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十二章

跨年那天,魏北破天荒发微博营业——是被霍贾逼的。内容显得挺寡淡,无非是一张自拍,一句预祝新年顺利。

魏北这个人不直,照片倒是拍得很直男风。没什么角度,没什么背景,也没有后期美颜滤镜调色,粉丝说他是真的“敢”。做他的粉丝简直太刺激了,哪晓得未来有一天会不会搞到真的。

霍贾对此依然不满意,隔着电话屏翘了兰花指,感觉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你应该再加一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即将上映的新电影,感谢甜心!”

“我说北哥,就算以前没有经历过,总该见过猪跑吧。其他演员怎么营业的,你能不能多学学?”

“学这个有什么意思,电影好看,别人自然会去看。”

魏北现在很少出门,上周得空去大慈寺帮奶奶上香,结果真有路人把他认出来了。拿着手机一阵猛拍,魏北很不适应。

最后是寺庙的云星大师将他解救,魏北为表感谢,给庙里的功德箱捐了八百八十八。临走前,傅云星免费给他解个观音灵签,说什么红鸾星动,谈恋爱的好兆头。

魏北想,这年头的和尚可真会花言巧语。他信也不信,道谢离开。

一月初,已是冬季最冷的日子。今年锦官城下的雪尤其少,多数出太阳,晒得人暖夹了困。魏北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盖着一层羊毛毯。

房东是个挺有情趣之人,花啊草的弄了不少。魏北没事会给这些花草松土浇水,他想着沈南逸楼下那株玉兰,也不知活得怎样了。

霍贾很少打电话来,打来必逃不过“伤心事”。实则算不上多伤心,只是有那么些欲壑难平。霍贾说沈怀最近很少碰他,也很少到他这里来。钱还是每个月定时到账,除了不准霍贾再出入声色场所,花钱血拼也无所谓。

但沈怀又要求他有品味,要改掉以前的毛病和审美。他要一个高档的发泄品,所以需要从头培养。

以前霍贾还经常被人叫骚霍的时候,曾与魏北讨论过:爱情能不能通过性|传播。既然女人的窄道是直通心脏的渠,那爱情也一定能随了浊液灌满他的左右心房。

强有力的辅助泵将贮于心房的液体冲击出去,似血液那般流满全身。于是,爱也好欲也好,便流通每个细胞把人浸泡。

然后就爱了。是不是。

魏北对此保持沉默。不好讲,他说,小贾,既然你爱得那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去爱。

因为我永远也没办法拒绝他,北哥。沈怀身上有某种特质,足以让我失去理智。霍贾如此说道,说完更难受了。他也曾向沈怀提出,是否两人需要见家长。

沈怀没有反对,而是直接无视。那天两人刚酣战完毕,沈怀抱着霍贾,亲吻他额头。这人城府深得好似没有城府,只轻描淡写道:“你我都是男人,没必要见家长。”

霍贾跟着打哈哈,往沈怀的颈窝蹭了蹭,表示自己开玩笑的。他才不要见家长,蠢死了。唯独背地里发红的眼眶,一遍遍告诉他自己有多愚钝。

沈怀是要结婚的。霍贾比谁都清楚。

霍贾和沈怀吵过一次,具体原因是什么,他已记不清。

大概爱总让人无助又渺小,霍贾和沈怀闹腾时,完全找不到当年锦官城第一骚鸡的威风,也展示不出撕逼一姐的伶牙俐齿。

他不断问沈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沈怀却只是看小孩儿那般瞧着他,什么话也不讲。任凭他闹够了,沈怀表示想要。霍贾气得咬牙切齿,说不给。

沈怀没有逼迫,点头就走了。门关上那一刻,霍贾没由来得心底发凉,他知道他逾矩出线了,可想要被爱,有什么错呢。

魏北说:既然你选择了,有些事就会发生。这是必然的。

霍贾说:北哥,你不知道能去爱一个人,其实挺幸运的。这真是种浪漫的煎熬。

煎熬怎么算得浪漫。

魏北想,可他也确确实实煎熬过。时至如今,他心里那些爱意仍旧不能消散。他知道他爱沈南逸,这是他永远也丢不掉的记忆。

今年除夕在二月,那时要去各地跑影片宣传。二月之前还有几个广告要拍,谢飞与可能得到过李象旭的特别关照,给魏北的行程安排并不满,也不是什么活儿都接。有强大的公司做靠山,魏北自己不清楚,但谢飞与体味得很彻底。无论说话还是做事,硬气得不行。

