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7章 糖葫芦

宁芮星低头在宿舍群里发了条安全到家, 刚走到门口,铁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一抬头就对上她妈妈惊喜的双眼。

“刚晚上和你说,我还以为你明早回来呢。” 宁妈妈一天工作下来,等晚上看完电视, 正想着顺便倒完垃圾再去睡,谁知道开门就遇上了自家女儿。

“唔, ” 宁芮星支支吾吾地应了声, 急忙将自己手里拿着的礼物盒往身后藏了藏,模糊着语气说道, “正好和朋友在外面过生日, 距离家里很近,就回家了。”

她说着,边佯装无意地转身看了眼刚刚江屿离开的方向, 确认看不到江屿的身影, 又在心里盘算着她妈妈发现江屿的可能性 ,得出根本不会遇上的结论, 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宁妈妈看到宁芮星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脑门上都写着“有事”两个字,顺着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孤疑地看向浓浓夜色, 只能看到随风摇曳的树影和昏黄路灯, 忍不住开口, “宝贝你看什么呢?”

“没有没有, ”宁芮星摆摆手,跟着她妈妈走进家门,就听她又说道,“对了,和你一起过生日的朋友呢,怎么没邀请来我们家玩呢?”

宁芮星呼吸一窒,邀请江屿到他们家来,还,还不是时候吧

“与与,” 见宁芮星发着呆,宁妈妈叫了她几声,见她回过神来了,才又开口,“你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

宁芮星不自在地低垂着眉眼,她能说她刚刚想到其他别的事情吗?当着妈妈的面摇摇头,糯糯地解释,“就,就都是本地的,就各回各家了。”

宁芮星一向乖巧听话,宁妈妈没看出什么怪异的地方,也不疑有他,“那下次有机会一定要邀请和你玩的比较好的朋友来我们家玩玩,妈妈正好可以给你的朋友们做顿好吃的,都吃学校的饭菜,人都瘦了一圈了。”说着,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宁芮星的脸,边比划着,“暑假好不容易给养肥了点,去学校又给瘦了。”

“瘦了挺好的,再说了妈,什么叫养肥我又不是猪。” 宁芮星忍不住辩驳道,换了双室内拖鞋往里面走,看到空无一人的客厅,开口问道,“爸睡了”

“你爸一向早睡,和懒猪一样,每次在家吃完不等消食就睡,” 宁芮星被她妈妈的形容搞得一笑,只是笑容还没维持几秒,就听宁妈妈又说,“你还真是你爸的小猪崽,一回家就问他。”

“也是妈妈的。” 宁芮星笑嘻嘻地说道,边打了个哈欠,眼角都泛起了湿润。

见宁芮星满脸疲倦,宁妈妈不禁有些心疼,“快上去洗个澡早点睡觉,明天妈妈起床给你做好吃的。”

“好的,谢谢妈。”宁芮星正想上楼,谁知道没走几步就被叫住了。

她心下当即一咯噔,以为她妈妈发现了什么,转头心虚地看了一眼她妈妈的脸色,僵硬地问道,“怎么了妈?”

宁妈妈正好走到沙发旁拿起自己的手机,低头查看消息,倒是没发现宁芮星的不自然,“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点心?”

“不用不用,”宁芮星重重松了一口气,“我今天有点累了,等会洗完澡就去睡觉,妈妈你也早点睡,晚安。”

“嗯,晚安。”

等洗完澡,宁芮星检查完自己关好了门,拉紧了窗帘,以至于室内的光不会往外泄出去,这才拿出江屿送的礼物盒。

长方形式的礼盒,包装得很是精美,淡雅的白色花纹萦绕在表面,还用一条丝绒的细带绑成了一朵漂亮的蝴蝶结,很是好看。

宁芮星扯开了丝带,而后打开盒子,露出了里面放置的礼物,呼吸忍不住一窒。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手链。

