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13 土包子的狠心

第十三章

回到家后,严舒锦和严启瑜睡了一个时辰,就自己起来去找杜先生补课了。

杜先生在府里有单独的院子,靠近偏门的位置,进出都很方便。

看到严舒锦和严启瑜过来的时候,杜先生正在院子里烤东西,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兔子来,已经快烤好了:“你们不会是掐着时间过来吧?”

不管严舒锦还是严启瑜都吃饱了,可是闻到香味,还是让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严舒锦带着弟弟走过去,笑道:“杜先生。”

杜先生把东西递给一旁的书童,自己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这边坐。”

像是早就料到严舒锦他们会过来,不远处摆了一张桌子放着三张椅子,三个人都坐下后,就有丫环端了茶水点心来。

杜先生问道:“想好答案了吗?”

严舒锦和严启瑜都点头。

杜先生笑着问道:“谁先说?”

严舒锦反问道:“先生想先听谁的?”

杜先生倒是没生气,而是端着茶喝了口,说道:“随你们。”

严启瑜想来一下问道:“先生镇子里有多少青壮?有多少老弱?有多少孩子?女人?”

这个问题他昨天忘记问了,想了一夜想出了两个办法,不过要根据镇子的情况来选择。

杜先生挑眉看了严启瑜一眼,说道:“有区别吗?”

严启瑜愣了一下,正色道:“我觉得有很大区别。”

杜先生看着严启瑜的坚持,心中满意,面上却很平淡说道:“我觉得没什么区别。”

严启瑜有些茫然看了看杜先生又看向严舒锦,他本来以为姐姐昨天是忘记问了这个问题,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那是他考虑的方向不对吗?

杜先生问道:“想好了吗?”

严启瑜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昨天是姐姐先说的,今天我来吧。”

严舒锦说道:“好啊。”

严启瑜说道:“我觉得难民不太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一般情况下,老人和孩子身体弱,出了什么事情都是最先没有的。”

如果灾荒这样的事情,一般最先被抛弃的都是老人,其次就是孩子了,单单是抛弃还好一些,很多时候还会有易子而食的事情发生。

这些严舒锦倒是没有见过,是听王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说的,婆子说自己运气好,最终活下来被王夫人救了,她就一直留在王夫人身边伺候着。

严启瑜想了下接着说道:“我觉得封锁大门,不让他们任何人进来,然后每日从城墙上面用篮子把食物送下去。”

严舒锦认真听着弟弟的想法,眼神闪了闪,倒是没说什么。

严启瑜其实也有些拿不准:“除此之外还要报官,请官府派人来收拢这些人。”

杜先生忽然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问镇子中有多少青壮年呢?”

严启瑜犹豫了下说道:“如果青壮年多的话,我想在镇子里单独收拾出一个院子来收留这些人,然后让轮流巡逻守着院子。”

杜先生点了下头,看向了严舒锦问道:“那你怎么想的?”

严舒锦摸索了一下杯沿,说道:“我不知道。”

其实早在杜先生说完这个问题的时候,严舒锦就想到了要怎么做,只是她考虑了一夜,要不要换个答案。

杜先生是她父亲安排来教导他们的,想来最迟明天,他们的回答就会传到她父亲的耳朵里,哪怕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却不能保证别人听了会不会觉得她太过狠心了。

只是严舒锦记得王夫人说过,一个人如果太聪明了,难免会被人忌讳,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是如此。

当时严舒锦问了一个问题,那要怎么办?装傻吗?

王夫人笑着摇头,装傻是最蠢的,因为装久了,怕是连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真傻还是假傻了,而且……要是别人觉得你是傻子,那么你以后就没有说话的位置了。

有弱点的聪明人,才会被人接受。

只是这个弱点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自己表现出来的,要看在什么情况下什么人面前。

当时王夫人说完,严舒锦就记牢了,只是还不够明白,昨晚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

杜先生听了严舒锦的回答,有些诧异地看向了她。

严舒锦下了决心就不再犹豫:“外面的难民有四十人,其实大多是老人和小孩,连女人都是很少数,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后面肯定还藏着人,其中大多是青壮年,女人和小孩应该只占少数,老人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杜先生挑眉:“你为什么这样想?”

