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三章

……

回到公寓,一开门,乔以莎又停那了。

“大哥,你怎么又下地了?”

柴龙见到洪佑森抱着的妇人,他不仅下地,甚至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

洪佑森说:“她没事。”

鲁莱从夹克里掏出一个盒子,倒了两粒药,一粒放到柴龙母亲嘴里,一粒递给柴龙,说:“吃了。”

柴龙很听话地吃了下去。

鲁莱张开手,对洪佑森说:“给我。”

洪佑森于她交接,鲁莱抱着一个成年女人也像玩一样。柴龙说:“我们现在出发吗?”

鲁莱嗯了一声:“这药至少能让你们坚持一周,时间足够我们回到部落了。”

洪佑森忙活渴了,径直去厨房,拧开水龙头,弯腰就喝。

乔以莎喊道:“别喝自来水啊!冰箱里有水!”洪佑森转头去翻冰箱。乔以莎也累得够呛,对鲁莱说:“要不休息一天吧,现在太晚了,明天再走。”

鲁莱摇头:“我得快点把这个信息带回部落。”

乔以莎:“……信息?”

“血族占领了医院。”鲁莱烟熏妆涂得浓,眼眶凹深,眼球黑白对比异常明显,她冷冷道:“这不是什么好消息。这座城市之前没听说过有血族出没,有的话也是单独几个,自给自足就够了。”她神色阴冷,“我们族跟他们打交道太久了,很清楚他们的模式。占领医院是明确的信号,说明即将有大批量的血族进驻这座城市,他们需要规范化的供给。”

乔以莎想起闻薄天,难道他被转化的原因就是这个……

她问:“他们来干嘛的?”

鲁莱耸耸肩:“这就是奇怪的地方,这里并不是商业或者文化重镇,按理来说他们不会这么积极。”

乔以莎思考片刻,严肃道:“……是不是地下有矿啊?”

鲁莱面无表情看着她,乔以莎:“开个玩笑。”

鲁莱说:“唯一能肯定的是,这里一定有什么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她冷笑一声。“这些蚊子无利不起早。”

送走了鲁莱和柴龙,乔以莎累得甚是虚脱,躺倒在床上。

厨房里,洪佑森还在喝水,他连灌了四瓶,终于停下了。去水池洗了一把脸,就着衬衫擦了擦,回到客厅里。

乔以莎竟然已经睡着了。

她像投降一样高举双手,嘴巴微张,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她身上,清清白白。

洪佑森站在床边,沉默而许久地注视着她。

*

康可医院主诊楼顶层,直升机安稳着陆。

一位中年男子站在停机坪外静静等待,直升机螺旋桨卷起的风吹动他的西装,勾勒出高大矫健的身体轮廓。

直升机的驾驶舱里出来两个人,他们从后方抬下一口黑色棺材。

即使黑暗环境下看不到脸,光从身型也能判断出这两人是双胞胎。他们个子不高,最多170公分冒头,但身材异常精壮矫健。他们穿着紧身的黑色上衣,宽松的裤子,腰和脚踝部分扎紧,步伐轻盈,背脊笔直,好似深山习武的隐士。

他们分别站在棺材两侧,单手托着棺材首尾,朝男子走了过来。

等近了,再看他们的脸,完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分毫不差。苍白削尖的长脸颊,细小上挑的猩红色眼睛,鼻梁挺拔,鼻翼窄瘦,嘴唇扁长,配上那身姿,就像两把淬了冷泉的*屏蔽的关键字*,透着说不出的凌厉。

他们发色很浅,是像老人一般的灰白色,但并不干枯,反而柔顺细腻。他们的长相姿态衣着都完全一模一样,只能靠头发偏分方向来区分彼此不同。

他们共同一个名字——

“罗辛。”

中年男子开口道。

罗辛走到中年男子身边,脚步不停,道了句:“修。”

名唤“修”的中年男子直接转身,走在他们前面,他们用专用的电梯直接下到地下。“时间仓促,只够改装地下一层,请主人见谅。”

罗辛说:“他不介意这些。”

他们下到门诊楼地下一层,这里最早是做太平间使用,后来医院改革,尸体直接通知葬管处拉人,这里就停用了,停尸房也拆了。

这里非常符合莫兰的要求——一处位于城市正中央的安静的地方,温度最好低一点。

电梯门移开,罗辛闻了闻,说:“味道不错。”

修抬手:“这边。”

空旷的地下室,一眼望去什么都没有,修走在前面。罗辛步伐甚轻,落地无声,枯寂之中只有修一人的脚步声,皮鞋踩踏水泥地,发出咚咚的声音。

修走到地下室正中央,停了下来。他抬起手,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他却好似凭空握住一个把手,轻轻向下一拨。

