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0章 第 50 章

张元瑞放学回来, 走进院子跟任彬打了声招呼, 抬眼却微怔。

院子的另一头,是一张木椅,陆烨姿态闲适地坐在上面, 一条长腿微曲, 另一条随意一摆, 脚尖还悠闲地点两下。

他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 看向任彬的眼神透着些许不耐:“哎等会儿, 你那叫制丸吗?你那叫压饼吧!动作不规范,重来重来!”

任彬埋头苦干, 只是腮帮子被挫得一拧一拧的, 一幅忍气吞声的模样。

陆烨看了他一眼, 很好心情地挑了挑眉。

张元瑞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哟陆哥, 这还指导上了?”

陆烨摊手, 淡淡的:“没办法, 不指导能行?你看他做事这样子,我能轻松得了?”

……语气相当欠扁。

任彬已经气到不行了,权衡利弊后还是决定忍辱负重, 只是磨牙齿的声音更大了些。

张元瑞光这样听着,都觉得脖子冷飕飕的,他还真回头看了眼任彬,发现人做得挺好的啊, 但撇着陆烨一幅“这小子赶大爷我差远了”的模样, 硬生生把这句话吞了下去。

他把东西放下, 转身朝店堂走去。

陆烨晒着太阳,欣赏着任彬那小子苦哈哈又不敢反驳的可怜样儿,心情无比舒畅。

不一会儿,眼睛不自觉地飘到炼丹房处。

透出半开的大门,隐约可见小道士在里面忙来忙去的身影,时而露出半张侧脸,时而能瞧见一颗小小的后脑勺,走动之时发丝会在脑袋顶上一搭一搭。

轻飘飘又软哒哒的,叫人想揉上一把。

陆烨看了会儿,感觉心情好像更好了。

他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唇角悄悄弯起一个很不明显的弧度。

张元瑞从后门探出一根脑袋,“师叔,苏夫人来啦!”

苏夫人是祖师爷最忠实的粉丝,院子里这座两米八的金身有一半都是她捐赠的,为方便日日供奉,家里还自行塑了一个60厘米的小金身。

铸成后,特意将易天请回家中,替金身开光念经,邀请祖师爷常过去小住……也算是祖师爷的一座小别院吧。

除此之外,苏夫人还负责归玄真人的传教活动。

她一早退了休没事干,之前最爱干的事情是举办晚会,还是海市什么闲扯淡机构的会长,现在找到了新目标,晚会没什么兴趣了,机构会长一职也果断辞掉,专心卖归玄真人牌安利。

易天正巧炼完一炉丹药,听到宣传大使苏夫人前来,自然停下手中的事,在洗手池边抹了点肥皂洗洗手。

边擦干边飞快应道:“来啦来啦!”

精神十足地挺起胸膛,往店里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张元瑞又伸了个脑袋出来:“师叔,圆圆舅舅舅妈也来了。”

赶一起来了?

易天点点脑袋,“嗯嗯”两声,表示知道啦,而后随着张元瑞一起往大厅走去。

陆烨的眼皮儿没来由地跳了两跳,家里老两口来了?

来干嘛?

若是知道他腿已经快好且需要休养,那岂不是……

他看着易天欢快的背影,嗓音有点沉:“喂。”

他默了会儿,“我腿快好的事,先别告诉他们。”

“嗯?……哦哦。”

陆烨原本还在绞尽脑汁想着说法,可没想到易天根本没打算深究,只乖巧地弯着眼睛点点头,下一秒就匆匆消失在后门口。

陆烨:“……”

*

“陆、陆先生,陆太太?”

“苏夫人!”

成宝阁内不期而遇的三人脸上均带着讶异之色。

苏夫人的眼神在林美和陆明华身上打了个转,惊讶道:“您二位也是归玄真人的信徒?”

陆家自百年多前从海城发家,如今传到陆明华这代已经是第五代了,早些年陆明华将资本运作到极致,身家越发不敢估摸。

此前,苏夫人和陆家夫妇不时还会在各个晚会上碰见,这段日子她太过专注于传教一事,倒没怎么遇到对方,哪想到今日却在成宝阁碰了面。

“归玄真人?”林美有点茫然,摇摇头,“不是,我们是来买丹丸的。”

苏夫人立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拍脑袋:“对对对,瞧我这记性,当初你家老陆还问我地址来着。”

