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解释

水神和风神亲自将辰星送了回去,对于她去见火神的事,见她没有多说,两人也便没有多问。

只是看着辰星仍有些虚弱的日子,水神还是忍不住在扶她重新靠坐回床榻上之后问了出来。

“星儿,你身子可是当真无碍?真身……”

辰星虽已经醒过来,但真身从一朵水莲花变成一颗珠子,怎么瞧着都是从未有过的事,水神始终放心不下,今日正好问出来。

辰星展颜一笑:“真的无事。当日琉璃净火和我自己的不知名火种结合在一处,将星辰之力和灵力两种道统的力量炼化融合在一处,再无隔阂,日后我能在这两种力量之间相互转换运用,还有这双眼睛……算来也是大大的机缘呢,还算是救了我一命呢。唯一可惜的就是……”她低下头摸了摸自己已经空空荡荡的右手食指:“星辰珠……没了。”

水神听到辰星提到真身,才要再问,突然感觉到什么,往门边瞥了一眼,看了一眼同样看过来的风神,抿了抿唇继续开口:“星儿方才说……救你一命?”

辰星摸着自己空空的食指有些发怔。星辰珠是陪伴自己几千年的自己最大的依仗和机缘,若没有它,她甚至不可能出现在此间世界,有爹爹,有妹妹,有临秀姨,还遇到……才有些恍惚,听得水神这么问,抬头见自己的爹爹正皱着眉头有些凝重的样子,才惊觉自己之前太过放松也太过急于让他安心,一时间没顾上遮掩说漏了嘴。

嗯,这个需要注意,在爹爹面前便罢了,在阿玉那儿……可要当心些。

“爹爹……我……”

“爹爹要听实话!”

“……好吧。”辰星看着水神竖起眉头的模样默了默妥协下来:“那爹爹还有临秀姨,要答应我,别告诉阿玉……”

水神面不改色地“嗯”了一声,风神眼生往门边飘忽了一下,很快收了回来没让辰星察觉到。

顶着水神的目光,辰星硬着头皮开始解释:“我的真身……一直不是完整的一体,而是一圈水莲花瓣,和星辰珠充作花蕊结合而成。只是水莲花的灵力,和星辰珠的星辰之力归属不同道统,不能很好地融合。过去一直是星辰珠占上风,便禁锢住了花瓣真身。我过去几千年一直修不了灵力,只修星辰之力,也正是这个缘故。后来……”辰星微微低头,耳尖泛红一瞬,面上却强作平静:“也算是阴差阳错,我受了……阿玉的灵力,真身上这层禁锢被隐隐唤醒,水莲花的真身也渐渐复苏,才能让我在凡间,被灭灵箭划伤时逃过一劫。这层禁锢抵挡住了灭灵箭的伤害,却也……带来更大的隐患。”她顿了一顿,手掌慢慢抚上自己的心口,曾经那种撕裂魂灵般的疼痛她仍能清晰地记得:“禁锢没了,灵力和星辰之力却依旧不能融合,星辰珠的花蕊和水莲的花瓣,不能真正结合……过去因为那层禁锢被强行捏在一起的两部分真身,就开始……断裂。星辰之力和灵力在我体内暂时平衡的时候还好,可若……一旦哪一方多了一点儿或少了一点儿,两种力量就会不断冲撞,加速真身的破碎。我……”

风神不由得伸手扶住辰星的肩,而一旁的水神已经紧紧攥住拳头。

“星儿那时候……”水神突然想到什么坐直了身体看向辰星:“那时候你哭着跟爹爹说害怕,怕自己会出事,怕自己也会离开……就是因为这个?你早就知道你的真身已经开始破碎溃散?”

“呃……嗯。”

“星儿!”水神此时说不上心中是怕还是气:“这样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爹爹?还有夜神,你怎么……”

“我的星辰之力,旁人都不了解,说来也多半无用,只凭白惹得大家担心。况且,我也一直在摸索自救的方法。至于阿玉……”辰星看了水神一眼:“爹爹你知道的,那段时间,阿玉他……出了那么多事,太累太苦了,我不敢告诉他,也不想……惹他担心。”

“你……”水神提起一口气,又咽了下去,瞥了一眼无声无息的门外,又转了回来。

辰星也怕水神接着再说什么,赶忙继续交代:“后来,阿玉娘亲的事,我随爹爹一起去上清天求见,斗姆元君尊上告诉我,我当时真身破碎的问题,日后兴许反而会是件幸事,我就安心下来了。如今想来,怕是指的就是三年前琉璃净火的这一遭。”

水神风神对视一眼,这回是风神开口问:“所以,受了琉璃净火睡了这三年,星儿,你的真身便再无问题了?”

