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80章 沈卫

时间追溯到光诚帝时期。

沈泽川认为, 光诚帝开启的永宜中兴是大周最后的机会,虽然短暂,却涌现出了无数英才,永宜年是群贤并起的时代。这个时代昭示着大周正在复活。

当时阒都拥有一位强健果决的帝王,他的文臣里有齐惠连、海良宜, 他的武将里有戚时雨、萧方旭。这些贤才追随着一个君主,他们抱有同一个理想,永宜中兴是这些人共同创造出的光芒。

曾经还是鹰奴的阿木尔站在茶石河畔, 目光越过那湍急的河流, 看见的大周是个无懈可击的庞然大物。边沙十二部面对这样的大周根本束手无策, 他们最强的悍蛇部在北方被萧方旭打得节节后退,冬季一到冻死的牛羊遍地都是。

阿木尔最初率领嘹鹰部离开茶石河畔,只是为了找到能够生存的土地。他的兄弟都饿死在了风雪里, 因为嘹鹰部的弱小, 阿木尔不得不带着部族在大漠里流浪。他在流浪的过程里, 看到了边沙十二部在自相残杀, 和嘹鹰部一样弱小的回颜部无法在强部的践踏下生存, 于是他们离开了大漠,投靠了萧方旭。但是阿木尔已经受够了桎梏,他不相信天神赐予的猎隼是生来的奴隶,他根本不想得到强者的怜悯,他只想站起来。

阿木尔崛起于大漠, 他以鹰奴的身份击败了悍蛇部的苏德, 迎娶了苏德的妹妹苏日娜。当阿木尔再次面对大周的时候, 他的对手就是萧方旭。阿木尔认识到边沙十二部必须像大周一样团结,他得成为大漠的霸主,像光诚帝一样强大,所以他开始吞并其他部族。

可是离北铁骑拥有辎重,铁壁的构建让阿木尔无法深入。他在与萧方旭的交锋中,发现光诚帝老了,大周不再像几年前那样生机蓬勃,他意识到击败大周的办法不止这一个。当他把目光再度放回茶石河畔,格达勒就是个契机,阿木尔决定用格达勒的蝎子瓦解掉大周的防御。

白茶就是阿木尔在格达勒的阻力。

但是阿木尔到底用什么办法杀掉了白茶?

“你们为什么还要住到格达勒?”萧驰野撑起手臂,“既然白茶在端州搭建了庇护所。”

“因为黄册入籍的推行,”沈泽川想到了齐惠连,“这是道墙。”

“没错,大部分女人没有户籍,朱氏勾结响马的时候为了销掉她们的案宗,给阒都报了很多死亡名单。少数女人的姓氏即便还在,她们也会像我母亲一样,被家中的兄弟卖掉。”海日古有点低落,“白茶率领的伎子们不能只手遮天,她们为了解决户籍问题,大部分都嫁给了端州衙门的胥吏。白茶在楚馆隔出了我们的居住地,把孩子都养在这里。但是随着人数的增加,想要隐藏起来十分困难,最难的是像我这样的小孩,外貌上过于显眼,即便拿到了户籍文书也没有用。我们在端州见不了光,在青楼的后院里靠着她们的积蓄活。后来响马被围剿了,格达勒得到了一段时间的安宁,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回到了格达勒。阿木尔召集蝎子的时候承诺给我们土地和牛羊,吉达相信了,我抵抗不了边沙骑兵的追捕,只能再次回到这边。白茶死后,伎子们仍然在帮助我们,只是力量不再那么强大。我带着人在端州边缘生活,几年以后阿木尔突袭了茶石河防线,中博不再受衙门管制,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了中博,生活到了现在。”

海日古说得口干舌燥,晨阳给他再次倒了碗水。他小声地道谢,捧着碗喝干净了。

“时间正好,”萧驰野看向沈泽川,“白茶死后阿木尔得到了蝎子,他把蝎子分出了黑白。白蝎子在大周内部给他传递消息,军防图只是其中之一。咸德年厥西闹灾,海良宜追查户部账簿,向花思谦问责。花思谦为了填补国库亏空,向同流合污的世家官员们要钱。”

“他没有要到,”沈泽川笃定地说,“花思谦在咸德三年把花氏的田宅转卖给了奚鸿轩,正是因为他没有从世家官员的手里要到钱。但是亏空太大了,花氏根本填不起。”

“然后发生了中博兵败案。”萧驰野皱起了眉。

萧驰野对边沙骑兵的突袭兵路记得很深,他们曾经在梅宅内分析过,当时边沙骑兵突进的目的地是厥西。如果世家内也藏着白蝎子,那么阿木尔应该知道,厥西当时已经没有粮食了。

萧驰野沉默地在地上画了几道,少顷后说:“厥西不好守,阿木尔的骑兵深入腹地是冒险,边沙骑兵当时的优势就是以战养战,他们守不了城。如果他的目的地还是厥西,那么这条线就是自寻死路,他会在厥西面临三方包围。”

