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三章 双生进梦

在圣王府的闵敏悦一直沉睡中,歌儿脸色十分苍白,看着大姑娘一直未醒来,歌儿急了,这可怎么办啊!她在雅轩阁中走来走去。昨日之事,她还心有余悸。

她再瞧着,看大姑娘不对劲,她伸手抚摸她的额头,好烫,烫得她的手快速弹开。歌儿急,心慌意乱,这里可是圣王府不比自家府邸差,但战神王神不见尾,她哪去找人,这里没有一人认识。歌儿急哭了,脑袋灵光一闪,以前她生病的时候,大姑娘全是拿冰给她敷额头,不日便好。她立马跑出去,拉着一婢女问,哪儿有冰。

这时候月灵还不知,她那晚消散闵敏悦的记忆在五色光辉的作用下失去作用,闵敏悦的记忆全面滚滚袭来。闵敏悦来到了一个地方,是闵国公府邸前院。她听到声音,转身跑去离人近处,一背影在她眸中,她的眼睛睁大地闪烁,她谁?好熟悉的身影。她站着一动不动,想支开手去扳过她肩膀来看看,她是谁?而她的身体在颤抖,手僵硬动弹不得,泪在她的眸中打转。

“大姑娘,请回端媛苑。”闵夕悦被一群下人围住,她幻想逃出,今天是天剑哥哥出征的日子,她必须要见他,再不见还不知何时能再见。可易光的声音打醒她的幻想,闵夕悦念念不舍地盯着还有几步,就差几步,她就能翻出高墙。她深深地错失一次机会,她的眼睛红彤彤的转过身,她不停的自责,心痛难舍,不情不愿地走,身后跟随着一大群小斯。

在闵夕悦转过身之际,闵敏悦看清楚她了,她与她一模一样,泪却悄然而落,她的手浑然不知地拉住闵夕悦的手,却扑了个空,“夕悦,不要去,你不要去啊!”

闵敏悦痛声大喊,弓着腰,使出全身地力在喊,闵夕悦还是一步步地走了。闵敏悦想留住她,不想,很不想再一次看着闵夕悦跳入寒潭死去的样子。闵敏悦飞速地跑,不停地抓她的手,向疯了一样地不停地对她喊,闵夕悦依然毫无感应地走。

经过几处院子,几个老妈子端着物品,瞧见闵夕悦以及一大群小斯,碍于老爷的属下,她们不得不附身问好,又一边一边议论纷纷,声音很大,闵夕悦知她们是故意的,特地说给她听,她停住了脚步,易光赶忙地停住,身后一大群人,挨个挨个撞到头,疼的呻吟。

“大姑娘,真可怜,被人隐瞒了15年,若是崔敏媛主母还活着的话,大姑娘待遇绝非如此。”

“是啊!小的好怀念敏媛主母,她是如此的温柔善良,哪像现在的主母,阴狠歹毒。”

“没错,大姑娘这么多年一直叫着她为母亲,却不知她就是杀母仇人。”

“当年可真惨啊!主母怀着一对双胎,原本幸福,可怎知会.....”

“没错,全怪她命不好,克母克妹,还险些克老爷,得亏老爷躲她远远的,不然早就.....”

“呸呸,你这烂嘴巴,不要命了。”

“我们赶紧走,太晦气了。”

闵敏悦出拳出脚拽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老妈子,脚不停地扑空再扑空。夕悦,我在为你报仇,你可看见,不要哭,真的不要哭。

闵敏悦见她们要走,跑到闵夕悦边前。

几个老妈子快速地走了,闵夕悦却痛哭流涕了,身子震震颤颤,像一阵风要刮到似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真的命不好?克母克妹,还险些克父?这么多年,她付出的所有努力,以为她的母亲不喜她,是她做的不好,她想努力做好,做得最好最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母亲喜欢她。然而,母亲对视着她全是冰冷的厌恶与苛责的打压。

闵夕悦像丢了魂似的走,撕心裂肺。闵敏悦不停地对着她说,这不是真的,你没有,这全是徐氏的诡计啊!夕悦,你不要相信,敏悦就在你身边啊!