盘算着接下来一两个月,估计新年也没法儿在家。魏北所有的空闲时间全给了奶奶和魏囡。

早上去养老院照看奶奶,下午去医院陪着魏囡学习。入冬后,奶奶的身体一天天衰弱。肉眼可见的,几近枯萎了。

有人说冬季是个大节点,老年人、衰老的动物,都很容易在这个季节死去。魏北不信邪,他觉得奶奶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换来几年糊涂日,为什么不能久一点。

偶尔奶奶也清醒,拉着魏北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魏北支吾不讲,老人就摸着他的头,说你也不小啦,谈恋爱很正常。有空带回来给奶奶见见,没几个时日咯,我就想小北以后有人照顾。

奶奶说,你有如花美眷,还有孝顺后代。我才敢放心走啊。

老人的手指极粗糙,干得仿佛一层枯老树皮。袖口沾着点雪花膏的味道,淡淡的,和魏北记忆不断重叠。那天他半跪在奶奶病床前,莫名鼻酸。

眼疼得厉害。

魏囡最近长高一截,以前的裙子穿不了,江媛囍抽空给她带了些新裙子来,魏北到达医院时,两人正穿了姐妹裙拍照。

魏囡笑得脸颊红扑扑的,瞧见魏北进来,蝴蝶似的扑进哥哥怀抱。

江媛囍的眼神明显一亮,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彻底。上次主动给魏北发想他,结果对方没有回复。几天后才说拍戏太忙,消息忽略了抱歉。

魏北明白江媛囍在想什么,可既然不喜欢对方,真不应该留一丁点希望。

魏囡回头瞄一眼江媛囍,再看看魏北。两人笑着点了头,魏北让囡囡去看会儿书。江媛囍给魏北简单讲述囡囡最近的情况,恢复得相当好,但这只是开头。如果三到五年没有复发,问题就不大了。以后好好保养,注意饮食,适度锻炼身体,基本不会再出事。

魏北听闻松口气,凝在心头多年的乌云散去不少。他笑着感谢江媛囍,囡囡这段日子很开心,有一半功劳是她的。

江媛囍说:“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呀。”

魏北愣了片刻,这女孩真直接。横冲直撞的,阳光却不令人生厌。可惜落花有意水无情,魏北打算说那我有空请你吃个饭吧。

魏囡插嘴道:“那哥哥和媛囍姐在一起吧,我觉得你们好配呀。”

“别瞎说,”魏北笑得打断她,“豆芽点大的人,说什么配不配。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你可别瞧不起人!我们班还有男生给我写情书呢!”

魏囡昂头,骄傲地宣布魅力。

嘿!这他妈哪家小崽子不要命了!

魏北差点爆粗口,要不是对上魏囡俏丽的小脸,他还真得直冲学校,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拖出来狠狠教育。

还情书?情你妈个飞鸡蛋。

“拿出来,”魏北沉声说,“给哥哥看看。”

谁知随着与同龄人的社交增多,性格逐渐开朗的魏囡压根不买账。闹着笑着提起书包就跑出病房,戴好口罩玩去了。

这么一打岔,方才那点暧昧与尴尬也消散。江媛囍始终大方得体,魏北转头来看她,她便展颜一笑。

江媛囍:“别听囡囡瞎说,你不要放心上。”

魏北摆手,“这孩子慢慢长大了,辛苦你。”

江媛囍说不辛苦,本职工作应该的。半晌,她又不甘心似的问魏北,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魏北盯着江媛囍漂亮的眼睛,良心让他无法欺骗,也无法带她去见奶奶——是的,在奶奶开口说想见孙媳妇儿时,魏北隐隐动了点心思。

