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0.060 平淡

  “噗——”肖徽见他表情挺好玩,神情严肃像要英勇就义似的, 没憋住笑出声。

  “老大, 你给点面子啊。”卫玖一时有些难堪, 无奈的打断她。

  “抱歉, 实在太好笑了。”肖徽捂住嘴极力掩饰笑意, 可一双眼睛却笑得弯了起来。

  卫玖看着她盈满笑意的眉眼,也跟着笑出声来,轻咳了声转过去低声吐槽, “这没法说了。”

  “算了啊,我也不是很急。”肖徽悠悠呼出一口气, 望着远方的蓝天白云,轻快的说, “反正日子还长,等你准备好再告诉我吧。”

  “我…”卫玖张张嘴,他觉得这样有点不合适,搞得跟委屈肖徽似的。可真要他在大马路边搞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告白……卫玖虽然生的没脸没皮, 但毕竟也需要一点思想准备。

  “不让你白欠, 我给你足够的时间,你得好好发挥好好表现。”肖徽故作严肃的板起脸, 训斥道,“卫玖同志,不要以为进了试用期就万事大吉。你表现的不好, 我照样会开除你, 知道了吗?”

  “明白!”卫玖求生欲上线, 一秒给出标准答案。

  “噗——你真是太好笑了。”肖徽没憋住,又笑得弯下腰。她忍住笑意朝卫玖挥挥手,飞快的跑进大院里。

  卫玖望着她的背影,不确定的陷入沉思。

  自己这算是…找到对象了?

  他还没有确切的真实感,就被从天而降的大礼包,砸的冲昏脑袋。反应过来之后,浮现在卫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以后谁说他是钢铁直男,他绝对要冲过去骂他。

  老子也是有对象的人。

  临近期末考,学习节奏紧张起来,时间流淌的速度似乎都变得快了些,晃眼期末考试就结束了,宣告他们又一学年的结束。

  卫玖忧愁的从老师手里领过暑假补课安排表,跟其他同学吐槽着好端端的暑假,忽然就少了一半。

  下半年他就升上高三了,学校俨然已经给了他们准高三的待遇,连补课都不带打折的。

  “认了吧,这届高三考的还行,但是没达到学校理想的程度,老赵他们当然把希望寄托给了咱们。”刘宣拍了拍他肩膀,忽然意识到啥似的问,“但话说回来,你这次成绩这么好,学校真的不准备给个优待吗?”

  “优待我多补两周课?傻子才要。”压根不想补课的卫玖实力拒绝这种优待,他把补课单揣口袋,“我回去了,下周学校见。”

  学校也真是够狠的,一个月补课分别安排在暑假的开始和结尾,让你有个痛苦的开始,又有个劳累的结束,压根无法享受美丽的暑假。

  真是太高明了。

  卫玖吐槽着回到大院,刚踏上院里的小路,猛地瞅见个银紫色的脑袋。

  临东几乎没有人会染这么怪异的发色,从背影瞅过去她应该是个女的,长发搭在背上,底下无缝衔接白嫩光滑的腰身。她穿了件又露腰又露背的吊带,下半身的牛仔裙也只能堪堪遮住屁股,脚上踩得拖鞋底子特别厚,偶尔可以用来当搬砖用。

  女生身上散发出一种蜜汁熟悉的放荡和骚气,但却不怎么勾引人,纯粹是为了骚而骚。她正背对自己跟肖阳说话。

  卫玖刚开始没认出来,可综合这么多明显的特征,他就算是傻也反应过来,这位应该是自己熟悉的某个人。

  “你玩得这些已经过时了啊,现在流行跟美少年谈恋爱的游戏,我给你安利啊。”程帆在手机里打开新宠游戏,推到肖阳面前,“你试试这个。”

  “别想忽悠我,这都是去年的游戏。什么跟美少年谈恋爱啊,我一个男的玩这个gay里gay气的。”肖阳看都不看那个游戏,继续跟她说,“你带我去网吧玩游戏,好不好嘛?”

