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八十章 身世之谜(三)

那孤墨曳昭未行凶事,所以天族也没有贸然出手将他驱赶下去。

所以他在天族上待了七天七夜。

可是之后,孑夙上神出面与孤墨曳昭进行了一场谈话。

那所谓的*屏蔽的关键字*一事只不过子虚乌有。

害喜之象只不过是纯粹的身体不适。

从这之后,孤墨曳昭返回了下界去,不再上天骚扰。

据说那天,二人谈的不是很愉快。

后来,孑夙上神抓了南山老狼君和老北冥王,又私自将他们放走,所以才被天君罚了万年的囚禁刑罚。

而我的由来,当真是与老顽童的缘分。

那日老顽童骑着祥云经过,忽的看见远处二人有些鬼鬼祟祟,手中还抱着一个啼哭小娃,他便躲到了云层下方,施了个术偷听了一下。

听他们的对话才知道,这手中的娃娃是孑夙上神所生。

而这娃娃又被天君下了命令,悄悄的扔到凡间去,找个普通人家随便养去,任其在凡间自生自灭。

只是这小娃娃身有仙气,恐得招来妖魔。

今日他虽不甚关心天上地下事,但是对于孑夙帝姬与南山狼族的一段情缘倒是有所耳闻,这全是那素眠上仙所说与他听的。

他随着那两个小仙前去,看见那两个小仙将手中的小娃娃扔在了一户农家里便走了。

老顽童上前查看,发现了娃娃襁褓之内有龙诀玉笛。

龙诀玉笛乃是仙物,自有护身之用,所以他便安心离开了。

后来素眠上仙心情不悦,跑来与老顽童诉苦,却又不肯说出是为何而恼。

老顽童一时兴起,就带着他去凡间那个小娃娃。

素眠认出龙诀玉笛,便询问老顽童此间缘由。

老顽童如实而说。

素眠才道出心中不悦,就是因为替孑夙上神接生了小殿下,但是这个小殿下却被天君抱走,杳无音讯。

那时孑夙上神苦苦哀求留下所生娃娃,可惜天君为了顾全颜面,还是从孑夙上神手中夺走小娃娃。

素眠亲眼所见此事,故而心中郁郁不平。

他们二人待了许久,但是照顾小娃娃的农家夫妇一直没有回来。

天色见黑,娃娃也已经饿得啼哭。

他们二人抱着娃娃前去查看,才发现这农家夫妇在买羊奶的路上,被妖魔杀害。

看着手中嗷嗷待哺的娃娃,他们思虑再三,觉得不应该将仙胎留在凡间,怕这仙气招来妖魔,又是一番事端,所以就将这个娃娃带回了元界梅林。

而这个娃娃被取名为施离。

施离施离,若知隐情,总觉其名忧伤。

为了让这个娃娃远离九重天和狼族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学的太多,接触太多人。

人越多,事情越复杂。

所有想隐藏的秘密,总会不期而然的被打开。

事情总会朝着没有秘密的方向发展。

如今我的追问,便是最好的证明。

是以话至如此,老顽童且问道:“娃娃,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不管你接下来怎么选择都好,但不好与天族作对。你娘亲一生为天族着想,这是她的天族,也是你的天族。”

“如今的形式,不得不与对抗一下了,”我一时万分惆怅,如今局面,天族的人肯定想灭了狼族而后快,“不过,师傅您放心,我这就去劝劝狼族,希望他们能够投降。”

我拜别了老顽童,转身回到了南山狼族。

他们正在部署着进攻南山狼族的战略,而我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再次向他们请求进入南山狼族堡劝降。

尤卿殿下还是一贯的反对,说什么南山狼族顽固成性,又刚刚杀了天族兵将,断不会投降天族。

可是依我看来,尤卿殿下此次就是抱着剿灭狼族之心而来的。

凡参在一旁若有所思,问我再次劝降狼族的理由是什么。

我思虑一番,若是告诉他们我的身世,恐怕行事不便。

一来我有狼族的身份,属于敌对方,他们恐怕不会给我自由行走的机会,说不定还会将我关押起来。到时候可就真的没人能说服孤墨曳昭,而狼族的命运也是危在旦夕。

二来,我也有天族的身份,若狼族吃不消天族兵力,我恐难袖手旁观。而那时我在天族都不会有任何话语权,也会因此事免不得受罚。

如今凡参如此问来,我便搬出与孤墨潇的这层关系。

凡参也向尤卿殿下谏言,允我再去一回狼族。

但是尤卿殿下却一口回绝。

现下尤卿殿下才是主帅,若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可擅做决定。

我出了营帐,待到他们不注意,便假传了口令,通过守卫再次去了南山狼族。

这次来南山狼族与以往不同。

以前来这里是有目的的,带有一些做贼的心虚感觉。

可这次回来,像是回家了一般。

这里的小兵没有人拦我,我便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大殿之上。

孤墨潇兴高采烈的跑过来说道:“我就知道,姐姐一定会回来的,没想到,你竟是我亲姐姐。”

以前他也没少喊“姐姐”,可今日这口口声声唤着“姐姐”“亲姐姐”,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也许是一时不习惯接受自己的身世吧。

孤墨曳昭亦走了过来,心情甚欢:“怎么样?要不要喊一句父王?”

我抬了抬嘴角,却一时喊不出来。

见他神情逐渐转为失落,我却着急的喊出了“父王”二字。

他听见这二字,开怀大笑,直言道:“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你我父女团圆,应该准备个家宴庆贺一番,可惜这城外驻扎了这么多敌军。这样,等我们得胜归来的时候,我们父女再好好团聚一番。”

“其实,和战不是最好吗?天族和狼族一战,无论胜负,两方都会牺牲不少并将”我打断了他的兴致,他也有些不悦。

他说道:“那些天族的人真的会轻易和战?今日他大批兵马前来,就算我肯和战,你觉得他们就不会羞辱我们狼族吗?我们狼族虽不是神仙派系,但是好歹也是一方大派,怎么会让那些天族人肆意践踏我们。”

其实孤墨曳昭说的没错。

领兵之前,不是没有建议过天族招降狼族,但是天君却要南山狼族狼君行跪拜礼,受天雷刑,并要在天族人面前认错。

我想了一下,就算是我,也未必会同意此等招降条件。

“父王要打可以,但是千万不能伤了天族那位红衣少年。”

孤墨曳昭见我没有死缠烂打劝他投降,欣慰点头:“不愧是我孤墨曳昭的后人,天生就有一股不服输的气势。不过,这红衣少年为何得你这么关心?”

“这红衣少年曾与孩儿结为夫妇,虽然现下他不记得了,但是我们又走在了一起,只是差个成亲仪式罢了。”我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惹得孤墨潇和父王呵笑不止。

“没想到姐姐一点不害臊。”孤墨潇打趣着。

我呢骄傲说道:“爱恨本就应该明了说出,何况你们是我家人,何必遮掩。”

大家都在说笑,我也很快融入了这个家里,但是那个孤墨沅却站在一边不说不笑,反倒像是局外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