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神级炼药师

与这绚丽辉煌的大厅格格不入的是地上的三具尸体,看衣服是天丹阁的弟子,看尸体上的伤口,也确实不像是魔兽所伤。

贺书威看着地上的尸体,痛心疾首道:“我逃出去前,他们都还好好的。没想到已经……都是这个该死的幻境,害的他们互相残杀而死。”

见他不停的重复互相残杀,陆睿朗开始怀疑起这些人的死因。走进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一剑穿心而死,看死者脸上愕然的表情,应该是猝不及防下被人从背后一剑刺穿心脏。

正想叫连海轩过来看,就听见他的叫声:“那人怎么不见了?”

陆睿朗站起身,警惕地看向四周,这贺书威果然有古怪。

“大师兄,这三人不是互相残杀而死,从伤口上看,应该是一个人所为。而且从尸斑来看,他们至少死了五天。”地下阴凉,因此尸体并未开始腐烂。

连海轩走到小师弟身边,惊讶道:“你是说,贺书威骗了我们?”

“嗯,我怀疑这些人都是他杀……”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破空声。陆睿朗一个瞬移躲开,回头,竟然是连海轩握着一把长剑向他刺来。

陆睿朗呼吸一滞,神情凝重:“你是贺书威,这些人果然都是你杀的。”大师兄从不用剑。这大厅中确实有幻阵。

贺书威见一招没能得手,转身就跑。陆睿朗紧紧跟在他身后,看着前面左窜右闪的身影,可见他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连着转了十几个弯,下来无数台阶,前面的人影突然一个闪身不见了,等陆睿朗追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连海轩摇摇晃晃的正准备踏上一座石桥,而石桥下面就是翻滚的岩浆,而石桥对面的岩石上趴着一只七级幻狮兽,在幻狮兽头顶的岩壁上跳动着一朵紫金色火焰——神级火种紫冥幽火。

陆睿朗来不及多想,飞奔过去,一把抓住一只脚已经踏上石桥的连海轩:“大师兄,这是幻境,快醒醒。”抬手往他的眉心打入一道灵力。

连海轩迷茫的双眼渐渐变得清明,眼前的景物也发生了变化,这黑漆漆的山洞哪里是刚才看见的青云峰,石桥对面的也不是师傅他老人家,而是一只通身火红色皮毛的狮子。

“之前给你的灵幽珠呢?”

连海轩将灵幽珠从乾坤袋里拿出来:“本来想拿回去送给师傅。”

陆睿朗要被他气死:“送什么师傅啊,保命要紧,还不赶快带上。”他就说,明明给了他灵幽珠,怎么还会中了幻术。

直到此刻,陆睿朗终于明白,贺书威搞这么多事,就为了找替死鬼引开幻狮兽,让他好趁机夺取紫冥幽火。

应该是贺书威和他的几个跟班最先发现的这里,受幻境影响,他杀了几个跟班,然后发现了紫冥幽火。

在他们之前,他应该已经骗了不少人进来,至于这些人现在去了哪里,不是掉进了岩浆就是命丧幻狮兽的爪下。

听着天神一号越来越急促的嘀嘀声,陆睿朗知道离火玄乳就在附近。对面的幻狮兽似乎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自顾自打瞌睡,连头都没抬一下。

“小朗,我们赶快离开吧。”连海轩看着对面的红毛狮子有些发怵。

“大师兄,你先出去。我找样东西,很快就来。”既然已经进来了,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连海轩压下心里的恐惧,颤声问:“我帮你一起找。你说,要找什么?”

陆睿朗嘴角勾了勾,将师傅手札里对离火玄乳的描述说了一遍。才刚说完,就听连海轩的声音颤的更厉害了:“是不是那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翻滚的岩浆上面垂挂着一块岩石,岩石上有一圈圈乳白色的花纹,一滴乳白色的液体顺着花纹慢慢滑落,最后落入下面冒着泡的岩浆。

高温下凝炼出来的乳白色液体,应该就是这个了。陆睿朗跨前一步,手臂被人死死拉住:“小朗,不行,不能过去。”

陆睿朗拍拍他的手,展颜一笑:“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说着右手一翻,一根金刚藤从手心飞射而出,缠上岩石,沿着花纹滑落的乳白色液体正好滴落在一片绿叶上。

陆睿朗也不贪心,接了三滴便撤回了金刚藤。小心地收好离火玄乳,又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对面岩壁上的紫冥幽火,神级火种虽好,可是小命更重要。如果连海轩不在这里,他也许还能博一下,大不了十万功德点换一命。

