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1.第 41 章

小福宝飞走啦, 购买50%才回来哦,否则24小时后见啦~

贾敏又气又好笑, 她以前尚会每年往娘家寄几封信,只是这几年被双胞胎事忙得忘了, 不想夫君也一样忘了,幸而两孩子一直未取正名,当晚就借此机会写了书信,却也未言太多。

林家子嗣不丰,到林如海这里,也不过几位堂亲,林如海向来感激外家给了自己一位好妻子,自是对京城那边礼待有加,逢年过节,什么好东西成堆地往京里送, 礼单也是远远超过应有的规制,是以, 对此事便越发觉得有愧了些, 当即又亲自去备了礼。

至于林如海这番举动让贾家又是如何思量着加近往来,甚至将外孙女接到京里长住, 那又是后话了。

眼下, 林家夫妻则想着为双胞胎取名的事。

双胞胎也有四岁了, 小的那个好好说, 大点的那个简直是让夫妻两操碎了心, 愣是前前后后花了小半月有余, 贾敏这才在又一封去往金京城的书信中,填上了“林若水”, “林若善”。

林二姑娘是知道“上善若水”的典故的,但是她四岁的时候尚未开蒙,照理来说是没可能知道,但是小姑娘那时候刚得了名字新奇得很,遇到谁都说自己名字里的典故,说话的时候那双水灵灵的眸子就看着你,仿佛你一个不相信便是“伤天害理”似的。

只有林如海笑着抱起闺女,说了一句“女必肖父,若得名师,我儿未来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惹得林小姑娘一时激动,也跟着回了句,“那我定是有一位大大的名师!”,岂不知,其实四岁的林二姑娘许是连“名师”是什么都是不知道的。

但即便是这样,林二姑娘还是有了一位先生,真真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名师,身份地位都远非其他先生能比。

饶是林如海这位今上身后隐形的红人,在听到这位说同自家闺女有缘,愿意收个女弟子的时候都吓了一哆嗦,险些没握住手中的拜贴,但是沉稳如林大人,依旧是一边稳如泰山地接待了这位前太傅,一边忍不住问出了看中的是自己哪位闺女。

当然,最后这位老太傅自是连同双胞胎一同收入门下,偶尔还能给黛玉指点一番棋艺,可以说是非常值得了。

范老先生自从成了林府的西席后,每每想到当初的决定,以及看见双胞胎时,往往觉得又后悔又庆幸。

后悔的是看错了林二姑娘这个有缘人,明明通身的灵性,好好的读书的苗子,愣生生地心不在这之上,将来恐是砸了自己的招牌。而庆幸的是,当初误打误撞收下了林若善,这孩子兼具了贾敏的聪慧,林如海的坚韧,功课认真,又肯吃苦耐劳,让沈老先生不止一次点头称赞,尤其是林二姑娘也在场的情况下。

“哥儿这般年纪便聪慧过人,假以时日,林家继林探花后,未必不能出一状元郎啊。”

过来问好的林大人笑得眉眼舒展,一个激动便跟沈老先生品鉴起了自己收藏了许久的书画。

被遗忘在一旁的林二姑娘撇了撇嘴,拍拍还在用功读书林家小弟的肩膀。

“弟弟,要努力!”

林家小弟有点茫然,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听姐姐的话,于是重重地点了头,“嗯,听姐姐的。”

林二姑娘鼓励完弟弟,看着那边似乎谈得忘乎所以的两个大人,刚想要偷溜,却被林大人喊住了。

“福儿虽是活泼了些,却也不是性格乖张的孩子,倘若当真有惹先生不高兴之处……还望先生也莫要太过责怪,都是我夫妻两平时太过娇惯之错。”

还以为下一句是“先生自行惩罚便是”以及做好准备回一句“老朽从不体罚学生”的沈老先生一口气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差点没呛到。

而被父亲拉到跟前的林二姑娘一脸感动,简直要为了爹爹而奋起读书了,不过,这种念头也不过是在林二姑娘的脑子一闪而过,便再也寻不到一丝踪影。

“林大人多虑了,二姐儿聪慧,不过心尚不在此罢了,定是有收心的一天。”

也不知沈老先生是怀着怎样宽阔的胸怀才违心说出这番话,但是林大人就是相信了,自家孩子,总是千好万好的。

“劳沈老费心了。”

“无妨,比起官家那几个小的,姐儿已算是乖巧了。”

众人只知范老太傅教过官家不少皇子皇孙,却不知真正当得起称他一句老师的,也不过两人耳,一是当今官人胞弟瑞亲王,二便是南宁王府的二公子了。

是以,范老先生话中虽有官家那几个小的不省心之意,林如海却是不敢接下这个话茬的。

日常被先生嫌弃的林若水歪着头想了想,终究还是踢着步子走出了书房。

在池边支着一只竹竿凭栏垂钓的黛玉远远就看见妹妹满园子闲逛,时不时地摘朵花,扯把草的,想到一大早上张嬷嬷家那边传来的沈老过来的消息,顿时了然于心,黛玉也不“怕得鱼惊不应人”了,直接将人喊了过来。

“你若当真不喜读书也就罢了,偏生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碍着你什么了要这么蹉跎人家?也亏是咱们家有这么个院子,否则都不够你走一遭的。”

林若水乖乖站在长姐面前看她给自己擦拭手上的草汁,忽然想到什么。

“这院子我都看遍了,委实太小,长姐言之有理,都不够我走一遭的。”

她难道是这个意思吗?!黛玉无奈, “你呀,人小心高,莫不是还要为你再建一座园子不成?”

