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91

潘星辰一路上皆沉默寡言, 显然是被打击的不轻。

人一旦钻入了死胡同,就很难自己走出来。

挨着他坐的徐康,正吃着机组人员发的小点心,瞧见同伴毫无食欲的模样, 他忍不住戳了戳潘星辰的胳膊, 一本正经道, “你要是不喜欢吃,我可以替你解决。”

潘星辰:“……”

他突然对这毫无存在感的徐康多了一丝兴趣。

抿了抿嘴, 他把手边的食盒递给徐康, 同时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没被选上,为什么一点也不难过啊?”

非但不难过, 还能够大快朵颐,简直没把这次比赛放在眼里,这不科学啊!

徐康收了潘星辰的“贿赂”, 毫不在意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难过?”

潘星辰被问住了, 他竟然答不上来。

徐康又继续道, “我看你啊, 就是学傻了的代表。这回有多少人参加选拔?足足有90个,而且这90个人的水平你也清楚, 来之前大家就已经知道,选不上的概率很大。既然已经有了准备,那为什么又要难过呢?”

他喜欢学习, 但从来不把学习当成生活的全部。

如果始终沉浸在名次、成绩、奖项中,那学习的初衷就变了。

“你只看到我们没被选上,可你却没看到,初赛、复赛、决赛时被咱们甩下去的成千上万的学生有多少。诶,你确定你不吃啊?到时候可别来怪我。”

潘星辰觉得对方的话说的有些道理,可心里总有一股气憋着不下来,他咬了咬牙,瞥了一眼舒昕的方向,索性把话说的明白了些,“可是和咱们一道来的舒昕被选上了,你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徐康简直不明白潘星辰的脑回路,他匪夷所思地开口,“舒昕被选上了,和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又会觉得不甘心?人家本来就有实力,要是没被选上,我才觉得选拔有内/幕呢。”说话的同时,他早已眯成了星星眼,“说实在的,我觉得这舒昕是真厉害啊。”

潘星辰觉得鸡同鸭讲。

他揉了揉脑袋,随后从食盒中拿起一个小糕点,赌气似的一口吞了下去。

可吃得太急,他一下子被噎着,顿时拼命的咳嗽起来。

徐康:“……”

他连忙拿起纸杯递到潘星辰的手边,“学了这么久,你难道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非得给自己找不痛快,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坐在徐康身旁的吴昀听着两个学生间的讨论,不由得笑了。

虽然徐康从始至终没什么存在感,可他却知道,这孩子是心最大的一个,好在今天潘星辰是找徐康聊的天,否则心里芥蒂更深。

潘星辰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症结。

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比不过舒昕罢了。

可再不甘心,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也没办法扭转乾坤。

这么想着,潘星辰虽然还有些烦躁,但心里却没有刚才那么不痛快了。

一口气喝了一杯水,他才止住了咳嗽,“唉,我就是……”

徐康没等他说完,就睁大了眼睛看向他,“同行三人,舒昕被选上了,你也有资格参加培训,只有我什么也没捞着,按理说,我才应该是不开心的那个。”

说到培训的名额,潘星辰有些心虚。

要不是舒昕把名额让给他,没准儿得了名额的很有可能是徐康。

看样子徐康好像比他还要可怜一些。

有了对比之后,潘星辰心里莫名浮起了一些优越感,他想了想,“吃都不能堵住你的嘴吗?”

徐康:“wtf??”

他翻了个白眼,继续沉浸在吃食中。

这年头,世风日下啊!

潘星辰又垂着头,细细地思索了一会儿,终于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

不多久,飞机便降落在省城。

吴昀连忙替他们买票,出发去各自的城市。

潘星辰临行前,忍不住凑到了舒昕的身边,问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你平时究竟是怎么学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舒昕总不好告诉他,她有各式各样的教学资源进行填鸭式的灌输,干脆卖了个关子,“不告诉你。”

潘星辰:“……”

妈呀,好小气。

不过纵然如此,他依旧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远远地看着舒昕离开,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捏着自己的车票,走自己方向的路。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他和舒昕的距离将会越来越远。

直至远成一条平行线,再也不相交。

潘星辰觉得有些心酸,又觉得有些释然,良久,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

舒展呈把舒昕接回家中时,罗淑仪正张罗好饭菜。

她瞧见舒昕,眼前一亮,同时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回考试怎么样?”