“请进。”

罗辛抬着棺材走进去,修跟在后面,关好门。

地下室里再次恢复空荡。

罗辛打量一圈,这房间意外的生活化,像个家用办公室。

地板上铺着柔软整洁的手工地毯,一张堆满东西的办公桌旁是一套做工精细的沙发,还有一张实木的矮茶几,再旁边是几个装满书的书架。墙壁是用青灰色的石砖砌起来的,上面挂满了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画,有地图,有标本,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纪念品,有的很新,有的年代久远。

修说:“距我上次去主人的房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凭记忆复原,不知是否有偏差。”

罗辛将棺材安稳平放于房间中央,然后来到墙壁旁,摘了一幅油画,那是达芬奇的《莉妲和天鹅》。

“这个他扔了。”他回头看修,“是赝品。”

修淡淡挑眉。

罗辛说:“还是意大利一个知名的家族送的,血脉年代跟他不相上下。他们说巴黎遗存的那个是假的。后来他去非洲观光,拜访当地血族,在他们领袖那里看到一幅一模一样的,他们也说是那家人送的。”

修遗憾地摇摇头,说:“西方人真是不可信。”

罗辛不置可否。

“我们走吧,”罗辛说,“他还要睡一会。”

他们离*屏蔽的关键字*间,留下了那口精美沉重的黑棺。

……

深夜,乔以莎公寓内。

洪佑森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裤兜里的手机今晚第三次震动,他不能再掐断了。

他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洪闫德的愤怒。

他拿着手机到洗手间,接听电话,洪闫德的声音一如既往低沉严厉。

“你在哪?”

洪佑森垂下头,他无法对洪闫德说谎,实话实说:“在外面……”

洪闫德:“外面?十点的时候查寝老师就说你不在寝室,这一晚上你跑哪去了?”

洪佑森:“我马上回去了。”

洪闫德:“你告诉我现在几点了?!”

洪佑森还真的拿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回答说:“一点二十。”

“洪佑森!”洪闫德厉声道,“你大半夜不在学校你想干什么!”

洪佑森顿了顿,说:“我今天,有点事……”

洪闫德:“你是学生,除了学习你还有什么事?”

洪佑森没说话。

洪闫德又问:“今天的晚自习你上了吗?”

洪佑森声音越来越低:“没……”

恐怖的沉默蔓延,片刻后,洪闫德说:“明天周五,这周末你给我回家来,把你最近所有考试的试卷都带回来。我会跟你班主任说下周起你不住校了,放学了回家来!”

电话挂断,洪佑森过了好一会才放下手机,深沉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他转头,因为刚刚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话上,他都没察觉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乔以莎仍带着倦意,抱着手臂站在洗手间门口。

“你爸的电话?”

“……你听到了?”

“一点点,我模仿过他,对他声音很敏感。”

洪佑森没说话。

乔以莎问:“你逃课被抓了?”

他嗯了一声。

“你爸要收拾你?”

“可能吧。”

“他这么在意你的成绩吗?”

他点点头。

乔以莎静了一会,轻声问:“他会打你吗?”

洪佑森摇头:“他不会打人,最多骂几句吧。”

周围静悄悄的,乔以莎打量洪佑森。虽然洗了脸,可他看着还是灰突突的,头发、衣服、裤子、两条手臂,都是晚上“施工”的成果。尤其是裤子,因为是深色的,所以格外明显。

她喃喃道:“今晚也没叫你啊,你过来干嘛?”

他看了她一眼,乔以莎嘴角弯起,说:“来找我兴师问罪的?让使者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至于这么生气吗?”

过了一晚上,这事终于被提起来了,然而洪佑森下午攒的那点火气早就已经消磨干净了。面对乔以莎调侃的眼神,他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低声说:“我得回去了……太晚了。”

他去客厅拿了背包。

乔以莎看着洪佑森在门口半蹲着系鞋带的样子,他袖子撸到肘部,后背和大腿的衣服都绷得紧紧的,闷着头,后脑勺的灰没太拨干净,质感甚是干涩。

不知道是不是夜太深的缘故,亦或许是太静了,也可能是太累了……更大概率是这一系列因素综合在一起,使得乔以莎在目送他走向电梯的时候,轻声叫住了他。

她背靠着门,迎着走廊里刮来的过堂风,问他说:“你来找我,只是因为乌鸦惹到你了?”

他侧过身回头看她。

乔以莎:“还有别的原因吗?”

他在黑暗中的神情不甚清晰,但乔以莎能感觉到他直视她的视线。某一刻她感觉这不太公平,因为她知道以狼人的视力,他看她必定真切明晰。

片刻后,他似是有些迷茫,自言自语般低声道了句:“谁知道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