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八章 蠢女人

“原来是魔教的前辈高人,秦某有礼了。”

秦川拱了拱手,说道。

“前辈不要误会,这‘圣祖秘藏’,乃我等与沈红袖、彩彩姑娘一起得来,原以为是无主之物,既然前辈坐镇于此,我等自不敢再打秘藏的主意。”秦川道。

“无主之物?哼!一派胡言!圣祖秘藏,本就是我魔教圣祖遗留,只有我魔教后人方可取用,怎会是无主之物?”洛红衣冷冷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告辞了。”

秦川笑容可掬,用眼神示意余三和黄三麻子。

“走?你以为这里是逛集市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洛红衣道。

“那洛前辈还有什么指教?”秦川一扬眉,说道。

“看在我魔教两个后辈的情面上,今日可以饶你们性命,放你等离去不过......把圣祖秘藏的藏宝地图留下!”老妪洛红衣说道。

秦川早已觉察到这个‘魔教六祖’洛红衣有些不太对劲,此刻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

秦川不动声色地说道:“这里不就是圣祖秘藏的藏宝之地吗,还要这鸡肋的地图何用?莫非......前辈还没得到圣祖秘藏?”

洛红衣浑浊的浅蓝眸子里,猛的收缩了一下,虽一闪而逝,掩饰的极好,却还是被秦川捕捉到了。

“笑话!圣祖秘藏早已在我手中,而且已经修炼‘天魔功’多年,如若不然,我凭什么成为修行者?既然是我魔教的藏宝图,便应该归还给魔教,不应该留在你一个外人手里。”洛红衣道。

“原来是这样。”秦川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那幅泛黄的藏宝地图。

洛红衣浑浊的眼眸里,突然有了一丝光亮,就像一个濒临死亡之人,在最后时刻的回光返照。

“给我!快给我!”

洛红衣伸出手,颤声说道,难掩激动之情。

秦川作势递过去,就在洛红衣伸手来接之时,秦川又突的缩了回去。

“对了,前辈说自己是修行者?”秦川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那是当然......速速将藏宝图给我。”洛红衣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你撒谎!”

秦川突然一声大喝,指着洛红衣道。

“你敢质疑本座,真的想死吗?”洛红衣声色俱厉地说道。

秦川冷笑:“换做别人,或许真就被你给糊弄了,可你运气不好,偏偏遇到了我......本少主见过的修士,怕是比你年轻时用过的胭脂盒还多,你还想忽悠本少主,真是笑话!”

洛红衣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本少主的确是废柴没错,可我身上有一件东西,可以感知到修行者身上的元气波动。”秦川从腰间解下一块璞玉。

“只要是破开了识海,成为了修士,能够领悟元气入体,它就能感应到,若只是神通境一重、二重,它会发出微弱的光芒,若是神通九重以上,甚至是天人境的强者,便会发出强烈的白光,将这方洞天,照得恍如白昼。可是,它现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秦川道。

洛红衣阴狠地说道:“就算我不是修行者,屠你依然像屠狗一样容易!”

秦川点了点头:“嗯......我猜对了,你果然不是修行者。”

“什么?”

一听到秦川说出‘猜’字,洛红衣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你手中这方玉......”

“前些日子,刚从集市上买来的......二两银子,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本少主可以送给你。”秦川将手中缠绕着红绳的一方玉器,绕在手指上,随意的甩来甩去,得意地说道。

原来,秦川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件宝贝,完全就是在诓诈洛红衣,没想到后者真的上当中计了。

“你根本还没找到圣祖秘藏......或许,你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可你无法开启,因为你没有开启秘藏的钥匙。”

秦川抖了抖手中那幅地图,又将它放回了衣襟之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幅藏宝图,它不仅仅是地图,还是开启圣祖秘藏的钥匙!”

洛红衣桀桀怪笑:“桀桀桀......好狡诈的年轻人,老太婆我好久没遇到像你这么狡猾的少年了。没错,你全都猜对了,但猜对又如何?进了这处山腹之中,还想活着离开不成?”