但相对于她来说,又不是条简单的手链。

外包装的logo显示出自大牌的手笔,只是看着明显就是定制,切割成星星样式串成一条手链,在灯光的折射作用下,含在星星里面的钻石散发出了细碎的光芒。

宁芮星看了一两秒,拿起手链,咔哒一声便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手链很好看。

宁芮星给江屿发去了这样一条消息,实在是耐不住疲倦,等不到他回消息,便沉沉地睡去了。

江屿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刚走出浴室,手机就传来消息的提示音,看到宁芮星发来的消息时,唇角往上扬了扬。

“你喜欢就好。”

-

等宁芮星有时间给江屿发消息,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了。

今天一大早,她便被宁妈妈叫醒去逛街,顺便还带上宁父做苦力,买东买西的,等一家人吃完饭回家,已经是差不多晚上九点的时间了。

客厅的电视在放着探访城市巷子深处的美食,宁芮星抬头看了一眼,只能看到一闪而过的红艳艳的糖葫芦,继续低头和江屿聊着天。

宁父一向早睡,宁芮星又陪着妈妈看了会电视,吃了点饭后水果,这才上楼离开。

宁芮星和江屿聊天的同时,又刷了会新闻,心里却好像总是记挂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一颗心被吊着不上不下的。

嘴巴好像有点痒,有点想吃糖。

看着和江屿的聊天页面,鬼使神差的,宁芮星敲了几行字过去。

“刚刚和我妈妈看美食节目,突然有点想吃糖葫芦了,之前走街串巷都能看得到卖糖葫芦的老人家,可惜现在城市发展,很少在街头能找得到卖糖葫芦的了。”

“嗯。”

宁芮星等会好几分钟,才见江屿慢悠悠地发来一个单音节字眼。

她默默地数了下自己说话的字数,还有江屿那一眼可见的一个字,心里兀自地生出了一股闷气。

将手机丢在一边,靠在床头翻阅着杂志,不曾注意放在床边的手机屏幕发出亮光,小幅度地震动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宁芮星终于翻完自己今天刚买的文学杂志,闷头窝进被窝里,拿起手机一看,竟是有十几通未接电话和消息。

全都来自于江屿。

宁芮星一惊,点开社交软件,最新的一条消息已是半个小时之前。

没有半点犹豫,宁芮星给江屿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人接通了,周围的环境太过安静,似乎还能听到簌簌的风声,宁芮星压低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江屿,你……”

你什么,宁芮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心里甚至隐隐有种预感,这个时间点,该不会江屿还在她家楼下吧?

果不其然,江屿下一句的话验证了她的猜想,“我在楼下等你,你下来。”

电话被挂断,宁芮星怔了一两秒,反应过来后急忙翻身下床,甚至都顾不得换掉睡衣,赶着时间披了件外套。

也不知道江屿在楼下等了多久,自己是不能让他再多等些时间了。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钟,宁芮星一打开房间,小心翼翼地探着脑袋,只见走廊和楼梯一片漆黑,偶尔有稀疏的月光从厨房的窗台投射进来,倒是没有听到客厅传来的动静声,想必她父母都已经睡下了,这让宁芮星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宁芮星也不敢开灯照路,怕动静声太大了把父母吵醒,只好打开手机附带的手电筒,扶住扶梯,放慢动作和放轻声音,一步一脚地慢慢下楼。

好不容易走出了门口,宁芮星才敢小跑出声音,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工喷泉不远处的江屿。

夜色朦胧,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深色的高领毛衣,黯淡的颜色在他的身上却是多了一丝难以言说的矜贵,像是一个人形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他微微低着头,手机折射出的光线在他的脸部铺开了苍白的光辉,五官模糊而英俊,看得宁芮星不由得一愣。

她对于这张脸,每见一次,就会有多一次的悸动。何况,两人明明不久前才刚见面,距离不到二十四小时。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江屿抬眼,转头直直地对上了她的视线。

没等宁芮星有动作,江屿便抬脚走到了她的面前,上下地看了她一眼,皱眉低声道,“怎么穿得这么少?”

“不冷的,这睡衣很厚。”知道江屿是怕自己冷着了,急忙出口解释,仰头看着他,有些不解,“你怎么过来了?”