“如果参与兵败案的世家官员就是想要阿木尔死呢?”沈泽川盖住了萧驰野画的军事草图,冷不丁地说,“他们不受牵制,阿木尔控制不了他们,他们想把阿木尔当作和沈卫一样的狗。他们可以引诱阿木尔深入,再借着三军之力杀掉阿木尔,让这场兵败案彻底变成沈卫通敌案。”

“那世家就不知道白蝎子的存在,”萧驰野醍醐灌顶,他扔掉了树枝,“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操控阿木尔。”

双方都心怀鬼胎,在这场博弈里各有所需。阿木尔或许伪装成了来自边沙的傻子,他根本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底牌,世家甚至不知道还有白蝎子在身边。阿木尔顺水推舟地突袭了中博,就像他最初打算的那样,他要的不是一场胜利,他要的是从内部彻底瓦解掉大周。

他成功了。

中博兵败案是一个节点,它昭示着永宜中兴彻底结束。从咸德四年开始,因为中博兵败案,大周内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海良宜就此走上了和世家明面斗争的道路,与薛修卓等人对花思谦进行了长达六年的追查,离北被迫送出了萧驰野,埋下了日后背道而驰的隐患,而太后荡清了光诚帝时期的朝堂。所有人都深陷内斗,中博兵败案就是阿木尔那颗探路的石子。他也许一开始也没有料想到大周的土崩瓦解会来得这么快,这颗石子砸得恰到好处,它是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

“我们认为是沈卫杀掉了白茶,”海日古在肃杀的气氛里再次开口,“他可能受到了响马余孽的蛊惑,把白茶当作了来自边沙的细作。”

沈泽川垂眸盯着自己的右手,他在想着什么。

“如果是这样,”萧驰野说,“沈卫就没有通敌,那他在咸德年间的所有举动都说不通了。”

沈卫的罪责洗不干净,因为他先是畏战而逃,随后联合嫡子沈舟济,设宴掐死了主战的澹台龙。他不仅自己在退,他还要求中博武将也跟着退。六州是被拱手让出去的,这是萧驰野最不齿沈卫的地方。

萧驰野后来接任禁军,为什么会想方设法把中博残余的守备军纳入麾下?正是因为太耻辱了。这些军士蒙受着畏战的污名,在茶石天坑死了四万人,却没有回击的机会。萧驰野接纳澹台虎那日说过“国耻犹未雪,家仇尚未报”,就是想着有朝一日,他要把以澹台虎为首的中博军士放回中博。

谁的债,谁来讨。

“反过来想,”沈泽川脑海里反复出现着沈卫的脸,他喃喃道,“反过来就能说通了。”

海日古不解其意。

隔壁行商的声音已经停歇了,庭院内月色冰凉,萧驰野在片刻安静里抬手把氅衣罩到了沈泽川的肩头。

“既然世家不知道白蝎子的存在,那他们只能凭靠自己的力量去接触阿木尔。”沈泽川拢着氅衣,“而能够接触到阿木尔的地方只有三个,离北、边郡还有端州。我在阒都时曾经审问过纪雷,他说过,沈卫之所以会被派到中博来,是因为世家想要他在这里阻断离北和启东的联系,他也许不仅仅是来做条看门狗,他还在替世家接触边沙各部。”

海日古毛骨悚然地说:“那他娶了白茶,岂不就是为了试探!”

沈泽川迅速整理着线,条理清晰地说:“朱氏在端州放任响马进出,连灯州的女子都深受其害,那敦州会少吗?敦、端两州挨得这般近,澹台龙不会对响马倒卖女子的事情一无所知。我听海日古说朱氏在拟造户籍的时候就在猜测,朱氏一个边陲小州府,如何能改得动远在阒都的黄册?朱氏背后还有人,这些人澹台龙动不了。沈卫来到中博就是和朱氏朋比为奸,他到端州去就是为了查白茶这层藏起来的网。”

这也是沈泽川适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如果白茶能够蒙蔽沈卫,那么根本渗不到敦州内部的响马又怎么能轻而易举地查到她身上?她嫁给沈卫是为了端掉响马,而沈卫出兵围剿响马则是为了试探白茶。

纪雷在临死前提过一件事情。

沈卫受太后的命令,和纪雷联手捏造了东宫谋反案,他们在昭罪寺里杀掉了太子。随后没过多久,沈卫就察觉到自己的府宅周围都是眼线,房顶总是会有人在走动,他为此夜不能寐,认为太后想要卸磨杀驴,于是用重金贿赂了潘如贵,这才被放到了中博。

“沈卫怕死,他已经怀疑自己被世家当作了弃子,为此他到中博除了替世家接触边沙各部,还在替自己谋出路。他在世家与边沙之间摇摆不定,直到阿木尔出现。”

沈泽川眼眸漆黑。

“沈卫才是蝎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