“魔教就是魔教,言而无信。刚才还说,只要交出藏宝图,就可以放我们离去,现在怎么又变卦了?看来,你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让我们活着离开吧?”余三说道。

“……三儿,你这榆木脑袋,居然开窍了。”秦川哈哈一笑,在如此紧张的时刻,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还能调侃余三,连彩彩心中都有些服气了。

嬉笑怒骂皆是表象,如此沉稳,波澜不惊的心性,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活?除了我魔教中人,任何进入这里,还觊觎我魔教重宝的宵小之辈,统统都要死。”洛红衣的面目,变得极为狰狞可怖。

“死老太婆,你知不知道自己很丑很吓人?你现在的样子,绝对能止小儿啼哭,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当年还和‘玉观音’并称江湖二美?

啧啧……当年那些追求你的公子侠少,若还活着,看到你现在又老又丑的模样,不知道会是感叹红颜易老,岁月无情,还是直接骂自己当年有眼无珠,然后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再吐上三天三夜?

以前你穿红衣可以美的颠倒众生,现在若再穿上红衣,怕是能直接把一座城的人都直接吓死。”

秦川看着面目狰狞的洛红衣,犹如传说中的海外邪修‘巫婆’,却是语出惊人,句句诛心。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自己的青春不在,红颜老去,从大美人到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已是极为可怕。

再从半老徐娘到人老珠黄,则是每一个曾经美过、漂亮过的女人,心中最大的恐怖。

男人害怕失去金钱和无上权力,胜过失去生命。

女人害怕失去自己的青春和绝色容颜,亦胜过失去生命。

所以,秦川这一番诛心之言,当真是杀人诛心。

按理说,洛红衣应该恼羞成怒,甚至彻底失去理智才对,可除了最开始,身上散出的杀气,等秦川说完,她居然出奇的平静,连之前的狰狞表情都不见了,甚至还和煦地笑了笑。

“好厉害的少年,我真的已经许许多多年都没遇到像你这么有城府,有心机,心思这般沉稳而又缜密的年轻人了。”洛红衣沙哑中透着岁月沧桑的声音说道。

秦川收起了调侃、讥讽、惋惜,感叹岁月无情、红颜成了豆腐渣等诸多情绪所外显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冷静而警惕。

——嬉笑怒骂,重重表情,都是秦川在表演,而非真实的内心体现。

无论脸上、眼眸之中是讥讽,是嘲笑,是惋惜,还是别的情绪,可他真正的表情只有一个,就是现在的冷静和警惕。

“少年郎,看来你很了解女人嘛,知道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最在意的是什么。难怪,我这嫡系血脉的后人,以及魔教高层沈红袖姑娘,会被你欺骗,和你一起来寻找魔教至宝。

你想以此来激怒我,甚至让我失去理智,这样你才有了可乘之机。可惜,老太婆吃过的盐巴,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出好几倍……年轻人,你的确激怒了我,可我并没有失去理智,所以,你只会比之前死的更惨。”洛红衣阴测测地说道。

“你若敢动手,我便毁去藏宝图,没了它作为钥匙,你也休想得到‘圣祖秘藏’,得到那一册‘天魔功’的功法。”秦川威胁道。

“小辈,你敢!”洛红衣喝道。

“哼!你若是出手,就知道本少主敢不敢了。”秦川无比笃定地说道。

洛红衣的老眼之中,光芒闪烁不定,像是在思考,每一息都有无数念头在脑海中闪现,流转。

“罢了!”

洛红衣叹息一声,道:“只要你肯交出藏宝图,老太婆可以放你们五人一条活路……我以魔神的名义起誓,若有违背,必将被魔神舍弃,永远沉沦于九幽堕落之地。”

魔教信仰崇拜的就是魔神,以魔神之名起誓,就绝对不可以反悔,否则的话,必将受到魔神的诅咒。

“听到了吗?老祖都用魔神的名义起誓了,就一定不会反悔的。还不快些把藏宝图交出来,然后马上滚?”

沈红袖哼了一声,傲然说道。

现在有了洛红衣这位‘魔教六祖’做靠山,沈红袖哪里还会怕秦川。

“不,除了藏宝图……还有解药,把解药给我!”沈红袖始终对秦川给自己下毒,耿耿于怀。

“居然敢对我魔教中人下毒威胁,年轻人,你再不交出藏宝图,别怪老祖我不顾圣祖秘藏,也要将尔等诛杀于此!趁我尚未改变主意之前,速速交出藏宝图和解药,然后滚!”洛红衣道。

“对,现在马上立刻交出来。”沈红袖在一旁附和道。

“蠢女人!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哪天你若是死了,也一定是被自己蠢死的。”秦川冷笑着对沈红袖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