以她家的财力,确实就是再建几座园子也是不妨事的,只是,毕竟林大人在外到底还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么,虽说把清官这个词放到一位巡盐御史上,确实有点莫名的不协调。但是,至少在外人眼里,林家确实是个淳朴的官宦人家,这个淳朴包括了作为园林满地的扬州世家,林家也就一座本家园林罢了。

然而,年仅六岁多的林二姑娘却觉得,自家的园子已然不够自己闲逛了。

“咱们家不是还有几个庄子?”

黛玉一看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 “快别妄想了,母亲可是严禁你与善哥儿出府,我可不带你去的。不过,你又是从哪里听说了庄子的事?莫不是哪些下人在你面前嚼舌根子了?”

话是如此,黛玉倒也不当真担心妹妹身边有不怀好意的下人,孰不见从小到大,她身边但凡有一点歹意的人,都没落得个好下场,一家人对林二姑娘的福宝身份早就深信不疑了。

“前些日子看见李冒家的带着几个人来回娘亲话,鱼歌说是庄子来的管事。”

鱼歌是林若水房里伺候的大丫鬟,比黛玉还年长一岁,与黛玉房里的绮罗一起,都是两年前从牙子那边买来的,因为伺候得尽心,很是得林若水喜欢。

知道鱼歌定是心里有数的,黛玉也没再追究,况且,当初她自己五岁起便开始学习管家,如今手上也有管着的庄子铺子,妹妹都快七岁了,若不是家人宠惯了,这些早是该学起来的。

黛玉这样一思量,就想去找母亲谈谈妹妹的事。

林若水此时还不止自己即将要学习管家了,见水中的浮子动了动,当即转移了注意力,也不去想着园子庄子的事了,忙着催促黛玉起杆。

当晚,林家一家人便围在一起喝到了新鲜的鱼汤。

自从开始学管家了起来,林二姑娘的生活就水深火热了起来,不得已之下,竟主动去书房读书了,在贾敏有意放纵下,沈老先生与林大人看着林二姑娘飞速进步的功课,皆是一脸欣慰,然而,过了双胞胎七岁的生日,贾敏顶着小女儿“你怎么能这样”的目光将乖了好一阵子的小女儿再次捞进了账房,然后,惊喜地发现她在管家方面的能力简直称得上一句“有天赋”。

而总是觉得这些东西仿佛天生就知道的林若水小姑娘,在“委屈求全”了一阵子后,终于盼来了心心念念姑苏老家庄子一月游。

只是,她原本隐隐将人视作对手,现在一见面竟有些抬不起头来,宝钗见过太多这种场景,只是,那往往是在与那些官宦千金打交道时,不想,在这荣国府这么多天都没人会给她这种感觉,如今却在两个表姑娘面前重新体会到了,宝钗一时间心里也是五味成杂。

黛玉瞧见了来人,索性将剪子递给了绮罗,看着她们笑着往前走了几步。

“探春妹妹是路过还是带着娇客赏花游园来着?”

探春也笑了, “原是太太叫我,路上遇到了宝姐姐,便邀着同行了,不比林姐姐有这闲情逸致。”

“我算什么闲情逸致,还不是这个小的非要拉着人出来,我原说着花花草草又有什么错的,恁的这样就被折了,可她又是个不消停的,害了这满园子里的花倒是我的不是了,”黛玉笑着解释,又看向了宝钗,心想,看上去倒是个体面人, “这便是薛姑娘了吧,来了这么许久,竟是没得机会一见。”

宝钗笑着点头,也问了句好,又看向了若水。

“自我进府以来,每每总是听说林二姑娘是那年画里走下来的小仙童、福娃娃,今日一见,可不就是应了这句话的。”她心思玲珑,黛玉话中虽是责怪妹妹,却不难听出对妹妹的放纵宠爱,加之平日里也确实听了这位林二姑娘的不少事迹,便率先用夸赞若水开了个头。

若水只矜持着浅浅一笑,黛玉摸了摸妹妹的发顶,也看出来了这位薛姑娘是个明白人,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宝钗的夸赞倒是比若水还受用,当即便笑道, “你别看她一副老实模样,性子上来了那是压都压不住的,日后大家在一块儿处着,若是以后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不与她小人儿计较才是。”

宝钗自是笑着道不会。

因是王夫人那边还在等,几人也没说多久便告辞了,离开园子后,宝钗便趁机向探春打听这两位气质不凡的林姑娘,她们身上那种官家小姐的气质,是她如何努力都学不来的。

“林姐姐不但才貌过人,学识也是个中翘楚,宝姐姐你别看她模样觉得不好相处,其实她人是再好不过的,我们之前还一起说笑呢,说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不差,偏偏女红家事也能力出众,完全看不出来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