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六章 毕业和入教(求收求推!)

这两粘人调皮的小东西跑来,让苏启的思考暂停了一下,不过对付小盆友嘛,苏教主有的是办法!

嘿嘿嘿!

只见苏启微微一笑,将书桌下的抽屉缓缓拉开。

“义父、义父,你这里面藏的什么?是不是藏了好吃的?”

“肯定是好吃的,快拿出来给我们吃。”

苏伊、苏珥踮着两条小短腿,脖子使劲了往长伸,探头探脑地想要看抽屉里有什么。

“不要着急嘛。你们这两小家伙,来得正好,你们年龄都这么大了,也该是时候了……”

苏启语带叹息,脸色严肃,让两小丫头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乖乖地立定站好,想知道自家义父会给她俩什么东西。

“这东西本来想过段时间再给你们的……”

这越发引起了两小丫头的好奇心,啥东西要搞得这么严肃认真?

“当、当、当、当!”

苏启从抽屉摸出了两本书,在两小丫头眼前晃了晃。

两小丫头呆了下,当认清这两书封面上写的“练习”二字,两小娃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转身就跑。

苏伊、苏珥已进入了学前班,开始了启蒙教育,虽然识字不多,但对“练习”二字却很熟悉,因为她们作业本的封面就特么有这两贼恐怖的字啊!

她俩知道这东西有多可怕。

“哇哇哇!义父好可怕!好可怕!”

“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义父也没看到我……”

两小娃夺路而逃。

“还是作业太少!”

苏启看着苏伊、苏珥跑远,微笑着将两本练习册又收了起来,这两本书其实只有一个空壳,里面都是白纸,专门用来吓唬小盆友的,苏山、苏蕼来皮的时候,苏启也是这么对他们,屡试不爽。

来烦自己的两个小丫头跑了,苏启又思考起来,他其实思考的并不是克不克隆自己,而是克隆后,如何处理的问题?

也没思考太久,苏启决定进行克隆,还要将自己的克隆体留在身边,当成自己亲儿子抚养。

因为一直以来,苏启对一个问题很好奇。

他跟从原世界带来的那两个男女有不同,那两人没服用过NZT-48,而他服用过,大脑获得了开发,那么他的克隆人会不会继承这一点?

再或者,用他生殖细胞所产生的后代,能继承吗?

在原世界没做过这些实验,在这世界倒可以做了。

反正没人知道他服用过NZT-48,现在也不会有人发现几个“亲儿子”实际是他的克隆体,父子几人长得如此相像,说不定日后还会成为历史未解之谜啥的。

苏启大胆地操作了起来,他也没先用自己做实验,而是拿那个从原世界带来的女人(苏伊、苏珥的本体)再做了一次实验,确定骨髓移植的方法能够让人学习武功后,再自己动手。

在进行科学实验时,一个突然出现的现象可能只是个例,不具有普遍性,要经过多次实验,若都是一样,才是具有普遍性的真理。

在男子身上的实验成功,不是说苏启的实验一定正确,应该多用几人进行验证,但苏启从原世界只带来了两人,用原世界的受精卵倒是制造了四人,可年龄尚小,还是小孩,尽管苏启不是个善人,也不至于拿五岁的小孩进行实验,只能用原世界的女子再进行一遍验证。

在一边实验的过程中,时间来到了七月。

七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而就是在这个季节,苏启种下的第一批种子等到了收获的时候。

五年了,他第一届的学生终于毕业了!

这是一间特意建起的大礼堂,此时苏启正站在讲台上,在他前方正对,坐着两百多名正襟危坐的青少年,正用热切、崇敬、感激等等的目光看着他。

这就是第一届毕业的学生,年龄都在十六岁以上,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孤儿,被苏启或苏启手下的人找到,然后来到这个基地,接受了苏启的教育。

除了这两百多名青少年,礼堂中还坐着其他年级的学生,他们是来参加毕业典礼,见证学长们毕业的。

因为明年,或许后年……他们也将坐在那个位置。

看着下方的青少年们,见到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苏启心中有一些很莫名的感觉,既有着成就感,又有些惭愧,也有对他们的期待……

这是他在这世界培养出来的第一批人才,说实话,他们的文化水平甚至还比不上原世界的初中生,就一群小学生罢了,而他们从今天开始,便将要走上不同的路。

有的会成为老师,有的会成为军人,有的会成为医生,有的会成为工人,有的会成为间谍……

不管他们走上什么路,他们都将为苏启所建立的这个势力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他们中有的人可能将永远看不到苏启所描述给他们的未来!

他们是属于奉献牺牲的那一代人,而他们也绝不会是唯一!

他们后面的一批、二批、三批……甚至是更多批,将会前赴后继,只要事未成功,将有一批批后来者接过他们的旗帜,完成他们未尽的使命。

或许他们的事迹会被后人嘲笑,或许他们的牺牲,会被一群人质疑,贬的一文不值……

但是现在,他们仍活现在苏启的眼中。

苏启深吸了口气,笑道:“同学们,恭喜你们,今天毕业了!”

台下立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苏启挥了挥手,掌声停了下来,看着毕业生们,他又认真道:“你们在座的每一人,我都能叫出名字。”

“王二丫,你喜欢一个人偷偷地躲着哭,是又想起你的亲人了吗?在这里,如果受了委屈,大胆地说出来,老师和同学们都是你的家人。”

“李刚,你老是跟张猛争吵个不停,可明明你们俩互相都很欣赏对方,不要再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了……”

“王博,你的思维敏捷,在课堂上提的问题最多……”

苏启念着毕业生的名字,说着他们每个人的故事,虽然不长,但台下已经有人悄悄开始抹起眼泪。

多情自古伤离别!

毕业生们也知道,今天之后,他们中有人会离开……也许这一别,将是永远!

在毕业之前,苏启给了他们一个选择,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而选择是保密的,他们也不知道有的同学做了什么选择。

“可今天结束后,你们有的人将要离开这里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

苏启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沉重了。

他本来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想法而创建势力,找到并教导这些青少年们,可久而久之,在苏启自己都没发觉中,他其实也变了,不再是单纯为了完成一个自己的想法,而是身在这时代,被这时代感染,被时代中的人感染。

苏启慢慢讲着,台下的毕业生们哭的人越来越多。

“但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健康,每一个人都能平安!”

“愿你们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等苏启讲到最后,两百多名毕业生除了少数强忍住眼泪不哭,其余都在台下泣不成声,连那些来参加毕业典礼、未毕业的学生也跟着哭了。

甚至苏启看到实际年龄有七十多、经历了世事沧桑的鲁妙子,也偷偷在摸着眼角的泪花。

这是苏启的学生,也是鲁妙子的。

毕业典礼结束之后,两百多名毕业生全部留下,而其他年级的学生全部离开后,鲁妙子和苏启在礼堂中升起了一面特别的旗帜。

旗帜上画着一副星空的图,一个只能看到背影的人(苏启)站在大地上仰望星空(我实在想不出来人教的教旗该用什么,大佬们有什么建议可说下。现在才深刻认识到党旗之高妙)。

在教主苏启,枢机主教鲁妙子的带领下,两百多名毕业生站得笔直,举起右手,握紧成拳,拳头与耳中部平齐,目视着教旗,郑重地跟着宣誓道:

“我宣誓:我志愿加入人教,坚决拥护教的纲领,遵守教规,执行教的决定,履行教员(人教成员之意,“教员”这个称呼估计还没发明,拿来用)义务……为苏启主义而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教牺牲,永不叛教。”

青春年少的声音,庄严的宣誓词,面对着人教教旗,苏启终于有了第一批正式人教成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