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0章:登门,仿制

周胜到曹县尉家的时候正碰见曹家正在重新加砌院墙,这一大家子西北人干的热火朝天,许多年轻的棒小伙子即使在瑟瑟秋风中也热的将外衣脱掉,赤着上身在院里院外忙活着。

一身捕头服的周胜立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哎!是你——!”蹲在院墙外木架上的一个年轻人认出了周胜,拉下脸不太可气的说道:“嘿!就是你小子上次在五柳那边拉偏帮吧?!”。

周胜循声望去:只见这人不正是那天纵马踩断了张农户腿的曹元镇的堂弟么?

“呦!你啊?”周胜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他手一卷,抱着那把从张家收拾出来的凶器冲对方说道:“我有事要见曹县尉,麻烦你给通报一声吧。”。

啐——!

曹县尉的堂弟朝脚下啐了一口,一双因为经历太多西北风沙而有些向下扒拉的小眼睛中透出几分戏谑:“凭啥?今儿这个门儿你是进不去了!快滚!快滚!”。

院门口、院墙下和泥递砖的几个曹家汉子看到这边自家兄弟轰人了顿时也应和道:“快滚!快滚!”。

一般人被众人这么一哄怕不是顾忌面子早就翻脸了。

可周胜是什么性子?

那可是从小吃百家饭,父亲早年间被人杀害后靠着自己摸鱼捉虾,跌爬滚打过来的!

虽然说起来不过是一句话轻飘飘的。

但实际上从七岁长到今天,这十几年来吃得苦、挨的饿、受的白眼……甚至是毒打又怎么少的了?

因而。

周胜虽然办事下手极狠,但若是不该生气的时候却也轻易不会生气。

此时见到众人轰他也不生气,抬手一亮手里从张家凶案现场找到的刀子:“昨儿卖你们地的张家让人给灭门了——这是现场找到的凶器,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让曹县尉和我见一面吧!省的有些事情说不清楚……还要闹到府里去!”。

“呵!是谁说要闹到府里去的?好大的口气!”这时曹元镇的声音从院内传来。

周胜笑了笑没有说话。

片刻功夫后一身粗布短衫打扮,身上沾着不少泥灰,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把抹子的曹元镇从院里走了出来。

见周胜上下打量的眼神,曹元镇一笑:“怎么?没见过当官的亲手砌墙?”。

“没见过。”周胜答到。

曹元镇一噎。

“呵,年轻人你就是五柳镇的周胜吧?我听不少人说过你。”曹元镇将抹子随手放在一旁木头脚手架上,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说到。

“嗯。”周胜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这又让曹元镇稍有些意外:“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人提到你,又在本官面前说了些什么吗?”。

周胜挑了挑眉毛,语气轻松的回道:“这背后说人之人多是两类——要么是碎嘴的市井小民,要么是心怀叵测的衙门中人。我估计县尉大人是从您堂弟那里初听过我处理买地那事,然后随口在衙门里打听几句,那些衙门中的书吏差役又言语了一番是吧?”。

“不错,你这点到是聪明——可你能猜到他人在背后如何看你么?”曹元镇似乎来了兴致,继续说着。

周胜一摆手:“大人,我曾经听人说过一句外乡流传之言叫做——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一个人存于世,吃喝拉撒,行走坐卧,与人往来利益难免有所冲突矛盾……若是全凭他人一张嘴,怕不是要生生被人说死!”。

“我周胜行的未必正,坐的未必端……平日里好舞刀弄剑,不喜勾心斗角,所以这日常往来上自然与衙门中人甚是生疏,处理事上也多秉行朝廷令法规矩,这衙门里对我不说憎恨也绝没多少人喜欢。”。

“呵呵……所以啊,那些背后说我之人的话怕不是也没什么新意!无非是踩低捧高、明夸实贬,或是不想得罪人或者想要在您这个新来的县尉大人面前表演一番忠厚……说些表面夸我,实际是为了自己的话吧?”。

“大人你说——这些屁话我打听来又有何用?”周胜呲牙一笑。

一番话语竟是将曹元镇说的一愣一愣。

半晌。

曹元镇品了品他的话后抚掌大笑道:“哈哈哈哈~~~你到是个洒脱的性子!也不愧是这性子才把武功练到了身上吧?”。

“庄稼把式而已,比不上曹县尉你这样在西北边关的修罗场里杀出来的。”

“修罗场?”曹元镇有些奇怪。

周胜这才忽然想起这“修罗场”是他在地球学来的词汇,虽然大魏和地球都有佛门,但大魏的佛宗传说中却是没有出现过修罗,因而曹元镇不懂也是正常。

“就是战场的意思。”周胜解释了一句。

曹元镇也没多在这上追问,只是扫了一眼周胜抱着的刀将话题引了回来:“这刀是假的。”。

“?!”周胜一愣。

虽然他已经早有预料这件事多半不会是曹家人动手,但他并没有注意到这刀有什么问题。

“这刀仿的很像,形制、尺寸都做的一模一样,连刀刃的锻造和烧制方法都仿进去了。可这刀还是有一个破绽!”曹元镇语气笃定淡然的说着,显然完全不担心自家牵扯到这件灭门案中去。

“愿闻其详。”周胜也有些好奇这曹元镇是如何看出来的。

而此时。

之前曹家人的起哄和两人的对话也已经吸引来了一些邻居和路人在此围观。

“老四!把你的刀拿出来!”曹元镇冲院内一人喊到。

这汉子很快便跑进屋内取了一柄西北款式的长刀带出。

“你试试?”曹元镇将刀递给周胜。

看着曹元镇自信的脸,周胜将信将疑的将这把刀拿了过来。

“这——!”刀一入手,周胜便是察觉出了异样!

一个蹲在木架上的年轻人嘿嘿的笑道:“你刚才抱着那把刀来的时候我们便看出是仿造货了!俺们西北人的刀用的材料除了朝廷拨付的铁料外都是本地材料制作——这刀的刀柄都是用沙漠里的白蜡木、黄荆木做的,外面缠着的麻绳防止浸了血打滑脱手,那麻绳是用沙漠里的特殊材料搓出来的,可你这刀柄上弄的啥?破布条么?”。

其实此时不用他说,周胜也察觉出了不对。

之前没有对比,他对西北刀也不了解还没觉得。

可此时两把刀同时握在手里,这刀身重心的明显差异却是瞒不过如今已算是一位用刀好手的周胜。

‘果然是仿制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