紧接着,她竖起大拇指:“成宝阁的东西的确好啊!易道长本事大得很。你们知道吧,我上回腿骨折了,易道长医者仁心,二话不说当场给我接骨,十分钟就给接好了,再给我配了口服的药丸和涂抹的药油,二十来天便全好了。你看我现在,能跑能跳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大约是因为这段往事提过太多次,苏夫人这番话说得特别顺溜。

陆家夫妇心中一喜。

苏夫人的话让他二人安心不少。

同样是脚伤,但苏夫人能治好,易道长也有把握,想来儿子腿上的隐疾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如此想着,林美更是放宽了心,一心一意夸奖小道士:“对对对,易道长制作的丹药真是厉害,美白丸和减肥丸我都买啦,效果太棒了!还有易道长赠送的面膜,啧啧……对了,我们家老陆的肩周炎不是好多年的老毛病了嘛,医生每星期过来做一次理疗也不见痊愈,服了一段时间易道长给的丹丸,竟然好了个七七八八!”

两人原本就认识,现在找到了共同话题,更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根本停不下来。

易天进来之时,两人正聊得开心呢。

林美刚好问道:“对了,苏夫人,你说得归玄真人是……?”

提到爱豆,苏夫人老眼一亮,立马拿出将随身携带的周边海报,小心铺展开:“这位便是归玄真人,也是易道长的祖师爷。”

她噼里啪啦说了一系列祖师爷的丰功伟绩,末了说道,“真人的金身就在成宝阁院内,陆太太若有兴趣,随我一同前去拜拜?……哟,易道长,您来了?”

见苏夫人卖力地为祖师爷宣传,易天心里很是欣慰,笑眯眯地和三人寒暄片刻,见圆圆舅妈跃跃欲试的样子,将几人带入后院。

苏夫人略有点显摆之意:“真人这座金身瞧着不错吧……”

林美现在心思没在这上面,她进院后第一时间但就是悄咪咪环顾一周。

她这回来,一是再买点丹丸,二是看看儿子。

年底了,成宝阁应该会放假的吧?到时候一家三口团个年,好好吃几顿饭,也不知道这段时日儿子有没好好吃饭,上次瞧着都瘦了些……

左右看了好几圈,也没找到儿子的身影,林美略有些失望,但还是打起精神接过苏夫人手里的三炷香。

苏夫人还在不停地宣传:“归玄真人真的是灵得不得了啊,陆太太,你有什么心愿大胆跟真人说一说。记住,心诚则灵!祖师爷心善得很,心诚之人必会得他庇佑的!”

林美秉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吃了这颗安利,慎重点点头,诚心诚意地跪拜下去。

恭敬地将细长的香举过头顶,口中默念:“求归玄真人保佑我儿子陆烨的腿赶快好起来,求归玄真人……”

默念三遍后,再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

刚站起身,便见炼丹房里走出一个略有点眼熟的年轻小伙子,那人带着一双蓝色碎花的袖套,端着一个小盆子,见到她似乎也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这人露出了然的神色,朝着陆烨卧室的方向,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陆烨,你妈来了!!”

辛辛苦苦藏在卧室的陆烨:“!!!”

陆家夫妇:“……”

苏夫人:“……”

易天:“……”

任彬高中在海城八中念的,和陆烨一个班儿,刚好在学校见过他妈林美两面。

林美人如其名,脸蛋生得漂亮,这些年保养得当加之丹药的功效,基本没什么变化,还和陆烨长得有几分相像,任彬倒没费工夫,一眼就认出了她。

没想太多,直接一嗓子喊了出来。

见陆烨貌似没听到,他还十分不计前嫌地卯足了劲,以更大的声音吼了两吼:“陆烨,陆二少!你妈来了!”

莫说是卧室了,想必连隔壁也能听到。

见未来师父在旁边站着,任彬喊完,颠颠儿地跑过去招呼卖乖:“阿姨好。”

说完,便觉得……气氛好像有点怪怪的。

林美神色复杂地默了片刻,而后:“……你好。”

易天的神色也有点复杂,带着些许懵逼看向林美。

圆圆舅妈是陆烨的亲妈?

圆圆舅舅是陆烨的亲爸?

等等,他有点乱。

他不太明白,陆烨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整理一番后,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原来陆哥坑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生爹妈。

看来陆哥,真的很爱岗敬业。

刚这么想着,便见陆烨的身影出现在卧室门口。

背脊笔直,脸上的线条也绷得笔直。

他神色似有些慌乱,但还是勉强压了下来,沉着脸狠狠刮了任彬一眼,缓慢地走过来,一把抓住易天的手腕,语气略显低沉:“你跟我来。”

微微用力,将小道士往自己身边带了两步,箍着他的手腕子,转身朝卧室走去。

被晾在外面的众人:“……”

陆烨将人带进屋,反手关上卧室门,垂眼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骗你,只是,只是……”

他只是了半天也没只是出什么,最后急得只能干瞪着眼睛。

易天倒是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依旧笑眯眯的:“没事没事。所以你是为了治腿才留成宝阁的吗?”

