战”之类云云,他是丁点不信的,可他扛不住已经见底了的潜能值。

这大概是这次任务期间最好的单独外出机会了吧。

尽管怕得要死,还是一咬牙钻出了“安乐窝”。

听说这里是十分凶残的鬼族地盘,他牛逼的【霸体罡气环】武技还没学会呢,挨一下就要GG。所以每一步路都走的小心谨慎、全神贯注。

【蜃息决】运气,内呼吸收敛气息,不露丝毫声息。

如今心中虽是忐忑不安,但更多的,还是隐隐兴奋,他要迫不及待测试一下外挂功能。

不敢深入太远,目光四下扫视,一堆堆枯枝败叶,杂草丛生。还意外发现了一些异域文明痕迹,那是一座残破的古老建筑残砖断壁。在漫长的地质变化下,这些古老建筑大部分都掩埋山林之中,露出地面的一小截又经历长久的日晒雨淋,极度脆弱、腐朽不堪。

轻轻一抓,就从手缝隙里飘落一地白灰。

“骨头制作的建筑吗?”

他晦气的拍拍手,再看这些建筑风格,也多是狰狞凶残,不似人居住的地儿。

视线之内,远处几点幽火飘荡着,依稀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身影在游荡。阴风吹拂越演越烈,呼啸声犹若鬼哭狼嚎。白天过来的时候还好些,现在一看,简直就是阴森恐怖的地狱。

一想到地狱、鬼族,席应龙更是双手握持斩舰刀。远处每一簇幽火都代表一只鬼族怪物,幽火聚集的地儿是绝对不敢去的,他只能耐着性子寻找落单的目标。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已经深夜。饶是席应龙气血充盈,也被这阴风吹得骨头发凉。正犹豫着要不要扩大搜索范围时,突然一股浓郁的气息出现在感知范围内。

心头一突,想也不想,【瞬空步】眨眼带他消失在原地。碰到怪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躲避,可跑出几步才醒悟过来,好像这只落单的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啊。

犹豫一番还是折返回来看个究竟。

蹲在一颗树干上,正好清晰看到了这只鬼族“诞生”的全过程,一只六条腿的类兽骷髅,浑身青铜色肌肉纹路若隐若现。身躯包裹在一种虚灵力气泡内,视坚实的土地如无物冒出地面。

目标气息不弱,身躯在幽月微光下若隐若现,待气泡消失它的身躯也凝实。龇牙咧嘴的展露着凶相,丑陋狰狞的半肌肉半骷髅头骨内幽火忽然腾出一点火星,带着它的身躯彻底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已在十数米开外。

但它的一举一动,都在席应龙眼里清晰无疑。

席应龙强压下心跳,给自己打气,开始行动起来。没有冒然就上,而是先在远处显露一点气息,拿出多年游戏引怪的经验,一点点试探它的感知范围,将它拉离其他“鬼族”视线范围之外。

虽然这只“丑鬼”骨刺兽速度不慢,席应龙【瞬空步】大成也不是吃素的。

“你快,我比你更快。”

跑着跑着,席应龙的信心就建立起来了。“老子轻功天下第一!”

这只“丑鬼”好不容易碰到猎物,还是如此美味的血气,本能让它追赶下去。只待逮住他,吃光他的肉、喝光他的血,就能变的更强,同时付出些许阴火同化出直属的下一代“鬼族”。

他也不敢风筝太远,人生地不熟的,再跑远了没准前面又碰到了呢。

见距离差不多够了,等不了,不等了。

回首一掏,斩舰刀横摆做出攻击姿态,“我瞬,再瞬,继续瞬!”

“看不见。嘿嘿,走位走位走位……”

电光火石间,席应龙运足气力,瞬空步无声无息踏空而来,外红里黑的气力第一次蔓延到斩舰刀上,下一刻挥起平生最精彩的一刀直斩在骨刺兽脑门上。如此蓄谋已久的攻击,没有半点偏移的砍了个正着。

骨刺兽与气力之刃初接触的一刹那,发出“嗤嗤”腐蚀声,一阵烟雾升腾而起。继而斩舰刀带动的强大冲击力将它轰飞出十数米远,撞在一棵大树上。

席应龙见这一刀竟然没有秒杀,也不禁为这骨刺兽的防御吃惊。不过这一刀若换乘孟良来砍,只怕早就一刀两断了。

骨刺兽巨大的头颅被砍碎一半,黑红色的气力如跗骨之蛆缠绕在创口上,让它半边阴火都在冒着白烟,似乎承受极大的痛苦,咆哮着发出一声声尖锐刺耳的惨叫。

“要召唤小弟?”

席应龙哪里敢等,自空中划出一道弧形再次从背后袭击,同一个地方更狂暴的攻击。斩舰刀在半空中轮了一道圆弧,朝着骨刺兽狠狠斩去。

“刷刷刷~”

一刀不行,连砍三刀,每一刀都斩出一片呼啸风声。数刀过后,整片林地的落叶砂石都被卷起,如同一场龙卷摧袭而过。

这次没有意外,骨刺兽半个头颅都被碾碎。颅骨内阴火成了无根之源,飘飘而起就要飞走。席应龙张开左掌,“看你的了!”

“灵”从左手掌探出面孔,那张恐怖的魔鬼小脸,弯钩鼻子特别显眼,张大如同深渊的漆黑大口。阴火缭绕飞腾到一般,不受控制的往回收落。

一阵阴风掠过,阴火扭曲成九曲十八弯,难以再维持凝结状态,终是“灵”技高一筹,将这股阴火吸成一片烟雾状,吸扯进嘴中。

“咕噜~”

“好吃!”

席应龙这才松了口气,警惕观察四周。余下的尸体在阴火被吞噬之后,迅速腐烂,一股恶臭气息传开,让人只欲作呕。他飞快离开原地,找了个阴暗的树干盘膝坐下,以【蜃息决】回复着消耗剧烈的气力。

虽说斩舰刀是一品武装中的极品,可他不能去激活符文,也无法发挥出全力。而且这刀不以锋利见长,使用起来难免吃力,对气力的消耗也颇大。

这时灵的反馈传递过来,扣除消耗的,还增加了126%的潜能值。

“不多,也算是有收获了。”

待得略恢复气力后,席应龙也不敢在一个地方过多逗留,转而踏着夜色继续寻找下个目标。

远处楚河暗暗点头,自密道返回营地内,面对数双好奇目光,笑道:“这小子比想象的更鬼机灵,已经完成首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