舒展呈听到这问话,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路上自己竟然没有问女儿有关于考试的任何事。

他连忙把目光投到了舒昕脸上。

舒昕云淡风轻,甚至闻到了菜味还觉得有些肚子饿,她一边给自己盛饭,一边道,“还行,通过了。还有最后一场考试,比赛就能彻底结束了。”

舒展呈闻言,欣慰地点了点头。

这一回,女儿用的是通过考试这词语,显然分数并不理想。

不过没关系,小小年纪,能搏到最后一轮已经很不容易,他连忙开口安慰道,“通过就好。”

罗淑仪和舒展呈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听到舒昕说的话后,手里的瓷勺子,“哐当”一下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再说一遍?”

她的脸上,难掩震惊。

天呐,她的女儿,竟然通过了层层的选拔,将要代表国家去,参加国际比赛。

换成是半年前,她甚至都不敢做这么夸张的梦!

舒展呈瞧着罗淑仪目瞪口呆的模样,只觉得她沉不住气,他一板一眼地开始教育着,“只是通过了考试而已,你别咋咋呼呼的。”

同时,他拿起扫把,把地上的碎渣子扫得干干净净。

而舒昕,听话地又重复了一遍,“妈,我通过考试了。”

罗淑仪心里太不平静了。

她甚至想出去跑几圈,冷静一下。

舒展呈瞧着罗淑仪这夸张的模样,实在是弄不明白只是通过一个考试而已,有必要这么激动?

他连忙又劝道,“这段时间昕昕的成绩好,你不是早就知道吗?行了,别整的和没见过世面一样。”

罗淑仪一巴掌拍开了舒展呈,“你见过世面?”

她情绪激荡,“昕昕从全国各地选□□的天才中杀出重围,还要代表国家去参加国际比赛,这是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誉,你知道个屁。”

舒展呈懵了。

这么多词儿,他只听见了国际比赛。

任何掺上国际两个字的,在他眼里都非常的高大上。

不对,昕昕参加的不是数学竞赛吗?怎么和国际比赛联系起来了?

心里这么想的同时,他茫然地问了出来。

罗淑仪瞧着他这副不上台面的模样,冷笑了一声,“就你这样还见过世面?”

舒昕看着爸妈互怼的架势,觉得有些辣眼睛,当然,结果想也不用想,一定是爸惨败。

她快速地扒了几口饭,把这片空间留给了爸妈,“我先回房写家庭作业,爸妈你们慢慢聊。”

舒展呈顾不得舒昕,他凑到罗淑仪的身旁,讨好地笑了笑,“我见没见过世面,你心里不门清吗?快来给我说说,这比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弄清楚流程,他都不好往外吹牛。

罗淑仪压根就不想搭理他,她只想和舒昕好好地聊聊天,可这牛皮糖始终甩不开,无奈之下,她木着脸,把一层一层的考试讲明白了,“现在懂了吧?”

舒展呈:“……”

敢情99%的学生早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连报名也没资格,只有那1%的学生,还要通过层层的选拔。

他想了想,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里头的竞争得有多强烈?!

一时间,他对舒昕佩服得那叫五体投地。

哦不,这是自己生出来的闺女,不能用五体投地这个词,那岂不是乱了尊卑。

罗淑仪见他弄明白了,就想往舒昕的房间走去,她倒是想问问,考试究竟是个怎样的情况。

可还没走两步,她的手就被舒展呈拽住了,可一抬头就瞧见舒展呈傻笑,“你快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罗淑仪气不打一出来,狠狠地在舒展呈的腰间掐了一把。

舒展呈“嗷”的叫了一声,还来不及抱怨,连忙屁颠屁颠地跟着罗淑仪去了舒昕的房间。

“疼,真疼,看来的确是真的。”

罗淑仪脚步骤停:“……”

得,按着舒展呈这德性,看来她今天也别想和女儿好好说话了。

算了算了,来日方长。

不过,没等到夫妻俩想好该怎么替女儿庆祝,从第二天开始,家里便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想了想你们说的挺有道理,我干嘛要去啊!

面子不存在的!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