“嗯。”辰星点头笑笑:“是啊,所以……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而且……好处其实不止这一桩……”

“哦?”

“就……”辰星微微低下头:“若没有这些事,我的真身没能最终融合,就算不说溃散破裂的那个时候,就算是禁锢尚在安然无事的时候,其实也是有问题的。”

风神一愣:“什么问题?”

“……我……真身不容……怕……”

“嗯?”这一回连水神都凑上来问。

辰星吐出一口气,硬着头皮说出来:“我也是……最近真身融合之后才想明白的。若是我始终是原来的样子,怕……此生都没有办法……孕育子嗣。”

“……”

“……”

水神风神对视一眼,沉默下来。

说来,对这些仙神而言,漫长的岁月之中没有子嗣算不得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但是……

辰星要嫁入的,却是天界的帝王之家。

水神叹了口气,又瞟了一眼门外:“这件事,便罢了。只是星儿,日后不管有何事,不许再瞒着爹爹。”

“……嗯。”

风神扶着辰星,想了想继续问:“星儿身子如今这样虚弱,当真不要紧?”

“临秀姨放心,不要紧的。只是真身被炼化融合,耗费过度。我既已醒来,就已经没有大事了,慢慢养着就好了。”

风神依旧浅皱着眉头:“可星儿受不得我们渡过去的灵力,服用灵药灵露也没见多少效果……”

“虽说是融合了,但到底比不得旁人,还有些小小差距,倒不要紧。如今不论是星辰之力还是灵力,都是我自己慢慢修炼吸收得要好些,也快些顺畅些。只是现在有些体虚,修炼一事……嗯……得再缓缓,再过段日子身子好些了我去闭个关,不用几年就能康复如初了。”

水神却抓到她话中的问题:“星儿既说如今养身需要力量,旁的都不及你自己修炼,但你如今却又修炼不得……这……”

风神想了想:“说来,我们的灵力渡不过去,但夜神的……”

水神也点点头:“不错,星儿尚未醒来的时候夜神的灵力你便能够受得,这可是……可是因为当初解了你禁锢的便是他的灵力,如今才能……”

“咳咳。”辰星脸色微红了一下:“嗯,大概……是爹爹说的这样。”

风神看了眼水神,又瞟了一眼门外:“既如此,若夜神继续渡你灵力,可能让你好得快些?”

“别!”辰星连忙拒绝:“旁人渡我灵力我受不得,他渡我灵力我虽能受却也十分浪费,灵力进了我体内十不存一。这样强渡灵力给我太浪费了。”

水神想了想,不由问道:“既如此,可有旁的方法?”

“……”

方法自然是有的……可是她连润玉都没说,又怎么可能好意思在水神和风神面前说出来。

风神想起辰星先前解释真身事情时说过的话,觉得脑中灵光一闪:“按照星儿所说,原本真身禁锢尚在时你是受不得任何人的灵力的,那当初夜神的灵力……是如何……”

“咳咳咳!”辰星咳嗽起来,脸色通红,风神和水神连忙过来扶住她,一时间也便忘了方才的话题。

平复下来的辰星趁着水神风神回想起之前话题前连忙开口:“我如今真的已经没有大碍,只是现下身体有些虚弱,法术也用不出什么,有点儿……废,得靠着爹爹和临秀姨,好生护着我才行了。还希望爹爹和临秀姨,不要嫌我烦才好。”

“你啊……”水神伸出手轻轻点了点辰星的额头,风神也在一旁轻笑了两声。

吐出一口气的水神,握住辰星的手掌:“星儿放心,爹爹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那穗禾……是爹爹无能,任她在天帝的庇佑下逍遥到了今日!以后……爹爹决不再退半步!”

辰星笑了笑:“方才我也说了,我真身的事情,这回受那穗禾的琉璃净火,也算是因祸得福,这几年的岁月,就当是用来感谢她阴差阳错解了我危机的报酬好了,爹爹不必太过在意。左右,她跑不了的。”

水神拍了拍辰星的手,风神也看过来,一时间,屋内的气氛和谐而温馨。

但……

“对了爹爹,临秀姨。”辰星总觉得心里有点儿慌,忍不住再嘱咐一句:“今日我们说的这些……答应我别告诉阿玉知道,可好?”

水神风神对视一眼,一齐往门边看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