可只一瞬,就枯死心头。

魏北说,对,我有喜欢的人。

江媛囍不料对方如此直接,当即手足无措。她脸颊蓦地通红,想起自己曾给他发过的那些信息,格外不好意思。

没等魏北再讲话,江媛囍拿起桌上的记事本匆匆离开。她确实喜欢魏北,但自尊叫她不能死缠烂打。

一月中旬,郊区别墅的玉兰抽了新芽。支棱的树枝造型有趣,沉寂了整个冬季的花卉不再一派老气。

雪很小,夹着雨水落地便化。今年全国普遍升温,连固定飘雪的北方也很难有几场痛快大雪。

城市动脉流速拥挤,即将赶上春运,这段时间全国弥漫着一股躁动。隐隐要发作、又极力克制对于新年的欢喜。

大概除了辛博欧。

一向以乖顺闻名的辛博欧,头次和沈南逸吵架。起因是辛博欧想体验书桌play,沈南逸拒绝了。辛博欧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有隐情,沈南逸以前玩的花样又多又狠,怎么就一个简简单单的书桌都不来。

沈南逸起初还保持温和语气,跟他说要回学校了,好好收拾不要耽误时间。辛博欧突然脾气上来,还非就缠着沈南逸要一顿操。

凭什么,他想,我跟着你什么都不图,就图这身体图这性|事。凭什么不给我。

他一次次回避自己深深迷恋着沈南逸的心情,他以前说过,沈南逸吸引他,所以他心甘情愿。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心不甘。

是不是魏北。辛博欧突然问,是不是魏北在这上面和你做过。

沈南逸的耐心完全消磨殆尽,他看着辛博欧说,出去。

辛博欧气得发抖,猛地将沈南逸桌上的稿纸一并扫在地上。

凭什么!凭什么你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机会给他!房子给他!连这一张书桌都要给他!魏北已经离开了!他不爱你!你知不知道!

前面的话,沈南逸根本没听。唯最后一句“他不爱你”,像根刺,刺得沈南逸脸色极烂。

出去。他说,否则你就永远滚出去。

辛博欧盯着沈南逸,年轻人始终斗不过他的。他突然知了,魏北也斗不过沈南逸的。

太狠了。他想,这男人真恐怖。

可他就是迷恋这样的人,辛博欧忍着眼泪回房收拾行李。他不想离开这栋宅子,至少不是现在。

趋近旧年的末尾,学生放假,上班族人心浮动。归家的机票简直抢不到,车票更是一票难求。若非早一点下手,估摸只有动车站票。团圆心切,空间距离无法阻止人与人相见。

假如万物有灵,是否也会在一年的这个关头感叹一句,人类真好玩。

魏北逐渐忙碌起来,这段时间飞来飞去拍广告,大部分时间在飞机上度过。机餐难吃得要命,某次拍广告结束后,在赶往下一个拍摄地的途中,魏北开始胃疼。当天晚上吐了。

谢飞与吓得炸毛,给魏北买药的途中,还不忘给李象旭打小报告。说什么魏北吐得肝肠寸断,眼见是要进医院。纯属夸大。

李少更不要脸,直接转发沈南逸,说什么你那个养不熟的小野猫进医院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沈南逸当晚买机票直飞。到了才知道,魏北只是普通的胃炎发作加饮食不调。

他没跟魏北见面——就算见上,估计对方也没什么好脸色。沈南逸滞留到第二天,去广告拍摄的外景地点探了班。

不过这次没有惊动任何人,他悄悄地去,最后再悄无声息离开。

魏北站在人群里,所有人都围着他。这颗人海遗珠,到底算是发光了。沈南逸挺满意。

适时听闻消息的王克奇打来电话慰问,才晓得沈南逸已经走了。他笑嘻嘻地幸灾乐祸,“怎么着,老沈。你这是追呢,还是没追呢。”

不追,沈南逸漫不经心地说,他会回来。

结束拍摄当天,魏北莫名其妙上了热搜。照片糊得很,画面中疑似沈南逸远远地注视魏北。

可不等他看见,热搜秒撤,一个水花也无。

与此同时,某些沈南逸的忠实读者发现,他微博的关注栏万年为0,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1。

点进去,被关注者赫然显示:演员魏北。

一场新的舆论风暴,已暗中生了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