其实她心里是有点气的,毕竟相比之下,江屿的那个单字节,让她觉得自己不受到重视了,可转念一想,江屿在楼下等了自己不知道多久,便没了气。

相反,还有些心疼和愧疚。

一开始,她有看到他打来的电话,却是故意没接,才让江屿等了这么久。看向江屿的眼神不禁带上了几分心虚。

“不是说想吃糖葫芦?”

大概是好久没开口讲话了,江屿的嗓子有点痒,嗓音很是沙哑,忍不住低咳了一声。

宁芮星一怔,倒是没想到江屿过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张了张嘴,有些茫然,更多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他过来,是想要带自己去吃糖葫芦吗?

可,这是大晚上啊,哪怕是走街串巷,怕是也找不出一串糖葫芦。

宁芮星正胡思乱想着,就见江屿朝她伸出了左手。

修长白皙的指骨根根,与之相衬的,是手上红艳艳的山楂果实。

大小差不多的山植果被竹签串成一串,外面裹着晶莹透明的糖稀,煞是诱人。

人工喷泉发出叮叮咚咚的交织水声,外围圈的彩灯一圈圈地亮起,又回归黯淡,再随着水声亮起,细碎的晚风吹开了表面的水波纹路,也吹开了竹签上最上方的透明薄膜。

宁芮星伸手接过江屿手中的糖葫芦,手指不小心擦过了他的手背,留下一股温热的触感。

她低头看着红艳艳的山楂果,心里甜甜的,又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眼睛甚至干燥得,都泛出了点疼意。

宁芮星吸了吸鼻子,忍住眼中要差不住奔涌的情绪。

“一串就够了吗?”

“嗯?” 她有些听不明白江屿的意思。

宁芮星低头看着自己穿着棉拖的双脚,有些不敢抬头直视着江屿,她怕一对上江屿的眼睛,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心底的愧疚占了大部分的比重。

江屿伸出了自刚刚收起手机,便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

宁芮星低着头的视野中,出现了被人紧紧地收拢在手掌中,只向外露出花骨朵的小红花,只是这花有点特殊,由各式各样的红艳艳的糖葫芦组合而成。

她一愣,错愕地抬眼看向江屿,原本昏黄路灯下模糊的五官更加地模糊,多了一丝水雾的朦胧。

宁芮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哭了。情绪一上来,怎么都克制不了。

江屿低低叹了一口气,抬手就将人抱进怀里,嗓音低哑,含着明显的心疼,“哭什么,我买这些来可不是让你哭的。”

“我,你刚刚回消息的反应那样冷淡……”宁芮星抽噎着,断断续续说着话,“我不是故意不回你消息的,”脑海里一片白茫,她颠三倒四地说着话,“我只是想着不要接你的电话了,谁知道你会过来,让你在楼下等这么久……”

一想到她刚刚误会了江屿,还让他吹着冷风在楼下等这么久,宁芮星心里更愧疚了。

毛衣还算厚,但毕竟透风,江屿甚至都感觉到宁芮星的泪水透了进来,很烫,将他的心都烫了一下,他轻轻地开口,“其实我刚来,没有等多久。”

她说得无头无尾的,但江屿好歹是从一大段话提炼出让宁芮星情绪崩溃的点,急忙开口安抚。

她在这样哭下去,他都觉得自己今晚是不是就不应该过来了。

“才,才不是……”宁芮星吸了吸鼻子,抬手胡乱地抹了一把眼睛,满手水意她也不管,“你刚刚一个多小时就给我发了定位了……”

江屿一怔,差点忘了还有这茬。

不过他也没想到,到这个时候,宁芮星的心思却是比平常的敏感。

江屿倒是没有再给宁芮星争辩时间这个问题,将她搂得更紧了,附耳低声道,“那我等你这么久,有没有什么补偿?”

既然她心生愧疚,那他就只能让她尽可能地补偿他,这样她的心里才会跟着好受些。

“什,什么补偿?”