闵夕悦不肯放弃地喊,不停地叫,始终是没用。

“夕儿,你已经16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你要明白父亲的安排,关着你是对你最好的安全。”

还没到苑子,闵夕悦见歌儿跪在地上,耳边传来闵中赫的呵斥厉声,双手交负身后,眉头紧蹙,满脸严肃,闵夕悦低着头,快速跪在地上不语。她很久很久没见到父亲,这还是她记忆里第一次来。然而,他的出现就是一张黑脸还是黑脸,严肃依旧严肃。父亲,你什么时候才为我考虑与否呢!夕悦,等见你一面,已经不知多久了。

闵敏悦站在一旁,怒火直冒,闵中赫,你在乎的只有这个闵国公府的地位而已,什么鬼屁最好的安全,全是借口,全是鬼话,全是谎言。闵敏悦出拳想揍人,仍旧是扑空再扑空。

“父亲,女儿活不了多少年,请父亲让女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喜欢自己想喜欢的人,好不好。”闵夕悦一语出口,震颤住歌儿和敏悦。一向不爱怎能说话的夕悦,一下子说出让人震惊的话。

“住口,父亲会为你寻遍天下名医,好生待在端媛苑,不准再闹腾。”闵中赫身体一颤,厉声一喝,他不允许,亦不准。闵夕悦坚决反对,摇头再摇头。

“父亲,让女儿做自己想做的,难道不可以?想喜欢自己喜欢的人,难道也不可以?”闵夕悦眼泪刷哗啦啦啦地下来,她不想,她不肯放弃,唯独这两样,她想为她自己活一把。闵夕悦不停的点头,夕悦好喜欢圣天剑啊!

“不可以,那是你的命。”闵中赫的态度一再坚持,他的理由,永远没人知道。他总想到大夫所说的话,他的心阵阵痛楚。

闵夕悦可不这样认为,依然坚持,“父亲,我不信命,我相信我可以改变。”

“够了,夕悦,老实待在端媛苑。歌儿,易光,不准备大姑娘出端媛苑,如若再发生,拿命抵。”闵中赫完全不留任何余地地吩咐道,欲准备离开。闵夕悦失魂落魄地跪坐在地上,她知道她是永远也别想踏出端媛苑一步,但想到闵闵悦,她立马脱口而问:“父亲,好,我听话,但你告诉我,闵敏悦是谁?”

夕悦,我在这里,你总算想到我了。闵敏悦惊喜地叫,向闵夕悦招手。

闵中赫身体颤了好几下,一阵阵沉默,不敢看闵夕悦,跪在地上的歌儿震惊,易光表情闪烁。

“父亲,告诉我。”闵夕悦哗啦啦地流泪站起,大喊。

“本夫人告诉你,她是你双胎妹妹,闵敏悦,不过她跟你娘一样早.......”一霎那,徐盈盈出现,强势地出口,闵中赫极力地忍着心口的痛楚大吼:“住口,谁准许你说出来的,立马给我滚。”

闵中赫,吼的好,吼得哇哇大叫。闵敏悦大赞,该滚的人是你,赶紧滚。

闵中赫不想也不愿意闵夕悦知道那段过往之事,他恨也好,怨也好,但最终他还是失去。

“老爷,妾身可是你的夫人啊!你怎么可以说出那个字。”徐盈盈不甘心,伤而楚的双手拉着闵中赫的手再次问,她什么可以忍,但唯独让她滚,这是她第二次从老爷口中听到滚字。闵中赫无情地打开徐盈盈的手一刻不停地走,他坚持不住了。

不要,不要说出来,闵敏悦撕心裂肺地大叫,她蹲在了地上,脑海胀疼胀疼,已到无力支撑整个梦境。

徐盈盈满身恨得咬牙切齿地盯着怔在原地的闵夕悦,痛恶至深:“你怎么不跟她们一起死呢!活着丢人现眼。”

徐盈盈丢下那句话,想赶紧追闵中赫,闵夕悦发疯一样地抓着她不放,持续晃着她的身体,嘴里一直激动地在问:“告诉我,她们怎么死的,告诉我真相。”

“是你,快放开本夫人,疯子,还不赶紧拉开她!”徐盈盈恶毒地吼,而闵夕悦情绪不对劲,处于崩溃边缘,她的双手紧掐着她,不肯放。

歌儿和易光赶紧帮忙,易光见没效果,直接打晕闵夕悦。徐盈盈被晃动得装颜全无,发髻压倒,哪像个贵妇,她生气对着下门们大吼,“还不帮忙。”

婆子妈子们赶紧地装饰,整个端媛苑热腾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