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生辰摆宴

第二天一早,若水还在床上跟被子相亲相爱,就被鱼歌捞了起来,半睡半醒间被梳洗打扮好了,这才送了出去。

等她到了地方,若水一看小花厅里的彩衣缤纷,耳边还萦绕着一片笑语,瞬间就清醒了。

李纨是第一个发现她人的,当即对着她笑了, “瞧瞧,咱们的小寿星可是到了。”

今日因着是若水的生辰,鱼歌便给她穿了一件石榴红的短打小褥衣,下面着一条红鲤嬉水月白如意软烟罗裙,腰间高高束起,两边各垂了两根大红福纹绶带,另压了同色的宫绦,头上仍梳着双丫髻,两边的坠珠缎带换成了红石榴攒珠半月形短步摇,白玉般的丰厚耳垂上点缀着石榴石耳铛,脖子上赤金点翠璎珞圈,整个一出来便看得人眼前一亮。

李纨见这一身就心生欢喜,当即便笑道, “都说林二妹妹一身福气,这么一打扮起来,倒叫人都睁不开眼了,难怪凤姐儿喜欢她喜欢得紧,出门收个租子都要带着。”

这又是说起昨日她们出门一事了。

众人皆笑,有人顺势问道, “嫂子如何说来?”

“你们看林二妹妹这光彩照人的模样,再想想凤姐儿常日里的打扮可不就是了!”

凤姐往日里的打扮谁不知道,端一个华丽璀璨罢了,这么一说,可不就是一个类型来着,众人反应过来,又是一阵哄笑。

黛玉也忙笑道, “快些关上门来,我这里离二嫂子那院可不远,她又是一个耳朵尖的,这要是听了,不说大嫂子的错,可是要论我的不是了!”

众人又笑,待若水简易用了碗碧粳粥,这才又一起去了贾母处。

王*屏蔽的关键字*几个给若水办下一桌席子自然不单是因为这是她来金陵的第一个生辰这么简单。

自打姐妹两来了之后,光是黛玉以及她们从扬州带来的人的态度便足以看出,这位林二姑娘是如何得宠,更不用说扬州那边还时不时让人带点东西给两个姑娘,来的信里,十句有九句都离不开她,虽是说恐她淘气,但也足以看出,黛玉说的不假,这位在家时是千娇万宠的,打个最直白的例子,那就相当于她们荣国府上的宝玉。

这次若水生辰,扬州那边早早就拉了一船东西过来了,王*屏蔽的关键字*与贾母收了人家的好处,还想着继续拿下去,自然是不好不表示些的。

这般快到了开席,凤姐儿方才一身珠光宝气地进来了,未闻其人先闻其声,正是“丹唇未启笑先闻”。

“我早就说今日是林二丫头的生辰诸事先放放,结果临了那些个不得用的偏偏整了一堆子事,却还是来晚了,我先自请罚三杯!”

贾母搂着若水止不住地笑, “偏就你这猴儿忙,险些连你妹妹的席都没赶上,三杯算什么,你们快拉着她先灌上一壶才是!”

凤姐忙摆手, “哎呦喂,这可了不得,你们看看,老祖宗这是心偏到底了,外孙女吃席面,这孙媳妇劳心跑腿还得被灌酒,真真是人心偏着想的。”

“琏二嫂子酒量惊人,想来外祖母也是成全了嫂子海量罢了。”黛玉也笑。

“妹妹快别说了,再说,我怕是老祖宗真得让我今日被平儿扶回去了,把我扶回去事不打紧,就是我这里还备着二丫头的礼,回头喝高了给忘了怨谁!”

贾母立刻就拉了一旁的王*屏蔽的关键字*, “你听听,这是在找借口不送礼呢,倒是我还被怨了。”

王*屏蔽的关键字*也配合,立刻就补充, “倒像是凤哥儿的作风。”

王熙凤便笑了, “合着太太也跟老祖宗一边的,我可是斗不过了,说到礼物,我就想到了昨日回来拉的那一马车,家里的姐姐妹妹都是见者有份的,这知道的是二丫头过生辰,不知道的还以为昨日个咱们这些人的生辰呢!害得我回去连忙跟二爷商量着要给妹妹改礼!”

贾母笑,她自然是听说了了黛玉与若水昨日从自己院子出去后做的事,心里是再满意不过的, “你妹妹是礼足,你倒拿着当借口了。”

几人又笑闹了一阵,那边却又进来了一人,却不是宝玉又是谁。

宝玉一进来看见这么多姐姐妹妹心里自是欢喜,更何况,他许久不曾见过的林妹妹也在,就更是开心了,当即就蹭到贾母跟前,本来窝在贾母怀里的若水眉头微蹙,连忙顺势离开了贾母位置,当然,贾母这时候也顾不上她了。

“不是说今日去进学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可用了饭?”

“今日先生有事家去了,我在前面就听说了今天是林二妹妹的生辰,姐姐妹妹们都在,老祖宗也在,竟然没一个人告诉我,果真是把我当作外人了不是!”