宁芮星察觉不到江屿在转移着话题,一听能够补偿江屿,全身心都跟着注意起来。

见江屿不说话,明显在思索着什么要求,宁芮星刚想说些什么,像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江屿微微皱着的眉头便松开了。

“明天下午东城区有场草地音乐节,我刚好有票,你陪我去看。”

他正愁她一回家,两人都没有什么机会能见面,谁知道她倒是送来了机会。

“只有这个吗?” 宁芮星吸吸鼻子,怔怔地问道。

江屿低声嗯了一句,算是肯定。

听到只有这一个要求,宁芮星便有些急了,“可你等了这么久,还有这糖葫芦……”

他不仅等她,还是因为买了她想要的糖葫芦,宁芮星顿时有些过意不去。

“那不一样,”他轻声说道,“你补偿的是我等你的时间,所以明天你陪我去看音乐节。”

“而糖葫芦,”江屿低头,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落下淡淡的轻笑声,夹杂着笑意,“是你想要的。”

宁芮星一脸茫然,刚想开口问有什么不一样,江屿便跟着开口解答。

“小公主的事情,我怎样都是心甘情愿的。”

等进了门,宁芮星的一颗心还是颤动得厉害。

满脑子都在重复着江屿刚刚说的话。

她低着头,走过客厅,也没注意到厨房门口站着道身影。

刚踩上第一节楼梯,身后突然的出声,将宁芮星吓了一跳。要不是及时扶住扶梯,怕是差点就从楼梯上滚下去。

从声音她辨别出了是谁,僵硬地转身,不太敢抬头去看宁母,哑着嗓子怔怔道,“妈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刚刚睡前忘记喝水了,就又下楼喝水,” 宁母说着,不解地问道,“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我刚刚出门倒垃圾了。”宁芮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是吗?”宁母孤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宁芮星,“穿着睡衣出去倒垃圾还说得过去,怎么倒一趟垃圾,手里还拿着那么多糖葫芦?”

宁母说着,就见宁芮星将拿着糖葫芦的手往后缩了缩,支吾着回答,“就刚好看到有人在卖糖葫芦,我就顺便买了几根。”

宁母点点头,宁芮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就见她妈妈笑眯眯地看着她,“与与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

“啊?”宁芮星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想着她妈妈该不会刚刚看到了她和江屿站在一起了吧?

只是这样想着,脸上表情一顿,红云遍布,内心惊惧交织,还是维持着表面的镇定,“妈你说什么,怎,怎么可能?”

她说这句话是毫无底气的,不仅有自己否认的紧张,还有和宁母谈起恋爱这件事情的羞怯。

见宁母看着自己不说话,宁芮星怕被她看出点什么,急急忙忙地说道,“妈那我就上去了,你喝完水早点睡。”说完,也不等宁母有所反应,便小步地跑上楼。

等关上门,宁芮星才重重地松下了一口气。

拿起手机便和江屿说起了这件事情。

想到他现在应该在开车,应该回不了自己的消息,撕开一串糖葫芦的薄膜,咬了一口。

唔,还真是甜。宁芮星感叹了句。

右下方有个小红点的提示,应该是谁发了照片,她正闲得无聊,便点开了朋友圈。

之前由于部门工作的需要,社交软件上需要加一些学生会各部门的部长和主席团,以便传达工作,何况还是同部门出来的,宁芮星陆陆续续地去添加了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周皓发的照片。

应该是私下聚会。

宁芮星对别人的事情没有太多的好奇心,只是粗粗扫了几张大图一眼,点了个赞,便往下刷朋友圈。

刚往下拉,她顿了顿,又返回了上面,点开了其中一张图片。

照片左下角,坐在沙发上被无意中给拍进去的人,赫然就是刚刚才和她见面的江屿。

昏暗的环境下,他的一张脸仍是清晰可辨,一眼就吸引人注意。

宁芮星看了一眼左下方的定位,整个人跟着愣了愣。

那个地方,在这座城市靠北的地方。

她家,正好是在市区最南边的别墅区。

所以刚刚江屿,是绕了城市的一南一北,给她送来了糖葫芦?

宁芮星想着,心狠狠一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