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85 冷云仙子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经历了生与死的淬炼,青光散去,钱莱揉揉眼睛,发现桑仙姥、桓超群、朱逍遥,还有自己的娘亲跟敌人四人斗在一起,回头再看,师父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抓着一柄碧玉质的斧钺,上面镶着一红一黄两枚宝珠。

“师父?”钱莱小声唤道。

“别怕,师父在这。”傅则阳拍了拍钱莱的肩膀,于湘竹这家伙真的是不知好歹,如何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又不伤及余娲的脸面?余娲那个人据说性格十分偏激,稍微扫到她的颜面就会结成死仇,郑元规已经被斩掉双手,跟林幽八成难以缓和,如果再把余娲得罪死了……就凭白结下两个厉害的仇人。

傅则阳踌躇片刻,猛然间醒悟,我又何必担心与你们为敌?即便是两个都成了敌人那又如何?北极之事,帮手越多,自然能够挽留的地界越大,但就算是谁都不来,只自己一个人,带着灵威叟慧珠他们,也能至少守住玄冥界,别处的山精水怪我何必管你们死活?

魔道正宗要自证魔体,驾驭万魔,其关键在于无畏,这般瞻前顾后,便落了下乘!

余娲的四个弟子,陆成、毛霄、褚玲、于湘竹,都是散仙,桑仙姥对战陆成,朱逍遥对战褚玲都占据上风,钱夫人为了救儿子大战于湘竹,凭着一猛之性拼个平手,时间一长也露败绩,桓超群对上毛霄更是吃力。这四人所用飞剑法宝皆是上等奇珍,身上又都各有一幢白色光芒护体,相互对闪,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斗不多时,桓超群的飞剑被毛霄绞碎,急忙驾驭遁光飞走,秋云始终关注着他,飞剑一碎立即要出手,傅则阳在她肩膀上按了按,身子一晃,瞬息间出现在毛霄和桓超群之间,劈手把迎面刺过来的飞剑抓住,劈手在毛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毛霄被他得元神动荡,头晕目眩,一头跌到下方的海里。

傅则阳把毛霄的飞剑随手一抹,封印住灵性扔给桓超群,再将身子一晃,救下被万千飞针追逐的钱夫人,双手一拢,把这些飞针都拢在手里,都搓成齑粉!

于湘竹恨他强夺自己的分海钺,连喷真气,催动飞剑斩来,还放了一支破浪锥,傅则阳左手抓住破浪锥,右手抓住飞剑,反手斩去,把于湘竹发育不全,短了一截的左臂齐肩斩掉。于湘竹发出一声又恨又痛的凄厉惨叫,纵身化作白光飞走。

她的同伴陆成和褚玲见状,也都急忙逃跑,褚玲作为女人傅则阳放过,专用大诸天遁法把陆成遁住,陆成明明是往东飞,被他调转五行方位,变成往西飞,迎头撞向傅则阳怀里,被他在额头上安了一掌,也似毛霄一般落入大海。

傅则阳落回船上,把于湘竹的湘妃剑给了花绿绮,破浪锥给了桓超群。

仙舟船舷外面垂挂的藤萝像巨蟒一样延伸探入海里,很快将坠海的毛霄和陆成捆住拖出海面。二人都被禁制住元神,封印了法力,被湿漉漉的粗藤缠绕,十分狼狈,傅则阳把他们跟郑元规放在一处:“我自重身份不向你们出手,你们一个个的蹬鼻子上脸,欺我不似别的魔君那样睚眦必报,还道我怕了你们的师父长辈,我今日就在绿华岛会一会鼎鼎大名的余娲、林幽,让天下人都知道,南海紫云宫的大魔头不是好惹的。”

郑元规瑟瑟发抖,陆成默然不语,那毛霄却仍然嘴硬,他被傅则阳打了一巴掌,嘴角流血,脸颊红肿,又羞又气:“你敢伤我们一根毫毛,我师父必去拆了你的紫云宫,将你们一个个都剥皮拆骨,夺魂炼魄,让你们生不如死!”

“是吗?”傅则阳叫过甄氏兄弟,“把他头发全部剃光,吊到船外面去,我看看他师父怎么来拆我的紫云宫,怎么来剥我的皮!”