眼见宝玉说着说着便要开始发脾气,可把一干人等急得不行,贾母与王*屏蔽的关键字*又是忙着叫心肝又是忙着大骂丫鬟下人伺候的不尽力。

若水此时坐在黛玉身边,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混乱的一幕。

其实她有时候觉得挺好奇的,这贾宝玉那日分明听说了她长姐为了她的生辰这才带着她出门散心故而死活也要跟上去,眼下又做出这种丝毫不知情的模样,若不是他当真是忘记了,就是他眼里只顾着盯着她长姐乃至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虽然,她觉得这人若是果真对自己的生辰上心了她还真有点恶心的意思,但是一想到这人这般作态,果然便觉得浑身不爽。

黛玉眼角瞥到她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指戳着桌上的一颗杏子,还以为她被忽视心里不高兴了,忙拍拍她的手,以示抚慰。

即便是黛玉也没有想到,就在为客人准备的生辰宴上,她们都能这般闹起来,简直是没将人放在眼里了,委实过了些。

“福儿可是饿了?再稍等片刻,等表哥消了气就可以用饭了。”

黛玉因着要给若水找场子,也因为心底有了些气,故而也没刻意压低声音,是故,回过神来的众人这才意识到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在人家生日这天大闹怎么都像是下人家脸面,若是换上小气的,只怕都要记恨于心了,更遑论,方才老太太言语中尽是责怪丫鬟下人们不告诉宝玉,明眼人都能听出来是在指桑骂槐。

这里就要说到贾老太太的双标了,宝玉喜欢追着黛玉跑,黛玉虽不想伤了和气,却到底年轻,还不能做到情绪收放自如,短时间还好,长久一看,明眼人都能瞧出来林大姑娘其实并不待见在府里独一份的宝二爷。

贾母何等人精,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在她心里,黛玉是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宝玉的,她虽不喜她的宝贝心肝跟黛玉处在一块,却不允许别人嫌弃她的宝贝疙瘩,在她看来,我宝贝孙儿喜欢跟你顽那是你的福分,只有我们嫌弃你的份,段没有你来嫌弃的道理。

贾母的心思,恐怕全府也就王*屏蔽的关键字*与王熙凤最明白了,只是王*屏蔽的关键字*是因为她的想法与贾母一样,而王熙凤,则是看透了贾母与她姑姑的心思。

此时,众人颇有些尴尬,王熙凤虽不齿众人对宝玉的各种迁就以及对人家姑娘的轻视,但她还得在两人手下过日子,凡事总要迁就着的。

于是,当场王熙凤便笑着站出来打圆场了。

“瞧瞧,都忘了这里还有个小寿星了,宝兄弟来晚了,也要罚一杯才是!”

有了王熙凤,这宴席也终于是能顺利开下去了,该热闹的还是那么热闹,仿佛方才发生的事是个错觉。

宝玉果然不愧是没心没肺,发泄了不满,惹了一起子下人连带着遭殃后,转眼就抛之脑后,一个劲儿就想往黛玉面前凑,看得若水眼都气红了,眼见他端着酒杯走到黛玉跟前来要行酒令,忍无可忍的若水当场就爆发了。

“我长姐身体弱,表兄若是真想喝,不知我这个今天的寿星有没有这个面子!”

这话简直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众人皆是感到不对,贾母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显然对若水跟宝玉说话的态度很是不满。

但是宝玉是谁,那是人情世故都嫌俗气的人,自是看不出来若水在生气了,倘若是别的姐姐妹妹还好,偏偏若水是他最没有感觉的一个妹妹,在他眼里不成比陌生人好多少。

于是,见她主动提出要与他喝酒,宝玉当场不是绝对这位妹妹似乎是生气了,也不是妹妹这么小的年纪还不能喝酒,反而心里高兴。

“好,你是林妹妹的妹妹,便也是我的妹妹,自然是能喝得。”

这下,不仅若水生气了,黛玉也是气的不行。

他们什么关系来着,平白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像个什么样!

若水许久不曾喝过酒了,平日里她父亲带着她出门会友,喝点果酒回来都能被她母亲念叨上老半天,她一早就说过若水不能喝酒,大家也都能理解,结果宝玉一来就要打破了。

黛玉正要起身,却被若水拦住了,宝玉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目光就留在黛玉蹙着的眉间了移不开了,心底又冒出了“颦颦”二字。

也幸亏他没提出来,否则,本就不虞的心情只怕要越发不高兴了。

“我家家教严厉,门风谨慎,因着年纪小,家父从不让碰酒,是以,我便以茶代酒如何!”

若水睁着眼说瞎话,这话又是在讽刺宝玉了,这时候,除贾宝玉在外的人,脸色都不免变了些,但宝玉依旧不为所知,反而因认定她父亲也如他家老爷一般严厉可怖,生了几分同情与共鸣。

幸好若水听不到他心里怎么想的,否则怕是又要恶心一回了。

这样一顿彼此都不太满意的生日宴草草结束,不想,就在众人纷纷向贾母告退的功夫,忽然贾赫身边的小厮跑过来传话,说是请两位林姑娘过去一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