  “不行,我是个好姑娘,不去网吧。”程帆无情的拒绝他。

  “你看你穿的衣服,我妈都觉得你不是好姑娘。”肖阳扁扁嘴,轻声吐槽道。

  “我喜欢吊带短裙染头,但我就是个好姑娘,你有什么意见吗?”程帆撩起自己的头发往后一甩,差点抽到从外面走过来的人,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是你呀。”

  “嗯,你头发长了,差点没认出来。”卫玖简单打量程帆正面装束之后,主动移开视线问肖阳,“你姐呢?”

  “我姐去买菜了,我妈说要多准备两道菜,找到她朋友。”肖阳指了指程帆,又补充说,“师傅,你等会也来我家吃饭呗?人多热闹。”

  “她一个人去的?等会再说,我去找她。”卫玖立刻从补课的阴霾中走出来,转身往大院外走。

  肖徽那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能亲自去买菜呢?

  即使她只是看起来柔弱也不行。

  菜市场就在附近不远处,卫玖兜了半圈,在卖鱼虾的摊位前找到肖徽。

  摊位前的地上都是杀鱼淌下的血水,海鲜的腥味特别熏人。可肖徽站在那里,依旧像小仙女似的,声音清脆好听,跟唱歌一样。

  “老板,你们这里鱼怎么卖啊?”肖徽问。

  “不同鱼价钱不一样,小姑娘你要什么鱼啊?”老板擦擦手,拿着鱼网过来。

  肖徽盯着水池里活蹦乱跳的鱼,陷入思考。胡丽光说让她出来买鱼,并没有说买哪种鱼…作为一个不怎么进厨房的人,肖徽眼里这些鱼好像都差不多。

  卫玖两步跑过去,站在她旁边问,“阿姨准备做什么菜?”

  “好像是酸菜鱼。”肖徽回答,“我上次给他说,咱们吃得酸菜鱼挺好吃,她就经常做酸菜鱼。”

  “那买黑鱼吧,老板捞条黑鱼。”卫玖迅速做出判断。

  “好嘞!”老板应了声,瞄着里面的鱼撒网。

  “黑鱼是那个吗?”肖徽指着鱼池里一条黑漆漆的东西问。

  “那是鲶鱼,他捞的那个才是黑鱼。”卫玖让老板杀了鱼,接过装鱼的塑料袋。

  肖徽付了钱,要接过来自己提,看卫玖没有让的意思,边作罢去买别的菜。她很少自己出来买菜,因此没有选菜的经验。今天实在是胡丽腾不开手,才把肖徽派出来。

  幸亏卫玖赶过来,整个过程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两人走出菜市场,肖徽才想起来问,“你领成绩单这么快?”

  “是啊,本来还要开个会,我懒得听,就提前跑回来了。”避免她追问费事,卫玖继续说,“回来看到程帆和肖阳了。”

  “哦,我忘了告诉你程帆过来了,她也是昨天才联系的我。”

  “她这次要住你家吗?”卫玖看她在大院里,隐约有了这样的猜测。

  “是啊,她认识我家里人,也都挺熟。”肖徽跟他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回到大院里。

  刚才守在路边玩得两个人已经没见人影了,肖徽回到家,也没瞅到他们俩。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胡丽出来接过菜,看到负责提菜回来的卫玖,顺嘴招呼道,“阿九留下吃饭啊。”

  平常卫保明不在家,卫玖一个人吃饭也是问题,胡丽经常招呼他过来吃饭。久而久之,两边都已经形成了默契。

  在这个过程中,卫玖甚至在胡丽身上感觉到了久违的母爱。

  “好,那我给你帮忙吧。”卫玖挽起袖子,跟着进了厨房。

  胡丽也没跟他客气,交代了些简单的事给卫玖做。隔了会肖徽也进来,帮忙做点洗菜摘菜之类没有技术含量的活。

  胡丽忙活完手边的事,转过身看到俩孩子埋头做事,忽然若有所思的评价道,“你们俩婚后生活应该挺和谐的。”

  ‘咔嚓——’卫玖听到这话,手底下稍微用力,将几根山药从中掰断。

  肖徽倒挺正常,默默把生菜叶子摘下来。

  “就是不太像热恋,”胡丽打量他们的相处模式,认真提问道,“你们不打算做出转变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