“因为这四十个老人和小孩活着,就证明他们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严舒锦神色严肃:“既然这些人还能走的动路,想来路上多少也有些吃喝,只是他们应该是家中没有成年男人的,而躲在后面的青壮年,不可能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来做危险的事情。”

哪怕是一个假设,严舒锦觉得心里也不舒服:“只是青壮年应该不超过一百人,所以他们先让这些没有人来敲门,试探镇子中人的反应,如果镇子人不够谨慎或者觉得他们人数占上风,把这些老幼给放进镇子里,那么晚上可能就里应外合把镇子给占领了。”

而且他们之中肯定有个领头的人,而那个人自己不露面,也把青壮年藏起来,反而让最容易使人失去戒心的老人和小孩出面,足以证明这个领头的人是阴险凶残的。

“如果没有放进去,只是在门口……”严舒锦看向杜先生:“我觉得也不会善了,有良知的人不可能活到现在。”

严舒锦看向杜先生:“哪怕那些青壮年也只有四十多人,镇子上的人也不是对手,因为镇子富裕一直生活的很平静性格善良,他们没有杀人的勇气和魄力。”

“我是大户人家,也不能代表镇子上的人都听我的,所以我觉得没办法解决。”严舒锦说道:“我可能会先带着家人逃走。”

杜先生问道:“如果镇子上的人都会听从你的命令呢?不管你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同意呢?”

严舒锦眼睛眯了下,说道:“封锁大门,前三天只给他们够二十人的粮食。”

严启瑜问道:“可是这样的话,他们……”

“他们会吃不饱,会发生争斗。”严舒锦把严启瑜没有说完的话补完:“可是那又如何呢?”

严启瑜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严舒锦说道:“这些东西足够保证他们还活着了。”

杜先生问道:“如果三天后还不走呢?”

严舒锦笑道:“哪怕那些难民坐得住,难民后面的人也坐不住了吧。”

杜先生挑了挑眉问道:“所以你要把这些饿得走不动的人,当成第一道防线?”

“对。”严舒锦说道:“也是为了让镇子上那些善良的人警醒。”

杜先生点了点头问道:“然后呢?”

“不主动迎战,热水热油火……在人数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守城总比攻城要容易许多。”严舒锦说道:“不见血的话,镇子上的人永远下不了决心。”

严启瑜犹豫了下说道:“那可以一直闭着门。”

严舒锦说道:“你忘记先生说的话,镇子上的人很善良。”

如果不能让这些善良的人看清楚看明白,发现对他们生命的威胁,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时心善放进那些豺狼来。

严舒锦的声音有些轻:“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我们没有善良的资格。”

严启瑜点了点头,他有些不明白,却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杜先生没有说严舒锦说的对或者不对,只是说道:“不管你们眼睛看到的是什么情况,永远不要放松戒备是对的,因为很多时候你们看到的东西都是会骗你们的,谁也不知道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严舒锦和严启瑜都点头应了下来。

兔子已经烤好了,被人端了上来,杜先生说道:“尝尝。”

严舒锦和严启瑜也没客气,都吃了起来,严舒锦问道:“先生,何为世家?”

杜先生想了一下说道:“所谓世家往上数几代,也不过是地里刨食的。”

严舒锦看着杜先生。

杜先生把手里的兔子腿放下,拿了帕子擦了擦手:“一代看吃,二代看穿,三代看读书,三代以后就是世家了。”

严舒锦觉得杜先生这话有些敷衍。

杜先生笑道:“为什么忽然想知道世家?”

严舒锦抿了下唇说道:“那些跟着大伯一起出来的人,有些已经要休妻另娶世家女,世家……”

杜先生沉默了下,说道:“这天下要想治理得当,就离不开世家子弟,你可知为何,因为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最好的,他们三岁识字,念书明理,他们知道如何治理国家,安排民生,而在那些农人家中,识字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

严舒锦没有说话,看着杜先生。

杜先生缓缓叹了口气说道:“只是世家牵扯的东西太多了。”

牵扯的东西太多?

严舒锦说道:“就好像韩氏的表姐要嫁给吕将军,他们姻亲很多?”

杜先生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过多解释这些:“只是一方面,剩下的等你们再长大一些就懂了。”

“而那些另娶的。”杜先生眼神闪了闪:“且等以后再看就是了。”

严舒锦咬了一口兔子肉,在嘴里仔细咀嚼着,她心里隐隐有个猜测,怕是那些另娶世家女为妻的人,下场都不会太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