甄氏兄弟把毛霄扯到,用飞剑割头发,毛霄长得英俊,是余娲座下最帅的弟子,法力也高,为此得到门中最美师妹褚玲的倾心,结成道侣,同居沙壶岛,平时深以颜值为傲。这会被甄氏兄弟踩着脖子按在地上,头发一绺绺地落地,气得几乎背过气去,破口大骂两句,被甄兑抬脚踢在嘴里,几乎踢掉牙齿。

大船继续加速往绿华岛进发,傅则阳问陆成路径,陆成犹豫了下便如实相告,很快便来到绿华岛附近海域。

那岛面积很大,上有一座小山,飞瀑流泉,浇灌出一块小湖,湖水润养出茂密的植被,郁郁葱葱,因此得名。于湘竹来到这里以后,移植来更多的奇葩异草,以及鹿鹤猿鹊,整治得十分优雅精致。

这绿华岛跟北面的沙壶岛,陆成的落霞岛相互勾连,形成笼罩千里方圆水域的迷阵,仙舟开进这片水域不久,周围渐渐升起迷雾,随着行船不断深入,雾气越来越浓,渐渐地不辨东南西北。另有太阴元磁真气在空中涌动,虽然不是特别强大,但仍然能够吸引影响五金之物,乃至于人的魂魄,随着随波动荡,仿佛要摇晃出躯壳。

这是人工制造了个百慕大三角啊,不过这些迷雾都遮挡不住傅则阳的视线,他清楚地看见于湘竹和褚玲在浓雾里往来飞遁,于湘竹断了一条胳膊,已经敷药之血,换了件干净衣服,满脸怒容,仿佛地狱里跑出来的夜叉。

傅则阳从指间渗出一滴鲜血,凭空凝成一道符篆,叫过朱逍遥拍在他的额头:“我借你神通,看穿这些迷雾和禁制,你和我老姐去追上这两人,让她们不要这么嚣张!”

桑仙姥纵身划一道青光,直扑于湘竹,嘎嘎笑了两声:“贱婢,你家姥姥又来啦!”

朱逍遥得魔神之眼的神通,身剑合一,紧随桑仙姥之后直取褚玲。

傅则阳又叫慧珠、二凤、桓超群、秋云四人,亦给他们每人一道血符:“你们分成两组,妹子你带二凤去绿华岛,舅舅你和小舅妈去落霞岛,炸了他们的洞府,烧光他们的基业,我看那冷云仙子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虽然没有真实看见,冥冥中却有一种魔神感应,余娲已经到了,只是余娲算到林幽的事情,要等林幽来打前站,所以一直隐忍不发。

船停之处距离绿华岛最近,慧珠和二凤最先到达,于湘竹在这里新辟府邸不久,还未收徒弟,只有一种养花养兽的侍者,慧珠和二凤自然不会对这些普通人出手,只喝令他们都从房间里出来,二凤放出五只大力神魔,把于湘竹精心布置的湘妃苑,绿竹园,潇湘小筑等全部揭去房顶,推倒墙壁,作践成一片废墟。

两人正待返程,忽然四周青光平地涌起,似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慧珠急忙放出如意珠护住自己,再找二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上下四围全是迷茫茫的青色光气,似混沌未开时迹象,滚了几滚,索性把空间感全部失去,成了失重状态……

朱逍遥大战褚玲,堪堪是个平手,桑仙姥对上于湘竹却是大占上风,一来是她道行法力本就高过于湘竹,二来于湘竹的法宝和飞剑傅则阳收走两件,破掉一件,先前的战斗中被桑仙姥毁掉一件,实力大减。

桑仙姥跟于湘竹一样地性情狠毒,被人惹着,必要令对方尸碎万段,魂魄飞扬才肯罢休,所修的又都是旁门道法,尽是走偏门阴险一路,正是老龟斗王八,堪称敌手。

于湘竹恨桑仙姥入骨,边打边退,要把她引到一处暗礁之中,哪里有她和三个同门合力布下的杀阵。桑仙姥五只怪眼看得分明,知道有埋伏,却不愿意示弱,要在对方的阵里面把于湘竹震碎。

两人各备杀招,齐要施放,忽然听得空中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徒儿速退,看为师擒这树妖!”于湘竹知道是师父余娲到了,欣喜飞退。

桑仙姥不服:“可是冷云老贱婢到了?姥姥我……”她忽见大量青色光烟铺天盖地涌来,与自己所炼的木行精气不同,将先天乙木神光射出去开路,落到青烟里面便消失不见,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动静。转瞬间,光烟欺到近前,她瞪大眼睛,射出五道蓝光,想要看穿青烟后面的本相,却根本看不透彻……

仙舟前方迷雾忽然散去,从天而降三个仙子,褚玲和随后赶来的于湘竹连忙施礼:“师父,二位师叔。”

正中央的女仙身穿素罗仙衣,金环束发,头戴金钗,面若冰霜。

在她左边一个穿着雪白的长衫,年约十七八岁,手里拿着一支绿菊。右侧是个中年道姑,拄着一根珊瑚杖,上面挂着持续大的铁瓢。二人不似余娲那么满脸怒容,反而向船上众人微笑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余娲右掌心托着一团青色的烟球,似足球般大小,不断涌动:“你这六个徒众都已经被我用混元一气球擒来,本想用此宝将你这船整个收走,是二位道友劝我,船上还有铜椰岛主,不能太扫你们的脸面,还不快快将我徒弟放了!”

傅则阳走向船头答话:“余娲,你终于肯现身了。”看了看她手里的青色烟球,微微一笑,“混元一气球,果然是件好宝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