躲在暗处的贺书威看他们要走,心中一急,便从岩洞里冲了出来,提剑就向连海轩刺了过来。

因为太近,连海轩根本来不及躲闪,再加上一边是岩壁,一边是小师弟,如果他躲开,小师弟就会被撞入岩浆中。

陆睿朗见连海轩傻愣愣地站着,提起他的后衣领极速后退,同时提出一脚,这一脚他用了十成功力,直接将他提到了石桥对面。他不是心心念念岩壁上的紫冥幽火吗,那就送他一程,不用多谢。

贺书威重重地摔在地上,因为惯性又往后滑了一段路,正好撞在打着盹的幻狮兽身上。只听“吼——”的一声咆哮,贺书威已经被幻狮兽一口咬住脖子,甩进了岩浆里。

“不行多易必自毙,大师兄,我们走。”陆睿朗收回脚,拉起一旁已经看傻了的连海轩准备离开。

“紫冥幽火,我喜欢!”破天突然从他的丹田里飞了出来,大喊着就朝紫冥幽火飞去。

陆睿朗吓了一跳,正要喊它回来,就见崖壁上的紫冥幽火欢快地跳动起来,似乎很高兴破天的靠近。

两个小家伙在幻狮兽头顶又蹦又跳,还手拉手转圈圈,下面的幻狮兽继续稳如泰山的打瞌睡。

越看越像两个失散多年的小情人,陆睿朗忍不住问道:“破天,你们俩认识?”

破天拉着紫冥幽火来到陆睿朗面前,晃动着身体得意道:“不认识。”

不认识,你得意个什么?陆睿朗瞪了它一眼:“小心幻狮兽扑过来咬你。走了。”

破天拉着紫冥幽火嗖地飞到他面前,挡住去路:“火火要和我们一起走,她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

陆睿朗被它这话差点惊掉下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正想叫它别胡闹,就感觉丹田一热,眼前的破天和紫冥幽火已经不见了踪影。

连海轩一脸惊恐地瞪着他的丹田,结结巴巴地道:“它,它们,进,进去了。”

高级货认主都是这么自说自话的吗?这是欺负他修为低,不能反抗吗?陆睿朗小心地瞅了眼还在打瞌睡的幻狮兽,拉住连海轩的手臂,就往山洞外跑。

刚冲出洞外,一道紫色劫雷就劈了下来,原来在秘境中突破晋级也是会被雷劈的。这是陆睿朗此刻唯一的想法。

一把推开身侧的连海轩:“快跑!”话音未落,人已经飞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天上的滚滚劫云,大长老惊慌地询问。

“有人要渡劫。”斩月门的长老看着天上越积越厚的劫云,神色担忧。

“竟然选在这里渡劫,可别把这入口给劈了。”玄羽门的长老忧心忡忡道。

一名散修面带羡慕地看着天上厚重的云层:“这是要晋升元婴吧。”

“不像啊……”大长老面色凝重地呢喃。

“出窍。”一个月几乎没怎么开口的裴朔语气平静地吐出两个字,负在身后的手却已经紧紧握成拳。

司尘真人摸着下巴,不确定地道:“我怎么觉得是秘境中有人要渡劫呢?”

听见他这话,看着迟迟没劈下来的劫雷,特别是经历过雷劫的高级修士才察觉出了不对劲。十大门派的长老不约而同地露出担忧的神色。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在秘境中渡劫,看这劫云来势汹汹的架势,也不知道秘境撑不撑得住。万一秘境崩塌,里面的弟子必死无疑。能进入秘境的都是各个门派最优秀的后辈弟子,如果全折在里面,损失可就惨重了。

“会是谁呢?”大长老一脸的疑惑。天丹阁可有五十名弟子在里面,还有他的宝贝小徒弟,千万别出事啊。

司尘真人也想知道,正想问师傅,就见师傅神色不对,虽然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谪仙样,可微微紧绷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能让师傅紧张的人,除了小朗,不会再有第二人。

“师傅放心,小朗机灵着呢,肯定已经找了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小朗在渡劫。”短短五个字,炸懵了司尘真人和一直站在两人身边的大长老。

好半响,大长老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小朗什么晋升的元婴?”他这个师傅怎么不知道?一年前刚进天丹阁的时候,不是才练气九级吗?大长老突然感觉很失败,竟然连徒弟的真实修为都没搞清楚。

司尘真人的感受和大长老别无二致,两人皆是一脸的郁闷。

裴朔不再开口,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劈到第五道劫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