易天这会儿倒是想过来了。

圆圆舅……不对,陆家夫妇这么有钱,陆烨显然不是为了成宝阁两千多快的工资留下来的吧,仔细想想陆烨是原本是打算走来着,好像是从自己说可以治好他的腿开始,才心甘情愿地留在成宝阁。

陆烨黑瞳一缩,想反驳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只能脸色难看地盯着易天,薄唇紧抿。

小道士说得没错,他就是为了治腿,才留在这里。

所以,明知道小道士会伤心,却依旧没有半点反驳的余地。

陆烨觉得气氛有点窒息,闷得他透不过气,不知怎的眼睛也突然酸胀起来。

他垂着眼眸,根本不敢看易天。

沉默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也别太难……”过。

一道声音同时响起:“陆哥,其实给我钱就可以啦!没必要……嗯,这么麻烦的。”

陆烨抬眼,就看到小道士那双笑吟吟的双眼,明明一如既往的好看,此刻却只觉刺眼得很。

伤心??

难过??

不存在的好吗!

陆烨:“……”

易天完全没感觉到什么,他只松了口气,神色间带着些许欢快:“哇,这样也挺好!你今天服用了生骨丹,刚好可以跟叔叔阿姨一起回家休养几天,咦不是要过年了吗,你回家好好陪家人过个年。到时候腿脚好了,走亲戚也挺方便的。”

易天几句话功夫,就把他过年期间安排得妥妥哒,感觉自己还挺棒。

不愧是当老板的人呀。

陆烨脸色更加难看,他沉默着。

灼灼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易天,想从后者眼里看到一丝不舍,结果却无功而返。

陆烨:“……”

这小道士,掩藏得太好了!

陆烨瞟他一眼,沉了沉嗓子:“我走了就不会回来了。”

说着,轻声咳了两下,“所以,不能让我走,知道吗!成宝阁这么多事,我走了能行?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吗?……那个、我腿快好的事,还是先别说了,等我教会了任彬,再说吧。”

易天默了会儿,实在没憋住:“陆哥,你不觉得任彬早就学会了吗?”

陆烨皱了皱眉,不屑的:“他还早得很。”

说完,也不顾易天的反对,自己一个人就拍板决定了此事。

转身,开门。

刚打开门,就看见院子里几个人齐刷刷地盯向自己,表情不太对劲。

林美的眼里似乎还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一脸感动地看着两人,两秒后激动地问道:“易道长,我儿子的腿真的马上能好了吗?我听任彬说三天后就能渐渐恢复如初,是真的吗!”

陆烨眼前一黑,仿佛一道天雷劈下来。

任彬那孙子还嘚瑟地:“对对对!没错了!您二位就好好把二少接回去,让他安安心心地养病,几天过后,您儿子就可以活蹦乱跳给您拜年啦!”

陆烨:“……”

跳个锤子啊跳!!

陆烨这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林美已经嘤嘤嘤地捂面哭了起来。

陆明华虽不至于这般失态,但唇角弯起的弧度渐深,他走过来感激地看着易天,只定定地说了几个字:“易道长,若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陆家欠您一个大人情。”

说完,拍拍儿子的肩膀:“走吧,回家。”

林美也抽抽着走过来,一把抱住她儿子。

陆烨慌了神,被两人动情地抱着,眼睛却止不住瞟向易天,几乎是看到小道士的一瞬间,本能地脱口而出:“我不回去!”

他脑子里飞快转着,想了好半天,终于想起一个完美的理由:“这药服用后,三天不能走动呢,我怎么回去!”

林美却松了口气,面带喜色:“儿子,没关系,任彬已经跟我们说了,这药晚上才生效呢,咱们现在上车,一会儿就到了,啊。”

陆烨缓缓转过头,慢无表情地看向默默吃瓜的任彬。

任彬哆嗦了一下,他无辜地看向陆烨,只觉周围又冷了几度……

陆烨继续垂死挣扎:“药已经生效,我动不了了。”

他爹陆明华难得体贴,柔声道:“没事,我叫司机过来,一起把你抬上车就是。”

陆烨:“…………”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